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阳 第1945章 死宗!

     青山不再……成为了光秃秃的死亡之山。

     绿水不再清澈,散出腥臭……

     就连那吹过来的风,也是透着沧桑与悲哀,带着腐朽的味道。

     还有那一处处精美的阁楼大殿,落满了灰尘的同时,更是失去了生机,一片没落。

     那一座座小山的石阶,更是破损了很多,大量的碎石在那风中,似传出了哀伤的曲乐。

     那些在之前王林看去,行走疾驰的东临宗弟子,此刻全部都是在广场上,在大殿内,在石阶上的一具具骸骨,不知死亡了多久,rou身早就腐烂,成为了骷髅的样子。

     还有那各自居所内,盘膝打坐的一个个东临宗弟子,同样如此,尽是骸骨……

     这是一个死宗!

     没有丝毫的生机,被浓浓的死气缭说……

     但在这东临内,却是于那浓郁的死气下,弥漫了一股梦障的存在,这梦障是由无数人死前的虚幻组成,似这些死去的东临宗弟子,他们在死亡时,并不知晓自己已经死了……

     他们还在那梦里,修行下去。

     这也是之前,王林与刘金彪站在那里,一个个东临宗弟子从他们身边走过,却没有丝毫现的原因,不是王林不存在,而是他们……不存在。

     说是鬼魂,也不恰当,这里在王林看去,没有鬼魂。有的,只是一股不知晓死亡的梦障……在这梦障下,外人即便是来到了这里,也很难觉出端倪,甚至被其吸引中,还会出现类似幻觉的一幕,这实际上,是因外来者的梦障,与此地融合,融入进去。

     古往今来此地已经毁灭了无数年,具体多久,王林不知……但他明白或许这无数年来,很多人来到这里都没有现这实际上已经是一个死宗,在这里做客后,又离去……

     但他不可能是第一个nong出此地端倪者!

     因为他看到,在那东临宗的中心位置,一座庞大的宫殿内,有一股透着想哀的生机默默地存在着。

     那生机充满了孤独与悲哀,如同家毁后,失去了全部亲人的幼子,在那废墟中,在凄厉的哭泣了很久后,默默地守护。

     没有人陪伴,有的只是死亡的废墟与一具具尸体,在那孤独与悲哀中,凝聚了所有人的梦障,让这虚幻的青山绿水,虚幻的繁华宗门,虚幻的一个个东临宗弟子,来陪着自己……

     在王林没有明悟自身的虚本源之时,他即便是来到这里,也依旧无法看到,可此刻他看到了感受到了,轻叹中,他再次闭上了双眼。

     等那风过时,他睁开的双目内这东临宗的腐朽与死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还是那一幕幕盎然的生机与众多弟子的吐纳来往。

     “走吧。”王林轻声开口,向着前方走去。刘金彪看不到此地的变化,但却可以隐隐感觉这里有些不对劲,四下看了半天,跟在王林身后,向前迈步而去。

     前行丰,王林的身体外,隐隐散出了波纹,这些波纹,外人看不到,这是王林放开了自身,让自己融入此地的梦障之内的表现。

     当他与刘金彪落在东临宗大地的瞬间,却见远处两道长虹呼啸而来,于二人身前,化作了兰男一女两个修士。

     这两个修士年纪不大,男修颇为英俊,神色没有丝毫怠慢,而是露出恭敬。其身边的女子,很是秀丽,看着王林,眼中露出好奇之意。

     “前辈,晚辈奉老祖之命,有请前辈前往东临殿。”那青年微笑抱拳,话语恭敬,神色同样如此。

     其身旁那女子,也是抱拳,目光在王井身上扫过。

     王林看着眼前这两个东临宗弟子,内心轻叹,神色柔和,点了点头。

     在这两个东临宗弟子的引路下,带着王林,向着正中心的东临殿飞去,东临宗很大,一路所过,王林看到了整个东临宗内,一幕幕生机。

     他看到了诸多的仙鹤飞舞,地面上无论是yao院子,还是弟子的居所内,都有修士存在,或者独自打坐,或者彼此笑谈。

     风吹之时,也蕴含了浓郁的仙气,如同世外仙境一样。

     途中,王林还看到了一些东临宗的弟子疾驰飞过,在看到自己后显露出身影,向着自己抱拳恭敬一拜。

     东临宗之人,很是温和,对于王林颇为客气,似王林是此宗的上宾一般。

     快要临近中心东临殿时,两道长虹带着惊天之势,呼啸而起,瞬息间来到王林前方,传出了爽朗的笑声。

     “东存,小烟,你二人退下吧。”在那笑声中,两道长虹内显露出两个修士,那说话之人,是一个老者,其身旁还有一个中年男子,含笑向着王林抱拳一拜。

     这二人,赫然全部都是金尊修为,极为不凡,那老者在爽朗的笑声中,向王林抱拳。

     “在下许天年,为东临宗大长老,奉老祖之命,迎前辈去往东临殿。”

     “晚辈何道,东临宗宗主,见过前辈。”那中年男子微笑,神色很是客气。

     看着这二人,王林眼中露出悲哀,是什么样的孤独,可以让一个人,凝聚梦障来陪伴……

     “走吧。”王林轻叹,向着二人开口。

     在这两个金尊修士的陪伴下,给予了王林足够的尊重,来到了这东临宗中心位置,整个东临宗的圣地,东临殿!

