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十八章 王安风的缺点

     沉寂了数息之后,在秦飞身后无声出现了一位老者,约五六十岁年纪,穿一领道袍,眉目平和,手中拂尘一扫,冲着王安风微微笑道:

     “既然小居士相邀,贫道若不现身岂非失礼?”

     赵修杰神色呆了呆,原本坐着的秦飞微怔,双眼似乎明亮了一瞬,猛地起身,手持弟子礼,但尚未下拜,便被道士抬手按住,再拜不下去,老人朝他轻笑摇头,继而便对着前方王安风开口道:

     “贫道玄诚子,小居士有礼。”

     王安风抱拳道:

     “不知是长者,怠慢之处,还请包涵,请落座。”

     老道颔首,虽然不受秦飞之礼,却不曾拒绝后者让开座位,落坐于原本后者的位置,而白衫少年则垂首肃立在后,手掌微颤。

     玄诚子接过清茶,抿了一口,赞道:

     “果然好心境。”

     “长者谬赞。”

     老者轻笑,却只是继续轻轻啜饮,并不主动开口,因其为长辈,原本还算是和谐的气氛便有些转变,再加上赵修杰神态茫然无措,而秦飞则明显心境波动,因而不过片刻之后,便主动请辞。

     临别之时,白衫少年从身旁侍卫处接过了一个锦盒,调转过来,递向王安风,道:

     “王兄,我等今日贸然来访,还请勿怪,此处一点心意,万望莫要嫌弃。”

     说着将那锦盒掀开,只见红色绒布上排列着满满的银锭,几能晃花人眼目,王安风微怔,自然连连推辞,秦飞眉目收敛,将那锦盒收好交还一旁阿二,却又从阿大处接过了另一个盒子,重又递过,道:

     “我猜王兄不慕钱财,此盒中只是我自己修行所用之物,并不值钱。”

     “这番切莫推辞了。”

     王安风微怔,对方已经说到这一地步,若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已经足以称之为失礼,便只好收下锦盒,道:

     “那秦兄你稍等一下。”

     言罢转身去了厨房处,片刻后,怀抱着一个黑亮的小罐子过来,递过去说:

     “这是我自己腌制的菜,下饭也还好,若不嫌弃便当回礼”

     秦飞接过,道:

     “既然是王兄所制,想来必然可口,多谢。”

     “那我等先告辞,王兄莫再相送。”

     王安风目送他们离去,直至看不见背影方才转身回了屋子,看了看被放在桌上的锦盒,心有好奇,轻轻打开,盒分上下两层,上层放着一对山参,以及三个精致的瓷瓶,而下方则是一对纯黑的拳甲,呈流线型,既有防护之用,也用黑色金属层层叠叠打制出了锋锐的边角,如雄鹰敛翅蛰伏,可见不凡。

     秦飞一行辞别王安风之后,自取了骏马,一路急行,赵修杰有一肚子的问题,可是此时的秦飞面色几乎冷如冰霜,他心中对这位表哥已经隐有畏惧,也就只能在心里头硬憋着。

     一行数骑踏破了雪景,直入县城大门,一路回到赵府,秦飞挥手将那银钱赏给了阿大阿二,便命其退下,自己则是绷着一张脸,大步回了房间,屏退下人,反手将门关锁,方才呼出口气,轻声道:

     “师父,您出来吧。”

     隐隐似乎有一声叹息声响起,老道士如鬼魅般再度出现在他身旁,道:

     “老道只是教给你一些基础的入门功法,你不必这样。”

     秦飞却只低垂了眉目,并不回答,玄城子无奈叹息一声,道:

     “数年不见,你还是如此倔强。”

     少年眼中浮现了些怀念,并不答话,反问道:

     “师父您为什么会突然回来还代替影卫守在了我的身边。”

     “这次打算呆多久,干脆不走了罢?”

     玄诚子摇头,此地无人,他也无须担心少年在下人前失了威严,抬手毫不客气地轻轻敲在秦飞额头,道:

     “痴儿!”

     “我所修功法,唯游于名山大川,吐纳浩荡天地之气象,方可以识龙虎,乃配坎离,辨清浊,以求破关上三品,又岂能在一地久住?你小子,要坏我道行不成?”

     少年抬手摸了摸额头,脸上露出笑容来,和之前神色清淡的模样截然不同,满满都是少年意气,却又让老道士心里头堵得慌,别过眼不去看。

     秦飞之前呵斥赵修杰心无沟壑,行为举止又是老练又是稳重的,任谁见了不得要夸上一句。

     可他是不是也忘掉了,他自己也就是个十四岁的娃娃啊

     寻常人家十三四岁的少年,谁还管什么心有沟壑?进退有节?该哭哭该笑笑,再捉弄捉弄喜欢的小姑娘,别提多自在,若在富贵人家里,闯出泼天的祸事来让老爹擦屁股,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老道越想心里头越难受,莫名升起了拎着那把满是豁口的太和剑,去天河郡走一遭子的念头,摸了摸嘴角,道:

