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七十五章 社会毒打左勾拳,右勾拳,致命暴击,KO[二合一]

     眼前老者没有丝毫的犹豫,便一口答应下来,王安风心中重重松了一口气。

     只因为人命关天,也便顾不得繁文缛节,登时开口道:

     “那前辈,我们便快些出发罢……”

     声音落下,王安风就觉得自己这话说的实在是失礼,正心有忐忑时候,那老者却并未因此有丝毫的不愉,只点了点头,笑道:

     “自然应该如此。”

     “不过,救人亦是不能过于心急。”

     “还请二位少侠稍待,老夫去取来银针药材,方才能够随同两位,一同下山。”

     这个要求,王安风两人自然没有异议,而就当老者转身的时候,其背部毫无防备地对着王安风两人。

     亦对着内谷入口。

     武者无论修行至何种境地,背部,都是整体最弱的方向。也没有任何一个心怀杀机的人,能够在这个时候还按住不动。

     登时只听得嘶鸣之音冲天而起,极峰之巅,突然便有凌厉无情的刀势鼓荡,云雾破散,寒光夺命,直指前方老者!

     王安风瞳孔骤缩。

     久经历练的本能令他的手掌猛然抬起,一把握在了剑柄之上,雷光闪动,长剑已经斜斩而出,这一手突兀拔剑,足以令九品当场饮恨,可出手之人,乃是武功远超于他的高手,这一下又是含恨而出,绝没有丝毫的留手。

     远在王安风反应之前,寒光已经瞬间刺穿了前方老者的后心。

     如同流星极电。

     瞬息的死寂之后,恣意笑声响起,带着猖狂和压抑的恨意,一名青袍男子早已经站在了王安风身前,手持长刀,大笑不止,道:

     “师父,许久不见。”

     “弟子给您请安了,哈哈哈……”

     久经折磨的往事,压抑十年的疯狂,一招之间,竟已经得以昭雪,酣畅淋漓的狂喜之下,青袍人失去了平素的镇定和谋算,只余下了疯狂。

     每个人都有过去。

     王安风瞳孔骤缩,鲜血溅射出来,自他脸上拉出了一条痕迹,而只在这狂笑声中,他已经明白了眼前之人的身份——

     其正是药师谷中叛徒。

     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

     几乎是瞬间,王安风心中便有激怒升起,杀气鼓荡,背负着十数条无辜性命枉死的自责之心瞬间化为了杀机,手中木剑几乎在大脑做出理智反应之前,便已经逆势斜斩。

     可对手实力之强,远超于他,王安风掌中剑锋尚未落下,便已被厚重的气浪席卷,狠狠地抛飞了出去。

     人在空中,腾身而起,王安风凭借内力和轻功,生生折转了一次,落在地上,只是一招之间,身上已经有了疲惫之感。

     脚旁的碎石滑落,坠入了深渊。

     王安风抬眸看着那青袍男子,后者竟然是根本未曾转过身来,青衫之衣摆微微拂动,自其身后三丈之处,肉眼可见的青色罡气正缓缓散去行迹,那人青衫磊落,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持刀,衣袂翻飞,淡淡道:

     “藏书守勿要着急。”

     “若不是你,我可进不来这隐秘重重的内谷,亦杀不得眼前之人。”

     “你是我的恩人呐……”

     王安风的神色骤寒。

     而那老者眼见着气息已经渐渐萎靡,以王安风所学的医术,已经能看得出牵着已经是弥留之际,纵然是大罗天仙下凡,也没法子救下来,恨恨咬了下牙,忍着那种几乎将他吞噬的愧疚,王安风猛地转头偏向一侧,道:

     “薛兄,走!”

     薛琴霜微微颔首,两人便朝着来时的方向腾身而去。

     王安风牙关紧咬,双目泛红。

     若不是因为薛琴霜,他此时必然已经回身死战,与此同时,心中不可遏制,浮现出了对于自己的厌恶之情。

     回首此事,他的行为和判断,都是一无是处!

     少年牙齿咬破了唇角。

     鲜血顺着嘴角滑落。

     脑海当中,不断浮现方才那老者身躯被刺穿的一幕,浮现出了川连和梦月雪的面庞。

     还有火炼门前大哭的老人家。

     “那害死我乖孙孙的人呢,还在逍遥快活……那些大侠客呢?!”

     “他们在哪里?!大秦的捕头呢?在哪里?!”

     “我的乖孙孙到死都相信这世道,都相信有侠客,有巡捕,都,都相信你们,呜呜……她到死都相信那世道……”

     少年稍显稚嫩的心脏在不住抽痛着。

     重重一步踏在地面上,王安风身形如电激射而出。

     而原本澄澈的心中,开始充斥着杀意,逐渐偏颇。

     眼前那老人家悲苦的面庞越发清晰。

     便在此时,杀机骤显!

