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七十七章 明王度世[本卷完]

     少林寺中。

     吴长青看着躺倒在地面,浑身鲜血的王安风,道道银针爆射而出,几乎将整个天地撕扯成了无声道细碎的碎片,稳稳落在了王安风周身大穴之上。

     天下第一神医,二十一年之后,再度全力出手。

     “落羽,去取药材!”

     言语尚未落下,鸿落羽已经昂首而起,身后浮现大鹏展翅,扶摇千里异象,倏忽之间已经来回了一趟,天地之间的风将周围污气阻隔,纯净到极致的流风将少年温柔地包裹起来。

     王安风濒临熄灭的气息逐渐平复。

     青衫文士缓缓俯身,抬手将王安风脸颊边染血的黑发擦到一边。

     少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眸子张开。

     其中依旧灰暗无光,笑道:

     “对不起……

     “先生。”

     “我又给你丢人了吧?”

     文士的手掌骤然僵硬。

     …………………………………………

     外界。

     狂暴的气浪逐渐平复下来。

     千里无云。

     包括‘赛阎罗’在内的三品以下武者,直接在这最直接简单的内力冲击之下,咳出了大口鲜血,躺倒在地,眼见气息迅速萎靡。佛门内力,阳刚正大,修至上三品之境后,更是容不得半点污秽。

     眼前这些人,正面受到佛门内力冲击,一个个全部脏腑破裂,咳血倒地,登时倒毙。

     唯独火炼门卫长空,纵然重伤,却凭借掌中长刀,支撑在地,未曾死去。

     面色煞白却又桀骜,想要说些什么,却喷出了大口鲜血。

     他虽在邪派之中,却生性刚正异常,手下所杀,尽数只是江湖恩怨,绝未沾染无辜人性命,是以在这第一招之下,只是重伤,却未曾身死,而他带来的那些高手,却尽数倒毙当场。

     近乎百人当中,唯独这一个人,尚不至死。

     第一招。

     而在这之前,来自于四象阁的上三品高手已经猛然暴退,此时他身上每一处都在颤抖着告诉他,让他跑,跑,疯狂地逃跑。

     老者额上满是冷汗。

     不是对手!

     完完全全不是对手!

     这是那种即便在上三品之中,也是踏足巅峰的绝世强者!

     无形而厚重的压抑在继续着。

     在这一瞬间,他似乎重又看到了忘仙郡中,那暴怒如虎的疯狂拳势,看到了那失去了一切,唯独一颗武道之心淬炼地越发刚硬的柳无求,心脏在疯狂的战栗着。

     曾经面对过一次宗师级拳法大家之后,再度出现的圆慈,瞬间击杀周围数十名武者的一幕,几乎是瞬间将他心中的反抗之心直接击碎。

     双眸之中,已经满是血丝。

     脚步只是在虚空虚踏两步,便已经朝着前面奔出了不知多远,若是以常人的视力而言,根本已经看不真切,脚尖一点,身形分化,变幻出了数十上百的身形,朝着不同方向狼狈奔逃,这乃是他立身根本之绝学,助他多次逃地性命。

     而在身后,身穿灰衣的僧人却未曾去追,双目微敛。

     右手抬起,缓缓收回腰间。

     身躯下伏,扎成了马步。

     呼吸缓缓平复,任由那上三品高手奔逃,佛门心法,要求心境如长空,可此时他却根本难得清净。

     身着布衣的孩童跪倒在自己面前,神情恭敬。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父亲只有一个,师父也不是能随便拜的。”

     身着蓝衫的少年躺倒在血泊之中,眸光涣散,身上已经没有了一处完好的地方。

     却还是在笑。

     抱歉呐……师父。

     弟子再不能尽孝于前。

     僧人右手缓缓握紧。

     周围的天地霎时间凝固,在其身后,天地凝固,庞大的势朝着右拳拳锋处汇聚,不断地凝固,这一拳,便是这一界,澎湃的拳势融入天地。

     这天地,便是这拳。

     双眸猛地睁开,灼热的火光在僧人眸中烈烈燃烧。

     一拳猛然砸出。

     气劲如龙。

     天地之间,刚猛无敌的拳势,瞬间突破了空间的阻隔,直接砸在了青袍老者的腰腹之上,后者面色煞白,阳刚正大到了极致的力量瞬间将他体内的力量全部砸得支离破碎,登时停在了原地,不能再动。

     圆慈一步踏出,身形瞬间出现在了青袍老者身前。

     身在空中,内力在身后共鸣,勾勒天地,有虚幻身形浮现,顶上有七髻,辫发垂于左肩,左眼细闭,下齿啮上唇,现忿怒相,背负猛火,右手持利剑,左手持罥索,作断烦恼之姿。

     此为明王……

     忿怒明王!

