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三十四章 声名渐起[12]

     踏月神色略有沉重。

     同为刑部名捕之一,他自然知道这一异变之下代表的意义,手中这张柔软的白纸竟似有千钧之重,心中念头电转,于瞬间想出来了数个可能,并且得出了最好的处理方式。

     抬眸看向无心,后者微微点头。

     第二日,辰时。

     有密令自刑部之中传出。

     那十一处门派中高层紧张了数日,却未曾发现朝廷有何异动,心中略有放松,只道是后者并不在意这细微异常,行动渐渐如常,便未能发现自家门派所在城池当中,又多出了些许极不起眼的人。

     或男或女,或老或少,其年龄不一,性情各异,并且通过了各种巧合的事情,和门派中弟子产生了纠葛。

     其混入百姓当中,如同混入了河流当中的水滴,未能引动丝毫的涟漪。

     …………………………………………

     扶风郡城·风字楼。

     王安风手中握着本兵书,无声默读。

     “兵家之法,难测如阴,遁于左右,突然发难,动如雷霆。”

     “以有心而算无意,知己知彼,无不破。”

     他本身对于兵术并无多少兴趣,可是有赢先生命令,须得要读通了各种书籍,来者不拒。

     而相较于儒家道门,能克敌制胜,以攻心为上的兵家典籍尤为受赢先生青睐,可今日方才看了数行,便有一名身着黑衣的法家弟子从门外进来,左右看了一圈儿,看到了这边盘腿坐着,神态平和的王安风,眸子微亮,快步走过来。

     临近他五步的时候,停下脚步,整理了下自身衣着,方才行了一礼,低声唤道:

     “藏书守……”

     一连唤了数声,王安风方才自书中内容回过神来。

     他这藏书守实则不过是个闲职,所做只是在夜间洒扫阶梯,往日里进出风字楼之人,并不会专门过来寻他,而若是寻他的,也大都知道他姓名,不会以藏书守之名称呼,加上方才沉浸书中,故而一时未曾回过神来。

     收起书,略带茫然地抬起头来,便看着了一张陌生的面庞,方正威严,棱角分明,王安风心中略有不解,起身回了一礼,问道:

     “不知道这位师兄有什么见教?”

     那法家弟子退后半步,竟又抬手还了一礼,方才道:

     “不敢当藏书守之礼。”

     “在下彭浩广,奉大师兄之命过来,大师兄近日在刑部办案,分身无术,需要些办案典籍,还要劳烦藏书守帮忙。”

     声音微顿,方才又解释说:

     “嗯,便是严令师兄。”

     王安风恍然,回忆起来了当日灭门之案发生时,面色冷峻的‘晓得不’师兄,那一日他从苏赌徒处得知了严令师兄初次办案,便遇着了这么个棘手案子,至此也已经有数日未曾看到他身影,想来是一直在刑部办案,心中略有感慨,面上微微颔首,道:

     “唔……是要关于灭门案件的卷宗罢,我去寻一下,还请稍候。”

     那法家弟子忙摆手,道:

     “叨扰藏书守,只是,只是我等学业繁重,这段时日临近考核,夫子每日里只在门口喝茶,我等根本出不得学宫,是以还要烦劳藏书守,还请送去刑部……万般抱歉。”

     说完又是行了一礼,面貌神色极为尊敬,王安风虽是不解,还是抬手扶住其手臂。

     他方才突破八品数日,力道未能完全掌握,一时间那法家弟子只觉得手掌处力道深如渊海,不可测度,自己修为已近九品,竟然没能有丝毫反抗之力,面上神色先是震动,继而越发恭敬。

     王安风注意到后者面目变化,心中有些摸不着头脑,却并未如何在意,收回手掌,摇头笑道:

     “不必多礼……”

     “我身为藏书守,这本就是分内事情,况且我与严令师兄也算熟识,能够帮得上忙,自然责无旁贷。”

     那法家弟子连连拜谢了数次,方才转身出来。

     朝着学堂处走去,脚步轻快,只走了不过十数步,便被一手拍在了肩膀上,下意识回身看去,见是一相熟学子,笑着打了个招呼,与其同行了一段距离,后者终忍不住心中疑惑,开口笑问道:

     “方才数日不见,你心情怎么有了这般大的变化?”

     彭浩广脚步微顿,疑惑道:

     “变化?”

     那学子摊了下手,哂笑道:

     “是啊,往日你深得法家之真传,为人刚正不阿,向来是不假颜色,可对那王安风竟……呵,我认识你这数年,竟从未见你对于一同辈之人如此尊敬,岂不是变了性子?”

     “纵然是星宿榜上高手,如何使得如此姿态?”

     彭浩广听出后者指责之意,却并未动怒,摇了摇头,道:

     “他若只是个寻常武者,又如何值得我如此?”

