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十二章 剑术和药浴

     孤峰之上,赢先生挥手震出道道剑气,其音如雷霆破空,将这孤峰边缘封锁,耳畔只闻剑气破空之音,锋芒之气直逼王安风面目,少年只觉得浑身汗毛乍起,仿佛下一刻,便有一把神剑自某一处劈斩而来,将他剁成数截。

     文士负手,神色不屑地瞥一眼孤峰之下,便又落在王安风身上,微微皱眉,道:

     “我之剑术繁杂,你的基础还远不能学内里神通。”

     “但若只追求招式繁复,却有一门功夫,我曾观天下剑招无数,融汇贯通,创出七十二手使破,作为一门巅峰剑典的入门基石。”

     “刚好合适。”

     言罢随手一震,浮现一柄八面汉剑,随意劈斩,撕裂空气发出凌厉破空声,斜瞥了王安风一眼,冷然喝道:

     “既然要学,便好好看着。”

     “待会儿考教,若是难以令我满意哼!”

     少年头皮一麻,才道一声是,耳畔清喝已起。

     “第一势,青龙破水,专破乱枪枪法。”

     “纵然是江湖名镇一地的金凰乱点头枪法,亦随意可破。”

     “看好了!”

     言语声中,长剑出手,剑招杂乱如水,可却又极为凝实凌厉,一路剑法使下来,剑影连绵,如水不绝,突然剑身震荡长吟,剑气转虚为实,隐隐如青龙破水而出,嘶吼咆哮,猛然前扑,将前方一尺见方的空气撕扯地粉碎。

     剑势渐趋于凌厉,风格陡然一变,极尽阴狠,连绵不觉,突地杀招暴起,令人防不胜防,王安风带入这剑招对手境地,不自觉便出了一头的冷汗,只觉得这一剑暴起,决然杀招,自己的武功万难幸免。

     冷然声音在耳畔响起。

     “第二剑势,长蛇震尾,破双戟双拐。”

     剑招又变,剑光绵密不穷,杀机不尽,令少年头皮一阵发麻。

     耳畔熟悉的声音连连响起,而每响起一次,眼前剑法风格便会突变。

     种种剑招剑法,可看出其同出一源,招式大体变化并不复杂,细腻处却风格迥异,组合出了截然不同,却又都是精彩万分的剑招剑法。在少年眼前连连上演。

     王安风瞪大了双眼,死死看着这剑术,生怕错过一点,可他哪里能记得住,只觉得双眼之前剑光凌厉,变化无穷无尽,耳畔冷喝声中,更是囊括了他所知晓的一切兵刃招式。

     “仙人钓鳖,破流星锤法!”

     “古树盘根,破扫眉剑一路剑术!”

     “满天星斗,破虎钩奇门!”

     “排六甲,破道门奇术!”

     剑光凌冽,直至第七十二势,九凤朝阳,破内家真气,剑影归一散去,文士随手一抛,那柄木剑旋转而上,继而稳稳钉入了坚硬的山石地面,翁鸣不止,剑锋左右震荡出了一层若有实质的涟漪。

     青衫文士负手而立,道:

     “此剑剑势繁杂,专于技之巅毫,足以令你在中三品之下称雄。”

     声音微顿,复又轻描淡写地道:

     “七日之内,将其练会。”

     王安风此时双眼之前依旧残存剑光闪烁,闻言有些骇然,下意识道:

     “七日?”

     “这”

     文士侧了一步,看他冷笑,道:

     “是你要我传你繁杂剑术,此时我传了,你却不学?”

     “是在玩弄长辈?”

     少年后退一步,道:

     “晚辈不敢。”

     赢先生冷笑一声,道:“是不敢,也就是有此心而无胆?”