     “老祖就在里面,我等没有召见不便入力,还请前辈自行进去。”那爽朗笑声的老者,向着王林抱拳,恭敬开口。

     王林点头,看着那东临殿之门,实际上,他本可以在之前,看破了此地梦障后,独自来临,走入那在废墟中,散出悲哀的这座大殿。

     他没有必要与一些梦障中的虚幻之影言谈。

     可是他没有这么做,他能感受到那悲哀与孤独,他给予了这东临宗老祖尊重,换来的,是这老祖在那梦障中,给予王林的尊重。

     “金彪,在外等我。”王林轻声开口,向着前方的东临殿,一步步走去。

     刘金彪恭敬称是后,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他总感觉,此地有些诡异,但却说不出到底什么地方有问题。

     缓步走向那东临殿,直至王林右脚完全踏入此殿的一刹那,一个沧桑声音,透着孤独与悲哀,在这大殿内回dang。

     “你来了……”

     在那大殿内,王林的正前方,有三座巨大的雕像,雕像所刻,是两男一女,他们抬头看着东方,嘴角带着微笑,更有一股磅礴的气息,从这三个雕像内散出。

     在那雕像下,盘膝坐着一个穿着灰色衣袍的老者,这老者脸上长满了褐斑,如同凡人中的暮年老者。他神色凄苦,透出无尽的哀伤。

     他坐在那里,可其身上,出了那悲哀外,还有一股深深的埋葬在体内的强大气息,这股气息,越了王林见过的一切天尊。

     “来了……”王林轻叹,走到那老者身前,盘膝坐下,右手抬起间,取出了一壶酒水。

     “要么?”王林把酒壶递给那老者。

     老者沉默片刻,接过酒壶,喝下一口。

     “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你应该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那老者抬起头,望着王林。

     “梦中来过。”王林拿出第二个酒壶,放在嘴边喝了一口。

     “或许吧……我在这里坐了很久很久,或许你真的在梦里,曾来过这里。”那老者看着远处大殿之门,缓缓说道。

     “你梦里的东临宗,和现在比较,一样么?”那老者轻声问道。

     “一样。”王林望着那老者,他能感受到对方的悲哀。

     “谢谢……”那老者闭上双眼,两行泪水,慢慢的延出。以他的修为,本应不知晓了泪为何物,但如今,却是在王林那一句“一样”后,流了下来。

     “我在这里坐了很久很久,你是唯一的一个,在看出了这一切后,又让我有熟悉之感的人……这里,是我的家……我早年离开,直至成为了跃天尊后,回到家里,已经是这样了……”那老者睁开双眼,其内蕴含了痛苦与浓郁的哀伤。

     王井沉默。

     “我不知是谁做的……也查不出来,即便是大天尊,也推衍不出……我只能坐在这里,以我的回忆,编制一个梦境,让这梦境来陪着自己,让东临宗,存在下去……直至我死去的那一人……”老者轻声,话语沙哑。

     王林看着那老者,没有说话。

     什么样的情感,可以让一个人如此,什么样的悲伤,可以让人以梦来欺骗自己,什么样的孤独,会让一个人,用虚幻与记忆来陪伴。

     “如果婉儿始终没有苏醒……如果平儿也无法睁开双嗯……如果朱雀星毁去了……或许,我也会如他一样,一个人,坐在苍茫星空内,只有自己的修真星上,默默地以梦来麻醉自己,编制一个梦障的世界,在那里面,有我的父母,有我,有婉儿,有平儿,还有许许多多我熟悉的面孔……

     如果真有哪一天,我或许也会这么得……”

     “锁亡天之运,印冥朝,众生之所不能得真道者,常沉苦海,永失真道,奉至修真行!”那老者忽然开口,说着这样一句让王林心神一震的话语!

     “这句话,以我东临宗门人鲜血,被那凶手,写在了一块石碑上……”
最近更新:重生之完美未来 漫漫诸天 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热门小说:神道丹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御鬼者传奇 乾坤剑神 劫天运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植物崛起 逍遥派 神藏 武侠世界大穿越 驭房有术 万古神帝 科技之门 牧神记 俗人回档 鉴宝秘术 妖孽霸主 遮天 极品全能学生 万法梵医 官运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小说仙逆版权都归作者耳根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