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1080章 不需她救

     “昆虚圣女!!”天运子神色立刻露出重手持三叉戟退后几步,但目光却是一扫之下,落在了半空中那老者身上。

     “吕云道!”天运子眉头皱起,沉声道:“你

     昆虚之境,莫非也要参与进来不成!”

     那老者看了天运子一眼,又看了看半空中神色阴沉的古魔塔珈,尤其是看向古魔塔珈时,目中有追忆之色。

     “老夫的目的,是他”老者轻叹,走向古魔-

     塔珈。

     古魔双目魔焰闪烁,盯着老者,眼中渐渐露与!-凝重,右手后背刀一扫,阴森的说道:“原来是你!没想到你竟然没死!”

     “本该已经死去,幸得青霖兄当年援手,老夫与他虽说仇隙很深,但他既然救我一次,我便欠下一个人情,今日,就在你身上,把这人情还清!”老者说着,一步步走向古魔,他神色平静,仿若这古魔根本就无法使其放在眼中。

     塔珈低吼中身子一晃,立刻全身掀起滔天黑雾,化作魔影,随着身子而动,那魔影更是咆哮中张开大口,向着老者一口吞噬而去。

     转酿间,古魔与老者所在之地,就被一片黑雾弥漫,其内古魔阵阵咆哮不断地传出,轰隆隆的巨响更是起伏回荡。

     木冰眉放下身边的王林,身子飞起,直奔夭运子而去。

     天运子皱着眉头,退后几步,平静的说道:“昆虚圣女,老夫不愿与你昆虚之境为敌,这王林与你非亲非故,我要杀他,谁也无法阻止。”

     “你没有资格杀他!”木冰眉摇头,身子飞起.中已然临近,右手一挥之下,顿时便有一片虚幻之影弥漫,那一个个虚幻之影,竟然也都是如木冰眉一摸一样的分身!

     只不过这分身,是八个!

     “灵虚锁元,炼天化气!”木冰眉声音平静,但在其话语出口的刹那,顿时其八个分身立即双手掐诀,一股浩然的天地之气,顿时就从天空弥漫而来,化作一道元气之柱,轰然间降临。

     夭运子眼中露出奇异之芒,双唇微动,立刻那

     从天而降的元气柱,立刻就有了颤抖的迹象。

     木冰眉摇头,轻声道:“你的天运之术,对我无用!”她说着,右手虚空一抓,立刻便有无尽天地之气凝聚而来,竟然在其身前化作了一卷竹简,玉手一抖,这竹简铺展空,在其打开的刹那,立刻其上散出七彩光芒一直冲云霄之下,竟然有无数印记从其内飞出,环绕木冰眉全身。

     “我尽管只是天人第一衰,但这昆虚星域内一切神通,却是逃不出我的掌控,这昆虚星域内的天地元力,我若不想让你拥有,你取不走半点!”木冰眉右手玉指存身前一指,立刻环绕在她身体外的那些印记,顿时向着四周轰然散开,直接消失在了天地中。

     在这一刹那,整个天地,整个星空,那无法想象的天地元力,轰然间出现了疯狂的剧变,竟然全部向着那元气柱凝聚而去。

     “封,天运子一切外在无力!”木冰眉盯着天运子,平静的开口,她声音虽说平淡,可却蕴含了一股不容置疑的韵意!

     在这一瞬间,天运子身体外一切元力,轰然间齐齐推开,仿若在这一刻与天运子有了排斥一般,其消散之太快,几乎刹那,就已然殆尽。

     唯有天运子体内的元力,因其炼化而来,故而

     不受影响。

     但这种匪夷所思的神通,却是出了四周之人的想象,即便是天运子,也是面色阴沉下来。

     “早就听闻昆虚之境内,昆虚圣女拥有莫大的神通,历代昆虚圣女皆传承于远古,即便是仙界存在之时,其身份也可与仙宫齐平,四大仙界下有四大星域,每一个星域内都有一人,属于远古仙域留下的一脉传承!

     四大星域圣女所掌控能力各自不同。当年老夫进入昆虚之境修炼,便就听闻过不少有关昆虚圣女的传闻,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木冰眉没有说话,玉手一指那元气柱,立刻这似乎支撑天地的柱子,立刻缩小,成为了一把晶光闪烁的短剑。

     拿着短剑,木冰眉抬起头,身影如蝶,直奔夭运子而去,至始至终,她都没有再去看王林一眼,内心的复杂,使得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熟悉的陌生人。

     她的心思,没有人可以明白,因为即便是她自己,都还在迷茫…·她只是确定的知道一件事情,她无法眼睁睁看着王林死去,无法在看到别人要杀王林时,而镓r旧无动于衷。

     她的心中,还有一个复杂的让她心酸的念头……为了这个念头,她更不会让任何人,去杀王林。

     这个念头,在她的心中已经徘徊了很久很久,

     弥漫心神,这数年来,时而午夜中打坐惊醒,她独自一人站在昆虚之境最高的山峰,望着黑色的苍穹,那心酸的感觉,便会无穷的滋生,那个念头,也往往在这一刻,让她控制不住。

     这无数年来,她就是这样度过…_直到今天,她看到了王林,这个在心酸中滋生的复杂念头,充斥她全部心神。

     她不敢低头去看那不知是否还昏迷的王林,她……不敢。

     他唯有拿着短剑,带着心神的复杂,冲向天运子,似乎唯有这样,才可以让地的心,平静下来。

     夭运子神色阴沉,对于昆虚圣女的了解,他尽管已经知道了很多,但却没想到,对方竟然可以封锁这天地元力,如此一来,他的天运之术,在对方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

     天运之术,就是一种与天地沟通之术,以这种沟通,换取无形的规则,使得这些规则,全部为他所用!

