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三十章 杀之[12]

     看着前面少年,夏长青心中满是冷意,虽然不知道眼前少年是如何认出了自己,可是他本就对王安风心怀杀意,此时他自个人送上门来,却又如何能够放过,就算自己身受重伤,却又如何会输给一个九品的武者?

     此次离开,归隐江湖,往后这人必定腾云直上,再没有杀他的机会。

     心念至此,升起了搏杀之意。夏长青握着残刀,猛地腾身,长刀劈斩,招法极为凶蛮。

     王安风受这一招,身形一滞,方才他借助腾空劈斩,方才和夏长青对拼了个势均力敌,后者虽受重伤,可毕竟本为中三品武者,虎死余威在,一时竟被打得朝后扬起。

     此时他人在空中,立时便要落在地上,右手持剑,左手一抓,直接抓住了飞扬的马缰,左脚踏在了马鞍之上,稳住身形,顺势持剑前刺,而夏长青也落在了另一侧,同样手持马缰,挥刀斜斩。

     劲气碰撞,发出了轰然爆响。

     战马昂首长嘶,状若疯狂。

     这马本就是异种名马,此时受惊之下,速度极快,几如狂风,若是摔跌下来,就算是王安风的身体素质,也会瞬间重伤,可此时无论是王安风还是夏长青,都未曾有丝毫的畏惧,两人竟只在这战马背上,方寸之地,疯狂厮杀。

     刀剑碰撞时候,只剩下了纯粹搏杀经验的对撞。

     夏长青身有重伤,本欲要凭借自身经验,将王安风击杀,却在交手十数招之后悚然惊觉,自己竟在这方面逐渐落入下风,眼前少年竟如同每日里都在畅快厮杀一般,经验之丰富完全不在自己之下,甚至犹有过之。

     而自己随着调动内力搏杀,体内伤势正逐渐恶化,猛地咬牙,手中刀法越加狠辣,便在一杀招即出的时候,猛地逆转刀柄,兵行险招,将王安风手中木剑卡住,沛然大力,王安风一时竟不能挣脱。

     与此同时,其左手扬起,以掌法对敌,可那少年竟似毫无畏惧,同样松开了马缰,猛地出手,栏架在了其手腕上,未能使他这一招落下,继而化为指法,如同天星陨落,直取其丹田要穴。

     战马长嘶,奔腾不止。

     夏长青有精妙绝伦的身法在身,纵然没法子使用多少内力,步法也已经是当世一流,可王安风自修行时候,便被赢先生以各种方式磨练基础,立在战马之上,一身实力也未曾受到丝毫影响,甚至可以借助马奔腾之势出手,越发刚猛。

     只在瞬息之间,两人在马背上已拆了十数招,招招狠辣,不留半分情面。

     夏长青心中越惊,眼前之人虽然年少,可无论经验招法,竟然不比自己这般老江湖要差。

     自身每出一招,便要受到一招的损耗,不能久战,可眼前少年出手招式,却是越发精妙刚猛,竟有愈战愈勇的迹象,显然是在和自身交手当中,在迅速成长。

     心中发狠,强忍住了体内经脉抽痛,调动雄浑内力,朝着前面平推一掌。

     王安风此时战至正酣,般若掌和点星指在这种搏命厮杀当中,越发精进纯熟,铜人巷中积累的经验化作灵感,在生死之际喷薄爆发,使得他招法越发精妙。

     正待施展般若掌中一招精妙招式,眼前对手突然提气前拍,劲风拂面,尚未出掌,面颊已经生疼,王安风心中一惊,脚尖勾住马鞍,左手重又拉住了马缰,整个人朝着一侧垂落,如同是站在了战马另一侧。

     只在他翻身落下的瞬间,一股沛然劲气如龙一般冲出,将那一侧的林木摧折,此时他们已经远离官道,这一掌下去,不知有多少树木青石被打成了碎片,引动狂风,将少年束发的玉簪拉扯地脱离,坠在地上。

