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824 825 826章 血神子的心思

     这些修士之中,没有姚家之人,他们,只不过是受姚家之重赏诱惑罢了。

     这些人,即便杀的再多,姚家也不会痛若真的想让姚家痛,必须要杀其族人“既然姚家要杀我,那我便先灭姚家族人!”王林目中寒光一闪,杀机暴增,远处那迅来临的姚家之人,修为已然突破了阳阳虚实,达到了窥涅。

     窥涅初期!王林眼中点燃了战火,他自从修为达到了阳实后,从未真正的与窥涅期一战,此刻,却是在杀机弥漫的同时,心中涌现了无尽的战意在那数丈剑光咆哮而来的瞬间,王林身子迅前行,他要在对方来临之前,把那个阳实修士解决,否则的话,一旦二人联手,王林将立刻处于被动那阳实修为的老者,此刻内心松懈之后,却是毫不犹豫的迅后退,不愿与塔山纠缠,他此刻任务已然完成,接下来只需配合姚家人出手,便可获得重赏。

     他刚一退后,塔山在王林心念操控下,不假思索,踏步追去双手握拳,全身金光闪烁,万丈通人之下,不断地轰击而去。

     但听轰隆隆的拳响不断地回荡星空,那阳实修为的老者不断后退,双手掐诀中,更是神通之术此起彼伏。

     王林眼中露出红芒,身子如同闪电,直奔前方姚家青年那冲击而来的数丈剑光而去,他极快,仿若一道流星,一闪之下,冲齿很远。

     远处迅飞来的姚长东,嘴角露出阴森之笑,甚至还带着一丝轻蔑,度更快。

     那阳实修为的老者看到这一幕,略缏心安,但却仍然谨慎,对于王林那神出鬼没的身影,他从心底产生了寒意。

     “眼下那姚家之人来临,这许木怕是没有功夫理会我。”老者在与塔山的厮斗中,再次退后,日光却是时而闪烁,看向王林直奔姚长东的身影。

     距离王林越远,他心中便越是松懈,但就在这时,忽然其身前的塔山,全身金光突然间以数十倍的程度,疯狂的散,这金光太强,若是凡人看到,立刻便会刺瞎双日。

     即便是修士,也会双目为之一痛,这老者虽说修为达到了阳实但他距离塔山实在是太近,如此近的距离,在塔山全身金光爆闪的刹那,老者双眼不由得一缩,眼前更是充满了金光,无法看清远处。

     他神识正要散开,但塔山的攻击却是极为疯狂的来临,逼的老者不得不全力迎战。

     就在老者双眼被金光所阻的瞬间,王林冲向姚长东的身影,蓦然间向前一踏,其脚下波纹回荡间,王林身影消失。

     在其身影消失硌瞬间,那阳实修为的老者尽管看不见,但心神之中却是不由得一颤,眼皮猛地一跳。

     他几乎不假思索,体内元力迟运转,疯狂的冲出体外,形成大片的无力崩溃,轰的一声,在他四周十丈内,无力迅猛的形成漩涡。

     但,还是晚了一步!王林的身影在老者元力漩涡掀起的刹那,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带着浓郁的杀机,双指内蕴含了大量的无力,狠狠地一击而出。

     老者的元力漩涡,尚未成型,王林的双指已然冲入,闪电一般点在了老者的后心上。老者面色苍白,一口鲜血被他忍住没有喷出,体内元力疯狂横扫,借着王林之力,他迅一冲,想要逃离。

     就在这时,塔山全身散出万丈金光,眉心符文运转放入融化一般流入右拳之上,在那老者冲出想要逃离的刹那,一拳轰击而去。这一拳,掀起的音爆,仿若无尽之音。

     轰的一声,塔山的拳头落下之际,那老者不愧是阳实巅峰,危机之际喷出一口元神精气,在身体外形成一面盾牌,阻挡之后盾牌砰的一下碎裂,劁卷而回,那老者眼中露出怨恨,一口鲜血再也忍不住,直接喷出。只是他的身子,却是在鲜血喷出的刹那,化作一片血影,直接融入在了喷出的鲜血内,刹那间,其身影仿若鬼魅,一闪之下,居然俭之又险的,在王林与塔山的合击之下,逃了出去。