     “老道不过云游于此,这忘仙郡中道门分支云中观观主,唤作空道人,算是我的好友,左右无事便越过那山脉,从天阳郡过来寻他喝杯酒,路过此地时候发现了那守在你娘身边的兵家女将,便得知你也在这里。”

     “这想着吧也有几年没见你了,便和她说了下,让我代替影卫陪你一日,嗯,她也很配合。”

     “一看你果然长大了些,也更结实了,不错,不错。”

     一边说着,一边又如小时候那样伸手揉了揉少年头发,秦飞眯起眼睛,嘴角微微勾起,又偏因为听得师父说自己长大了,想要遏制住笑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看上去模样有多滑稽好笑,可老道士却根本笑不出来,只是越发心疼。

     他甚至于开始有些怀疑,当年放弃秦飞,为了寻求突破之法离开天河郡,游走于大秦天下,是不是错了。

     他生性潇洒,不愿意让气氛沉闷,便主动开口讲解这数年来经历的趣事,少年安静听着,说着说着,却又不自觉在每一件经历之后加上了有意无意的劝导训诫,一转眼便谈了一二个时辰,直到下人壮着胆子过来敲门,方知道要到晚膳饭点。

     秦飞冷声让送到房里来,那下人松了口气退下,片刻就上了满满一桌子菜,五菜一汤,各有药材添入,有益修行,并上了一壶忘仙特有的佳酿,位列北方十七郡醇厚第一。

     就连王安风的腌菜,都拿了一个白玉碗盛了,放在中央,看上去增色了不少,师徒二人一边吃些酒菜,一便继续方才的交谈,老人咽了口酒,看着那腌菜,道:

     “对了,方才那王安风颇为不凡,年关将近,以你身份,接下来在忘仙郡中应当有机会拜会一些武道前辈,参与各族年会虽说有些无趣,但是对于你们这一层次的武者也算是有点用处。”

     “武者,毕竟不是闭门造车就可以。”

     “你争取多得一份名额,再亲自给那少年送去,邀他同行。”

     秦飞本沉稳,可在亲近之人面前却总会不自觉放下防备,如阿霄,如赵修杰,更如眼前老者,闻言便略有不服输地道:

     “他是轻功纯熟,但是轻功强又如何。”

     “武者要分高下,还是要打一次才知道。”

     道士瞥他一眼,手里面筷子一敲,将少年才夹住的那一块腌菜夺来,夹在筷子上,道:

     “轻功?哼是你见的还不够广”

     “那师父你倒是说说啊!”

     老道士嘿了一声,此时喝了两杯酒,心胸放开,也就不再执着于少年称呼,道:

     “还有小孩子脾气,不能说说你了?”

     “你且听好,你只看到那小子轻功脚印都一样,可你忽略了一点,更厉害的在于他无意间踏在那些坑坑洼洼的地方,一脚深一脚浅,几乎本能就反应了过来,调整姿态步法,嘿这种轻功,就已经足以用于实战之中了。”

     “最重要的,运劲步伐里头,竟然有我道门嫡传九宫第一重的痕迹。”

     老道士砸了下嘴,见秦飞神色逐渐郑重,又道:

     “再说他身上锁链,老道观之起码五百斤上下,而他肌肤血管竟然不曾有半点鼓胀,可见其内力必然绵延坚韧,其量不知,但此两项就已经远超于你,交手之时,你于此项当为劣势。”

     “而能承受五百斤重压,筋骨自不必说,不会逊色于你。”

     “他拳比你重,身法比你强,内力方面你最多与他持平,如此一来,你要怎么胜他?”

     秦飞面色沉凝,便在此时外面传来下人的声音,说是主母呼唤,微微皱眉,看向老道,后者挥了挥手,让他自己出去,而自己则孤身一人坐在房中,回想今日所见少年,低声自语道:

     “感知过于常人,腰上还缠着银针,背负古琴,步伐隐有道家嫡传之风,通于儒家心境,却又气凝如山,宛如天龙行于大地”

     “嘿,究竟是谁教出来的弟子,竟似什么都会一般。”

     轻笑一声,玄诚子将从那秦飞处夺来的腌菜扔入嘴中,咀嚼了下。

     几乎是瞬间,老道士脸上的笑容便彻底凝固,继而便有些发青,翻身跌落一旁。

     “呕”
最近更新: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超神机械师 狂神刑天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驭房有术 神道丹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终极教官 仙逆 神藏 逍遥派 极品全能学生 将夜 至尊兵王 求魔 重生之领主时代 麻衣神算子 遮天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玄界之门 超级神基因 红色仕途 官妖 万古神帝 武侠世界大穿越 都市奇门医圣 苍天万道 最强小农民 掀翻时代的男人 洪荒之妖皇逆天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超品相师 校花的贴身高手 牧神记 通天武尊 鉴宝秘术 超品透视 末世钢铁车队 三国之无赖兵王 御鬼者传奇 高官 透视村医也疯狂 明末工程师 无限瓦罗兰 红楼之庶子风流 圣墟 不朽凡人 儒道至圣 重生之最强剑神 邪御天娇 放开那个女巫 我的1979 绝世武神
小说我的师父很多版权都归作者阎ZK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