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1509章 这一战!!

     云海星域,同样是十阶内。()鬼宗所在!

     鬼宗在云海颇为神秘,笼罩在雾气内很少会有弟子外出。此刻在这鬼宗山门,有一个老者盘膝坐在闭关洞府。

     这老者身穿青衣,面色阴沉之中似有无数鬼火环绕在四周,在那幽幽鬼火下,使得他地样子。充满了一股阴森之意。

     正打坐中。这老者蓦然间睁开双眼。看向前方。但见一缕子烟凭空出现。化作了一只云鹤展露在了这老者身前。

     “鬼宗大虚,我愿以五亿阴阳门徒奉给妖圣,换取你鬼宗妖圣大人出手一次!”

     与此同时。水道子的六枚玉、简封命。在这界内,掀起了一场滴天大浪!

     四大星域内。所有参与各自备战之中地大神通修士,纷纷接到了玉简之念。王林地名字,或熟悉,或第一次听闻。在这界内瞬息传遍!

     天逆再现!!

     这种事情,足以让一切知情者为之疯狂。这一招太狠!在这备战之中,在这大战在即地关键时刻。水道子动了军心!

     谁还能去继续备战。几乎绝大部分人尽管不知晓天逆。但那水道子说是的四个凡是。却是足以让一切修士动容。动心!

     且水道子地话语中。有大义在内!王林为奸细,是界外走狗。杀之,当为豪杰!更是在那水道子玉简地神念内。有王林地相貌存在。尽管还是几百年前地样子,但却足够让人认出!

     熟悉王林地。毕竟还是少数,少部分人的不信。在这大势之下,微不足道!

     召河星域内。一处灵气磅礴地修真星有一做云雾缭绕地山峰.山峰顶端。盘膝委着一个身穿紫衣地女子,这女子全身虚幻。看不清样子,一头青丝及臀,盘膝中散落。

     她原本闭目。但此刻却是缓缓的睁开双眼如星光一般。透出一丝迷离的朦胧。

     “王林.....掌尊棋子......”

     召河内。星空中有一个身穿青衣的男子,这男子神色慵懒,前行中不断打着哈气边走边嘀咕。

     “马师伯说的那样东西。是在这召河内。可到底在哪呢...”

     就在这时。这青年忽然神色一动。似感受到了什么,脸上露出古怪。

     “这王林不就是当年那个小家伙么...有趣,有趣!”

     联盘星域内封印的雨仙界中。疗伤闭关的青霜睁开双眼,沉默片刻,仔细地回想与王林相处的一幕幕。

     许久。他眼中露出寒光,右手抬起向前一抓顿时整个雨界轰鸣,但见一滴滴雨水弥漫,直奔青霜闭关之处,最终穿透而来。在其手中凝聚除了一个由雨水组成地令牌。

     这一幕。惊扰了旁边的司徒南,司徒南在睁开双眼的刹那。好似听到了什么,其面色瞬间就是大变,露出狂怒之色!

     “他奶奶地这是哪个王八羔子敢说老子兄弟是奸细那天逆是老子给他的,要这么说。老子也是奸细了这杀千刀地,老子绝不放过他!.”司徒南大怒之下猛地起身。

     “坐下,为师自会处理!且那水道子也并非什么王八羔子。他是你师祖之奴!”,青霜目光在司徒南身上一扫,喝道。

     司徒南死死的盯着青霜,并未被其话语所震。而是冷笑道:“你虽是我师尊,但他是我的兄弟,他的事情。老子全部知道,从其修仙开始就是我跟随其成长!他救你苏醒,你莫非还不信他!,”

     “不是为师不信而是那掌尊”青霜神色露出复杂。沉默片刻后右手抬起捏住那雨水组成的令牌。传出了一道神念。

     “王林乃本仙帝弟子。谁敢伤他!!”这神念扩散,冲出了雨仙界。弥漫了整个联盟地同时。更是向着八方扩散。最终传出无尽。

     云海内。那红衣男子所在地山谷中。此刻鲁夫子也赫然在内,与那妖宗宗主等人一同恭敬。

     那红衣男子仔细的听闻了鲁夫子的话语后,神色平静。但眼中却是有了寒光。

     “好一个七彩界!好一个掌尊!!”

     但就在这时,山谷内的所有人,全部听到了那传自神宗以玉简传遍界内地神念!

     “不可能!”

     “王林绝不会是掌尊棋子!”

     “当年封界之尊亲口说出。让王林带领界内抵抗界外入侵!”鲁夫子与妖宗宗主等人同时色变。

     那红衣男子眼中寒光更浓,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我红朽子本怜他一身修为。不想在这个时候将其毁去.但他既然找死.咦!”。这红衣男子抬头看向远处,眼中寒光渐渐被赞赏取代。

     “既然这小家伙自己已经寻去,便看看封界之尊的眼光。如何了......这毕竟也是他们地家事!”

     云海七阶星域内,神宗分宗轰然出动。数百修士直奔平静了数百年地归元宗!归元宗的力量,根本就无法抵抗,仅仅是片刻间,全宗所有修士,全部被制住了修为。以传送阵。迅速送往九阶神宗。

     只需神宗一声令下,这些分宗弟子,便会取归元宗所有人之性命!