     王林神色阴森,在那老者血遁的瞬间,他抬起右手,斩罗诀狠狠地斩下,立刻远处星空中那逃遁而去的血影,砰的一声一分为二。

     惨叫中,那阳实巅峰的老者元神卷着血光,抛弃肉身,急逃走。

     这一切,只是在电光火石内生,王林无瑕去追击,在施展出斩罗诀后,立刻右手掐诀,顿时封仙印降临,竖起之下立在其身前。

     姚长东的数丈剑光,蓦然间玫变度,直接来临,落在了那封仙印上。

     就在与士仙印竖立的刹那,一声惊天动地,使得方圆万丈之内不断地回荡剧烈声响。

     王林神色如常,但体内却是气血云涌,封仙印在那剑光的冲击下,立刻后退,更是使得王林也不断地退后,一直退出十丈外,才缓下身来。

     “姚家三代族人,姚长东!”在剑类左二后,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神色傲然,盯向王林。在他的脚下,是一把三丈大剑王林从未见过如此大的飞剑,一股浓郁的剑气,仿佛可以破碎迳虚无一般,在这大外上激烈的散出。

     “许木,遇到我,是你的不幸,若是换了我姚家其他族人,或许会有接受你求饶者,但,在我姚长东面前,你不要求饶,没用!”姚长东神色之中透出的傲意,极浓。他内心暗道:“要在姚冰云来此之前,把这许木杀了,否则的话,功劳定然会被那冰冷的女人抢走!”

     王林神色平静,目光冰冷,罗天星域之人,他早就现,大都会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傲意存在,这种傲意,是家族修炼的模式下养成,这一点,与联盟星域内整日的厮杀与勾心斗角明显不同。

     王林略一点头,双手抱拳,张口做出要说话的举动,但就在其张口的刹那,一道元神精气却是立刻喷出,化作一把虚幻之剑,以极快的度,疯狂的冲向姚长东。

     与此同时王林更是身子向前一踏,直接消失在了虚无。

     元神精气所化之剑,度大快,几乎刹那,便临近姚长东,姚长东目光一立刻便有一道青光在其手中闪烁,转眼间便化作一个骷髅头,向着虚幻之剑狠狠地一吞。就在他抬起右手的刹那,其身后波纹晃动,王林一步迈出,右手双指成剑,直接一点而出,他不看结果,身子向后一退,再次消散。

