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六十九章 已知山有虎,何故偏向此山行?[22]

     王安风明显低估了米兴法的食量。

     站在路口处,少年满脸茫然地看着这位前扶风巡捕扬长而去。

     右手里头荷包已经重又变得干瘪。

     王安风拎着手中的荷包,朝着右手甩了甩。

     最后一枚铜板落出来,在他掌心处滴溜溜打了个转儿。

     似曾相识的一幕,如在嘲讽。

     王安风叹息一声,眉目之中,满是怅然,却在心中又有所安慰,低声呢喃道。

     “看来,吃得多这件事情,不止我一人。”

     …………………………………………

     一行三人,回了学宫当中。

     学宫前那长道当中,剑痕犹自还在,血迹被打扫了一便,却仍旧在地面上留下了斑斑点点的痕迹,和灰尘干土混合,形成了暗红色的模样,如同丑陋的胎记,留在了地面上。

     空气中仍旧还有鲜血的味道。

     等回到王安风那小木屋的时候,苏赌徒已经转醒过来,身着白衣,面容俊秀的世家公子,搬了个小马扎,双手抱着个茶盏,就坐在了王安风小木屋前头。

     旁边儿架着一把连鞘的长剑。

     整个人看起来,如同等着讨债的长工一般,未曾言语,也能够感觉到后者身上洋溢的那种怨气,直欲要冲天而起。

     当看到王安风的时候,苏文昌原本茫然,未曾聚焦的双眸亮起一道寒芒,腾地站起,咬牙切齿,高声道:

     “王安风,你给我滚过来!”

     王安风面容有些尴尬,抬起右手打了个招呼,道:

     “啊,赌徒,吃了没……”

     “我给你带了些早点。”

     苏文昌俊秀的眉头倒竖而起,几乎要被气笑了,右手握着剑,一下一下砸在地面上,‘狞笑’道:

     “吃?”

     “我吃你个大头鬼啊吃!”

     “你小子一指头把我戳掉了半条命,吃吃吃,去梦里面找周公讨吃的不成?!”

     王安风看着满脸牢骚的苏文昌,苦笑不言。

     这件事情本就是他不对,当下自然是连连拱手道歉,如是者三,方才让苏文昌怒气稍微发泄了些,低声咕哝两声,劈手从王安风手边儿抢过肉饼,大口咀嚼,王安风在旁边一边给苏文昌斟茶,一边‘赔笑’,道:

     “不过,赌徒你近来修行比较刻苦啊……”

     苏文昌翻个白眼,含糊不清地道:

     “不是我自己解开的穴道。”

     王安风微微一怔,继而便想起来了一人。

     正当此时,自屋内传来了轻声笑语。

     一袭白衣的薛琴霜自门中踏出。

     此时天色渐寒,她手中却仍旧握着一把折扇,腰悬白玉,风姿倜傥。

     含笑揶揄道:

     “竟然未曾发现我的气息,安风你修行略有懈怠啊。”

     梦月雪看得眸子瞪大,呢喃道:

     “好,好漂亮……”

     旁边川连闻言忙抬手拉了下自己师妹,低声道:

     “师妹,这是位公子,怎么能够用漂亮来形容?”

     “实在是有些失礼。”

     复又对着薛琴霜抱歉地笑了笑。

     梦月雪看着旁边木讷的师兄,低声咕囔了两句,颇为不服气的模样。

     薛琴霜冲梦月雪两人微微颔首,行至王安风旁边,上下打量了下后者,笑吟吟地道:

     “事情解决了?”

     王安风微微点头,当下将方才发生的事情大略讲了讲,但是略去了自己方才和那火炼门高手对峙的环节,只是说后者怀疑自己的观点根本站不住脚,若按照那种逻辑,他自己便是比王安风的可能性更大。

     言罢,薛琴霜微微颔首,饶有兴趣地看了王安风一眼,道:

     “看来你突破了。”

     “什么时候切磋一二?”

     王安风闻言微怔,心中亦有跃跃欲试之感。

     此时他算是令自身嫌疑大大降低,心境已颇为轻松,而自身也已突破到了八品修为,拳掌剑术,轻功指法,都有不小长进,是以也想要试试,自己距离同辈人中最强的‘薛十三’,究竟还有多少的距离。

     便在此时,苏文昌咽下了最后一口肉饼,眉头微微皱起,道:

     “尚且还不要太过于放松。”

     “幕后这人做出这件事情,极有可能是对你有敌意,才会为了令你和火炼门冲突,杀死了十数条性命,在真凶被抓到之前,你勿要在掺和进这件事情当中,对你没有半点好处。”

     王安风微微一愣,转身看着苏文昌,双眸微张,道:

     “十数条性命?!”

     苏文昌微微颔首,道:

     “你不是去了火炼门,不知道吗?”