     王安风一头黑发飞扬,突然面颊一痛。

     竟是那激流带动了碎裂木枝,如同箭矢般四下乱射,将他脸上割裂出来了一道伤痕,抬眸去看,那一侧夏长青也咳嗽不止,因为妄动内力,嘴角喷出鲜血,眼神凶狠。

     心中知道,这一场交手,自己纵然是可以生生将这夏长青托到伤势爆发,可对方也同样可以忍着伤痛出手。

     这种招数自己只要吃了一下,便会当场身死,如同那边青石林木一般。

     王安风咬了咬牙,低喝一声,挺身而起,左手松开了马缰,朝着夏长青拍去,后者一边咳血,一边同样一掌直取王安风心口,少年不敢怠慢,施展招法拦下,复又交手数招。

     却见夏长青面色沉凝,突然又是一掌平推,心中知道不好,猛地朝着一侧躲避。

     可那一掌落下,却未曾现出丝毫异状,王安风瞳孔皱缩,便看到那五指屈起,化为了虎爪朝着自己胸腹落下,此时已经避之不及,只能硬硬承受。

     夏长青少时以外家功夫成名,一手爪功虽然许久未用,却也不减其威,在王安风腰侧洞穿了五个血洞,继而便要拧腕发力,将少年这一处血肉掀飞。

     王安风心中一沉,突然朝着马下摔去,与此同时,左脚勾住了马鞍,右脚抬起,狠狠地蹬在了夏长青胸腹,后者本不至于躲不过去,可他此时实在是实力大损,未能躲避,身子不由得朝后一晃,左手五指从王安风腰腹撤出,拉出血痕。

     少年面色一白,只觉得自腰侧剧痛,血流不止,一着不慎,便已经受了不轻伤势,却在此时,险些被一青石撞击,心中一惊,方才发现前面道路已是崎岖,各处可见青石。

     复又抬眸,见那夏长青尚未回过劲来,暗自咬牙。突然自腰间拔出来去年薛琴霜所送的匕首,直接发狠刺入了战马动脉当中,猛地一搅一拔,那马正全速奔腾,受此一击,立时毙命,凄惨长嘶,直接软倒在地。

     王安风右手松开了木剑剑柄,双手顺势环抱住了这匹棕红色大马,未曾被甩出去,而夏长青尚未察觉,便发现自己的身子已经离了马背,朝着一侧青石撞去,神色大变。

     那青石棱角虽然不算尖锐,可自身又不是外功高手,更兼身受重伤,以这般速度撞在腰上,必然筋骨摧折,几乎是本能地施展了中三品级别内力,拂袖瞬间将那青石击成了齑粉,勾勒天地,稳住身形。

     极速骤停,竟然连衣摆发梢也未曾异动,可见其修为之高,举重若轻,果然高手风姿。

     可妄动中三品内力,经脉内腑少了许多保护,兵家杀气瞬间向内侵蚀,一时间五脏同伤,忍不住咳出来一大口鲜血,登时便半跪在地,体内煞气乱窜,已经形同废人。

     而王安风则是抱着那匹骏马,始终保持让其垫在身下,故而虽然受到了冲击,可却仍旧还有一战之力。

     眼前视野不再晃动,王安风挣扎起身,自己的木剑已经被甩地很远,而那柄残刀便在手边,俯身下去,握住了这残刀刀柄,脚步略有踉跄,朝着那便跪倒在地,身躯颤抖,不住咳出鲜血的夏长青走去。

     体内内力流转,残刀刀锋震颤翁鸣,夏长青挣扎着抬起头来,突然以最后内力低喝了一声,声音鬼魅,不似人声,随即便再度咳出鲜血,面具无法再灌入内力,剥离下来,露出了他原本的面庞,此时已经惨白如鬼。

     那长刀灵韵爆发,王安风脚步骤停,眼前视线骤然变化。竟然回到了少林寺中,耳畔钟声鸣响,老者方丈和善看他,道:

     “杀一恶人,只是杀一恶人,若度一恶人,则既救一命,天下少一恶人,却又多一善人,岂不是更好”

     这刀上有神兵灵韵,这一念正是自少年心中引动,王安风面上杀意似乎有所消敛,呢喃道:

     “度一恶人,不杀。”

     “打到服”

     夏长青神色微有放松,顺着少年话语,道:

     “我已经服了。”

     眼前少年低声呢喃:

     “已经服了”

     可他神色突然变得坚定,夏长青心中升起来了不安,突然听得了少年踏步,暴喝出声:

     “可是师父,我不服!”