     王安风张了张嘴,额上渗出冷汗,不知如何回答,文士拂袖,冷然道:

     “七十二手使破,核心为破。”

     “放心,以铜人巷为依凭,我必能让你七日入门。”

     少年脸上神色微滞,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僵硬拱手行礼,道:

     “既既如此,多谢,先生。”

     文士颔首,嘴角弧度冷澈。

     “不必。”

     淮南子曾言,天道玄默,无容无则,大不可极,深不可测。

     事实证明,赢先生的手段对于少年贫瘠的想象力而言,同样深不可测。

     朗月悬空,铜人巷外,巨大木桶盛满了褐色药液,王安风靠躺其中,只露了个头在外面,面容之上满是疲惫,浸泡在药液之中的手掌,此时依旧还在微微颤抖。

     若是寻常时候铜人巷中对手,是比武,是切磋,有章法在,点到即止。

     那么这数日的对手,便是厮杀,是搏命,几无所忌,不死不休。

     初始只是修为武功相仿的敌手,继而便成了两三人围攻,功力也在稳步提升。

     譬如方才,一者使剑,森锐逼人,一者使锤,气势浩大,逼的他不得不将那繁杂剑式揉碎了使用,仙人钓鳖,古树盘根连出,浑身解数几乎逼到了极限,也只是勉力击败一人,便被重锤生生砸出了巷口,胸中气血翻腾,难以运力。

     再来一击,则必战败身死。

     想到那种结果,王安风依旧心有余悸,吴长青右手一拂,少年穴道之上,十数根银针齐齐震荡发声,将其胸腹郁郁之气震散,药力涌动,渗入体魄之中,伴随着体内流转的佛门内力,缓缓平复翻腾的气血。

     片刻之后,少年呼出口气,感觉到体内那震荡的气血已经平复,便打算起身,继续入铜人巷中磨练剑术,可方才动了一下,便被老者一掌复又按回了药液之中,激起一片水花。

     身前吴长青笑呵呵地拈了拈胡须,摆手道:

     “待着待着”

     “咱先不着急进去打架,今天啊,二师父也是时候教你些安身立命的法门了”

     少年挠了挠头,道:

     “二师父我,现在那剑式都还没有能够入门啊”

     老者抬手,在王安风额头上轻轻敲了下,笑呵呵地道:

     “瞧你,谁说是武功了?”

     “咱们药王谷以医术毒术闻名江湖,又不是靠着打打杀杀的武功,安风你之前也吃过中毒的亏,可敢小瞧这毒术?”

     王安风闻言,又想起了数月前,在广武城外的遭遇。

     那山贼绝非他一合之敌,但是却凭借一壶迷药,将他放翻,若非是修为有所小成,佛门金钟罩护体,恐怕就真的直接昏迷,任人宰割,神色不由微凛。

     老者则是趁这工夫,从药囊中取出许多瓷瓶,尽数倒入木桶当中,药香再度弥漫,袖袍一挥,醇厚内力如云蒸腾,本已经凉下去的药液温度重又上升,真气激荡,化为了有如实质的细线,牵扯银针落于少年身上数处大穴,时而以补法进气,时而以泻法,将无用药力迫出,以防止药毒积累。

     这等百毒不侵之体并非一日之功,对于吴长青而言并没有丝毫压力,故而老者一边施针,尚有余力和少年谈笑,道:

     “这是咱们药王谷的真正绝学之一,大成之后,非但是你自己身躯百毒不侵,就连你的内力,也自然而然拥有解毒疗伤的奇效。”

     “到了那个时候啊,天下九成九的毒物,已经不放在你的眼里啦,休说是甚么迷药,就算是江湖奇毒,也与你无害,甚至颇有补益之功。”

     王安风闻言心中震动,脱口道:

     “那岂不是把那些用毒的江湖高手克制地死死的?”

     吴长青笑道:

     “那也不尽然,武林江湖上,风流人物代代辈出,既然咱们药王谷的先祖能够创出这种神功,那有后来者寻到了克制之法,不也正常?”

     “若是老祖宗知道后来数百年后,能有人破掉他引以为傲的绝学,恐怕是要喜不自胜,大醉方休啦。”

     此时药力逐渐入体,升起了刺痛麻痒之感,渐渐越盛,少年额上渗出了点点汗渍,吴长青知道第一次药浴锻体的滋味,便主动挑起话题,笑谈些当年趣事,以分散王安风的注意力。

     言谈许久,最难的关头终于捱过,少年并未曾表现出难以忍受,以及最为糟糕的不耐药力反应。

     虽说之前早已确认王安风体质并不是那种天生难以容纳药力的类型,吴长青还是暗自松了口气,额上隐有汗渍,竟是比自己当年锻体炼身时候更为疲累。枉他内力深厚,但在此时却和寻常老人没甚么分别,缓了数息,内力流转,方才将那疲惫压下,朝着王安风笑道:

     “药浴功成,虽然还没甚么火候,但是似上次那般的迷药,也迷不倒你了。”