     王安风几乎本能驻足,一道寒光擦着他的面庞而过,右侧青岩之上,瞬间有一丈见方的部分化为了齑粉,那一处的云雾直接散去,足足数息时间,方才重新被其他的云气填满。

     王安风只觉得左颊处微微一凉,已经有温热的液体流淌下来,猛地转头,双瞳之中,如同长剑出鞘,寒芒凌厉,直直没入了云雾之中,道:

     “谁?!”

     咿呀咿呀的黄梅戏曲自云雾中传来。

     与此同时出现的,还有粘稠而阴冷的血腥味道。

     方才如冤魂般萦绕不去的面庞真切出现在了王安风的身前,鸡皮鹤发,神色慈和,却有着一双白皙修长,宛如美玉的手掌。

     那手掌抓着个人头,随意一甩,将之甩落在了王安风身前,那个人头咕噜了几下,双目朝向王安风,其中满是惊怖,畏惧,留恋的神色。

     那老妪笑得慈祥和蔼:

     “王少侠,您去哪儿啊……”

     那头颅的眼瞳木然望向他。

     王安风的面庞已经不只是苍白。

     仿佛在心口上被狠狠地刺了一刀,刺进去之后,还要狠狠地扭动两下。

     世界上最残酷的事情,并不是生死搏杀。

     而是生死搏杀之后,却被自己保护的人,从背后狠狠地给了致命的一刀!

     一切的疑团,甚至于未曾看出的部分,在此时此刻,都无比清晰地浮现在了他的脑海当中。

     欺骗,

     阴谋,

     利用。

     少年握剑的手掌攥紧,前方退路,已被堵绝,原本清朗的声线不知为何沙哑,敛目,道:

     “为什么……”

     为什么骗我?还是为什么杀人?

     或者,

     是为什么将他人性命视为蝼蚁。

     那老妪不知道,就连王安风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此时此地,唯独这三个字,才能将他心中愤怒,不解,痛苦表达出来。

     那迷雾当中,有温和的嗓音轻笑出声音来,道:

     “背叛,欺骗,你杀我,我杀他。”

     “江湖,本就是这样。”

     “你又为什么好奇?”

     云开雾散。

     身着灰衣的男子缓步踏出,他穿着厚实的千层底,可此时原本厚实的白色鞋底已经吸饱了鲜血。

     每踏出一步,都会在地面上留下一个鲜红色的脚印。

     这脚印转眼便被浓郁的云雾笼罩。

     灰衣男子手腕一震,掌中只一指来宽的诡异长剑鸣啸不止,声极凄厉,那男子朝着王安风微微行了一礼,笑道:

     “藏书守,那一日的茶点,可还和您胃口?”

     愤怒,对于自己的愤怒,对于眼前人的愤怒,已经到了巅峰。

     可少年浑身的血液已经冰凉。

     ………………………………

     青袍人恣意张狂的神色变得平复了许多,化为了掌控一切的从容,拔出了长刀,溅射出了大片淋漓的鲜血。

     青袍人的长刀斜托在地面。

     老者失去了这刀的支撑,半跪在地,青袍人缓步踱步到其身前。

     刀锋上鲜血流下,滴在地面上。

     竟似乎能够听得到声音。

     那青袍人淡淡开口道:

     “师父啊……您当年收我入门的时候,可曾想过今天?”

     老人抬起头来,面容之上,满身痛苦和不敢置信之色,嘴唇微张,似乎打算解释什么,却涌出了大口大口的鲜血,初时鲜红,随即便化为了令人心悸的湛蓝,极腥臭。显然那刀锋之上,蕴含有极猛烈的剧毒。

     只在这短短数息时间,便已经顺着血液,侵染了这位老者周身。

     青袍人抬手按在半跪在地的老者头上。

     三十年前,是依旧高大的老者,宽大手掌抚在跪倒拜师的他身上。

     今日,则是颠倒了过来。

     那一日是师徒关系的开始。

     此时则是终结。

     青袍人的神色变得平和,倒影落在跪在地面的老者身上,令那老人变得异常渺小。

     双眸微微眯起,呢喃道:

     “都结束了,师父。”

     “你当时候,如果把那些东西都给我,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种刀兵相见的地步,不过,到了而今这一步,再说些什么,都是假的了。”

     “《神农经》,丹药,秘典……”

     “我会把我的东西,又一个算一个,全部都拿回到手里。”

     “还有药师谷。”

     青袍人平静道:

     “药师谷,也应该是我的,可我现在已经入了白虎堂,所以没办法去兼顾啦。”