     长刀灵韵突然停滞,继而被佛门气息沾染,王安风踏步向前,将之猛地刺入了夏长青喉咙。

     少林寺中,铜钟长鸣。

     圆慈阖目,口诵佛号,虽有怅然,却更多欣喜。

     少林金刚佛理分有两种,一者求心如金刚,不惹尘埃。

     一者,

     持金刚力,断尽烦恼。

     圆慈阖目,口诵佛经:

     “明集谛理,断尽烦恼业,则得解脱。”

     “寂灭一切烦恼苦果,惑业既尽,则无生死累患,以诸业烦恼结使灭故,三界业亦尽灭,即得解脱涅。”

     外界,王安风体内内力突然奔腾,于一身长啸声中,涌动突破了第二关最后的阶段,自然而然晋入到了武者八品,刺穿了夏长青喉咙的刀锋之上,有劲气纠缠,突冲天而起,宛如怒龙。

     足足数息之后,少年方才平复了内息,拔出长刀,将那残刀扔在了夏长青身前,右手则捂着自己腰部伤口,身躯晃动,面色发白。

     夏长青视线逐渐模糊。

     他本是四品高手,纵然被刺穿了要害,也不会立时便死,可是在这个时候,任何**的痛苦也逐渐消弭,只剩下了临死前诡异的安心,他脑海中似乎看到了自己所幻想的隐退,看到了潇洒一方,放鹿青崖的旷达,面容逐渐平和。

     若是这样,也不错

     可在此时,他却看到了那少年似乎是在倾听什么声音,神色认真,继而其手中突然便出现了一根青竹,一张面具。

     那面具通体黑色,如同狴犴,威严冰冷,夏长青逐渐消散的意识突然间重又凝聚,脑海中疑惑被闪电般照亮。

     王安风和意难平竟然只是一人。

     夏长青失去了聚焦的眸子不甘地瞪大。

     自己就如同是个戏子一般,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王安风

     夏长青本已开始平和的面容立时扭曲,充满了惊异,不甘,痛苦,有愤怒和仇恨在心中涌动,嘴唇微张,却在下一个瞬间归于永暗,未能开口。

     片刻之后,扶风城中三品巡捕察觉不对,腾空而落。

     只见四下狼藉,一袭长衫的夏长青跪倒在地,喉咙处被人贯穿,死不瞑目,这一手导演了扶风城之局的邪派高手,竟是于极度的痛苦不甘中死去,在其前面立着一根青竹,上悬狴犴面具,还有一面杀字玉牌,自风中碰撞,发出清脆声音。

     巡捕神色骤变,竟不能言,数息之后,终心悦而诚服,叹息道:

     “意难平好一个意难平。”

     “我代扶风,承你的情。”

     言罢冲着那青竹长施一礼,复又看着死不瞑目的夏长青,毫不客气朝那面目上吐了口唾沫,只觉得心中畅快异常,大笑出声。

     而在同时,少林寺中。

     “呕呕呕”

     王安风扶着一颗老树,面色苍白如纸,不断干呕,几乎要把五脏六腑都给吐出来一般。

     鸿落羽鄙夷地看他一眼,道:

     “你怎么回事啊小子,刚才砍人那么凶,现在怎么怕成这个样子?”

     王安风抬起头来,尚未回话,却只觉得视野晃动,方才站在骏马上交手的感觉此时不受控制回忆起来,而且越发严重,胸腹涌动,扶着树干又是一阵干呕。

     “呕”

     吴长青颇为心疼地拍打他的背部,少年呕了半晌,实在是吐不出什么东西,可整个人如同虚脱,乏力地厉害,被老者扶到了躺椅之上,方才坐下,却似乎想起来了什么,突然挣扎起来,道:

     “二师父,二师父,我先出去一趟”

     老者疑惑,却听得王安风叫道:

     “我那玉簪刚刚给落外头了。”

     “一两多银子呢,一斤猪肉才十来文”

     少年的脸上满是心疼。

     ps:第一更奉上
最近更新:重生之完美未来 漫漫诸天 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神道丹尊 驭房有术 明星潜规则之皇 仙逆 神藏 终极教官 求魔 逍遥派 极品全能学生 将夜 掠天记 至尊兵王 万古神帝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遮天 红色仕途 重生之领主时代 麻衣神算子 洪荒之妖皇逆天 武侠世界大穿越 玄界之门 邪御天娇 狂神刑天 鬼村扎纸人 官妖 牧神记 最强小农民 掀翻时代的男人 超品相师 通天武尊 鉴宝秘术 官术 都市奇门医圣 劫天运 末世钢铁车队 苍天万道 三国之无赖兵王 御鬼者传奇 无限瓦罗兰 红楼之庶子风流 圣墟 不朽凡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全职高手 儒道至圣 异能小农民 超级神基因 超品透视 抗日之将胆传奇
小说我的师父很多版权都归作者阎ZK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