     “如此一来,你往后行走江湖,我们也能放下些心。”

     “起身罢。”

     王安风点了点头,此时他身子依旧还是极为难受,似有无数细针在体内扎动一般,痛楚绵长,但是为了不让老者担心,依旧是如往常那般面色平和,起身运转内力,令残余药液蒸腾,再换上衣裳。

     每一动作,都有如是有无数细牛毛般的银针,密密麻麻扎在和其它东西碰触的地方,少年额头渗出冷汗,但是因为蒸腾出的雾气,反倒没有被立时发现,为了转移吴长青注意,便笑着道:

     “弟子现在能够无视迷药,那二师父功力之深,怕是没甚么毒能够侵身了罢”

     老人闻言抚须笑起,道:“那是自然纵然是那些所谓穿肠剧毒,于老夫而言也不过补益,咱们药王谷这一门功夫,能以基础药理,将天下毒药纳入其中,最终以药理消解其毒性,化为混元一片元气,滋补自身。”

     “有个名堂,唤作是混元体。”

     此时王安风身躯之中阵痛也缓缓消减,心中微松口气,便笑道:

     “那二师父岂非遗憾?”

     老者奇道:“老夫一生快意,又有何憾?”

     “二师父岂非永不知道中毒是个甚么滋味?”

     老者微微一呆,指着身前罕见露出些少年气的王安风,哭笑不得道:

     “你啊你竟来开为师的玩笑,岂不是找打?”

     一边说着,提起手中木杖,作势要打,少年忙抱拳讨饶,老者无奈摇头,不知是想起了什么,神色变得沉凝了些,叹息道:

     “若说中毒也着实中过。”

     少年微怔,便听到吴长青用一种复杂的语气开口道:“中其毒,心气郁结,神魂不振,心跳无律,思绪僵化宛如墨家机关,周身如麻痹,时日渐过而不知。”

     老者开口便一连说出许多极为严重的症状,将少年骇了一跳,道:

     “这这是甚么奇毒”

     “竟如此阴狠!”

     吴长青闻言却失笑,抬手敲在少年额头,道:

     “便是情毒啊一见倾心,再见已是沉沦。”

     “天下女子便是毒,虽不致命,却能让人生不如死,虽生不如死,却又偏生甘之如饴。”

     “安风,你功夫未成,切莫尝试啊”

     少年懵懵懂懂地颔首点头,那模样一知半解,老者失笑,却又想起少年此时尚且还不及十四。

     哪里懂甚么情爱。

     片刻之后,王安风重入了铜人巷中修行,而吴长青却因刚才交谈,勾动了早已压在心底的记忆,思绪翻腾,老人眼神变得莫名有些悠远,似是又见到了那个看似温婉,实则顽皮的少女。

     “小徒弟,要记得世上的人都不要信”

     “什么?他们说你不够义气?呐,你这样说,你是女孩子。”

     “女孩子嘛,偶尔多疑一点,小气一点。”

     “偶尔经常多疑一点,不是很正常的嘛。”

     “臭道士,你笑什么!”正教训徒弟的少女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倚靠着木柱的温润少年。

     “哈哈哈哈哈哈”

     少年医师终究按捺不住,朗朗的笑声越发肆意,但却终究变得飘渺,慢慢消散在了已经有些浑浊的记忆当中,吴长青眼神温柔了下来,躺倒在竹椅上,悠哉悠哉,低声咕哝。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

     ps:长章节奉上,感谢,加更在上架补上。
最近更新: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超神机械师 狂神刑天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驭房有术 神道丹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终极教官 仙逆 神藏 逍遥派 极品全能学生 将夜 至尊兵王 求魔 重生之领主时代 麻衣神算子 遮天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玄界之门 超级神基因 红色仕途 官妖 万古神帝 武侠世界大穿越 都市奇门医圣 苍天万道 最强小农民 掀翻时代的男人 洪荒之妖皇逆天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超品相师 校花的贴身高手 牧神记 通天武尊 鉴宝秘术 超品透视 末世钢铁车队 三国之无赖兵王 御鬼者传奇 高官 透视村医也疯狂 明末工程师 无限瓦罗兰 红楼之庶子风流 圣墟 不朽凡人 儒道至圣 重生之最强剑神 邪御天娇 放开那个女巫 我的1979 绝世武神
小说我的师父很多版权都归作者阎ZK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