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十七章 于无声处听惊雷

     夫子之墙数仞,不得其门而入。

     得入,将踏厅堂。

     姜守一将茶盏放下,见王安风已经起身,开始将那古琴放回原位,便抬起手来虚按了下,看着停下来的少年,笑道:

     “既然入门,这琴便赠予风儿你了。”

     “其虽不入龙啸凤吟之列,可也是我一位好友手制,比起寻常匠人的琴要少去三分匠气,正合你用。”

     “如何,不愿收下吗?”

     王安风闻言微微愣了下。

     当代儒门,教化天下,学生尊称师者为先生,长而有德者为夫子。

     先生夫子将自己所用之物,无论琴棋书画,亦或是笔墨纸砚赠与学生,都有远比赠礼更为深刻的含义,这代表着先生真正认可你为他的学生弟子,可继承其学问衣钵,而非只是简单的授业解惑之徒。

     心有喜悦升起,王安风将手中古琴小心放在案上,一下子站起身来,想要先行礼,却又发现自己方才动作有些慌乱,衣摆凌乱,又抬手匆匆整理了下衣冠,觉得没有什么失礼之处,方才朝着姜守一深深一礼,道:

     “如此,谢过先生,不是,是谢过老师。”

     姜守一见颔首轻笑,道:

     “甚好,甚好。”

     两人再度清谈片刻,姜守一将少年新看书中尚且不明白的问题给出自己的看法,茶水已凉,王安风才起身请辞,只是今天他不再双手空空,而是多出了一个沉甸甸的琴盒。

     抱琴而出,王安风走出姜家院子,便看到门外街上已经落了一层白雪,四下已无行人,可在雪地之中,却有一位白衣少年垂手而立,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发梢肩头已经隐有白雪,衬得少年眉目越发浅淡。

     而在少年身旁站着的却是那许久不来的赵修杰,地上扔着把上好的绸伞,身后则有两位力士沉默站立,每人手中皆捧着锦盒,看到王安风出来,赵修杰眸子微亮,还不曾开口,身旁白衫少年已经踏步上前,抱拳道:

     “在下天河郡秦飞,特来赔罪。”

     王安风闻言微微一怔,道:

     “赔罪?”

     “我记得,我和阁下素未蒙面又赔什么罪?”

     秦飞抬头看他,道:

     “自是素未蒙面,便贸然上访之罪。”

     “在下听闻王兄武功过人,心痒难耐,想要前来切磋一二,点到即止,以武交友。”

     王安风看他神色坦然,说话也堂堂正正,没有半点遮掩,心中升起了两分好感,可是之前才被姜守一训诫,要他自敛锋芒,然后昨天在少林寺里面,又知道了自己的身手实在是一般,实在无心应战,便笑道:

     “在下王安风。”

     “唔秦兄和赵兄远来是客,今日雪大,不如先去我家中喝杯清茶,暖暖身子?”

     秦飞张了张嘴,听出话中的婉拒之意,沉默了数息道:

     “那,那就打扰王兄了。”

     “不妨事。”

     王安风微微笑了笑,当先一步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秦飞踏步跟在后面,虽然没有说,可他脸上的遗憾几乎连赵修杰都看得出来。

     但他心中的遗憾何止十倍于面上。

     比武是两个人的事情,不是说他想要切磋,对方就会和他切磋,可趁兴而来,却只能败兴而归,自然遗憾。

     虽说遗憾,但是却仍旧和王安风谈笑如常,突然脚下一空,身子朝着一旁偏斜过去,竟然是无意踩到了一个坑洞,他现在心神分散,没能够注意脚下,可毕竟身为习武之人,身形偏转,已经恢复平衡。

     可右脚落下,身子一沉,却又是深深踩入了雪坑之中,微微一怔,此时方知道这个坑洞不小,又不知道被谁堆积了厚厚的积雪,看不出来。

     王安风回身微怔,抱歉道:

     “乡野山村,路面自然不平,秦兄见谅。”

     “这有何事,是我自己没有看路”

     秦飞洒然回答,可刚刚说完神色便微微一滞,王安风笑了下,转身继续带路,而少年却是缓缓回身,双目垂落在地面上,死死地钉在了地面上那几乎一模一样的脚印。

     无论是平地,亦或是坑洞。

     深浅皆无半点异常,和自己那两个如坑洞般的脚印形成了刺目的对比。

     赵修杰不明所以,依旧跟在王安风身边,还回头好奇地看了眼自己表哥,做了个跟上来的手势,而那两位力士则是站在秦飞面前,阿大看着那脚印,又看看那驻足等着自己几人的少年,压低了声音,沉声道:

     “身具轻功,品级不知,但已经极致纯熟,如炉火已旺,转为纯青。”

     “只轻功一项,公子,你不如他。”

     秦飞缓缓颔首,抬眸看向前方等着自己的王安风,后者周身缠缚锁链,那是起码有着两百斤以上的重量,怀中古琴也绝不轻松,可承受了如此重量,他脚步落在雪地之上竟和常人无异,仍旧谈笑,面色如常。

     原本遗憾隐有消退,秦飞疾步追上前方王安风,后者也没有询问,只是随意以村中趣事盖过,大凉村本身就没有多大,很快就回到了王安风院前,少年用脚把木门推开,露出了整洁的院落。

     院中并没多少繁杂的东西,只有两个草棚,一个下面窝着一只肥硕的黑熊,已经陷入了彻底的沉眠之中,而另一边则是立着一匹骏马,鬃毛杂乱,一双眸子为金色竖瞳,听得声响侧头看向王安风等人,眸光冷澈如电,让秦飞身子心中微惊。

     而王安风已经笑着开口问道:

     “马儿,今日还好吗?”

     那马轻嘶两声,意态亲昵,引得少年轻笑,复又说了两句,将古琴暂且轻轻放下,推开门来,朝着身后数人道:

     “请进罢。”

     秦飞道了一句打扰,便当先迈步走入,身后几人跟着进了屋子,王安风才关上了满院风雪,屋内没有多少摆设,极是素净,唯一算是新东西的也就是那床铺,除此之外都是老物件,上面痕迹显然是用了许久。

     王安风引他们落座,边生火烧水,边轻声交谈,其中秦飞数次出言,从旁侧击想要询问王安风武学,却总被避开不谈,水已经烧好,少年取茶笑道:

     “家里第一次来这么多客人,茶盏不够,用粗瓷碗来盛茶,还请不要介意。”

     “王兄客气了。”

     王安风笑笑,取出瓷碗来,他沏茶的方式是和姜守一妻子学的,并不追求繁复,只求简朴为真,众人看不出什么差别,就连秦飞都只是安静打量着周围摆设,书籍不少,这很正常,儒家重教化,当今不读书者甚少。

     除此之外也看不出与武学相关之处,难以窥见王安风实力跟脚,让他刚刚升起的热情如迎面泼来一盆冰水,逐渐平复,此时茶香袅袅,逐渐升起,秦飞心情转而平静,心道自己是否有些心急,眼前就已经被放上了一碗茶汤,碗是黑色为底,越衬得那茶汤如琥珀般澄澈。

     王安风并非只给他和赵修杰沏了茶,烧水的壶水量刚刚好能沏出五碗清茶,就连两位力士也各分了一碗,秦飞轻抿了一口,神色微怔,只觉燥气尽退,心里面有几分震动,抬眸却看到王安风倒出最后一碗却没有喝,诧异道:

     “王兄为何不饮?”

     “远来是客,茶还是奉给客人喝罢”

     一边说着,王安风已经看向了一处无人的方向,明明空无一人,他却仍旧感受到了一种微妙的不舒服感觉,那气息不是针对他,却总让他不住回想起昨夜里赢先生那双充塞天地的冰冷眸子。

     那种身体本能的强烈反应根本就完全无法忽视。

     秦飞刚要回答,突地想到什么,神色微变,而那蓝衫少年已经起身,锁链轻鸣,伸手虚引茶碗,朝着一处无人方向轻声道:

     “我对秦兄并无加害之心,屋子外面的人也看不到内部,而阁下既然已经暴露,又何必隐藏?”

     “外面天寒,倒不如饮一杯热茶,暖暖身子。”

     声音落下,除赵修杰外,众人面色皆是骤变。
最近更新: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超神机械师 狂神刑天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驭房有术 神道丹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终极教官 仙逆 神藏 逍遥派 极品全能学生 将夜 至尊兵王 求魔 重生之领主时代 麻衣神算子 遮天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玄界之门 超级神基因 红色仕途 官妖 万古神帝 武侠世界大穿越 都市奇门医圣 苍天万道 最强小农民 掀翻时代的男人 洪荒之妖皇逆天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超品相师 校花的贴身高手 牧神记 通天武尊 鉴宝秘术 超品透视 末世钢铁车队 三国之无赖兵王 御鬼者传奇 高官 透视村医也疯狂 明末工程师 无限瓦罗兰 红楼之庶子风流 圣墟 不朽凡人 儒道至圣 重生之最强剑神 邪御天娇 放开那个女巫 我的1979 绝世武神
小说我的师父很多版权都归作者阎ZK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