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三十九章 善恶[22]

     扶风郡城·北漠商会驻地。

     喝醉了酒的富商怀中抱着美艳舞女,早已经在房中昏沉睡去,而那些商会聘请的武者,则是各自在房中打坐修行,他们大多出身于大漠马贼,虽然到了这富足的异国大城当中,却未曾有多少懈怠,只当仍在大漠黄沙之中,刀不离身。

     商队的伙计挑着灯笼自这大宅子里转悠守夜。

     他们的武功并不怎么高强,只会些寻常的把式,来回守夜也只是提防那些可能出现的蟊贼,以及防止那些奴隶们逃跑出去。

     蟊贼好打发,被发现逃跑的奴隶却比大漠上的饿狼还要凶悍,所以身上也都还佩了弯刀,不是甚么好货,但是以这些异邦人天生强健的肉体,卯足力气劈砍,也能砍死个成年壮汉。

     一路从后院转到了前院,复又转了回去,看过了库房,和那边的兄弟吹了会儿牛,方才满脸不愿,走向了偏院的方向,未曾靠近,只提着个灯笼随意一照,看到那帐篷里头横七横八卧了十来个汉子,各个儿都是筋骨粗大,显然有一把力气。

     这些都是主家的奴隶,既不用给工钱,又不必有多好的待遇,自大漠草原一直过来这大秦扶风,平日里做些苦力,若是遇着了马贼盗匪,一人发给一把破刀,后头再有两三个高手赶着,就是最凶猛的搏命士兵。

     就算重伤也不必去管,随意抛在路上,任其自生自灭,当场补上一刀杀死,已经算是心善。

     但是不少商队是不肯的。

     人血也会损伤兵器的刀锋。

     养护刀刃,不也需要银钱?

     出发的时候带走了三十个,到了扶风已死了小半,日子已快要九月,算算时间,也该是时候带着大秦的丝绸瓷器,上等茶叶返回大漠,到时候,十来个汉子能活下来三个已经是长生天保佑。

     这种奴隶,就算是第一年行商能够侥幸活下去,可身上受的伤得不到药草治疗,往往会倒在第二年的路上,基本上只有一个年头的寿命可活。

     但是这些大漠民族似乎早已经习惯,这两个商队伙计眼中没有半点怜悯,忍着这扶风深秋的寒意,提着灯笼数了数遍,确认了人数,便转身匆匆离开。

     方才走了数步,身材稍微雄壮些的那个伙计突然低呼一声,抬手轻拍额头,叫道:

     “糟,忘了那个小子。”

     两人本欲直接离开,可一想到那小子若是溜了造成的后果,还是挪动脚步,匆匆进去了后院,看到一处破烂帐篷下面,侧卧着一个消瘦的身躯,裸露的脊背之上还能看得到狰狞的伤痕下,心中方才微松口气,紧了紧衣服,转身离开。

     其中一人低声咕哝道:

     “这小子也算是倒霉。”

     稍雄壮些的汉子低声咒骂两句,道:

     “倒霉什么,这就是长生天的旨意,据说大人他带着这累赘过来,还是因为知道了‘拓跋家的明月’就在这里,打算能够挣上一笔,不知道为什么没能成。”

     “可能是那位看不上这奴隶吧……”

     “也是,看这焉了吧唧的样子,估计也没多长日子好活了……”

     低声交谈声音逐渐消失。

     当再也听不到那声音的时候,契苾何力方才松了口气,翻转了身子,平躺在这潮湿冰冷的地面,透过帐篷上的破洞,看到了星光和月亮,呆呆看了半晌,抬起手来,捂在了自己的心口上。