     便在此时,内谷之外的云雾突然开始翻腾起来,突然听得哗啦衣袂翻飞之音大做,一道道身着黑衣的身影自山下破空而出,轻功皆是极为不凡,短短数息时间,便已经将这内谷中数人,全部包围起来。

     其皆是身穿黑衣,右手佩着手弩可上头大多已没有了弩矢,唯有数人还残存了一两根,皆散着幽绿色的冷光。

     背后背着自小到大三种柳叶薄刀,脸上覆盖面具,或站或蹲,不声不响,已经有幽幽的冷意蔓延。

     此时心境在背叛和利用之下,已经被愤怒占据的王安风面色微变。

     杀气!

     纵然说是处于绝对的劣势之下,他仍旧忍不住微微侧身,去看了那些黑衣人一眼,看到了那些阴狠暴戾的眸子,看到了其手中兵刃上挥之不去的血色,似是想到了什么,面色变得越发苍白,苍白到了几乎透明的程度。

     青袍人抬手在那边老人头顶白发轻抚,轻声道:

     “你是知道我的,师父。”

     “六岁那年,我养大的猫儿,被小师妹看上,大家都要我把猫儿送她,可我不愿意啊,我不愿意,我拿您送给我的短匕,把那猫儿的喉咙给划破了……”

     “它本以为我要和它玩闹,我本来也常和它玩闹,可我又觉得,喉咙里喷出来的血,声音很好听。”

     “十二岁那年,那把匕首,也被我熔炼成了废铁,您还责罚了我……”

     “可您是知道的,师父。”

     重又重复了一遍,青袍人手掌滑落在老者下巴上,将其面庞抬起,看着自己,微笑道:

     “我的东西,就算毁掉,也不给旁人。”

     “我宁愿毁掉。”

     “带上来罢……”

     云雾之中,一名戴着面具的“丹枫谷”杀手疾步而来,双手捧着一个人头大小的檀木盒子,施展轻功,落在了青袍人身旁一侧,双手抬起,将这木盒奉上。

     那老者挣扎地越发剧烈。

     青袍人接过这盒子,那丹枫谷刺客后退了一步,站在了其身后。

     男子淡淡地道:

     “你当时候,将武功,药经,丹药,就连师姐,还有药师谷,都通通给了师兄,明明我学医比他更认真,明明我更武功更好,明明师姐早已经对我芳心暗许,明明我更适合成为掌门人……”

     “可你宁愿让门派在他书中没落,也不愿意给我……”

     “现在,我将没落的门派给你。”

     “不要客气。”

     老者气息已逐渐萎靡。

     可眼前的师父越无力,青袍人心中的怨毒,心中复仇的感觉便是越发地痛快,越发地酣畅淋漓,直欲要狂笑出声。

     他医术极强,只消看上一眼,便是已经知道眼前之人已到了弥留之际,可他所做的一切,最大的目的,便是要让眼前的老者亲眼看到自己选择的传承者死无葬身之地。

     他要让他知道当年做出的选择是的多么愚蠢!

     他要让他,死不瞑目!

     当下一手提着那木盒,道:

     “师父你教过我。”

     “武者交手,生死胜负,乃是瞬息间的事情,可真正杀人的技术,往往在功夫之外,我记得很清楚。”

     “出手的人,武功路数刚刚好克制大师兄。”

     “他死定了。”

     随手弹出一道劲气,那檀木盒子咔嚓一声,直接打开。

     其中空无一物。

     青袍人面色骤然一滞。

     骤然间,那已退到他身后的杀手眼中,却亮起了极为璀璨的神光,抬手一引,出手之处,竟然不是丹枫谷的武学,凌厉的剑,却未曾掀起凌厉的风,如同夜色一般诡异森寒,瞬间便带着足以截断山河瀑布的力量,笔直前刺。

     这本是剑客最基础的技法。

     此时却比一千一万种神妙的剑法都要有用。

     青袍人方才察觉不对,已经是为时已迟,胸口一痛,一节明晃晃的剑刃自胸口传出,若不是他斜踏出了一步,这一剑几乎要了他的性命!

     剧痛涌现,青袍人张了张嘴,咳出了大口鲜血,气劲暴起,那杀手却早已经拈剑飞退,立于身后一侧,前者激怒之下,回身一招,狂暴内气化为了飞龙,朝着身后激射过去。

     那杀手则混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拉扯过来先前被刺穿胸部的‘大长老’,挡在身前。

     劲气冲击之下,那先前的老人直接崩碎成无尽的血肉齑粉。

     可在血腥之中,却有着极浓郁的药香味道。

     青袍人激怒出手,气劲未曾全部消散,尚且还有些许未能,将那杀手面上面具撕扯开来,露出了一张本应该是极为慈和可亲的面庞,可这慈和的面庞之上,此时已经满是杀机,手持长剑,冷笑道:

     “确实,杀人的本事,在功夫之外。”

     青袍人见状,面色骤然铁青,一手捂着自己伤势,一边飞速后退,心中已经明白了这事情的所有差池,寒声道:

     “好好好,不愧是你!”

