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阳 第1878章 信术!

     第十二卷仙罡第十阳第第三更)

     那黑暗中的骄阳,散出的太初之力,那可以撕开黑夜的力量中,蕴含了一丝说不出的气息,这股气息,它属于王林,因此术就是王林自创出来。

     但即便是它属于王林,王林也无法mo得清,这股气息是什么。他只是有些感觉,这股气息,是这残夜之术的根本,是那太初之力的根源所在,亦或者说,是他王林的信念所化!

     这股信念,是撕开黑夜的信念,是打破平凡的信念,更是一股逆天之意!

     若把黑夜看成是压在身上的层层束缚,若把黑夜看成是这天地的规则把人当成蝼蚁的变化,若把黑夜,看成是降临在王林身上的无数大山。

     那么这撕开黑夜的力量,就是真正的逆与反抗!

     若非有逆天之意之人,不可能创造出这样的神通,若非是有一股舍弃不掉,根本就不想舍弃的思绪,也决不能创造出这样的神通!

     王林最初,他并不明白,但眼下,在看到这残夜骄阳内那股气息的一瞬间,他隐隐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可以创出这残夜!

     因为他对李慕婉的不舍,他不愿放弃李慕婉,为了李慕婉,他要去撕开这遮住其世界的黑夜!为了李慕婉,他要去让这黑夜再也遮不住他的眼!

     这,就是残夜!

     这是他王林,为李慕婉,创造的神通!尽管这个神通从最早的创造直至现在,都与李慕婉没有丝毫的关联,但在王林的心中,他的道心,他的一切,他所追求的执着,都在这其创出的第一个神通中,清晰的表达了出来。

     他在那骄阳内的气息中,依稀想到了他的婉儿。

     与人斗,与兽斗,与地斗,与天斗,与这星空斗,与这万物斗,与这仙罡斗,这一切,都是那黑夜,王林这一生,他所做的只有一件事!

     撕开一层层遮盖其眼的黑夜,去寻找那黑夜过后的光明!

     这,就是残夜!!

     王林之前看不明白,自己也是朦胧,但眼下,在这魂铠的帮助中,以现在的修为,施展这残夜之术,他却是隐隐看懂了一些。

     这是他自创的第一个法术,也是唯一的一个,真正的蕴含了王林自己的信念,伴随其一生执着的灵魂,融合在一起,形成的出了道术的神通!

     这种神通,已经与他的身体,与他的一生,与他的信念完全的融合了,这样的神通,王林不知该叫什么名字,但张道宗等人,却是知晓!

     几乎就是这天地被大海淹没,远处的黑暗中出现了骄阳的一刹那,张道宗等人,目光立刻全部被那黑暗中唯一的光芒凝聚过去。

     在看到这骄阳,隐隐看到那骄阳内似存在了一股说不出的气息的瞬间,张道宗的面色,轰然大变,其身子一颤,眼中1ù出怎么也无法去相信之色,这骄阳的出现,其内那股奇异的气息的出现,让他脑海内如同百万雷霆轰然炸开!

     “这是……这气息是……”张道宗面孔瞬间苍白,没有了丝毫血色,神色1ù出骇然。

     还有那赵姓老者,他呆呆的望着那骄阳内的那股很淡很淡,可却顽强存在,如那骄阳一样初生的气息,似忘记了呼吸,眼中1ù出滔天的恐惧与震撼,这种震撼,甚至若有人说天牛洲一夜之间全部修士死亡,都无法比得过现在。

     “这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他莫非是转世……”

     除了他二人外,其余两个空劫初期的女修,她们对于这气息只是感觉有些心惊rou跳,但却没有如那张道宗二人一样失态,她们并不了解,这气息代表了什么。

     她们不了解,但那四个绿魔使者,却是在看到那骄阳的刹那,四人的神色,齐齐骤变,极为难看,更是1ù出恐惧与至极的心悸之色。

     “这是信术……过了法术神通,道术万物,唯有大天尊才可以施展出来的,信术!!”

     “绝不会错,这就是信术!!那骄阳内蕴含的信念,过了一定的程度后,所形成了一切神通中,最强的一种,比之道术更难拥有的信术!!”

     “信术,唯有九个大天尊才可以掌握,传闻中,信术没有传承,更不能传承,每一个信术,都是大天尊自创出来!!”

     “此人到底是谁!!他怎么可能会施展出信术,这信念尽管还不多,但却的的确确存在!!”

     信术,在道术之后,威力无法形容,这一种神通,它所需要的就是信念,但却不是那种如火本源的意志,而是必须是自身的经历与执着所化,可以看成是意境的最终变化!

     意志与信念,完全不同,如阻隔了天地沟壑一样,唯有当意志强大到了足够的程度,方可成为一股信念!!一股执着,绝不回头的信念!

     这信念,不是香火,而是坚信自己,信奉自己所做的一切,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完成的执着表现。

     意境、本源、信念!

     意境到了极限,可以诞生出对应的感悟本源,这本源到了极致,可以化作本源真身,这真身若是蕴含了意志,可以蜕变成为真神!!

