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阳 第1810章 群龙一雀吞地脉!

     杜青抬头望着污外天空,他隐隐感觉,自只追击之人,很有可能是一个极为可怕的存在,内心不由得其了犹豫,不知该不该继续追击下许久,杜青一咬牙,目中露出寒光。

     “若就这么放弃,实在不甘心,说什么也要追上后打一架看看,若他只是故作玄虚,我就杀了他……若是……若是他修为不俗,与我势均力敌,则需要改变念头,我苍龙宗山mén既毁了,也是无法改变的事情,若他能加入宗mén……苍龙宗的影响力,必定更大!”杜青为一宗老祖,即便是喜怒无常,但也绝非心智寻常之辈n

     打定主意,杜青右手抬起虚空一抓,立刻在其手中出现了一张纸鹤,这纸鹤颜sè赤红,被其一甩之下立刻膨胀,化作一缕烟鹤,仰天嘶鸣一声,直奔前方飞去。

     杜青迈步跟随,远远离去。“有这从大魂mén求来的异宝指引,此人逃不出太久!”

     天牛洲的大地上,一声轰隆隆的巨响中,一头身子庞大无比,火焰组成的朱雀,从大地内冲出,其身的火焰扩散,使得皿周天地一片扭曲,使得大地立刻干裂,似随时可以崩溃。在那朱雀头部,王林白飘动,双眼露出明亮光芒。

     距离他第二次吞噬地火支脉魂,如合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内王林没有半点1ang费,急的前行,每遇到一处地火支脉,他都会全力吸收其魂。

     半个月中,已经有九条地火脉被王林吸收,加上之前的两条,如今在他的火焰本源中,已经存在了十一条地火龙魂。

     他的火本源之力,已经远远地过了在dong府界之时,强大了一倍还要多!这种惊人的变化,让王林似红了眼,疯狂的不断吞噬!

     身后有人追击,这件事情王林早就有所察觉,甚至那追击之人是谁王林尽管没有看到,但却清晰知晓。此人,必定是那苍龙宗的最强者,空劫初期修为的杜青!

     此事不难分析,敢追击之人,能追击如此之久的人,必定对自己的修为自信,王林初来这仙罡大陆,招惹的人中,也唯有那康仁记忆内的苍龙宗老祖,有这样的实力!

     “康仁记忆内,对于那苍龙宗老祖的修为理解,是空劫初期……但实际上他真正的修为到底是否这样,就不是康仁能知晓的了!

     他或许真的是度过了九次玄劫后的空劫初期,也或许是还处于玄劫之中!”王林自然不会因为康仁的记忆,就相信了杜青的修为。

     目光一闪,王林身下的朱雀嘶鸣惊天,向着远处再次飞去,越是吞噬地火脉魂,这幻化出的朱雀度就越快,虽说还是比不上蚊王,但却与王林自身相差无几。

     朱雀呼啸,刹那消失无影。半日后,天地长虹一闪而来,扭曲中化作杜青的样子,他连续追击了半个月,距离王林越来越近,但他的心情却是同样越来越yīn沉起来。

     半个月中,他看到了九处干枯的地火脉,那种不敢想象的感觉一次比一次强烈,让他越追越是心惊,渐渐地,甚至连最早的念头都动摇起采。

     i,又一处!!该死的,此人到底要吞噬多少才会结束,他这么吸收下去,叫我怎么追,叫我怎么敢继续追…………杜青看着下方枯萎的地火脉,头皮有些麻。

     i,可不要是我费尽辛苦追上后,不但打不过他,反倒被他所伤,那这一路我的追击,可就成为了一今天大的笑话……”这样的想法,不时的浮现在杜青的脑海内。在原地犹豫了片刻,杜青仰天出一声低吼,他豁出去了,他不看到对方真正的修为,他绝不甘心就此退缩!

     “我对外宣称是空劫初期,但实际上是七次玄劫,可尽管如此,有我这火朔紫木的身体,其强悍远寻常修士,我的rou身,堪比古国之修,我就不信,还战不了他!!他就算修为与我相当,但rou身觉不如我!!”杜青似找到了信心,吼声中度更快,在那烟鹤的指引下,暴然冲出。七天后,王林身下朱雀更为庞大,遮天盖地,从一处处地面横扫而过,六天的时间,有三条火龙脉魂被他吸收!十四条地火脉魂,使得王林的火焰本源,再次暴增起来。其强大的程度,已然是在dong府界的两倍!

     其后追击的杜青,在一个时辰后临近王林立刻前最后一处枯萎的地火脉,其面sè隐隐苍白,连日来的追击,对他来说一场从未有过的折靡。

     这种折磨,并非是身体,而是心神!他一次次的看到地火脉枯萎,那种感觉,足以让人狂。他宁可自己从未追击,宁可自损修为与对方一战,也不愿如此继续的折磨下去。四天后,天牛洲另一处大地上,轰鸣诣天,龙嘶凄厉,慢慢消散,有一条庞大的几平矛边无际的朱雀,从地面冲出,直奔谗外n凶煽

     半个时辰后,杜青的身影再次出现,他呆呆的看着大地,许久许久……

     i,十六茶……”此刻的杜青,甚至很是怀疑,这王姓的神秘人,不会是一条地火脉魂所化吧……

     两天后,天牛洲北部,此地山峰最多,连绵不绝,无边无际,这里的山峰没有丝毫的植被,全部都是黑sè,远远一看,光秃秃的,但却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地面干裂极多,一股燥热的气息似存在于虚无,弥漫开来。

     这里原本很是偏僻,修士来到此地赤不多,大多时候,此地都是一片寂静,但此刻,却是从那连绵的山峰深处,传出了一声惊天嘶吼。

     这嘶吼是火龙魂的咆哮,与之前王林听到的吼声不同,这一声咆哮,天地震动,几乎化作了实质,不但他能听到,一切此地存在的生灵,全部都可以听到!