     姚长东神色阴沉,在王林出现的刹那,却是猛地转身,双目幽光一闪,直接便有两道黑芒射出,但却没有砸到王林,而是落在了虚空。

     就在这时,天空之上的封仙印,蓦然间旋转而来,带着浓郁的戌压,狠狠地向着姚长东砸来。

     在那封仙印上,数十万个金符闪烁,…幻化而出,刹那间,四周天地便立刻被无尽的金符笼罩,密密麻麻之下,向着姚长东封印。

     就在姚长东面色阴沉抬头看去的刹那,在其身旁,王林身影再次出现,斩罗诀一闪而出,姚长东猛地转身,但却依然落空。

     王林之身影,如同鬼魅,在封仙印轰隆隆的落下之际,在姚长东的身旁闪烁不断,每一次出现,只攻击一下,便立即融入天地。

     如此一来,那姚长东却是面色越加阴沉,王林的攻击对他来说,虽说不算太强,但却也要重记,每次在对方出现后,他都要立刻出手。

     但每一次,却是连对方的影子都没有摸到,这种诡异的战斗方式,让他心中升起一股烦躁,姚长东此生与人交手次数虽说不算很多但也绝对不少。可却从来没有一次如眼下这般。

     自被对方喷出一口元神精气,自己抬起右手消散后,便好似失去了先机一般,处处抵抗,根本就无法主动齿击。

     就在他刚缓了口气,准备冲出这里,展开神通之时,那十丈大印却又来临,如此,让这姚长东内心更为烦躁。

     此刻耳边轰隆隆的呼啸之声越来越剧烈,无数金符疯狂的向着他凝聚,身体外还有那诡异的身影闪烁中不断地攻击。

     姚长东眼中杀机一闪,双手掐诀之下,脚下大剑立刻一震,散出一股磅礴的剑气,在刹那间,这三丈大剑分裂成为十九把小剑,旋转之下,形成一个奇异的剑阵,猛地向外一冲而出。

     随着十九把剑的冲击,一股浓郁的天地无力瞬间弥漫,随着剑阵而动,居然形成了一股风暴,剑阵旋转在其身体外,呼啸之下,四周的天地之力顿时被强烈的扭曲起来,王林身影一闪,在百丈外出现,眼露寒芒,盯着前方。

     “封!”一声低喝从王林口中传出,与此同时更多的金符出现,其更快,疯狂的冲出那剑阵涟涡内。

     天空之上的封仙印,此刻也轰隆之声回荡中,狠狠的砸去。

     剑阵漩涡中的姚长东,面部青筋鼓起,猛地抬头,双手掐诀之下,立刻剑阵度更快,剑气风暴弥漫中,他右手向上狠狠一板。

     立刻剑气漩涡直接冲出,迎上天空砸下的封仙印。

     轰的一声巨响,封仙印子茹之时,骡然一顿,那姚长东不假思索,直接一步就要踏出封仙印范围,但就在这时,塔山一晃之下,出现在了姚长东身前,一拳轰击而出,王林眼中杀机闪烁,右手虚空一抓,立刻仙剑在手,其上许立国早就缩进剑内,拿着仙剑,王林抬起,体内无力疯狂的运转,斩罗诀,一次,两次,三次……十次,十五次……二十次二十道斩罗诀,消耗了王林大量的无力,但却在刹那间凝聚,形成一道展开规则的庞大剑技,直接呼啸而出。

     斩开规则之剑技,呼啸中,在王林与姚长东之间的星空,好似被撕裂开了一道口子,直奔姚长东而去。

     姚长东眼中厉色一闪,身体外的剑气漩涡疯狂散出,落在了塔山之拳上,塔山身子一颤,面色立即苍白,但却没有退后,而是再次挥出一拳。

     就在这刹那间,斩罗诀来临,疯狂的落在了姚长东身体外的剑阵漩涡之上,生生的斩开漩涡,直奔其内姚长东。

     与此同时,大量的金色荮文,顺着斩罗诀展开的漩涡裂缝,大量的冲入其内,在姚长东身体外迅封印。

     施展了斩罗诀后,王林没有停顿,直接一步踏出,现身时,却是在了半空中的封仙印上,他盘膝坐下,双手掐诀向着两边一按。

     轰然间,这封仙印内充斥王林全身无力,疯狂的落下,狠狠地向着下方的姚长东砸去。

     此刻,封印、斩罗诀、塔山之拳,封仙印,几乎同一时间,全部冲向姚长东,随着封仙印轰然间落下,但听砰的一声巨响,在这星空中骤然而起。

     巨大的声音,使得方圆万里内,全部可以清晰的听到那仿若一个修真星崩溃的巨大声响。

     一声络怒的咆哮,在封仙印下爆而出,刹那间,一股可怕到令人窒息的气息,突然间如同狂龙一般疯狂的弥漫。

     封仙印在落下的刹那,便被这力量冲击,直接被掀起,那无数的金符,也在这一刻,好似被撕碎,向着四周不断地退去。

     塔山的拳头之上,传出砰砰声响,亿整个右拳,在这一刻,骨头碎裂,就连半个身子,也全部波及,身子仿若被一股大力冲击,直接抛出。此刻的姚长东,之前的飘逸与傲然,烟消云散,披头散,全身衣服多处破散,双目冬出浓郁的怒火。