     之所谓称之为真神,是因为那意志的存在,取代了一切,但即便是这样,也还是极难再次变幻,达到真正的圆满,这圆满,便是诞生了信念!

     法术、道术、信术!

     这三种不同的神通,对应的便是意境的两次蜕变,法术对应意境,道术对应本源,信术,则是对应信念!

     只不过,这最后的一个层次,古往今来,只有九个大天尊可以达到!余者,皆在脚下仰望!

     残夜,是王林创造出来,那里面,蕴含了他撕开黑夜的一生!

     大天尊,为什么可以让法术实质化,就是因为其强大的信念,可以无中生有!

     这无中生有,便是大天尊,一切神通的根本!

     王林在那大地内,他闭着双眼,但是他却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因为此刻的他,似存在于那骄阳中,似化身成为了那股气息,他看到了下方海水内,那被弥漫的众人,看到了他们骇然的神情。

     “我相信,汝等是这黑夜的一部分……”

     “我相信,汝等是阻挡我前行的一部分……”

     “我相信,当骄阳升空之时,你们会与黑夜一同消散……”

     “我相信,在这黑夜后,会有我寻找了数千年的光明……”

     “我相信,那光明,一定存在,一定……我相信!”

     “我的头,已不再是黑色,黑夜给我了黑色的头,但它却代表了光明……”

     “我的双眼,已不再是黑色,它蕴含了火与雷,还有那如规则般的禁制……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但那火,会将焚烧黑夜,那雷,会将照耀黑夜,那禁制,会将打破规则,我要用我的双眼,去看到光明!”

     王林喃喃,其声音在这残夜神通弥漫的大海与天地内回旋,落入那绿魔使者、张道宗、赵姓老者还有那两个女子元神的心中,这声音,如同当年的道经,但此刻,它却是王林的信念!

     王林,睁开了双眼,在其双目睁开的一刹那,那海面尽头的骄阳,绽放出了刺目的光芒,那光芒无尽的扩散开来,蕴含了王林的信念,那是驱散黑暗,寻找光明的信念!

     那是逆天该命,撕开黑夜,复活李慕婉的信念,那是他这一生,奉之入灵魂的不屈!

     那是他,第一个信术!!

     整个天空的黑色,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还有那海水,在这一刹那,骤然消失了。还有那两个空劫初期的女子元神,没有丝毫的凄厉惨叫,而是带着微笑,仿若她们被王林的信念感染,在那光芒笼罩撕开了黑夜中,获得了解脱,寻找到了她们的光明,含笑形神俱灭!

     那赵姓老者,身子一颤之中,其rou身被生生撕开,化作血rou,与黑色一同消失,其元神一抖,在那黑夜散去中挣扎,出了阵阵嘶吼。

     他不甘心就这么死去,他身为空劫中期大尊,尽管他保留了独立的分身在绿魔洲,尽管这本尊的死亡不会让他真正的灭绝,但他仍然不甘心!

     但在这信术下,他的挣扎,维持了不久,便1ù出了微笑,闭着双眼,消散了。

     至于那张道宗,其修为比之那赵姓老者要高出那么一丝,此刻rou身崩溃,其元神出凄厉的惨叫,急急后退,吐出了一块隐藏在元神内的yù佩,拿在身前,那yù佩散出柔和的光芒,为其抵消了片刻后,yù佩骤然碎开。

     张道宗眼中1ù出绝望,他这一生没有修炼任何分身,全凭着自身一口仙气,此刻在这王林的残夜信术下,其元神渐渐消散,但却没有毁灭,而是凝聚在一起,化作了一道刺目的光芒,直奔九霄而去,在这冲出中,他渐渐失去了意识,但却在这信术下,勉强逃走。

     阵阵镜子碎裂的声音回dang,那四个绿魔使者身体外幻化而出的绿魔镜,蓦然崩溃,绿魔洲的投影,立刻瓦解!

     大地颤抖,一切恢复原样,还是极天草原。那四个绿魔使者各自喷出鲜血,身子倒卷急急后退,在他们退后的一刹那,穿着黑色铠甲的王林,走出了大地!

     白随风飘动,一股恐怖的气息缭绕其全身。

     孤孤单单的自个儿……悲催……
最近更新:重生之完美未来 漫漫诸天 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神道丹尊 驭房有术 最强弃少 明星潜规则之皇 求魔 仙逆 神藏 终极教官 极品全能学生 遮天 逍遥派 万古神帝 将夜 掠天记 至尊兵王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洪荒之妖皇逆天 红色仕途 玄界之门 麻衣神算子 御鬼者传奇 邪御天娇 官术 重生之领主时代 掀翻时代的男人 牧神记 鬼村扎纸人 茅山之阴阳鬼医 女帝家的小白脸 武侠世界大穿越 官妖 狂神刑天 都市奇门医圣 劫天运 三国之无赖兵王 校花的贴身高手 最强小农民 明末工程师 不朽凡人 超品相师 异能小农民 超级神基因 通天武尊 俗人回档 鉴宝秘术 末世钢铁车队 苍天万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限瓦罗兰
小说仙逆版权都归作者耳根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