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1593章 古庙夜雨归魂来

     王林怔怔的望着天空,望着那两道长虹随着越来越弱的呼嘲,渐渐的消失在了乌云内,远去不见了。()

     “她,是谁……很熟悉,很熟悉……”王林喃喃,心中不知不觉的,有了一阵莫名的刺痛,这股刺痛与方才消散的悲伤融合在一起,似化作了一股奇异的力量,让王林的呼吸有了停滞,让他的面色,瞬息间苍白起来。

     他身子踉跄,退后几步,目光在那天地的尽头,直至崩溃。他右手按着胸口,那里的刺痛,如潮水一般将他淹没,在那说不出的痛楚中,仿若他的心被撕开,更是有一股惘怅浮现缭绕。

     这一切,全部来自那之前从天空飞过的女子,这女子的身影在王林脑海似存在了无数岁月,只是伴随此身影的,却是一股复杂的思绪。

     许久,王林的脸上才有了一丝血色,他喘着粗气,闭上了双眼。

     “原来,真的有仙人存在……那我的梦……真的是梦么“……王林沉默在那雨后潮湿的泥土上,直至天空彻底的明亮,睁开茫然的双眼,默默地向前走去。

     “是我梦到了仙人,还知……,仙人梦到了我……”王林想不明白,似他的人生,因前具的一醉所梦,彻底的改变了轨迹。

     再次踏上官道向着县城走去的王林,没弃了之前观看四周景色的宁心,而是沉默的走着,那背在他身上的竹排书箱,随着其脚步晃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伴随他一路远去。

     日初,日落。

     走在这官道上,踏着水迹,王林走了一整天,疲惫时他便坐在一旁,从竹排里拿出干粮吃下,略作休息后,便再次前行。

     马蹄之声,车厢之音,时而从其后方远处传来,每次这些声音一起,王林都会避在一旁,当那些车厢亦或者是马匹从官道上疾驰而过后,这才重新上路。

     转眼便是七天,这七天中,王林那虚弱的身体,也慢慢的似结实起来,日初而走,日落而歇,若是能遇到客栈,那便最好了。

     亦或者是能在日落时看到一片炊烟袅袅的官道村庄,去借宿一晚,对于王林来说甚至比住在客栈还要舒心。

     只是大多数时候,在日落之际,王林都有那种天地似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的错觉,孤独的找到几处路旁的村荫,靠在那里,盖着厚实的衣衫,数着天空的星星,在那一闪一闪的星光下,想着家里的温暖,想着父母的慈笑,慢慢的睡下了。

     身前被他燃积的火堆,也在啪啪的燃烧下,渐渐熄灭,一缕青烟从那火堆上飘起,升空与天融在了一起。

     夜晚的风,带着寒意,经常会把王林冻醒,每次醒来,在四周的寂静下,他便默默地望着那黑暗,似这黑暗,更让他感觉熟悉,在那漆黑的夜里,他没有害怕,而是心如静水,望着望着,缩了缩身上的厚实衣衫,再次睡下。

     这个时节,赵再处于雨季之中,即便是雨停了,天幕上也是浓云密布,时而有雷声回荡,往往停了半天后,就会再次哗哗落下,洗向大地。

     在第八天黄昏之时,王林撑着雨伞,带着苦笑向前赶路,雨伞外大雨倾盆,闪电雷鸣呼啸,尽管只是黄昏,可天地却已然暗了下来。

     “再有一天的路程,就到了县城,可这雨却是越来越急。”水汽在地面上弥漫,更是在那雨水落下时弹起了水珠落在王林身上,使得他的青色衣衫,浸湿了大半,贴在身上,不断地吸走身体的热量,慢慢的让王林感觉很冷。