     这已然不是魂音,而是强大到使得魂凝后,出了真正的吼声!

     吞噬地火脉至今,这是王林第一次遇到无法吞噬,且极为恐怖的地火脉魂!却见那山峦中,一茶庞大的朱雀飞舞而出,朱雀上王林站在那里,猛的回头。

     在他的身后,山峦摇动,数万丈范围的地面急坍塌,就连那山峰也都轰然碎开,一条头颅足有数万丈,身子更是不知多长的巨大火龙,狰狞的咆哮而起。

     这火龙明明是魂,但此刻看去却是与真实无异,显然此地的支脉,远远过了寻常的地方。

     “这是一条子脉,不是支脉!”王林双眼露出jīng光,他之前在这里曾仔细扫过,此番看到被chou出的魂是如此状态后,更加确定了猜测。

     一条地火主脉上,可以有无数支脉,这些支脉,如同树木的分支一般,与主杆连接。

     但子脉却是不同,子脉,或许在很早之前,也曾与主脉相连,但最终却是分开,成为了独立的存在!

     这种子脉,如同主脉之子,除了强弱的区别,几乎与主脉没有区分!

     “不知这天牛洲内有多少子脉……但显然绝不会太多,应该很少才对,吞噬一条子脉,相当于吞噬了大量的支脉,既然遇到了,就没有放过的道理!”王林身下的朱雀嘶吼中在天空身子回旋,转身直奔下方咆哮而来的地火龙魂而去。

     那地火龙魂狰狞,磅礴的火焰从其全身骤然散出,瞬息遮盖了天空,笼罩了方圆数万里内外,把王林连同那朱雀,全部包裹在内。

     四周被阻断,火焰内黑烟滚滚而起,燃烧了一切可以呼吸的气息的同时,更是就连目光也都被扭曲,使得这里的全部空间,都成为了模糊。

     唯有那一各庞大的火龙,呼啸间临近,凶残的双目透出暴虐,向着王林与其朱雀,轰轰而来。

     王林冷哼,这地火子脉魂虽说强大,相当于修士中的空玄中期修为,但却无法让王林退步,他右手掐诀间向着那火龙一指。

     “地火支脉十六魂,以我王林之名,现!”在王林话语落下的刹那,冲向那子龙魂的朱雀身体外,立刻出现了十六条万丈火龙,这十六条火龙咆哮,环绕朱雀,齐奔子龙魂!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远处天空长虹刹那临近,杜青,终于追了上来!

     他远远的就看到了那占据了数万里的如云火焰,听到了火焰内传出的惊天龙吼,在听到那声音的刹那,这杜青身子蓦然一阵,其原本少年的身体,立刻就出现了一片龟裂,幽光一闪间,赫然化作了一具紫sè的木头人!

     在其化作木头人的瞬间,一片火焰从其身体内扩散出来,环绕在那木头外,可却没有对这木头产生丝毫伤害。

     这杜青的本源,赫然有一道,正是火焰本源!

     之所以这火焰本源会被自行引动出来,是因为那子龙魂的嘶吼,代表了天牛洲的火!而杜青,是被天牛州的火认可的本源修士!

     若是寻常支脉,无法拥有牵引杜青体内火本源的力量,但这子脉与主脉没有区别,却是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

     杜青面sè一变,他目光落在远处的如云火焰上,隐隐可以看到其内那十六条火龙环绕着一尊朱雀,成群龙一雀吞地脉的奇异景象!

     还有那朱雀头顶,站着的一个白之人,那一袭白衫在火焰中极为显眼,尽管只是背影,但却给了杜青一种如山般的错觉!

     i,就是他!!”杜青目光一闪。

     今天是5号,是第五天,与记录持平!

     若明天再三更,就是突破了耳根写书两年多来的记录!明天,耳根还会三更!!
最近更新:重生之完美未来 漫漫诸天 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神道丹尊 驭房有术 最强弃少 明星潜规则之皇 求魔 仙逆 神藏 终极教官 逍遥派 极品全能学生 将夜 万古神帝 掠天记 至尊兵王 遮天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洪荒之妖皇逆天 红色仕途 玄界之门 麻衣神算子 官术 御鬼者传奇 重生之领主时代 掀翻时代的男人 邪御天娇 牧神记 鬼村扎纸人 官妖 武侠世界大穿越 狂神刑天 都市奇门医圣 劫天运 三国之无赖兵王 最强小农民 茅山之阴阳鬼医 不朽凡人 超品相师 异能小农民 通天武尊 俗人回档 鉴宝秘术 末世钢铁车队 苍天万道 明末工程师 无限瓦罗兰 红楼之庶子风流 植物崛起 圣墟 校花的贴身高手
小说仙逆版权都归作者耳根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