     活下去……

     ……………………………………………

     王安风换回了原本的朴素衣服,木剑重又放回原本老旧的剑柄当中,辞别了师父们,回到了扶风学宫,此时已经入夜,风字楼中,大抵已经只剩了很少人在,正应当去洒扫楼梯。

     而在同时,少林寺中。

     鸿落羽如同没有了重量一般,慢悠悠飘在空中。

     在当代顶级高手当中,他拳脚不过勉强一流,在圆慈面前,不过三四十合便会交代了一条性命,兵器上功夫也不足为道,唯独轻功一脉,堪称震古烁今,天下无二。

     其筋骨天生便较常人轻三成,按照一位前辈所说,这就是祖师爷赏饭吃,没法子比,要比只能自个儿寻个安静地方,找根面条上吊去。

     以其天赋异禀,就算是练习江湖上下九流的轻功草上飞,也能够闯出自己的门道来,得入神偷门之后,更是如鱼得水,修为境界,一日千里,至二十七岁,一身轻功已浑然天成,凭借内气引动天地,便可以自在遨游,乘风御空,随心所欲,几近于道家逍遥游之境。

     可此时他却并未曾表现出丝毫的独特之处。

     身子朝天,脑袋指地,飘飘悠悠,嘴里叼着根草杆,眉头紧皱,想了半天,终究长叹一声,连连摇头,道:

     “啧啧啧,不成,不成啊……”

     “这小子只适合去当堂皇正大,行走江湖的大侠客。”

     “高深莫测的世外高人,掌控全局的幕后黑手,这种风格也实在是太难为他了……”

     吴长青抬手抚须,亦是叹息一声,道:

     “我也是觉得,让风儿接触这些有些早了……”

     他和王安风相处已久,从少年细微动作处,看得出来他对于收服人心这类事情并不适应。

     吴雨雨见得了许多,虽面目慈和,可当年年少气盛之时,亲手格杀之人不在少数,手中性命也并非都是恶人,都在这江湖上行走,动手之前,难不成还得要看看是好是坏?

     唯独刀剑决胜。

     他有这种经历,心中自是明白,手握有这少林世界,若是不加以利用,实在是暴殄天物,将来到了江湖之上,也或许会吃不少亏。

     可知道归知道,真要让王安风自己去做这事情,心中又有些舍不得。

     鸿落羽见有人同意自己,面上浮现自得之色,飘到了吴长青身后,抬了抬下巴,扯高气昂地道:

     “听到了没,姓赢的,你这样乱来不行的。”

     “要知道,幕后之人这种恶人事情可不是谁都乐意去做的,不相信你问那边大和尚愿不愿意,他为人虽然无趣了许多,可江湖上谁都知道,他是个顶大的好东西。”

     吴长青闻言张了张嘴,哭笑不得,心中已是知道眼前这神偷老毛病又犯了。

     鸿落羽和赢先生关系匪浅,自然知道先生身份,后者身为魁首,常年隐于幕后,正是神偷口中,那所谓黑手恶人。

     心念方才想到这里,便又看到了那边文士骤然冷峻下来的面庞,听着耳边鸿落羽喧嚣,不由苦笑,却又实在没有心气去管,便抬眸看向那边圆慈,道:

     “圆慈大师,你说两句罢……”

     老夫,老夫已经没力气再管了。

     可一连唤了数声,那边僧人却都未曾有什么反应,不知想起了什么,往日里平和的面容之上竟然似有出身,吴长青心有异样,就连那边‘剑拔弩张’的两人都察觉异状,转头看向那边僧人。

     圆慈自此时回过神来,恍惚了下,低诵了一声佛号,面目神色一如往常,开口道:

     “……是神偷故意夸大了。”

     “善人和恶人,哪里有这么多的分辨?”

     “于此为善,或许于彼为恶,善恶之中,便是江湖。”

     声音微顿,复又微笑问道:

     “再说,谁人所说,隐于幕后,便必然是恶人所为?”

     鸿落羽一时无言以对,面上便有些挂不住,低声嘟囔两句,道:“这个可不一定,像是你这秃子吧,江湖上风评不就很好?”