     王安风摇了摇头,道:

     “火炼门那人只说了,卫奇死在剑下,其他事情完全没有提及。”

     苏文昌嘿然笑了声,道:

     “难怪,死的人里毕竟是有他们少主。”

     “据我所知,火炼门中昨夜除去卫奇之外,尚且死了十五条性命。”

     “其中大多是扶风城中招来的侍女佣人,想来是恰巧在那人行进路上,为了防止一丝半点泄露消息的危险,将遇到的每个人都杀了个干净,没留下一个活口。”

     “可见其心狠手辣。”

     “被火炼门雇佣之后,便已经算是踏入江湖,挣的钱多许多,却要承担许多风险。”

     “还好你及时将自己从这件事情当中抽身而出,此时应该头痛的是那个人才对,不过,即便如此,这段时间,你也要多加小心,勿要再掺和这事情,谁知道那人被逼急了会做出什么事情。”

     言罢摇了摇头,似是感慨,却又觉得自己似乎搅了薛琴霜两人性子,摆了摆手,复又将这事情揭过,笑道:

     “不说了不说了,不提这扫兴事情。”

     “安风你能够摆脱这局面,自然应该开心。”

     “说来,你二人来这里许久,我却从未见过你们全力出手,倒也是颇为感兴趣。”

     川连闻言连连颔首,由衷叹息,道:

     “王兄武功,实在是我平生仅见。”

     梦月雪看了看王安风,复又看看那边极为‘漂亮’的薛琴霜,亦是眸光微亮,似极感兴趣,道:

     “是啊,王大哥,还要我帮你拿着剑鞘吗?”

     薛琴霜看了看颇有兴趣的众人,复又看了看面目之上,并无异状的王安风,看着少年在诸多好友起哄之时拔出了背后长剑,斜指地面,看着他周围隐有气劲激荡,却未曾出手,折扇合起,轻轻敲击在自己手掌心,道:

     “罢了,今日没有什么性子打了。”

     “这一战且先记在账上。”

     “往后再说。”

     …………………………………………

     火炼门事情,经过了一两日的发酵酝酿,逐渐席卷了整个扶风郡城。

     而与此同时,王安风也是声名渐起。

     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认定了,在下一期榜单上,王安风必然会名列地煞榜单之中,名列于全天下及冠前武者前百的位子当中。

     来往拜见他的人,突然增多。

     不乏扶风郡中的世家少主之类,携重礼而来,往往也还有着姿容秀丽的世家少女,跟在兄长身旁,好奇地打量他,复又裣衽一礼,只是言谈两句,便已满面羞红,秀色可餐的模样。

     原本的木屋,一时间来往之人,络绎不绝,今日更是有城中慕容世家,以慕容同公子为引路之人,带着数人过来拜会。

     可王安风却不在这里。

     火炼门商号之前。

     青石地板,寒秋露重。

     却有名老妪坐倒在地,早已鸡皮鹤发,却身着缟素,伏在地上,哭号不住。

     身材粗壮,看守大门的武人亦是无奈,一直解释,复又将手中装满了银钱的袋子递过去。

     老妪将这钱袋子一巴掌砸地落在地上,发出了哗啦声响。

     双眸泛红,哭号道:

     “我要你的臭钱作甚?我只要我的乖孙孙……”

     “我要的是人,呜呜呜……”

     不远处茶摊上,一名江湖人皱眉,道:

     “这老妇为何还在这里纠缠不休……”

     “我看火炼门,亦没有去克扣银钱。”

     茶博士上了好茶,叹息道:

     “人没了,要钱做什么呢……”

     “都知道这进江湖门派里头干工的风险不小,跟跑镖的一样,拿到钱多,风险也大。”

     “这其他人吧,要钱不要命,那也由他。”

     “可这阿婆和她孙女相依为命,那丫头是为了给她阿婆治病,才咬着牙进去了火炼门,这事情一直都瞒着她阿婆,每日里省吃俭用的,只来我这里吃些不要钱的茶水下饭。”

     “前些天来这里吃茶,还说就快要攒够银钱啦。

     “我还以为这丫头熬出来了,可惜啊可惜,唉……”

     那江湖人亦是沉默。

     即便在江湖上奔波许久,此时心中也不是滋味,饮了口茶,听得耳边嚎哭,茶盏重重砸在桌上,啐了一口,道:

     “这江湖,真他娘的不是东西!”

