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七十九章 欢迎回来……来自好友的欢迎[12]

     这一结果,在宇文则的预料之中。

     这也就代表着,潜藏在这件事情背后的势力,并未曾真的把这件事情,起码是没有把王安风等人看的太重,未曾出动真正的高手。

     换言之,也就是以这几个晚辈为诱饵,已经钓不出多大的鱼了。

     心中转念,宇文则挥手让那属下退去,随手一抛,手中三尖两刃刀斜向后飞,落在了兵器架上,用力均匀,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转身大步朝着书房而去。

     提笔蘸墨,在浅金色信笺之上,一如既往地写着询问和弹劾的文字,笔触刚硬,一如其人,他是个单纯的军人,十四岁从军至此,生死磨练,已经有三十四载,固执而死板,毫无半点政治敏锐。

     五月初那件事情发生,据此已经过去了两月有余。

     但凡是个不甚愚蠢的官吏,都能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但是他却写了一封又一封。

     将这一封奏折写好,宇文则陷入沉默,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片刻之后,起身去了内室,将房门锁好,方才取出了一份新的白纸,蘸墨凝神,将事情大略写了一遍。

     微微一顿,在最后写道:

     “臣,宇文则三叩首。”

     “上皇……”

     “陛下。”

     神色郑重,笔触认真,一丝不苟,如同当年。

     ……………………………

     扶风学宫·风字楼

     这巍峨风字楼,与王安风离开之前相比,未曾发生丝毫的变化。

     少年放轻了自己的动作,悄声推门进去,扑面而来便是一股久违的笔墨清香,直通百丈高的楼梯之上,有一位位身着儒衣或是道袍的少年少女捧卷默读,神态认真。

     在这风字楼底,有阴阳太极,和天穹众星相对,阴阳相交之处,卦象汇聚之所,平放一案几,青袍老者端坐在后,神色认真,翻看着手中竹简。

     未曾抬头,便有苍老的声音在王安风耳畔响起:

     “回来了?”

     王安风微微一怔,将心中那重回故地的怅然按捺住,稍微加快了些脚步,走到了那老者身前三步之处,抱拳行了晚辈之礼,道:

     “晚辈见过任老。”

     青衫老者抬起头来,不知是否是王安风错觉,他只觉得不过一月未见,眼前老者面上竟然多出了些许萧瑟苍老,不复原本的清矍,嘴唇未张,便有声音在少年耳边响起:

     “经历……如何?”

     王安风闻言略作回想,放低了声音,将这一次青锋解之行原原本本给老者讲述出来,因为在第一次拜会掌门和大长老时候,大长老的异常反应,少年下意识地详说了大长老的事情。

     说她依旧如同二八年华,说她武功越发深不可测,说她气质清冷安静,就如同是从玉虚宫上踏步下来的瑶池飞仙,一指点出,天地变色。

     任长歌沉默了许久,王安风垂首站在身前,并未异动。

     虽然他还不到能够了解这些前辈们爱恨情仇的年纪,可也能够感受到身前老者身上无法抹去的悲怆。

     如同那年冬至时候,负手站立在落雪之中的赢先生。

     王安风心中略有明悟。

     “可以了……足够了……”

     “你自去吧。”

     任长歌双眸之中恢复了原本的神光,自觉失态,却已经懒得遮掩,挥手让王安风退下。

     后者再度抱拳一礼,转身离开。

     便在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并不激励的破空声音,少年下意识抬手,将射来东西握在手中,只觉入手一片温热,触手滑腻,竟然是一块上好的美玉,呈弯月模样,上面以极精巧的手法,雕琢了飞龙缠绕的图案。

     王安风站在原地,侧身看向老者。

     任长歌已经自顾自低头看着书卷内容,不去管他,王安风手指摩挲了一下那玉珏,心里明白过来。

     这应该是任老给自己的……酬劳?

     少年摇头轻笑。

     这玉既然是出自任老这种武道前辈之手,应当并不是寻常的饰物,想来还有其他神妙用处,只是自己不好去问任老,只好想办法查些资料。

     王安风将那玉珏随手挂在腰上。

     抬目微扫,发现自己常去的那一处角落此时正好无人,索性过去盘坐于书架一侧,顺手抽出一本书来,正是上次未曾看完的游记,心里面甚是舒服。

     少年突然便有些明白过来。

     为什么傅墨夫子那般不喜欢离开扶风学宫。

     换我在这种环境中生活上四五十年,我恐怕也不会愿意离开了吧。

     王安风在心中感慨一句,便将注意力放在了手中那卷游记当中。

     因为这一月来,行走过了扶风郡中许多县城,纵然每每一两日便会再度离开,但是也看到了许多前所未见的生活风俗,此时和书中文字印证,便会在心中升起原来如此的恍然之感。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便是如此。

