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七十二章 来自江湖的毒打[11]

     扶风城外,一黑一白,两匹骏马嘶鸣而去,面目可亲的男子看着其中黑马之上,背负木剑的蓝衫少年,微微颔首,复又看到了旁边的白衣少年,心中略有不安。

     可想了想,却又把这不安放下。

     都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又能如何,还能够翻了天不成?

     哂笑两声,转身而去。

     旁边有相熟之人认出他来,打了个招呼,他也微笑点了点头,极为熟络地寒暄,模样神态,极为可亲,闲聊两句,朝着一处宅邸处走去。

     这并不很长的一段路上,竟然有十来个人认出来了他。

     而这人似乎也极为享受这种感觉,乡里人情,每个人家里的情况,都能说得出来,回到了那宅邸当中,鸡皮鹤发的老妪正在门外立着,男子脸上笑容微微收敛,行至那老妪旁边,低声道:

     “婆婆,大人还在里面?”

     老妇人点头,道:

     “每日里都在里面,你又不是不知。”

     声音微顿,复又诡笑道:

     “不知里头是有些什么宝贝东西,竟然能令大人也如此沉迷……”

     男子皱眉道:

     “婆婆,慎言。”

     老妪嘿然笑了一声,似有不屑,却当真不再开口,心中则是猜测,不知道是多么值钱的宝物,能值得大人这般隐秘。

     屋内。

     心思慎密,给王安风布下了难以逃脱死局的青袍人睁开双眼,神色平静。

     看了一眼前面正堂上画像,悠然叹息道:

     “师父啊,终于到今天了……《神农经》,白玉赤阳丹。”

     “当时你不给我的,现在一个一个,都走不掉,包括你的性命……”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利之一字,便是天下最大的道理。”

     “这本是你教我的。”

     “勿要怪我。”

     声音落下,随手自旁边拈起一枚白子,落在棋盘之上,原本平和的局势陡然变得异常凶险狠辣,这男子定定看了看这枚棋子,转身而出,看着自己的手下,面上神色已没有了先前模样,只是淡淡吩咐道:

     “将之前准备好的暗子全部用出去。”

     “药师谷中,有一件东西,是堂主所要,必须取来在手里。”

     老妪笑道:

     “大人放心,三件上好佳礼,早已经准备好了。”

     “想来必然会讨地众人喜欢……”

     青袍男子悠然道:

     “那便是,最好不过了。”

     “走罢,小心误了时候……”

     “是。”

     老妪和那男子俯身行礼,离开之时,有数只银羽飞鹰自这院子里冲天而起,盘旋了两周,自西边儿而去。

     飞鹰之流,速度本就极快,不逊色于中三品中的武者,这一只又是其中异种,振翅而飞,下方景色迅速被拉在了身后,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突然长啼一声,敛翅而下。

     落在了一处院落当中,院子里站着一个高大的女子,面无表情,将那飞鹰信笺撕扯下来,看了看,冷然道:

     “白虎堂,已经出发了。”

     “准备走罢。”

     旁边是一面色愁苦之人,叹息道:

     “真真不愿意掺和这种事情,白虎又不是大猫儿,这养不熟啊,指不定就是没时候一爪子把我们给撕了。”

     旁边高大女子淡漠看他一眼,道:

     “我等需要新的驻地。”

     “药师谷易守难攻,正当是也。”

     “何况,还有害死了夏藏书守’也在,那颗头颅价钱,可比中三品。”

     面色愁苦之人咕哝两声,叹息道:

     “也,也好吧……”

     “说来,正好是事关夏长青护法,倒也可以将那位心仪夏护法的女人招来,还有……”

     看那面色愁苦之人低声咕哝个不停,女子移开目光,漠声道:

     “残字部众,今次全部出手。”

     “带好兵器手弩,这一次,药师谷上上下下,全部灭口,即便是十岁以下孩童,亦不留性命。”

     “若能将藏书守枭首,将有大功。”

     无息间,一道道身形掠出,皆带面具,双眸灰暗。

     在这众多身影之中,那女子抬起头来。

     阳光之下,那面皮似乎变得透明,隐隐约约可见纵横相切十九道伤疤,极为瘆人。

     一张面具,将这如同炼狱修罗一般的面孔覆盖。

     面具之上,一半大笑,一半大哭,唯独眸光却阴狠暴戾,令人望之而胆寒,看向旁边儿那愁苦之人,漠然开口,道。

     “我丹枫……不,残部。”

     “将自此重现江湖……凡涉及之人皆死。”

     “夏长青已死,可在此之前,已经准备好了他身死之后的计划,原本相关人物,此时皆可以调用,事关重大,你可勿要。”

     “不要将这些牌攥在手里烂掉,也舍不得打出去。”

     ………………………………

     火炼门中。

     身姿魁伟,隐隐英霸之气的男子大步而出,身后跟着十数名手持利刃的武者,旁边一位须发苍白的老者死死拉住了这男子的手掌,道:

     “门主,不可,不可啊……”

     “奇儿之案,绝不会是药师谷所为,你,你带着人去药师谷,是要做什么?!”