     身后那桌子,传来声音。

     “店家,结账。”

     身着蓝衫的少年站起身来,背负木剑,周围有人认出这位正当风头上的少年武者,皆是惊呼出声,一个两个,赶上前去,想要和这位藏书守搭话,却又有些胆怯,深秋之中,亦有许多热闹处。

     而在数十步之外,白发老人,孤身跪坐,号哭不止,越发衬得这里红火热闹。

     王安风走过去,半跪在地和那老人平齐,将手中茶点递过,柔声道:

     “老人家,吃些东西吧……”

     老妪挥手将之打落,双目因为哭了许久,已经通红,道:

     “我不吃,我只要我的乖孙孙……”

     “呜呜呜……”

     王安风沉默,将那茶点拿起来,掰下来了弄脏的部分,将干净的递过去,颇为艰难地开口道:

     “阿婆,人死不能复生……”

     “节哀。”

     那老人家大哭道:

     “人死节哀,我不节哀!”

     “你知不知道,我的乖孙孙已经给自己做好了女红,我再过些日子,本来就能看到她成亲的,看到她过上好日子……呜呜呜……”

     “现在,现在全没有了……”

     “那害死我乖孙孙的人呢,还在逍遥快活……那些大侠客呢?!他们在哪里?!大秦的捕头呢?在哪里?!”

     “我的乖孙孙到死都相信这世道,都相信有侠客,有巡捕,都,都相信你们,呜呜……她到死都相信那世道……”

     “可现在呢?”

     “人呢?!”

     王安风牙关微微咬紧,面目却越发温和,道:

     “阿婆,那要不要和我打个赌?”

     “凶手肯定会被抓到的。”

     “侠客,总还有的……”

     不知是否是年已老迈,精力远不如往前,还是王安风看上去很容易让人相信,渐渐地,老妪止住了哭泣,鸡爪一般的手掌抓住了那茶点,如同失去了魂魄般离开。

     王安风缓缓起身,抿了抿唇,转身朝着学宫处而去。

     右手抬起。

     方才过于用力,指甲刺破了手心肌肤,斑斑鲜血滴落在有些脏了的茶点上。

     脑海当中,却又想起了两日前,苏文昌所说。

     ‘你不能在干涉此事,那凶人此时正因被你破局而头痛,火炼门的势力也已经快要过来,他必忙于抹去痕迹,分不出手来对付你。’

     ‘若是你再掺和进去,极为危险。’

     王安风将这茶点抬起,放在嘴中。

     大步而去。

     …………………………………………

     是夜。

     王安风未曾去少林寺,而是背负木剑,直接离开了自己的木屋。

     方才走了数十步,却发现前面有一道身影,微微一怔。

     那人影嘴中似乎在轻哼调子,察觉王安风,曲调声音停下,轻笑了声,走出黑暗,暴露在月光之下,虽然做男装打扮,亦可看得出其原本的三分面目,正是薛琴霜。

     今日却未曾拿着扇子,背后同样背负了一柄行为,早有预料,笑吟吟地道:

     “终于忍不住了吗?”

     王安风抿了抿唇,道:

     “薛姑娘……”

     薛琴霜双手倒负在后,悠然道:

     “要准备给我找借口,打消我的想法,让我回去吗?”

     王安风被说破了心事,张了张嘴,一时不知说些什么比较好。

     薛琴霜踏前一步,道:

     “那不妨,听听我的理由?”

     王安风微怔,月光之下,薛琴霜的褐瞳微微泛光,上下打量了下少年,轻声笑道:

     “你是不是将那死去了的十几条性命,背在了自己身上?”

     “是不是,认为若无自己,他们便不会受到牵连,不会身死?”

     “是以,在那日苏文昌他们因为你脱离险境而开心的时候,你则会心中郁结?连和我交手的兴致都没有了……”

     “是以,打算避开白天里众多耳目,暗中去找找那位火炼门中高手?想要从他那里知道最后一条线索?”

     王安风沉默了下,摇头道:

     “没有。”

     “江湖之中,生死无常,福祸难料,无论是谁,都有可能会死去,因因果果,根本分不清楚,我又怎么会这么幼稚?”

     “只不过……”

     薛琴霜微有好奇,重复道:

     “不过?”

     王安风敛目,道:

     “只不过我答应了一位老人家,想要为她讨个明白而已。”

     ps:第二更……
最近更新: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法家高徒 极品全能学生 俗人回档 全职高手 乾坤剑神 求魔 神道丹尊 透视村医也疯狂 万古神帝 神藏 白袍总管 明星潜规则之皇 大龙挂了 驭房有术 我欲封天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异能小神农 官术 将夜 官妖 掀翻时代的男人 灵域 最强弃少 太古龙象诀 不灭龙帝 神墓 魔禁之万物冻结 遮天 红色仕途 仙逆 至尊剑皇 地府朋友圈 凌天战尊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武侠世界大穿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乱清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邪御天娇 造化之王 美食供应商 通天武尊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极品掠夺系统 重生之光辉人生 太古剑尊 抗日之将胆传奇 三国之无赖兵王
小说我的师父很多版权都归作者阎ZK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