     圆慈的右手抬起,体内内力涌动。

     “贪、嗔、痴、爱、恶,五毒为障。”

     “痴儿啊,痴儿,你若是参透了这最后一障,便可立得罗汉果。”

     记忆当中,面对着方丈和师父的苛责,青年抬手低语:

     “弟子参不透。”

     “你是参不透,还是不愿参透?!”

     “尘世红尘,遍地苦海,弟子不愿参透,天下不需要多一个罗汉,却需要一明王。”

     “弟子宁愿终身至死,不得大宝,身死之后,永坠轮回。”

     “持忿怒相,肃清妖魔!”

     圆慈和身后明王双眸猛地睁开。

     双拳扬起。

     第三招,

     大慈大悲千叶掌。

     身后百丈高明王虚影和前方僧人,同时排出手掌,刚猛浩大,气流鼓荡,混无半分慈悲可言的掌劲如同长河,只在瞬间,便将那青袍老者囊括其中,虚空当中,有一道神兵灵韵展现,一只手掌探出,似乎打算将这老人拉入其中。

     圆慈甩手一拳捣出,便稳稳砸在了那手掌之上,双方僵持了一瞬,那神兵的灵韵瞬间消失不见,竟然被圆慈直接砸得支离破碎。

     青袍老者眸中亮起的生机瞬间化为了灰暗。

     瞬息之后,那掌影已经消散,僧人阖目,单手竖起,平和道:

     “阿弥陀佛。”

     声音落下,四象阁的上三品高手,已经足以纵横天下,快意恩仇的武道巅峰高手,肉身直接崩碎,化为了齑粉,消散于天地之间。

     三招之内。

     当杀之人,已尽数杀灭。

     不过举手投足!

     而这僧人面庞神色却依旧平静,正因为这平静,更为令人心中胆寒。

     圆慈眸光平和,抬起的右手手掌之上,这承载力量的机关人已经开始崩碎,此时他本应该要回到少林寺中,却并未如此,只是缓步踏足虚空,回到了那药师谷内谷山巅之上。

     卫长空手持长刀,站在原地,身躯之上,鲜血淋漓,沙哑道:

     “为何不杀我?!”

     圆慈眸光平和,看也不看,淡然道:

     “你不至死。”

     “风儿,也未曾觉得你当死。”

     卫长空微微一怔,回想起那少年所说,其欲杀者,只是丹枫谷,四象阁,药师谷,却未曾提及自己的火炼门,手掌握紧了长刀,心中一时间百感冲击,突然狂笑出声,道:

     “哈哈哈哈,我为邪派之首,区区侠客,竟也曾说,我不当死?!”

     言罢手持长刀,朝着圆慈踏步狂奔,却在此时,被圆慈一掌拍在了额头之上,气劲横扫,朝后激荡,卫长空身躯骤然僵硬,发髻散乱。

     其身后的大地瞬间湮灭大片,狂风鼓荡,似能够将一切卷入其中。

     直到数息之后,卫长空的心脏才重又开始跳动,可方才那求死之心,竟已经丝毫不存,他自诩豪勇,此时却只觉得腿脚发软,手掌一松,那刀坠在地上,铮然鸣啸。

     圆慈念诵佛号,平和道:

     “门派之别,并不能够决定你是正是邪。”

     “贫僧这一次,不杀你。”

     “你走罢。”

     卫长空踉跄后退两步,看向那僧人,自己兴致勃勃而来,却如丧家之犬一般被饶得了性命,心念及此,大笑出声,笑地双目流泪,笑地咳嗽不止,突然怒吼一声,踉跄奔出。

     纵然重伤,亦能够腾空而行,转眼之间,已不知道去往何处而行,圆慈阖目,低诵佛号。

     “阿弥陀佛……”

     距此颇远之处。

     先前曾经在青锋解出现,逼地一位江湖高手在寿宴之上求死的那一个道士,以及名为阿笑的男子,急急而行,他们本来是要来这里看一出好戏,可未曾想到,这一出棋变数太多,竟然牵扯了两位上三品宗师在内。

     复又奔行了不知多远,那消瘦道士才松了口气,道:

     “阿笑,看,看来,咱们应该可以放松了……”

     “那个古怪男人应该不可能来这里了。”

     阿笑看他一眼,言简意赅道:

     “他察觉不了咱们……”

     道士微微一怔,复又抬手拍了下自己的额头,气得跺脚道:

     “啊呀,忘了!”