     读书很容易让人沉迷进去,等到王安风觉得自己的脖子有些酸的时候,外面的天空已经被如同血液一般的色泽占据,落日熔金,云蒸霞蔚,艳丽的色泽在远空此地铺展开来,一个少年正站在了自己身前。

     身着浅蓝色衣裳,唯独双袖月白,面目俊秀,颇有两分吊儿郎当的浪子模样,此时正双臂环抱在胸,满脸无奈地看着自己。

     看模样,已不知来了多久。

     王安风眨了眨眼。

     此时他还沉浸在书中世界,不能自拔,看上去如刚刚睡醒过来,神态茫然,还颇有两分无辜,看着前方少年,似在回忆,呆了约莫有三四息时间,方才回过了神,道:

     “苏兄?”

     那俊秀少年翻了个白眼,一手重重拍在王安风肩膀上,后者手掌微颤,克制住身体本能的反击,以使得自己不会下意识一拳反击回去,尚有两分茫然的思维倒是因之而清醒过来,便听到了那少年压低声音,道:

     “早跟你说了多少次,叫我文昌便是。”

     其正是王安风初来扶风学宫时候,拿他开了赌局,在兵家学子身上狠狠赚了一笔的阴阳家学子苏文昌,亦是他在学宫当中,为数不多的朋友,此时正眉目微挑,装出了不愉的神色。

     王安风失笑,从善如流,低声道:

     “那……文昌,过来找我有事吗?”

     苏文昌狂翻白眼,道:

     “怎么的,意思是我无事便不能来寻你了?”

     “你们出去了一个月,好不容易回来竟然不去找兄弟们喝酒,而是躲在这里看书……,若非是有人看到了拓跋月,我们还不知道你回来了。”

     说道这里,似乎是有些恼意,伸手从王安风手中夺过书来,嘴里嘟囔道:

     “看书看书看书。”

     “整天就知道看书,这书里面是有美人儿还是有黄金啊,我看你再看下去,就要未老先衰,和那任老爷子一个模样了。”

     他虽生地俊秀,可却颇有游侠疏狂之气,否则也不可能被人以‘苏赌徒’之名称呼,此时见到了久违相见的好友,一时得意竟然说出了相当大胆的话。

     方才说出口,便察觉自己失言,身形微有僵硬。

     悄悄抬眸看向风字楼下案几,看到了那青衫老者依旧如常,正神色平淡地看书,似乎未曾察觉他所说的话,也没有恼怒,心中不由得便微松口气。

     还好还好……

     下一刻,尚不等他有什么反应,便被一股大力席卷,如同滚球一般,直接翻滚出了风字楼,一路不停,从那九级台阶上滚了下来,身上沾满了灰尘和落叶,重重砸在地面上,引来了行在路上的学子轻笑。

     足足数息之后,苏文昌方才缓过劲来,撑着地面爬起身来,抬手捂住了自己发青的额头上,触及那肿起的部分,不由嘴角一咧,倒抽了两口冷气。

     好痛好痛……好辣的手。

     对了,安风怎么样了?

     才一转头,便看见了旁边的王安风,身上同样有着落叶灰尘,似乎未曾想到自己也遭遇了这种待遇,脸上尚且还有两三分的茫然无辜,呆滞了数息之后,目光闪烁,落在了苏文昌身上。

     后者干笑,道:

     “欢迎,欢迎回来……”

     ps:今日第一更,稍微迟了些,但是放心,不会少的。(抱拳)
最近更新: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超神机械师 狂神刑天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驭房有术 神道丹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终极教官 仙逆 神藏 逍遥派 极品全能学生 将夜 至尊兵王 求魔 重生之领主时代 麻衣神算子 遮天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玄界之门 超级神基因 红色仕途 官妖 万古神帝 武侠世界大穿越 都市奇门医圣 苍天万道 最强小农民 掀翻时代的男人 洪荒之妖皇逆天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超品相师 校花的贴身高手 牧神记 通天武尊 鉴宝秘术 超品透视 末世钢铁车队 三国之无赖兵王 御鬼者传奇 高官 透视村医也疯狂 明末工程师 无限瓦罗兰 红楼之庶子风流 圣墟 不朽凡人 儒道至圣 重生之最强剑神 邪御天娇 放开那个女巫 我的1979 绝世武神
小说我的师父很多版权都归作者阎ZK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