     在他的身前,有一颗拳头大它是珠子或许有些不恰当,此物,更像是修士的金丹正是这金丹,把之前所有的攻击全部吸收,使得姚长东只是狼狈,但却没有受半点伤患。

     “你是第二个逼我用出老祖所赐仙人金丹者!”姚长东几乎咬牙切齿,他此刻对于王林的杀机,已然不是全部来自家族布的天穹令,其中有绝大部分,是心中的一股怒火。

     他修道至今,从未有刚才一般那么被动,从开始对方类似偷袭的举动后,他几乎没有反抗的机会,全部都是在被动防守,配合那诡异的神通,更是使得姚长东一时之间陷入进了危机。

     王林面色阴沉,身子退后之际一拍储物袋,立刻尊魂幡出现,他右手在其内一抓,立刻便抓出两个阴虚元神,直接吞了下去,体内无刚才的一幕,王林占据了先机,使得姚长东暂时没有出手的机会,算尽一切,形成了一个杀局,但最终,却还是没有成功。

     阳实境界与窥涅初期之间的差距,王林算是彻底的明了,刚才的那个杀局,王林自信,可杀任何一个阳实修士,但对于姚长东来说却是没有任何伤患。

     虽说这里面那金丹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即便是没有金丹,想必那姚长东也会有其他仙术神通。

     “传承至仙界的修真家族,其内测源流传下来的仙术,定然不少!”

     姚长东眼中厉色一闪,毫不犹豫的右手掐诀,其身体外的金丹顿时绕着其身旋转起来,与此同时他更是抬起左手,向前一指,口中低喝,“仙术,虚崩!”

     王林不假思索,身子立刻后退,在他后退的刹那,其刚才所在之处的星空,立刻坍塌,砰的一下好似崩溃,形成一股巨大的冲击。

     这一幕,让王林双目瞳孔一缩。“仙术,随影之崩!”姚长东双手掐诀,眼中露出残忍之色。

     砰砰,不断地崩溃剧烈的回荡,王林身子不能有半点停留,那星空的崩溃冲击,几乎入髓入骨,追近不舍。

     王林神色阴沉中,透出冷静,一晃之间,脚下出现波纹,在崩溃临身的刹那,却是消失无影,几乎瞬间,他出现了姚长东身后十丈外,右手抬起,斩罗诀呼啸而出。

     但,就在斩罗诀临近姚长东的一刻,其身体外的那个金丹,直接绕来,与斩罗诀碰在一起的刹那,立刻吸收了斩罗诀之力。

     “仙术,十九魂!”姚长东猛地转身,脸上露出狞笑,直接张口吐出一片白雾,这雾气内甚至还有阵阵凄惨的撕声传出,却是见那雾气中,居然有十九个婴儿,这些婴儿一个个全身漆黑,仿若鬼物,狰狞的在雾气内若隐若现,冲向王林。

     王林眼中寒光一闪,身子向后一迈,整个人融入天地之间。

     十九个婴魂却是扑空,重新回到了姚长东身边,在其身体外旋转。

     姚长东脸上露出狰狞,毫不犹豫的枯起右手,一把抓住身前金丹,喝道,“姚某拼了不要这金丹被老祖责罚,也要破了你这神通!他说着,一把捏碎了金丹,顿时一股毁灭一切的风暴之力,从那金丹内疯狂的冲出。

     这股力量太强,弥漫之下,顿时方圆万丈内的天地之力,剧烈的扭曲起来,这种扭曲,使得天地之力不再平衡,仿若有一双无形大手在不断地波动,任何融入其内者,在这天地之力的扭曲中,除非拥有拨乱反正的神通,否则的话,必须要尽快离开。百丈外,王林身影出现,他眼中杀机浓郁,右手抬起之下,向虚空一指,立刻子母道枯幻化而出,那狰狞的兽骨双目内幽光一闪,立刻煞气浓郁,弥漫天地姚长东面色微变,双手迅掐诀,立刻其身体外十九婴,出阵阵尖啸,在其身体外迅猛的旋转,刹那间,在姚长东身体外,形成了一个虚幻之影,此影样子便是一个放大了的婴儿。

     它现身后,立刻便是一声咆哮,只是这咆哮尚吼出一半,其身子便立刻被灰光弥漫,刹那间成为了石像。

     王林趁此机会立刻后退,从尊魂幡内再次拿出两个阴虚元神,直接吞下后毫不犹豫抬起右手,口中低喝:“吁风!”