     “咱们身上有玄铜镜,就算是三品宗师,也发现不了咱们的!”

     言语之中,颇为懊恼,却又微松了口气,道:

     “不过,没有想到,那个小子竟然有这么大的背景,啧啧啧,宗师弟子啊。”

     “这个可要好好地传回到组织当中去。”

     “好像,那个佛珠也有用处,下一次遇到了以后,看看能不能让取来。”

     阿笑皱眉,道:

     “你抢不来的。”

     那道士哂笑出声,道:“抢?”

     “我看那小子大概会眼巴巴给我送过来,侠客嘛,抓个小鬼过来,让他拿着那东西换,你猜他换不换?”

     “一个不行两个,大不了屠村。”

     “他总会换的。”

     阿笑微微皱眉,却未曾说什么。

     因为他也这样觉得。

     君子,侠客,但凡是恪守原则之辈,无论多强大,都很容易被杀。

     因为他们有原则。

     这就是弱点。

     正在此时,前方突然传来了沉静的脚步声音。

     两人神色骤然剧变。

     身着灰衣的僧人缓步踏出。

     眸光落向那道士和阿笑的身上,在其眼中,这两人身上的邪念,远远超过方才的卫长空。

     圆慈抬眸,面上平和淡然,如同方才杀人一般模样。

     “阿弥陀佛……”

     …………………………………………

     药师谷中。

     因为原本绵延流连,千里不散的云烟,已经彻底消失一空,原本被掩盖在云雾当中的场景也重新出现,展露在了天地之间,一道道尸体骨骸,倒伏在其中,放眼去看,这里一具,那里三人,竟然不知道有多少数量。

     其身躯之上,隐有药香,尽数都是药师谷炼为药人之后死去,为了方便处理,直接扔入了无穷无尽的云雾之中,往日里被这扶风八景之一掩盖,竟然无有一人察觉。

     那盛世太平,玉虚美景之下,竟然是如此白骨皑皑的惨剧。

     圆慈缓步走在这山路之上。

     耳畔传来了文士冷漠的声音:

     “赶紧回来,这具机关人已经支撑不了多久。”

     “若你没能在这机关碎裂之前回来,会自损根基。”

     圆慈只是低诵了声佛号,双手合十,自这‘地狱’之中行过,上三品的佛门修为在体内流转,原本那些尸体身躯之上怨恨之气,似乎隐有消散,僧人身后,一朵朵清净佛莲绽放。

     妄动内力,僧人的身躯之上浮现道道裂痕。

     神色却依旧平和。

     行至了山脚之下,圆慈盘坐在地,双目微阖,口中佛经低诵不止。

     这药师谷中阴冷的气息逐渐散去。

     方才杀人不眨眼,手段极为狠辣直接的僧人面目之上,竟然满是慈悲。

     一连诵了数次往生咒,祝愿那些枉死之人能够往生极乐,圆慈睁开眸子,缓缓起身,看着这座满是骸骨,不知埋葬了多少人的山峰,深深呼出一口浊气,右手抬起,突然化拳,重重砸在了这山峰之上。

     轰然爆响。

     整座死寂的山峰突然剧烈晃动了一下。

     圆慈深吸口气,后退半步,复又出拳,砸在了这山根之上。

     山巅晃动越大,大地之上,泥土翻起。

     少林寺中,青衫文士眸子微微瞪大,‘看着’外面僧人再度出拳,听得了僧人口中所诵,神色变化,低声呢喃:

     “这是……?!”

