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七十三章 醉酒[1/2]

     卫和硕远远听得了这一声,心里对那少年越发欣赏,高声喝道:

     “好!”

     那边众多武者正被王安风一道剑气骇地肝胆欲裂,便听到了凌空传来这声大喝,身形一个哆嗦,随即便看着个二十五六岁年纪的武者飘落下来,眉目寻常,难得有一身正气,右手握着把刀,威风堂堂。

     虽然没展露出武功路数,但是跑江湖的自然眼睛得要亮堂。这个时候还敢主动搭话的,若非是身怀绝技,行为豪迈之辈,便是官府中武者。

     又看这人眉宇间自有威武之气,手里头那长刀虽然只放了个寻常刀鞘,看不出刀身上纹路,但是要比寻常江湖客所用朴刀宽一指有余。其武功路数显然是以刚猛为主,心里便明白了七八分。

     想必是方才众人一齐拔刀,惹来了城中巡捕,心中俱是悔意大生。

     这些江湖客方才趁着酒劲,大骂孙兴为,可此时来了个巡捕,手上兵刃又被剑气削断,一个个便如同待字闺中的少女一般拘束,未敢有丝毫的异动,只看着那卫和硕大步走来,朗声笑道:

     “好一句不应该用耳朵去认识别人!”

     “在下卫和硕,敢问小兄弟大名?!”

     王安风看其神态豪迈,正气凛然,心中微有好感,抱拳道:

     “在下王安风。”

     “哈哈,原来是王小兄弟。”

     这边两人搭话,擂台上便有心思活络者朝着外面慢慢挪移,只想着离了这擂台,否则比武打擂也便罢了,方才众人一齐拔刀,显然是已经触了大秦的虎须。

     若是不早些离开,想必少不得七八日的拘禁。

     心中这般想着,脚下展开了步法,隐蔽地朝着边缘而去,一双眼睛则是悄悄看着那边,看见那卫和硕只顾和王安风交谈,心中不由微松,眼见着右脚便要探下擂台,心中窃喜,却不想撞到了个肥软肚皮上,给顶的一个趔趄。

     尚未转过身来去看,便被一只粗大的手掌擒住了手臂。一抖一拽,给抖散了浑身劲气。

     寻常武者门派,要么就修行外功,要么就修行内功,难得两全,这武者本有些许奇遇,得了本松鹤行气的法门,倒将本门外功修行放在了一边。

     此时被擒住了手臂,只觉得一股沛然巨力死死握在了自己骨骼之上,竟似听得到碎裂之声,受此连连惊吓,一时间肝胆俱裂,惨叫出声,众人心里不由得一颤,左右去看,方才发现不知何时这擂台周围竟然围过来了一群武者,各个面目不善。

     为首一人身高七尺,留着两撇黑亮的胡子,右手持剑,左手从怀中取出了一个虎头令牌,上面刻着个捕字,冷然喝道:

     “擂台之外,公然聚众持刀,意图死斗,给我带走!”

     众人齐声喝道:

     “遵命!”

     看向这些江湖武者的眼神之中,满是冷意。

     他们出身法家,对于意难平自然看不大顺眼,却也得要称呼一声好侠客,而那位孙兴为老大人,其心其行,都堪称是大秦表率,却被如此污蔑,心中憋愤,只想着要这些嘴上没把的混汉子晓得厉害。

     教教他们,什么叫做祸从口出的道理。

     因为星宿榜是由学宫和官府一同裁定,是以官府武者,素来不列入星宿榜中考核,但却绝不能够小觑,那飞云剑客方才被王安风打击地心境崩碎,再加上年纪也才只有十七八岁,并不是那三十岁出头的捕头对手,被轻易擒拿。

     一位年三十不到的捕快手持长刀,朝着王安风走去,少年眉头微皱,自觉此次怕也是要去一次官府当中,却不想卫和硕突然抬起手来,将那人拦住,笑道:

     “这位是义士,李大哥你勿要坏了自己人。”

     复又看着王安风,眨了眨眼,抱拳道:“王小兄弟,这公务繁忙,老哥就不和你唠了,往后记着,在这州城当中,尤其繁华所在,出手须得要慎重,下一次却没有这般好运气,怕是少不得进牢里吃上十天的牢饭。”

     “咱们后悔有期。”