     黑风呼啸,在其右手上弥漫,刹那间便不断地扩大,转眼中在王林身体四周,浓郁的黑风出现。

     就在这时,姚长东身体外虚幻而出被石化的婴儿,立刻崩溃,姚长东毫无损,从其内走出。

     “就这么点实力么,今日,你必死无疑!”他盯着王林身体外的黑风,冷笑道。

     他话音刚落,王林右手向下一挥,立即身体外的黑风,立刻呼啸而出,这黑风弥漫天地,吹出之时更是化作一头黑龙,咆哮一声,张开龙口,直接喷出阴风。

     姚长东初始时并未把此风看在眼中,但立刻他便感觉全身十寒,仿若元神都要崩溃,大骇之下他立刻后退,但迳黑风却是入髓入骨,紧追不舍。

     惊惧之际,姚长东眼看就要被这黑风弥漫,他立刻双手掐诀,低喝道:“仙术,云劫!”轰隆隆的巨响凭空出现,在姚长东身体外,立刻散出大连的云雾,这些云雾内雷光闪烁,游走之下好似彼此连接一般,形成了全方位的守护。

     但,在黑龙吹出之风下,这些云雾却是刹那间,纷纷消散,露出了其内骇然的姚长东。

     这……这是什么仙术!!”姚长东身子一颢,咬牙之下喷出一口元神精血,右手在其上迅一句,大喝道:“血魂六转!”

     施展这一神通后,姚长东面色立即苍白,这血魂仙术,是其先祖血神子传投,据说是当年仙界先祖的大神通仙术。

     最高可以达到血魂十九转,但以姚长东的修为,最多,也就是六转,即便如此,也是需要消耗他极多的无力。

     那血液立刻蠕动,居然形成璇涡,轰然间直冲天际,仿若血色的旋风,带起强大的冲击之力,阴风吹来,与那血色旋风冲击,立刻相互消融。

     姚长东此刻盯着阴风外专隐若现的王林,咬牙之下,一拍储物袋,立刻手中圣出一张纸符。

     “有老祖赐予的神符,即便你有再多神通,也必死无疑!”

     抬手之际,那纸符立刻飞起,此符之上,有暗红色的铭文,勾勒出一个极为复杂的印记,姚长东双手掐诀,咬碇舌尖,体内无力运转之下,直接喷出一口鲜血,泾在这纸行之上。

     刹那间,这纸符立刻被染成了血色,其上的铭文仿若活了一般,散出阵阵奇异之光,与此同时,一片赤色的火焰,自这纸符之上燃起。

     “帝仙符!杀此人!”姚长东右手一指王林,声音中透出狰狞。

     这纸符一闪,立刻冲出,居然穿透了血魂漩涡,更是从阴风中直接透过,没有半点损伤下,直奔王林眉心而去。

     王林双目瞳孔猛地一缩,这纸符他极为眼熟,与储物袋内两个纸符几乎一模一样,此刻,那纸之上却这气息,极为可怕“不能抵挡!”王林全身汗毛竖起,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瞬间笼罩全身,他毫不犹豫立即退后,但那纸符却是始终不散,反而度更快。

     危机之际,王林不假思索,退后中一拍储物袋,射神车飞出的同时,他一指不远处的姚长东,与此同时更是拿出一张纸符,学着姚长东的样子,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

     那精血融入纸符上,立刻纸符同样散红芒,染起了赤色火焰,与那姚长东甩来之符,砰的一下碰在了一起,掀起一股巨浪四下散开,王林扔出的纸符,立刻崩溃,全部燃烧,化作灰迹消散。

     但,姚长东的纸符,却是并未全部消散,而是还有指甲大小的一片,直接穿透,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度,蓦然间,落在了王林眉心之上。