     那男子甩手将那老者屏退,道:

     “做什么?”

     “无论如何,我儿已死,若为他一人之死,妄动我火炼门之力复仇,实为愚蠢,他死便死罢,还被人利用,简直就是一个废物,这种废物,死不足惜!”

     “可他之死,污蔑了我火炼门威望。”

     “纵然是之后杀得了凶手,同样会让人小觑,江湖渐生变故,一旦有分毫示弱,到时我门中不知道要死伤多少子弟!”

     “怎么,在长老眼中,药师谷弟子是命,我火炼门子弟便不是性命了?!”

     老者急切道:

     “那你亦是不能颠倒黑白,你,你你你如何堵地住悠悠天下之口!”

     男子闻言,哈哈大笑,道:

     “只要药师谷中上上下下鸡犬不留,所谓真相,又能如何?!”

     “又有何意义?!”

     “今日之后,天下皆知,杀吾儿者乃扶风药师谷,触我派威严者,虽其为远,我必杀之!您老怕是老地糊涂了,江湖之上,哪里认得什么道理?”

     “若是平口辱人清白,黑白不分,那不过是幕后毒士腌臜的计量,可若是名正言顺,将之杀个干干净净,酣畅淋漓,宣告天下,无人不服,便是枭雄的作风。”

     “江湖之上,力即是理。”

     “哈哈哈,李长老活了许多岁,仍然没能看开吗?”

     那老者张了张嘴,无言以对,正在此时,那门主复又道:

     “再说,在此之前,早已经准备了多年的暗子。”

     “再不调用,也该烂掉了。”

     不轻不重的话语,隐藏杀机的神色,已经让那老者失态,双手抬起,抓住了那男子的手腕,刚刚打算继续开口劝说,却被那门主挥手甩开,手腕一震,长刀直指着那老者的鼻尖儿,笑道:

     “不知道,长老是姓火,还是姓药?”

     声音含笑,那老者面色却骤然苍白,颤颤巍巍收回了自己的手掌,张了张嘴,笑道:

     “自,自然是姓火的。”

     那门主定定看了他半晌,看得他身躯颤栗,看得他神色苍白,额上渗出冷汗,突然便昂首大笑,道:

     “哈哈哈,李长老啊李长老,你我相交二十余年,可谓是肝胆相照,莫逆于心,今日方知道你姓火,有趣有趣……”

     “往后不应该叫你李长老,而应该叫你火长老了!”

     那长老面色越发苍白,看着眼前的门主卫长空狂笑恣意,额上不住伸出冷汗,正当此时,卫长空手腕一动,收回长刀,右手在那老者肩膀上拍了拍,笑道:

     “开个玩笑,不要怕不要怕。”

     “来人,请长老去我房里喝喝茶水,消消气,对了,就拿我刚刚准备的那最好的茶。”

     吩咐了左右,复又笑道:

     “兄弟知道你是因为心善,见不地杀人场面。”

     “所以,不用你参与进来。”

     “可这毕竟是咱们火炼门的大事情,放心,我会带回那老头儿的脑袋,给你看看的。”

     李长老面色陡然苍白,左右已经有两名武者将自己守在中间,只能看着卫长空大步而去。

     “走!”

     …………………………………………

     扶风城中。

     火炼门。

     梦月雪和川连两人正辅助前辈,压制着中毒之人身上的毒素,本以为这祛除毒功是极为吃力的事情,却发现根本没有感受到多大的压力。

     看向旁边川连,却见其神色更为从容,心中不由得升起来好奇不安。

     师兄近来武功连连突破,功夫进展神速,这种祛毒的需要,只要有师兄一人便可以,张爷爷先前还检查过师兄的功夫,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那为什么,还一定要把我们两个都留在这里。

     如果我回药师谷的话,绝对会更简单。

     梦月雪心中不知为何,出现了一种隐隐的不安,看向那边的老神医,心中念头转动,自心中竟然升起来了一个令她心中惊怖不安的念头。

     眼前这位慈和的回药师谷,而不是让她。

     为什么会做出这种行为?