     那吕烟菲同样在诸人之中,但却始终沉默不语。很是平静。她当年便有所猜测。早就知晓。或许会有这一天,但却没有后悔,不但是她,整个归元宗全部如此!

     没有吕子浩。亦或者说没有王林,便没有如今地归元宗!

     破天宗内。破天宗宗主拖着苍老地身子。神色复杂中看了一眼破天宗。长叹一声。神色渐渐平静。向着神宗而去。

     神宗内,木冰眉闭关地大阵内。她睁开了双眸。沉默少顷,玉手一翻。便有一粒丹药出现。这丹药。是数百年前水道子送予,曾言可帮其恢复修为。但需代价。这代价,便是在适当的时候,服下这粒丹药!

     木冰眉一生信守承诺,她望着那枚丹药。怔了许久,许久

     随着水道子神宗号令一出。整个云海修士齐齐直奔神宗。有其是在神宗弟子打开了传送通道的情况下。如此一来。在短短地时间内,神宗外地雾气内,修士已然上万!

     这上万修士来自各个宗派,凝聚之后。急速地展开了那本欲抵抗界外地九灭黎天阵!

     云海星域内。王林身影向前迈步而去,他眼中寒意滔天。水道子的行径他不知晓,但那传出地第六道玉简神念。却是清晰地被他察觉。

     一路沉默。王林身体内积累的杀机,却是越来越浓!

     随着他地前行,在他的身后这杀机几乎实质。形成了一片冰霜,这冰霜刚开始开始仅仅弥漫千丈范围,所过之处。就算是那星雾也在这冰霜内发出咔咔之声。彻底的成为了雾冰!

     “杀了水道子,则耳边清净!”王林向前迈步中。神色越加平静,但这平静下。却是隐藏了一场惊天动地地风暴!

     水道子。他必须要杀!

     甚至没有半点炼化成奴的打算,有些人,不配成奴!只能杀!

     当年的一幕幕,李倩梅为之付出地一切。这种种事情的罪魁祸首。便是水道子!若非水道子打王林地天逆主意,这一切绝不会发生!

     王林前行中身体内散出地杀机。已然滔天,那千丈地寒霜更是疯狂的扩散。达到了万丈!所有临近地雾气。轰轰冰封!

     远远弄去,王林一路所过之处,几乎成为了冰封的世界!他的本源之中。没有水之本源。无法形成真正的寒冰霜气。但他有一颗杀心。有一腔复仇的杀血。有其一生行事。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杀人的原则!

     如在鲁夫子面前凝聚出的那九滴红色的血液一样,那九滴血液内。蕴含了王林一生的原则!

     他不是正人君子。也不是无耻小人。他不是光明磊落,也不是阴险卑鄙。他是王林。他一生所求。只是一颗无愧天地的心!

     若有人想要玷污这颗心。那么他便要杀!杀!杀!

     在这一生的杀戮下,在这云海星域的前行丰。在这寒霜之气地不断扩张弥漫下,万丈、五万丈、十万丈!

     寒冰处处,冰封星空。王林一路轰轰,直奔云海星域最深处的九阶神宗!

     在这一往如前地疾驰下。王林地杀念竞发生了诡异地变化,这种变化是不知不觉发生,没有人可以知晓它到底是如何改变,亦或者是一个念头。亦或者是一个契机。使得他一生的杀戮。竟诞生了出一丝本源地气息!!

     杀戮本源!!天地万物皆可成本源,但杀戮本源,却是其中极难出现。并不是说杀戮越多越有可能,其诡异地变化。直至现在,也都无法被人明悟。

     迈步中,王林地速度越来越快。在那阵阵咔咔之声下。冰封了一切地同时,他踏入进了这云海最深处,九阶之内!

     一步之下,九阶雾域轰鸣。所有的雾气全部成冰地刹那。王林地身子。出现在了神宗之外!!

     “水道子!”冷漠的声音惊天动地,化作雷霆轰隆隆地传遍云海!

     “你勾结界外,叛主求荣,当年封界之尊不忍杀你。我既获封界之尊依托,今日。代其杀奴!!”

     王林话语如天地之威,震动八方!

     这一战,太多的人关注!

     这一战,无数大神通神识笼罩。各方大能神念降临!

     这一战,是王林在界内,成名之战!!
最近更新:重生之完美未来 漫漫诸天 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神道丹尊 驭房有术 最强弃少 明星潜规则之皇 求魔 仙逆 神藏 终极教官 极品全能学生 遮天 逍遥派 万古神帝 将夜 掠天记 至尊兵王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洪荒之妖皇逆天 红色仕途 玄界之门 麻衣神算子 御鬼者传奇 邪御天娇 官术 重生之领主时代 掀翻时代的男人 牧神记 鬼村扎纸人 茅山之阴阳鬼医 女帝家的小白脸 武侠世界大穿越 官妖 狂神刑天 都市奇门医圣 劫天运 三国之无赖兵王 校花的贴身高手 最强小农民 明末工程师 不朽凡人 超品相师 异能小农民 超级神基因 通天武尊 俗人回档 鉴宝秘术 末世钢铁车队 苍天万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限瓦罗兰
小说仙逆版权都归作者耳根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