     王林身子一震,他只感觉眉心一热,好似一股火焰在眉心燃烧,立即波及全身,一股无法想象的封印之力,瞬息间从眉心散开,在他体内疯狂的蔓延,眨眼间,便把他全身无力连同元神,全部封印的干干净净。

     这……这是仙遗族的行文之力!!但仙遗族的符文,怎么可能会这么强!!!”王林倒吸口气,眼中露出骇然,全身无力刹那间全部被封印,此刻的他,就如同一个凡人其身体立即变得虚弱无力,若非塔山急而来,使得王林盘膝坐在其左手之上,怕是王林立刻便会落入下方那无尽的星空之中。

     在他的旁边,射神车化作蝴蝶,轻轻的扇动翅膀,看起来好似没有任何危害。

     姚长东大笑起来,没有了王林无力牵引,他的所有法宝,此刻全部停止,呼风之术,也是立刻消散,姚长东一步迈出,右手双指成剑,直奔王林而来。

     “区区阳实修为,也敢与我斗!许木,你去死!”

     狞笑中,姚长东度惊人,直奔王林而来,其右手双指,更是蕴含了浓郁的元力,这一指若是点在王林眉心,不仅他的肉身会立刻崩溃,就连元神,也绝对无法逃出,将会随着肉身而亡就在这姚长东双指来临的一刻,王林身旁的蝴蝶,尽管没有了王林元力驱使,但此物自有其与其他法宝明显区别之处,一旦开启,便自成循环,此刻翅膀轻轻一扇。

     立刻那姚长东便身子一顿,砰的一声其胸口炸裂,他整个人立即抛出,在十丈外刚一停下,立刻蝴蝶翅膀再次一扇。

     姚长东眼中杀机一闪,在蝴蝶翅膀闪动的刹那,一拍储物袋,立刻再次拿出一张纸符,这一次,却不是抛出,而是蓦然间,按在了自己的眉心。

     立刻一股浓郁的符文之力从那纸符上爆而出,在姚长东身体上弥漫,刹那间,大片大片的符文在此人身体外的星空中幻化而出。

     砰砰之响回荡,蝴蝶翅膀每一次闪动,这姚长东身体外的符文便会有大量的崩溃,但他的身子,却是直接冲来,再次接近王林“必须要杀了这许木,他只不过阳实修为,就已然这般厉害若是等他达到了窥涅,我绝不是他的对手!”

     王林盘膝坐在塔山左与之上,塔山更是不断地后退,试图与姚长东拉开距离,但对方之太快,却是瞬间,便带着砰砰之声,接近而来。

     王林目中杀机消散,一片平静,闭上了双眼,口中轻声道;“我之道,先生死轮回,后入因果,世间之事,可逃轮回,惟独因果,逃不掉!”

     有一种力量,不需无力施展,它不是神通,更不是法宝,而是修道之人,一生所修之道,亦或者说,那是一种信念,一种感悟。

     千年修道,感悟出的一切,便是王林的意境在这生死危机的一刻,王林施展出了自己很久没有使用的意境之道意境之战,便是道法之占,道法之中,千变万化,没有胜负,有的,却是生死王林摊开双手,平静的开口:“我左手宇世间之因,右手握天地之果,这便是因果,我的因果!”

     他睁开双目,左目有日,右目舍月,望着姚长东,抬起左手,指去。

     因,出意境,临身,在这一刹那,星空不再,连同四周的一切,全部消他不得不止,在他的眼中,王林的身影在这一刻,无限的高大,尤其是其双手,仿若有一个虚幻的鞭子,此鞭尾连接,形成一个围。

     那圈,便是因果,姚长东有种强烈的感觉,若是自己再踏出,必然会陷入对方的意境之中,到了那时,他即便是杀了对方,自己也会沉入那玄之又玄的道幻之中,怕是此生永远的沉入因果,无法苏醒。

     道垤左战,只能以道境对抗,但,真正能把自身之道完整的施展出来者,并不多见,甚至可以说,很少这与修为无关,而是感悟,对于这天地的感悟,对于人生的感悟,对于自己的道的理解姚长东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许木,居然可以施展出道境,他神色阴沉,没有退后,而是盘膝坐下,与王林之间只有不足三丈间隔,闭上双眼,立即一个金光虚影在其头顶散出。

     这金光虚影,仙风道骨,更是仙气弥漫,显然,是一个仙人“垂死挣扎,便让你看看,我姚家之人的道!姚家之人,是仙人,我之一族,传承至仙界,是仙人后代,仙人不修意境,但我等后人,却是以荣耀为意境,昔日先祖之荣耀,便是我姚族之道境!”

