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三十八章 扑朔迷离

     入了林间,王安风却不下山,而是先向出口走了片刻,故意弄出了许多痕迹,继而便以九宫步之法转了个方向,逆行而上,其余人等不知,只顺着道路追击,行至牌匾处,见到了那两名护卫惨状,引发了一阵惊呼。

     而在此时,王安风已经抓着两名好友一路疾奔,竟是直冲向了薛琴霜住处,夏侯轩被他抓着,此时情况危机,只觉得心脏跳得飞快,见状低声道:

     “你要躲在薛十三住处?”

     “不,是这里。”

     王安风回了一句,身子笔直奔向了那江南楼阁边柳无求的屋子,以肩膀撞开虚掩大门,一步抢入,再小心合上木门方才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额上渗出许多汗滴,连连喘息道:

     “好好了,在这里,就可以”

     夏侯轩沉默了下,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是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懂的。”

     王安风看他一眼,喘匀了气息道:

     “我只是要找解药。”

     “既然能够骗得过你,相比这种毒素很贵重才对,解药必然会小心珍藏。”

     夏侯轩皱眉道:“可解药很可能在他身上。”

     这个时候王安风已经上手开始翻动东西,一边飞也似地翻着,一边头也不回地道:

     “不会的,离伯说但凡心思深沉阴毒的人,往往会把解药藏起来,这样就算是自己被杀了,对面中毒的人也会在狂喜之后陷入更痛苦的绝望,十有七八会选择自裁。”

     “唯有那些根本只是用作威胁的毒物,才有可能在身上找得到解药,何况我们也没有其它方法,门口把着大道的两名护卫,我根本不是对手。”虽然对这局势本能地做出了反应,但是王安风心中却依旧有几分不对劲。

     刚刚他对高手实力错估,柳无求一掌结结实实拍在他的背后,打出的时候声威暴烈,可却只有一股柔和的推动之力助他脱身,他没有半点事情,可那老者却又骇然惊呼,说甚么御气宝甲。

     他身上那外衣是薛琴霜给他,而里面衣服是自己扯了布做的,三十文一尺的布子,怎可能会是什么御气宝甲?

     还有酒肉结合的下毒方式,虽说很厉害,但是要是有人和他一样不喝酒,或者不喜欢吃这些菜,岂不是大概率会出篓子?

     下毒烟不是更好?

     一旁夏侯轩不知王安风心中思索,只是却觉得他所说极有道理,外面只听得喊声渐近,可又远远而去,眼前的王安风手上动作越来越快,就算是尽量放轻了声音,也难免会有些许摩擦,每一次细微的碰撞声在夏侯轩耳边却都如雷霆爆响,令他的心脏加速跳动。

     他活了十五年,却从未如今日一般过的心惊胆战。

     这屋子分前后两厅,没有多大,王安风很快便翻了个遍,但是根本没有找到什么药物,只有一坛不知道放了多久的陈年好酒,被王安风随意扔在了床上,夏侯轩看着王安风微微皱紧的眉头,感觉有些口干舌燥,低声道:

     “你敲敲墙面,看有没有暗室。”

     王安风颔首,小心敲去,却没有什么异常,都是结结实实的墙面,让夏侯轩一颗心不断沉了下去,心中苦笑道:

     “这次把护卫支开,没想到竟然是陷自己于此等境况”

     “糖葫芦啊糖葫芦你家夫君要死在这儿了记得给为夫守寡”

     咔嚓!

     正在此时,却突然传来了一声脆响,夏侯轩身子微微一颤,心脏登时加速,在发现没有引来敌人之后,长呼口气,一双眸子亮堂堂地看向了王安风,后者从那床边小心翼翼打开了一个暗盒,夏侯轩此时也管不得什么气度,略有两分焦躁地问道:

     “怎么样?是不是药物?!你且拿过来我看看”

     王安风微微叹息一声,令夏侯轩心中一沉,此时前者已经起身过来,手中拿着的不过是一把折扇。

     上头用簪花体写了一首小诗,笔触细腻,显然是女子所为,折扇的扇面都已经泛黄,不知是多少年前的老东西了,夏侯轩勉强接过,却看不出什么异常,竟以他的眼光只能看得出这扇子怕是六七十年前的老物。

