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三章 匪徒之亡[感谢光与暗0516万赏]

     黑云在天,遮蔽明月。

     杜展鹏抱着根长枪,靠在墙边,希望能够遮蔽一些冬日里催命的寒风,旁边烧着火把,那么点热量勉强让他不至于像是牢笼里的那些人一样,饥饿脱力之后,在寒风之中睡着,然后就再也醒不过来。

     不过前几天抓到那个老头是个例外

     一个老瘸子,竟然能在这种天气撑这么久,命是够硬的。

     哈出口白气,周围的人同伴也没有兴趣在这种天气里面交谈,他也一样。

     冬天是个懒散的季节,尤其是刚刚过了正月,他总是不受控制地想到老家的孩子和自家那婆娘,往日里这个时候,应该是一家三口窝在炉子边上,上头烤着两个红薯,红薯要烤地表皮焦黄焦黄,最好是渗出那种蜜一样的粘稠的东西,才好吃。

     儿子最迷那个。

     过了年啦,应该又长高了些。

     杜展鹏嘴角浮现一丝笑意,又朝着双手呼口气,搓了搓,心里头的念头也更加清晰,他要在这里好好地干活,征得信任,然后趁机逃跑,这段时间他出力很大,上头赏识他,应该很快就能独自出去望风,就有机会趁机跑掉。

     便再卖力些罢

     便在此时,空气中似乎传来了一丝丝异常的味道,杜展鹏微微愣了下,仔细在脑海搜寻记忆,却始终不得其详,心中越发不安,转过身来,想要去招呼一起守夜的同伴。

     黑云散去。

     本来应该假寐的同伴不知何时软倒在地,在他身前,仿佛来自十八重地狱的身影抬头,狰狞的断狱龙兽面具之下,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安静看着他,脚下大汉脖颈处流出猩红粘稠的液体,冷冰冰的恐惧瞬间将杜展鹏的心脏攥紧。

     他本能便要惨叫,眼前突地亮起了一道残影,黑夜之下,比夜色更为昏沉,喉咙一痛,彻底陷入了黑暗。

     黑云渐去,星月在天。

     不适合杀人,恰当昭雪。

     王安风如同鬼魅般行走在这寨子之中,劫匪精明,却从不曾想到,这煞神是他们亲自请回来的,道门九宫步足以令他躲避在这些劫匪的视线盲区,他曾经背负千斤锁链,踏步积雪只如寻常,现在没有了负重,踏雪无痕,行动无声并不是难事。

     少林长拳不适合杀人。

     但是赢先生传授的那一招直刺却无比狠辣,灌注雷劲,凌冽寒风之中,杀人并不需要第二招。

     此时的王安风异常冷静而理智,隐藏于黑暗之中,如同武者交手一样,并不急迫,杀人之后,就地将其隐藏在阴暗缝隙之中,安静而有效地排查。

     他一个都不打算放过。

     时间渐深,他动手越慢,一个个劫匪死在暗中的一剑之下,竟无一人能够还手。

     直至此时,大寨中央的屋子依旧灯火通明,男子粗豪的大笑声音,混杂着女子的痛苦,红烛残光闪动,人影落在窗门上,扭曲舞动,如同恶鬼,复又被一道墨色掩盖。

     青竹之上,一丝紫雷闪过,将竹上血肉烤灼,散出地狱般的恶臭。

     晨曦渐起,老者如同死尸一样靠坐在寒风之中的牢笼中。

     意识在风中逐渐模糊,就在陷于黑暗之前,几乎本能地拿起旁边的一块尖锐石头,朝着自己大腿上狠狠地砸去,喉中发出低低惨叫,老者却借此而恢复清醒,身子一颤,大口大口地喘息着,额上很快渗出了许多的汗水,污浊的白发打湿,粘在了满是皱纹的面上。

     老者坐着喘了片刻,拖着自己那不便的右腿,勉强凑到栏杆边上,伸手出去,从‘饭盆’里捡拾了已经冻成碎冰的水,颤抖着拿进来,冰面污浊,里面甚至于还有草干之类杂物,但是老者却看都没看,直接塞入了嘴中大口咀嚼,又拿来那些已经散发着恶臭的吃食,大口吞咽入肚。

     腹中有了东西,恢复了两分精神,老人勉强靠在冷冰冰的墙壁上,看着远空。

     那少年郎已经被带走几个时辰了,怕是凶多吉少。

     “我浩浩大秦我浩浩大秦”

     老者牙关紧咬,鼻子微酸。

     天色微微亮起,冬天的日出,是冷冰冰的起色,苍白,冰寒,冷到让人骨子发颤的蓝色,在天际远空次第铺展开来,老者呼出一口寒气,知道马上就会出现温暖的太阳,心中有所期待,可转瞬却更为伤悲。

     外面的太阳要起来啦

     可这寨子里让人作呕的东西,哪里是太阳能够祛除的?