     姚长东上方的仙人虚影,渐渐凝实,最终更是脱离了姚长东一步之下走出,迈向王林因果道境所化的囹。

     “我族之人,信奉先祖之荣曜,这世间一切意境,在先祖荣耀之下,却是全部都要碎!”姚长东脸上露出狂热的崇敬,随着他的狂热,那虚幻而出的仙人,更加凝实。

     “昔日荣耀,今日如何,这世间万物,皆为因果,这因,便是仙“这果,便是仙界崩溃!”王林右手轻轻一握,平静的说道:“你荣耀之人,王林身体外的那因果之困,在这一刻,蓦然间旋转起来,形成一道漩涡,漩涡外,是因,漩涡内,则是果“仙人灭亡,逃不出天道因果,其后人,也无法逃出,你之道境,却是不堪一击!千般仙术,又会如何,荣耀道境,可笑!”王林摇头,他看破了对方之道,以荣耀这种虚幻之物为道,以狂热的崇敬为意境,就算达到了巅峰,也逃不出其先祖的笼草。

     因果之囹蓦然间飞出,直奔那虚幻的仙人之影而去,在邻近的刹那,停了下来。

     “仙人不修意境,凭着仙力强开天地之力,却是大错!不然仙界如何会崩!以仙帝之强,不修道境,仍然也要指天疯癫而亡,你之先祖,比仙帝又如何?仙帝不修道,便是因,其疯颖而亡,便是果你族仙人身份不如仙帝,修为不比仙帝,神通更是不如仙帝不修道,强驱天地之力,在天道之下,你先祖灭亡,就是因果!你之荣耀,在我看来,就是一场空人都已被天所灭,何来荣耀!姚长东,你所修意境,所修道念,全部都是一场空!你先祖身亡,你不求如何反抗,反而以荣耀为尊,去修那荣耀道境,不但你所修为空,就连你姚家老祖,也是一场空幻,到了最后,你姚家一族,必然灭亡!”

     姚长东双目怒睁,喷出一大口鲜血,却是心神重创,王林的话语,如同一把把利剑,疯狂的刺入他的心中,让他根本就无法反驳,甚至心中,在听闻了这些话后,居然隐隐的升起了一丝迟疑。

     散。

     “你妄自以荣耀为尊,以荣耀为道境,这荣耀,只不过是你虚幻而生,你可真正见过你先祖之荣耀,你可真正感受先祖之荣耀,凭空所想,这荣耀,就是空你修至窥涅初期,道念上却是根本就没有自身感悟的半点,全部都是虚幻生出,如何与我对抗!我之道念,经历人生剧变,亲人离别之痛,嗜血杀戮之恨,爱人身亡之苦,亡子消怨之惆,明悟生死轮回,知晓世间之事,虽说归去须归,但却要逆天而行,不受命运操控!成就生死轮回大道更是意境变化,感悟出因果之境而你之道境,只不过是虚生荣耀,这荣耀,早就随着你先祖灭亡,随着仙界崩溃,全部都已经烟消云散!!姚长东,你大错!”