     确实有可能有危险,但是,但是却用欺骗让她和川连留下,对于王安风的行为则是没有半点提醒,混不像是个神医。

     张爷爷,他知道什么?!

     老神医察觉到她视线,转头看去,笑道:

     “怎么了,雪儿?”

     梦月雪张了张嘴,眼前老者依旧那般的慈和,不自觉便将心中的念头放下,只以为是自己多想,摇了摇头,道:

     “没甚么……”

     与此同时,药师谷中。

     满头银发的老人站着,含笑讲些什么,而旁边则是坐着一个青袍老者,后者身上气息醇厚,神态淡然平和,不似凡人,一边饮茶,一边淡淡道:

     “将计就计,将门中叛徒引入此地围杀。”

     “做的不错。”

     一身药香的老人笑道:

     “不敢当,不敢当。”

     “到时候,还要坛主多多帮手。”

     青袍老者微微颔首,虽是同意,心中对于旁边这位药师谷大长老则没有半分好感,自他一年前,在忘仙郡,险些死在了那一直伪装,心思深沉的‘杂碎’手中之后,对于这一类人,便是再无半分好感。

     纵然此时,他回想起那‘杂种’疯狂的拳势,依旧会心生战栗,依旧会恐惧万分。

     直如猛虎下山!

     若不是阁主借助神兵之威,将重伤濒死的他隔空带走。

     若不是阁中尚且还有一颗天下少有的丹药。

     若不是那老贼借助心中激愤,刚刚突破到三品,根基不足……

     这种种巧合,只有有一处出了问题,他必然会在那拳势之中被打成齑粉,怎可能还在这里,隐于幕后,享受他人的恭维?

     青袍老者想及此处,心脏微微颤栗,却强压住了恐惧后怕,收敛眉目,自心中道:

     “就算你足够的强……可孤身一人,江湖之上,又能如何?”

     “你死了,我活着,这就是最大的道理。”

     “柳无求……”

     冷笑一声,抬手饮茶。

     ………………………………………

     斜阳西垂。

     王安风勒马而立,胯下正是薛琴霜当时曾送的异兽名马,看着远处笼罩在云雾当中的建筑,便看到这云雾连绵,蜿蜒流转的扶风八景之一,据称每日云雾自最高处的山巅涌出,四下蔓延,如同玉虚仙宫。

     少年微微呼出口气。

     “终于到了。”

     一路上未曾遇到什么事情,此时心下微松,看着这云雾缭绕的景致,脑海中却不受控制想到了那位老人家的哭号。

     王安风重重呼出口气,压下了心中杂念,抬眸看向旁边薛琴霜,做着最后努力,道:

     “薛姑娘,你我就在这里分开罢。”

     “到了这儿,也没甚么危险了。”

     薛琴霜看他一眼,并不回答,正是又抬手指着这山间云雾,笑吟吟道:

     “我又没有跟着你来。”

     “我只是来看看这扶风八景,药师谷云海。”

     声音微顿,复又歪了下头,玩笑道:

     “怎么,莫不是小女子过于碍眼,影响了王少侠心情?”

     王安风张了张嘴,无奈摇头,沉默了下,轻声道:

     “多谢……”

     薛琴霜笑了下,并未管他,双腿轻夹了下马腹,骏马长嘶声中,已先一步而走,清喝道:

     “驾!”

     天穹之上,有飞鹰长啼,振翅而起,云雾绵延,天光隐有黯淡,王安风和薛琴霜两人驱马而行,身形渐渐模糊,云雾涌动,如同怪物一般,将这两人吞入其中。

     飞鹰振翅,有银羽飘落。

     ps:剧情节点,卡文比较厉害……所以,今天只有一更了,还请大家包涵包涵

     ps:这一段剧情,e,江湖和社会的连环毒打,便是少年们成熟的必经之路,我也不想哇(认真。)
最近更新: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法家高徒 极品全能学生 俗人回档 全职高手 乾坤剑神 求魔 神道丹尊 透视村医也疯狂 万古神帝 神藏 白袍总管 明星潜规则之皇 大龙挂了 驭房有术 我欲封天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异能小神农 官术 将夜 官妖 掀翻时代的男人 灵域 最强弃少 太古龙象诀 不灭龙帝 神墓 魔禁之万物冻结 遮天 红色仕途 仙逆 至尊剑皇 地府朋友圈 凌天战尊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武侠世界大穿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乱清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邪御天娇 造化之王 美食供应商 通天武尊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极品掠夺系统 重生之光辉人生 太古剑尊 抗日之将胆传奇 三国之无赖兵王
小说我的师父很多版权都归作者阎ZK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