     “可若是他替扶风上百口冤死百姓伸冤,替三百余口性命讨回了公道,我便是再尊他十倍,再敬他百倍,都难以尽抒心中之意。”

     那学子悚然一惊,道:

     “不是那意难平……”

     彭浩广摇头,道:

     “杀人者自然是那意难平,可若非是藏书守以一己之力,面对四品高手依旧不退半步,将当日局势扭转,夏长青早已得脱,意难平又如何杀他?”

     “何况,使那夏长青罪状昭于白日,为那些冤死之人讨得个公道,不至于令犯人逍遥于法外,又如何差给那意难平?”

     “我等法家子弟,都承他的情,他日如有驱驰,我纵然修为低微,也在所不辞。”

     声音渐高,慷慨激昂,显然言语皆是出自真心,那相熟学子一时略有不服,只觉得那是因为其修为颇高,方才能有如此名望。

     继而便又想到面对四品武者,那藏书守竟然仍旧还能畅所欲言,生生将局势拧转,自己确实难以做到,不由叹息,明明并未交手,却已经觉得自己一败涂地,自心中升起来了挫败无力。

     王安风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只是循着标示,去取卷宗,其中有一份十七年前的案子丝毫正有人借阅,正看得入迷,只得收手,临走时候,或是因为少林健步功实在笨拙,木阶发出轻微声响,那看书入迷的法家少女身子微颤。

     抬起头来,便看到了眼前脸含着抱歉的王安风,神色略有异样,随即便想到了一事,扬了扬手中书卷,笑道:

     “藏书守,要看这本书吗?”

     王安风微怔,先是点了点头,方才解释道:

     “姑娘要看的话就……”

     尚未说完,那少女已经将手中卷宗放在了他的手中,方才正看得入迷的少女退后一步,笑道:

     “我刚刚好已经看完啦……”

     “便给你罢。”

     王安风握着卷宗,看着那转身离开的少女,心中略有疑惑。

     怎地近日来。

     学宫中学子都特别好说话?

     摇了摇头,不再去想,先抱着手中宗卷去了任老处做了记录,方才以一个木盒装了,转身出了风字楼。

     离开学宫的时候,果然如同方才那位法家学子所说,在那学宫大门处,坐了一位面目清矍的老者,斟茶自饮,仪态一丝不苟,看上去倒是不难说话,可眉目开阖间,便令那些法家学子们丝毫不敢乱动。

     王安风临出学宫时候,那老者突然睁开眼睛,朝他这个方向微点了下头。

     少年一愣,转头看了看身后,却发现似乎是临近了考核之时,此时出门的竟只有自己一人。

     方才明白眼前这位声望颇隆,骇地一整座学宫的法家学子大门不敢出,二门不敢迈,只在学堂当中悬梁苦读的老者,竟是在和自己打招呼,想了想,还是将那放着宗卷的木盒放在一侧,抱拳回了一礼,方才转身出去。

     行在路上,王安风挠了挠自己头发,自心中胡思乱想。

     不只是学子。

     看来,整个学宫的人,今日都很好说话啊……

     是遇着了什么好事吗?

     少年抱着一堆宗卷,心中满是疑惑,复又将这想不明白的事情抛在了脑后,心情不错,自心中想道。

     看来,那位夫子,也没有传闻中那般可怕嘛。

     与此同时,在其身后不远处,那位很好说话的法家夫子睁开眼睛来,抬脚一道浑厚劲气挥出,将两名伪装了面容身材,打算溜出来的学子踹了两个跟斗,复又冷笑,自茶桌下面抽出来手掌宽的墨色戒尺,轻轻拍在掌心上。

     嘴角微挑,逐渐靠近,在那两名抱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学子眼中,竟是比恶鬼还要狰狞的面庞。

     两名学子狼狈逃窜,学宫夫子坐回位子,看着那两道身影,复又想起了方才举止得体的藏书守,眸中略有不愉,冷笑道:

     “嘿……如此不成器。”

     “看来还是平日课业太少了,闲的。”

     ps:第一更
最近更新:天下珍藏 圣墟 绝对荣誉 都市之位面旅行家 侠行天下 史上最强师兄 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热门小说:万古神帝 超品透视 极品全能学生 乾坤剑神 仙逆 永恒圣王 太古龙象诀 造化之王 移动藏经阁 俗人回档 明星潜规则之皇 不灭龙帝 氪金魔主 神藏 绝世武魂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超级军工科学家 至尊重生 武侠世界大穿越 非常家庭 最强弃少 神道丹尊 异能小神农 大龟甲师 帝霸 将夜 绝对荣誉 侠行天下 驭房有术 求魔 龙血武帝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影视世界当神探 我有一座炼妖塔 警察攻略 太古神王 全职高手 重生之神级学霸 都市超级医圣 进化之眼 天道图书馆 绝世武神 至尊兵王 妖孽霸主 元尊 苍天万道 贞观大闲人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茅山之阴阳鬼医 乱清
小说我的师父很多版权都归作者阎ZK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