     阳光照常散落下来,冬日的阳光薄凉,却已经难能可贵。

     老人颤抖着伸出右手,去祈求一丝丝的温暖。

     似乎因为天明,远山传来了清脆短促的鸟叫,初时只有些微,可转瞬便此起彼伏,凄厉悲怆,不绝于耳。

     老人的身子骤然僵硬,听那鸟鸣虽忽远忽近,却越发清晰,确认并不是自己的臆想,双目缓缓瞪大,嘴唇在哆嗦着:

     “来了来了”

     “终于摸过来了”

     老者想要笑,眼角却留下眼泪来,靠坐下去,将右腿处的裤腿挽起,露出一道狰狞的新伤,右手摸起那尖锐的石块,轻呼口气,朝着自己的右腿处狠狠地刺了下去。

     才刚刚长好些的伤痕裂开创口,本就苍白的面庞几乎褪去了最后一丝的血色,手里头的石头摔在地上,尖锐的部分粘上鲜血和脓液,颇为刺目,老者颤抖着伸出手,探入那伤口之中摩挲。

     身子因着剧痛不住颤抖着,却因为担心劫匪发现,不能丝毫发出声音,在沉默中承受着剧烈的痛楚。

     老人枯瘦的身子突地重重一颤,喉中发出一声沉闷低吼,终于掏出了一个精巧的物件,右手五指已经满是鲜血,喘息了下,此时剧痛感觉最强,老人咬牙用手心托在地上,一点一点挣扎到了笼口,耳畔杜鹃啼血的声音越发凄厉,远近回荡。

     头撞在满是铁锈的冰冷栏杆上,勉强撑起身子,老人嘴角勾起,眸子里满是怨毒的恨意。

     右手探出牢笼,左手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用力一拉,鲜血脓液并没有影响到机关的精巧,火焰燃起,烤灼了老者的手掌,却只觉得一片温暖,烟花升上了天空,轰然爆炸开来,驱散了尚未完全散尽的黑夜,化为了一个硕大的古篆,笔触凌厉,如血鲜红。

     秦!

     耳畔杜鹃啼血,骤然停滞。

     老人翻身躺倒在地,腿部的剧痛依旧,可他早已熟悉,那烟花附近抹了一层粗盐,再放入大腿割出的伤口,一路上,他便是凭借这种剧痛,挣扎对抗麻药的效果,小心扔下标记。

     三天了,足足三天了。

     终于本以为标记被走兽弄散,找不过来了,却不想,还是赌赢了!

     老人畅快笑出声来,眉目无所惧。

     死无憾。

     寒风凌冽,一道道只穿着寻常猎户衣着的高大身影沉默不言,从周围山林汇聚,朝着天上秦字久久不散之处汇聚,为首高大男子手握横刀,眉目冷肃,身躯之上满是寒霜晨露,却依旧坚毅。

     贼寇精明,他们只能褪去铁甲,如寻常猎户般,分散入林,寻找标记。

     怕打草惊蛇,夜间不生火。

     足足三日,不眠不休!

     在那血色秦字褪去之前,八十大秦士卒冲入了大寨之中,却只发现了许多死尸倒伏,为首男子虎目横扫,发现了那老者痕迹,大步冲过去,掌中横刀呼啸,斜斩两下将牢笼劈斩开来。

     那老者看到他身影,先是放松了口气,脸上浮现欣喜,可复又变成了愤怒,抬手重重砸在扶着他的男子脸上,一手抓着他的衣领,右手颤抖着指着被挂起的尸身,双目赤红,颤声发问:

     “何来之迟”

     “何来之迟?!!”

     男子生生受了一巴掌,张了张嘴,道:

     “末将来迟,愿受军法处置。”

     “军法个屁,我早就不是你的长官,一介文弱参谋,哪里有权惩处你”

     老者退后两步,喘息两声,一把抽出旁边士卒腰刀,嘶声喝道:

     “杀尽这群渣滓!”

     声音落下,复又剧烈咳嗽数声,拄着一把大秦战刀,摇摇晃晃,不肯摔倒。

     这一日,八十秦卒,着布衣持刀,杀入了寨子,却只发现了一具具劫匪的尸首。

     下到寻常小卒,上到那七个匪首,尽数被杀。

     死状统一,都是喉咙处一个空荡荡的窟窿。

     匪首袁元基死在了自己拿钱砸出来的大宅子里,双目瞪大,死不瞑目,手里握着自己的刀,似乎是发现了敌手,尚不曾拔刀,便已经被一击而杀,旁边一位妍丽妇人昏迷,娇柔身躯上被小心披上了一件黑衣,通体墨色,只有袖口衣领处纯白,不染丝毫灰尘。

     那老者推开众人,拎着一把刀踉踉跄跄挪到匪首那里,胸膛剧烈起伏,咧嘴一笑,道:

     “袁元基,老头子,受那冤死的上百乡亲之托,来给你拜个迟年嘞。”

     言罢鼓起气力,大秦战刀呼啸,劈斩在匪首身躯之上,武者体强,只劈出了一道刀痕,可那老者仿佛无所察觉般持刀连连劈斩剁下,刀锋闪动,映照出老者狰狞可怖,如同恶鬼杀人魔一样的疯狂神态。

     劈砍了不知多久,直至那战刀跌落在地,老者的手掌因为脱力而不住颤抖,方才停下,老人喘着粗气看着那几乎被剁地稀烂的可憎面庞,瘫倒在地,嚎啕大哭。

     ps:感谢光与暗0516万赏,长章节奉上,加更在上架后(抱拳)
最近更新: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超神机械师 狂神刑天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驭房有术 神道丹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终极教官 仙逆 神藏 逍遥派 极品全能学生 将夜 至尊兵王 求魔 重生之领主时代 麻衣神算子 遮天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玄界之门 超级神基因 红色仕途 官妖 万古神帝 武侠世界大穿越 都市奇门医圣 苍天万道 最强小农民 掀翻时代的男人 洪荒之妖皇逆天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超品相师 校花的贴身高手 牧神记 通天武尊 鉴宝秘术 超品透视 末世钢铁车队 三国之无赖兵王 御鬼者传奇 高官 透视村医也疯狂 明末工程师 无限瓦罗兰 红楼之庶子风流 圣墟 不朽凡人 儒道至圣 重生之最强剑神 邪御天娇 放开那个女巫 我的1979 绝世武神
小说我的师父很多版权都归作者阎ZK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