     又冲着王安风笑笑,转身便朝着那位有些吓傻了的赵公子走去,路过一处酒桌时候,顺手拎起来个鸡大腿,往嘴里一塞,嚼地酣畅。

     这些人方才聚众数十人一同拔刀,更在闹市之中,判不得多重,但是也得要在牢底吃上几天牢饭。

     娘希匹,这鸡腿真他奶奶的好吃。

     比大饼好吃多了。

     王安风看着众人离去,突然记起了上面还有人在等着自己,便转身复又上了北武客栈,因为方才交手速度极快,也未曾有什么特别大的动静,百里封等人倒没有发觉异样,只在王安风落座的时候,旁边薛琴霜含笑轻语道:

     “剑气不错”

     王安风微怔,看到了少女褐瞳之中流光溢彩,看到了那眉眼间掩饰不住的兴奋,不由失笑,却将方才郁郁之气驱散,心中好笑,落座下来,低声回道:

     “不和你打。”

     王安风并未曾去索要那遗珍。

     他出手是因为那些武者污蔑了孙老,若是索要,少年总感觉过不去自己心中的坎儿,觉得自己不是为了心中不平,而是因为想要遗珍,故意寻了个借口出手。

     此时虽然没能拿到遗珍,心中有些遗憾,却也很是痛快。

     只是未曾想到傅墨夫子武功极强,学识渊博,竟然是不通酒量之辈,一顿宴席,被连连劝酒,竟然醉死了过去。

     那奇珍阁阁主豪爽,就要出钱给众人在这北武客栈开上几件上房,却被众人婉拒,王安风等人寻了一处虽不奢华,却颇为干净的客栈,将傅墨送入房中,只等他就醒过来之后,再行离开。

     “没想到老头子竟然这么不能喝”

     百里封坐在桌旁,手中把玩着个杯盏,脸上神色颇为无奈。

     他倒不是埋怨老人酒量不行,而是对于傅墨明明酒量不如何,却又偏生故作豪爽,来者不拒感觉有些头疼,明明一把年纪,却没半点城府,待人接物,行走江湖,竟还不如他们这些小辈。

     拓跋月看了下王安风,道:“安风你,也擅厨艺吧可知道有什么能解酒之物?否则我们怕是要在这里盘亘数日。”

     她出身外域,对于学宫中传授知识颇为看重,此次出来能够见识隐门风姿,自然是她所愿,但若是因为夫子醉酒这等事情延误了太长时间,心中便有些憋闷,故而有此一问。

     王安风闻言微微一怔,便道:

     “这我还真的不太熟悉。”

     离伯虽爱极了酒,可在他记忆之中,却从未曾醉过,馆主则对己对人颇为严格,除非除夕这天,否则不会碰酒,故而他是真的不擅长以食材解酒的法子,但看着拓跋月脸上浮现愁色,想了想,又笑道:

     “不过,我倒是知道有些药物有解酒之功,譬如枳椇子,陆玑疏义曾云:‘昔有南人修舍用此木,误落一片入酒瓮中,酒化为水也。’,这话肯定多有夸张,但是能解酒毒应该不假,加以苦参,刺梨熬煮成粥,应当有些作用。”

     拓跋月闻言眼睛一亮,道:“真的?”

     王安风颔首,他们四人出来同行许久,彼此交情已经颇为深厚,虽不知道拓跋月为何如此上心,但还是站起身来,笑道:

     “既然如此,你们便先在这里稍等一会,我去附近药店买些药材回来,再借店家厨房一用,熬煮药粥。”

     “那便多谢啦。”

     “无事。”

     王安风孤身出来,走在这街道之上,来此两日,此时方才能够静下心来去好好看看这座州城,方才行了不过片刻功夫,便听到了阵阵马蹄声音,王安风往旁边走去,想要避开这马队,却不想对方却是直朝他来。

     为首一匹黑色大马,上头坐着位木讷中年,临近少年十米之处,便猛然一拉马缰,骏马长嘶出声,此人已翻身下马。

     ps:第一更。
最近更新:重生之完美未来 漫漫诸天 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热门小说:神道丹尊 乾坤剑神 御鬼者传奇 劫天运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植物崛起 逍遥派 驭房有术 神藏 武侠世界大穿越 俗人回档 遮天 求魔 万古神帝 科技之门 牧神记 鉴宝秘术 妖孽霸主 明星潜规则之皇 官术 都市奇门医圣 极品全能学生 万法梵医 官运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小说我的师父很多版权都归作者阎ZK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