     尤其是那带着水汽的风吹过,更是似可钻入骨头里,王林打了一个冷颤,雨伞大半放在身后的竹排书箱上,那里面的书籍与干粮,还有换下的衣衫等物,不能被淋湿。

     趟着地面上的积雨,王林快走了几步,透过四周的雨幕,寻找可以避雨的地方,在远处的林荫间,他依稀看到了一个模糊地轮廓,似有一间屋舍的样子。

     来不及细看,王林撑着伞向着那里走去,随着临近,那模糊的轮廓渐渐清晰,这是一个废弃的土地庙。

     阵阵嘎吱的声响,在这雨夜中幽幽传来,落入耳内,会有一股阴森之意。

     庙宇不大,很是破落的样子,庙门两扇,一扇关着,上面早年刷上的红漆也在岁月的流逝下,成为了暗色,就连那门环也满是锈迹,任由雨水在其上成环形凝聚在一起,滴落如流。

     另一扇庙门破损的很厉害,与门框略有连接,但已经关不上了,而是在那风雨中,不断地摇晃,发出那之前王林听到的嘎吱声,遥遥传开。

     随着风雨越大,那摇晃的半扇门更是剧烈起来,仿若要从门框上被吹下一样n

     王林快步走进,看了一眼这庙宇,踏入进去,庙宇的院子内,地面处处碎石杂草,在那风雨下,那些杂草被压弯了身子,急急的晃动着,在那哗哗雨水下,夹杂着沙沙的声响。

     一道雷霆轰鸣,闪电紧随其后,把这天地刹那照亮,让王林看清了这庙宇内的一切,他更是惊呼一声,下意识的退后数步,他看到了在了庙院边缘,还有几具白骨。

     心脏砰砰跳动,王林面色苍白,可这雨越来越急,他咬牙之下,不去看那几具死在这里不知多少年的白骨,走到了庙宇殿内。

     一尊高约数丈的土地像,在那庙殿正后方,看不清晰容颜,只能略看到其上的颜色也早就退下,斑斑点点中,很是破落。

     殿内也有积水,那庙顶的瓦片碎裂了多处,雨水从上面落下,使得地面上有不少地方,满是水迹。

     一股阴森的气息,缭绕在这庙宇内,王林深吸口气,苍白着脸,先走向着那土地像一拜,这才寻了一处没有水迹的地方把身后的竹排放下,坐在了那里后,从年排内取出了一些途中雨停时折断收集的干枝,推在身前用火折子点去。

     许是这些干枝也并未完全干燥,其上也有了湿气,王林点了几次都没有成,他身子很冷,颤着手再次点去。

     可就在这时,一道雷霆似在这庙宇内井响,那轰隆隆的声音,让王林双手一抖,更是在那雷霆中,闪电呼啸把天地照亮的刹那,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了王林四周。

     “谁!!”王林猛地抬头,强压心中的惊乱,看向庙宇大门。

     他声音很大,几乎是吼了出来,在这安静的雨夜内,在这雷霆刚刚散去的刹那,却是把那从庙门前踏入其内之人,也生生的吓的一哆嗦。

     “谁!!”带着惊恐的声音从外传来,却见一个衣衫褴褛,满脸水迹,似刚刚从水中爬出来的中年男子,在那庙门前面色苍白的退后了数步,险些摔倒。

     待隐隐看清了庙内的王林后,这中年男子才松了。大气,连忙走进庙宇内,瞪了王林一眼,大力的拍了拍胸口,向着王林大吼一声。

     “你吓着我了!!”

     王林一愣,苦笑中夜松了口气,向着那中年男子一抱拳,歉声道:“夜暗,看不清,那闪电又来的太急,还望兄台莫要介意。

     那中年男子“哼了一声,嘀咕了几句后不再去理会王林,而是坐在一旁,右手深入怀里,拿出小半截湿漉漉的鸡腿,看着看着,却是哇哇大哭起来。

     其哭声在这雨夜中,很是凄厉,听的王林隐隐毛骨悚然,他向旁移了几下,点着火折子啪的一声,却是一次就把那些纸条点绕,渐渐地升起了火堆。

     被那火光一晃,这庙宇内的一切便在那忽明忽暗间,看的清晰了一些。

     那中年男子哭着哭着,咬了一口湿漉漉的鸡腿,却是咧嘴,居然又笑了起来,哈哈大笑间,更是让王林愣了一下。

     “是个疯子……”王林又向外移了一些,若非是外面雨水更浓,他定会选择离开这里。这荒山野岭,尽管是官道旁,可在雨夜内突然出现这么一个疯子,还是会让人心里发寒。

     那中年男子笑着笑着,又再次哭了起来。

     “都不管我了,都不管我了……我想不起来了……我是谁……”

     他的哭声弥漫庙宇内,渐渐地,却是让王林心中起了怜悯,他转头看着那疯子,轻叹一声。

     “梦如人生未醒时,人生如戏我是谁……梦是生,醒来是死,亦或者梦是死,醒来才是生……那闭目与睁开的一刹那,是生死之间,也或许就是分不清了真与假的人生……

     这人生许是一场轮回,或许,也是一场因果……只是,何时醒……”王林喃喃,眼中带着迷茫,他这几天的梦,似总是说着一个让他摸不清的思绪,让他在这七天的沉默中,隐隐的仿佛感受到了一些什么。

     叹息中,王林从身后的竹排内取出了干粮,望着身前的火堆,耳边传来庙宇外雨水的哗哗之声,放在嘴边,默默的吃了起来。

     天地之雨悠悠而落,笼罩了山,笼罩了地,笼罩了庙宇。庙宇内,火光旁,两个似不属于这里的梦魂,相遇。

     一个望着火光,一个啃着鸡腿,二人之间那被火焰映照的土地像,嘴角始终带着那琢磨不透的微笑,似望着二人,永恒。
最近更新:重生之完美未来 漫漫诸天 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热门小说:神道丹尊 求魔 乾坤剑神 遮天 明星潜规则之皇 驭房有术 异能小农民 万古神帝 将夜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超级神基因 俗人回档 劫天运 极品透视 洪荒之妖皇逆天 神藏 武侠世界大穿越 邪御天娇 都市超级医圣 御鬼者传奇 鬼村扎纸人 贵族纹章 植物崛起 最强狂兵 逍遥派 极品全能学生 无尽武装 重生之完美未来 全职高手 非常家庭 牧神记 超品透视 官术 都市奇门医圣 红色仕途 仙逆 三国之无赖兵王 恰我少年时 不朽凡人 超品相师 都市无上仙医 科技之门 神话版三国 懒散初唐 绝世邪神 我欲封天 软饭天王 绝世武神 太古龙象诀 至尊兵王
小说仙逆版权都归作者耳根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