     冷哼之中,天运子手中三叉戟一扫,立刻就化作三道长虹直奔木冰眉而去。

     轰轰之声回荡间,地面上,王林睁开了双眼,望着上方与天运子一战的木冰眉,眼中露出浓浓的复杂与一丝无法磨灭的痛。

     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与她这么快就真正的见面,而且还是在这个时候,对于柳眉,王林每次想起,那种痛苦远远地过了一切肉身可以承受的伤害,那种心灵钻心的痛,让他怎么也忘记不了王平身上的凄苦。

     沉默中王林盘膝坐下,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此刻的他,已然是神通的山穷水尽之境,似乎再无任何神通可以对抗命运。

     “我,还有一样神通!”王林抬头看了看之前因为剑之风暴破开的苍穹下,无尽的星空,那浓郁的天地之力在妖灵之地天空破开的瞬间,大范围的笼罩而来,弥漫妖灵之地内。

     “青光盾虽说碎裂成二,但却没有消失,其内蕴含了八星古神保命的一击…·其威力,不知具体,但想来,绝不会弱!”王林沉默中,右目青光闪烁,在其瞳孔内,隐约出现了青光盾的虚影。

     只不过这青光盾碎裂两半,此刻在王林的右目内,正迅的融合,但,即便是不融合,也可以施展那八星古神的保命神通,前提是…·需要足够的古神之力!

     对于解决古神之力的问题,王林之前有过想法,那就是分身与本尊分开,如以往那样,本尊沉寂下来,不断地吸收之中,渐渐地使得那青光盾获得足够的古神之力。

     只是在时间上,则是较为漫长,原本按照王林的打算,是离开了妖灵之地后这么办,但眼下,却是让他不得不寻找一种捷径!

     但,只要是捷径,就必须要付出代价,这种代

     价,是-5-林必须要承受。

     王林抬头看了一眼与天运子交战的柳眉,目中

     有了坚定与果断。

     “我,不需要她来救,更不想欠下此女之情

     沉默中,王林眉心五颗古神星点骤然间幻化而出,急旋转之下,大量的古神之力轰然而出,全部涌现进入了其右目内,飞快的融入青光盾内。

     随着古神之力不断地融入,王林右眼的青光疯狂的暴增,如同璀璨!

     以自身的古神之力来填补青光盾的需求,这对王林来说,代价极大,他虽说没有碎星,但失去了大量的古神之力,却是使得他第五颗古神星点,渐渐地模糊起来,最终变的黯淡无光。

     但,只要古神星点没有碎裂,就会有补充的一天!

     只是,那青光盾所需的古神之力大多,随着王林眉心星点不断地旋转,更多的古神之力融入右目,慢慢的,第四颗星点也黯淡下来。

     王林右眼的青光暴增,几乎笼罩了其所在的方圆千丈,即便是上方斗法的木冰眉与天运子,也都注意到了这诡异的青光。

     眉心的旋转更快,第三颗古神之星黯淡,第二颗同样黯淡,最终,那仅存的一颗,也迅失去了光泽,处于黯淡之中。

     但在这一瞬间,王林右目内的青光,却是如同一道道利剑冲天而起,他右目所看之处,那被天运子神通掀起冲入云霄的百里地面,在其目光落在上面的刹那,顿时出轰隆隆的巨响,竟然承受不住王林目光,轰然坍塌!

     三更了,从写仙逆以来,耳根从来没这么拼过,烟灰缸里慢慢的烟头,整个屋子鞒是烟气缭绕,呼吸的空气内,也都蕴含了大量的烟气。

     写完这章,感觉疲惫不堪,一口气把红牛全都喝了,我看不到镜子,如果能看到镜子,我一定会看到,我的眼睛,已经红了!!!

     请等我的第四更!
最近更新:重生之完美未来 漫漫诸天 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神道丹尊 驭房有术 最强弃少 明星潜规则之皇 求魔 仙逆 神藏 终极教官 逍遥派 极品全能学生 将夜 万古神帝 掠天记 至尊兵王 遮天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洪荒之妖皇逆天 红色仕途 玄界之门 麻衣神算子 官术 御鬼者传奇 重生之领主时代 掀翻时代的男人 邪御天娇 牧神记 鬼村扎纸人 官妖 武侠世界大穿越 狂神刑天 都市奇门医圣 劫天运 三国之无赖兵王 最强小农民 茅山之阴阳鬼医 不朽凡人 超品相师 异能小农民 通天武尊 俗人回档 鉴宝秘术 末世钢铁车队 苍天万道 明末工程师 无限瓦罗兰 红楼之庶子风流 植物崛起 圣墟 校花的贴身高手
小说仙逆版权都归作者耳根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