     “又比如某人吧……不知道多少人打算杀之而后快。”

     放下出口,鸿落羽突然察觉到了文士面上寒意大盛,不由打了个哆嗦,心中哀叹又得遭罪,突然察觉到了空间异动,显然是王安风正准备过来,眸子微亮,挺身叫道:

     “哈哈哈,徒弟过来了。”

     “姓赢的,这次就放你一马,老子先去教徒弟武功去了……”

     怪叫一声,身形朝着前方激射而出。

     其在王安风出现的同一时间掠过那处,将少年直接带走,瞬息之间,已不知道去了多远之外。

     吴长青见状心中悚然,方才鸿落羽速度之快,纵然是他,也只能够看得到一道残影,如此轻功,若是精修刺杀之术,天下虽大,又有谁人能够躲得过去。

     心念至此,老人心中竟然升起了些许庆幸,幸好鸿落羽虽生性轻佻,却并非嗜杀疯狂之辈,否则江湖之上,恐怕多出许多腥风血雨。

     文士看着那边方向冷笑不言,眸中满是不善,而圆慈盘复又盘坐于青石之上,似乎回到了打坐禅定的境界当中。

     江湖中人,谁都知道,忿怒明王嫉恶如仇,行为磊落。

     可他脑海当中本能想起的,却是另外一人所说的话。

     “于我而言,你便是这世界上,最大的恶人。”

     心有杂念,如同湖面生波。

     圆慈体内金刚不坏神功已过十二关锁,不断轮转,手持念珠,口诵佛经,以求心神安稳,得入无所思之境,可脑海中记忆便如同被方才鸿落羽一言生生敲碎了个缺口,不断有画面浮现,如同掌握流水,不得阻止。

     “你说你入世是度尽恶人……”

     “江湖百姓都给你立了长生牌位,在他们眼里,你是天大的好人,是佛徒,是大侠客。”

     “可你根本就是个天大的恶人。”

     圆慈手中佛珠转动越来越快,神色依旧平和,口中低声念诵: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穿着佛珠的绳子断开。

     一百零八颗细小圆珠洒落一地。

     每一佛珠,为一烦恼,六根各有苦、乐、舍三受,合为十八种;又六根各有好、恶、平三种,合为十八种,计三十六种,三世轮转,合为一百零八种烦恼,纠缠心中。

     身如金刚,求证百八三味,断除烦恼,自得清净。

     他一向做得很好。

     可此时烦恼却一齐涌现出来。

     圆慈跌坐于青石之上,双目微阖,轻叹声气。

     那日三月,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有人看他。

     身着红衣,腰悬琼玉。

     “你度了那么多的恶人,为什么不肯看我一看。”

     “为什么不肯度我?”

     僧人一如当日,闭上眼来,低诵佛经。

     “一切有为法。”

     “皆为泡影。”

     心境杂念重又消弭不见,似乎更为坚硬,魔者为磨,不磨不成佛。

     僧人俯身,面目依旧平和,将那念珠一颗颗穿起。

     串着佛珠的,是一根红色的绳索。

     艳如三月桃花雨下。

     ps:第一更
最近更新: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法家高徒 极品全能学生 俗人回档 全职高手 乾坤剑神 求魔 神道丹尊 透视村医也疯狂 万古神帝 神藏 白袍总管 明星潜规则之皇 大龙挂了 驭房有术 我欲封天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异能小神农 官术 将夜 官妖 掀翻时代的男人 灵域 最强弃少 太古龙象诀 不灭龙帝 神墓 魔禁之万物冻结 遮天 红色仕途 仙逆 至尊剑皇 地府朋友圈 凌天战尊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武侠世界大穿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乱清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邪御天娇 造化之王 美食供应商 通天武尊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极品掠夺系统 重生之光辉人生 太古剑尊 抗日之将胆传奇 三国之无赖兵王
小说我的师父很多版权都归作者阎ZK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