     “以‘药人傀儡’作为自己的影子,真身则藏在了我那好师兄的房中,趁机将我派出的刺客击杀?”

     “我本该知道,我本该知道。”

     “你没有这般简单便会中计。”

     声音微顿,复又冷笑道:

     “不过,你外谷中弟子,已经尽数死了个干干净净,为了设计于我,你竟然丝毫也不心疼?”

     那边药师谷大长老‘赛阎罗’轻弹剑锋,平静道:

     “外谷中人,不过都是些试药的‘材料’,死了一批,以我药师谷的名声,在这周围县城里头走上一遭子,便足可以找出更多,可你却不同。”

     “只要你还活着一天,为师便夜不能寐,寝食难安。”

     局势之变化,几乎只在瞬息之间。

     方才还胜券在握的青袍人眨眼间便落入了下风。

     而王安风的身躯却在微微颤抖。

     原本看到那老者破局而出时候,自愧疚中浮现的些许希望,只在眨眼间便被那老者以更为狠辣直接的方式,砸了个支离破碎,反倒坠入了更为黑暗的地方!

     药人傀儡!

     村民们不过只是试药的材料?!

     以自己外谷弟子性命布局,引人入瓮?!

     一连串的话语,直如惊雷般重重砸在王安风的心脏之上,让少年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着,让他总是温和的内心出离地愤怒,原本因为连续的背叛而满是悲怒的心境,最后竟浮现出了无力。

     作为江湖第一神医的关门弟子,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什么叫做药人?!

     何为药人?!

     自出生之前,便要以特殊的药物喂养孕妇,使其药物入体,出生之后,更是各类毒物药物从不间断,同时修行特殊的内功,直至修行到了一定的年纪,便是功成,根据内功和其服用丹药的不同,则各有奇异之用。

     是为,人丹。

     他此时还记得二师父提及此术的反应,一向慈和的老人彼时周身杀气之浓郁,足以令任何人心惊胆战。

     “药王谷古训,第一条。”

     “见施为人丹之术者,杀无赦!”

     一股难以分说的恶心混杂着杀机自王安风心底深处涌动起来,而在此时,那‘赛阎罗’突纵身长啸出声。

     云雾之中,突然响起来了机括暗器的声音,连绵不绝,一名名身穿青衣的药师谷弟子自云雾之中步出,手中端着的强弩散着黑色的光辉,如同猛虎冷峻低沉的注视。

     安静的兵器鸣啸声中,丹枫谷的杀手们自背上拔出了薄刀,而药师谷的内谷弟子则将手中神臂弩抬起,彼此对峙。

     双方一时间杀气森然,已经是剑拔弩张之局,转眼便要分个生死上下,无人再去管那只觉得浑身冰冷的少年,似乎已经将他遗忘。

     可无论是药师谷,还是丹枫杀手,都将王安风两人,纳入了自己的目标之中。

     他以性命做出承诺的,在利用他。

     他不计危险,打心底里信任的,将他看作弃子。

     他们,

     都要他死……

     我只是想要救人而已啊……只想要为枉死之人讨个明白。

     有错吗?

     我错了吗……

     王安风原本清澈的瞳仁逐渐黯淡,几乎到了无光的程度。

     ps:感谢明月清风的两个万赏,超级感谢

     百炼才能成钢,没有那种天生无比坚定,绝不会怀疑的人吧?

     然后,王安风只是个十四岁多些的孩子,e,大家给些时间哈……
最近更新: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法家高徒 极品全能学生 俗人回档 全职高手 乾坤剑神 求魔 神道丹尊 透视村医也疯狂 万古神帝 神藏 白袍总管 明星潜规则之皇 大龙挂了 驭房有术 我欲封天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异能小神农 官术 将夜 官妖 掀翻时代的男人 灵域 最强弃少 太古龙象诀 不灭龙帝 神墓 魔禁之万物冻结 遮天 红色仕途 仙逆 至尊剑皇 地府朋友圈 凌天战尊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武侠世界大穿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乱清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邪御天娇 造化之王 美食供应商 通天武尊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极品掠夺系统 重生之光辉人生 太古剑尊 抗日之将胆传奇 三国之无赖兵王
小说我的师父很多版权都归作者阎ZK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