     空欢喜一场,夏侯公子终于陷入了无能为力的绝望中,随手将那扇子扔下,叹道:

     “没办法啦,等会儿我弄点动静出来,你自己就先走,我和这蠢货还算值些银钱,你下山去郡城,到最大的客栈里面找一个抱着琴的痨病鬼,若快些,我们估计还有口气”

     王安风沉默了下,目光却落在那枯黄的折扇上,被保管地非常好,没有一点破损了的地方,唯独那首诗词上却被人拿着鲜红的朱砂圈了四个字,似乎颇为欣赏,可除此之外,也没有半点特异之处,抬眸看着夏侯轩,道:

     “你自己小心,不必发声,我自己有办法脱身。”

     “好好撑住。”

     夏侯轩微微一惊,低声急道:“你要做什么?!”

     “我去烧了他们马厩,那些世家子的马足以弄点乱子出来。”

     王安风将外面有几分宽大的罩衫褪下,仅穿着一身劲装,紧了紧护腕,将手搭在门上,道:“万事小心,勿要担心我。”

     “你”

     夏侯轩声音尚未发出,王安风已经极敏锐地开了门,翻身一滚滚入了一处草丛,随即猫着腰朝记忆中今日路过的马厩而去,当时如果不是青骢马性子暴烈,恐怕也就被他放入马厩了。

     在这深夜之中,王安风一人于敌巢中疾步而行,极为小心谨慎,可不知为何,他越走,脑子里面扇面上那首小诗就越来越清晰,上面四个新点的朱砂鲜红地耀目,宛如鲜血

     等等,新点的?!

     王安风脚步突地一顿,双目微微收缩,心中刚刚就存在的不对劲越来越明显。

     那是一件老物件了珍藏地非常宝贵的东西,却为什么会有新点的朱砂?

     上面圈出了四个字大病定醉

     诗诗

     王安风眉头越发皱紧,那种越发强烈的不对劲让他心中有些焦躁,正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了两道脚步声,他瞳孔微微一缩,按下身躯,呼吸声就如同林间小兽般放得细微,右手则按在了腰间那柄匕首之上,两名中年男子手持长刀,一边交谈一边走来。

     “今日这事情,父亲他算是彻底失算了”

     “谁说不是?山口的护卫被杀,那两个小子估计已经走了,亏他还买了首诗词,想要在坛主面前表现一下,嘿,竹篮打水一场空,却又苦了你我啊那老不死的!”

     两人远远去了,王安风却恍如被雷劈了般呆在原地,双眸微微发亮,脑海之中一个个让他感觉不对劲的事情浮现出来,随即闪电般联系起来,化为了一副画面。

     “老夫不才,自写了一副诗词,诸位贤侄评鉴。”

     新作之诗,新的朱砂,未锁的房门,酒肉二者缺一不可的下毒方式,还有那明攻实则尽数只有推动之力的掌劲。

     大病定罪,这四字正好对应那首诗的四句话。

     大道本来人难解

     病养精神过服药

     定场贺老今何在

     醉寻夜雨旗亭酒

     若将这四句诗排布起来,自然不合作诗的规矩,但若以藏头对应藏尾,那么那四个字便是

     王安风瞳孔骤然收缩,脑海中想起那被自己随意抛在床铺的陈年好酒。

     “解药在酒!”
最近更新: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超神机械师 狂神刑天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驭房有术 神道丹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终极教官 仙逆 神藏 逍遥派 极品全能学生 将夜 至尊兵王 求魔 重生之领主时代 麻衣神算子 遮天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玄界之门 超级神基因 红色仕途 官妖 万古神帝 武侠世界大穿越 都市奇门医圣 苍天万道 最强小农民 掀翻时代的男人 洪荒之妖皇逆天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超品相师 校花的贴身高手 牧神记 通天武尊 鉴宝秘术 超品透视 末世钢铁车队 三国之无赖兵王 御鬼者传奇 高官 透视村医也疯狂 明末工程师 无限瓦罗兰 红楼之庶子风流 圣墟 不朽凡人 儒道至圣 重生之最强剑神 邪御天娇 放开那个女巫 我的1979 绝世武神
小说我的师父很多版权都归作者阎ZK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