     姚长东身子一晃,再次喷出一大口鲜血卜面上毫无血色,仿若一个死人,双目更是黯淡,整个人露出迷茫。

     因果之囹外的仙人虚影,更为模糊。

     “你姚家杀我,是为因,而你道念被我因果所破,就是果!你迳荣耀道念,在因果之下,还不破!”王林一声大喝,双目露出奇异之光。姚长东身子一颢,其上空的仙人虚影,彻彻底底的崩溃,随着仙人的崩溃,四周的一切,再次恢复如常,星空出现,种种的一切,落在姚长东眼中,好似万年时光一晃而过。

     王林的因果道念,也随之消散,他眉心之上的半片纸符,却是随着道念之战,崩溃了,体内无力瞬间运转,他整个人一跃而出。

     此刻1,他身边的蝴蝶,却是轻轻的扇了一下翅膀,姚长东身子砰的一下,崩溃,化作一片血肉,就连其储物袋,也在这破坏规则的力量下,崩溃。

     他整个人,在这世间的半点痕迹,都不存在了。

     王林无力恢复之际,却是面色苍白,喷出一口鲜血,道念之战,太过凶险,他不到万不得已,实在不愿用处。

     荣耀道念,绝不是他之前虽说的那般脆弱,只能说,是这姚长东道心不稳,没经历过人生百态,就如同温室的花朵,无法面临真正的风雨考验。

     与此相比,联盟星域的那些同等程度的修士,就要比罗天星域之人,强上大多,毕竟,在联盟星域内,一切,都要依靠自己师门算得了什么,根本就不能保护自己,一切的一切,稍有不慎,便全身亡!弱肉强食,杀戮之下就是天定的法则!这些罗天星域的家族修士们,除了有限之人,绝大部分,根本就无法想象联盟星域的黑暗。

     若是把他们放到了联盟星域,这些人,很难生存!除非是修为太高,可以不屑一切规则。

     深吸口气,王林把法宝收起,塔山更是化作虚影融入其身后,拖着虚弱的身子,但王林的双目,却是杀机更浓。

     “姚家,要杀我王林,你们要付出代价带着凌厉的寒光,王林向前一踏,波纹撒开之中,他融入天地之中,消失无影。

     但,就在消失的瞬间,旁边星空中立刻出现波纹,一个身穿白衣的冰冷女子,一步走出,此女相貌之美,堪称绝佳,尤其是那一脸的冰冷之色,更是可以让所有望之者,在退缩的同时,怦然心动。

     此女秀眉微皱,一步之间,身影消失,融入虚无,向着王林遁走方向,追去此时此刻,在罗天东域内,一处血红色的星球上,有一处巨大的祠堂,一个带着凌厉杀气的姚字,被刻在了祠堂旁的一桩十丈高的巨木上。

     祠堂内,盘膝坐着一个老者,此人眉毛弯曲垂千,成赤色。

     在他的身后,则是一个个灵牌摆放,每一个上面,都有浓郁的无力散出。就在这时,突然其中最下边的一个灵牌,咔的一声,裂开了一道缝隙,这牌位,一分为二老者缓缓地睁开双目,看了一眼碎裂的灵牌,喃喃自语道,“终于死了一个……来自联盟星域的王林,老夫想要看看,你到底,能杀几个!可不要让老夫血神子失望!”老者眼中露出一丝阴森之光。

     他抬起右手,一指之下,立刻那碎裂的令牌内飘出一股白气,被老者大修一卷,落入袖子内。

     “继续杀吧……”
最近更新:重生之完美未来 漫漫诸天 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热门小说:神道丹尊 求魔 乾坤剑神 遮天 明星潜规则之皇 驭房有术 异能小农民 万古神帝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超级神基因 劫天运 俗人回档 洪荒之妖皇逆天 邪御天娇 神藏 武侠世界大穿越 将夜 御鬼者传奇 鬼村扎纸人 贵族纹章 极品透视 植物崛起 最强狂兵 逍遥派 极品全能学生 无尽武装 重生之完美未来 全职高手 非常家庭 都市超级医圣 牧神记 超品透视 官术 都市奇门医圣 红色仕途 仙逆 三国之无赖兵王 恰我少年时 不朽凡人 超品相师 都市无上仙医 科技之门 神话版三国 懒散初唐 绝世邪神 软饭天王 绝世武神 太古龙象诀 至尊兵王 异世界的美食家
小说仙逆版权都归作者耳根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