     复又一拳,那山震颤而起。

     山峰之上,各种生灵狼狈而逃,圆慈未曾出手,等到那些会受到影响的生灵消失,方才收回右拳,一拳再度砸出,本应该造就破碎的身躯,却不知为何,依然坚韧。

     复又一拳,那山已离地三米之高。

     轰然砸落,被圆慈托在手掌之中。

     少林寺中,文士的面色已经彻底变化,猛地站起身来。

     曾被圆慈关在少林当中的神偷鸿落羽茫然呢喃:

     “周回绕山,为四方域。满中人民,令得神足,如大目连,一一充溢三千大千世界,不及如来神力百倍、千倍、万倍、亿倍、巨亿万倍,计空不比,无以为喻。是为如来神足力也。”

     “娘希匹!娘希匹!娘希匹啊!”

     神偷的面容之上满是震动,此时吴去了静室中医治,否则定要抽死这大叫的神偷,可此时后者却能够肆意地以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震动,看向旁边文士,道:

     “这,这他娘的是三藏竺法护的佛说力士移山经……”

     “少林绝学之中,有依托于这门佛理的吗?”

     文士缓缓摇头,神色难看:

     “以前没有。”

     “现在……有了。”

     …………………………………………

     扶风郡,一座小村之外。

     一位穿着劲装的男子坐在了茶铺子旁边,他牵着马,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柄刀,刀锋宽而利。

     大秦战刀。

     他的面庞很消瘦,可他的眼睛却很亮,这让他看起来,非常疲惫,却又非常快意。

     他已经追查一处案子许久了。

     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这个村子。

     这村子里头看上去很祥和,可行走往来之人,有许多都是极矫健的武者,背后背负兵刃,面色冷澈。

     四象阁分坛,便在这里,其中有不少杀人盈野的邪道武者。

     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这些人的线索拿到手,然后去寻找些江湖同道,将这该死的邪派赶出扶风江湖。

     一边自心中想着计划,一边儿抬手饮茶。

     一连喝干了两壶凉茶,吃了一斤的粮食,起身拍下了一两银子,拿起长刀,便打算要进去这村子里,可猛地起身,却觉得眼前一昏,直接坐倒在了凳子上,面色一白。

     方才还很和煦的小二笑嘻嘻地道:

     “大侠,您还好吗?”

     青年心中一惊,已经知道自己遭了暗算,勉强笑道:

     “这位小哥,我包裹里,还有些银钱,若是想要,还请尽管拿去……”

     小二笑嘻嘻靠近,自那青年包裹里头极粗暴地翻翻捡捡,却又伸手从那青年怀中一抓,抓出来了一些信笺,翻看了下,笑道:

     “呦呵,追查案子来的侠客啊,您可不巧,四象阁可不在咱们村子里。”

     “咱们这村子,便是四象阁!”

     青年面色激变,想要挣扎,却挣扎不得,被那小二抓住胸口,便抽出一把短柄尖刀,直望着心口插过来。

     正在此时,天地俱震!

     远处的云雾被蛮横撞碎,如同有一只只存在于神话之中的巨兽在此地重现,一名名四象阁的武者手持兵刃,看着那方向,就连那小二都放下这青年武者,大步奔出,其中一人腾空而起,手持利刃,冷笑道:

     “是哪位朋友?!”

     “怎么,见咱们坛主不在,过来找事不成?”

     云开雾散。

     这名修为已经是江湖高手的武者脸上杀机直接凝固,面庞之上,唯独剩下了呆滞。

     一座高达数百丈的巨山,冲天而起,巨峰之下,一道同样高大的明王虚像肩扛山脉,大步而来,气魄雄浑,如天之罚。

     身着灰衣的僧人看着前方的小村。

     他有他心通,自那青袍老者处,已知道了许多东西,四象阁,以及,药师谷的关系,药师谷乃是四象阁的下属,药师谷以人试药,炼人为丹,不知害了多少的性命。

     这性命,这尸骸,这众生,皆在这药师谷内谷孤峰之上!

     那么,这孽,便由四象阁,一一吃下罢!

     “大师何以普渡众生?!”

     “杀恶度善,以我为筏,度尽苦海!”

     “好气魄!”

     “可俗世既为苦海,度尽世人,何不劝其回头是岸?”

     “身在苦海,回头无岸。”

     “好慈悲,好魄力!”

     “大师若能如此,当不负法号为慈,当为忿怒明王,行走人间!”

     圆慈睁开双眸,沉声道:

     “贫僧圆慈。”

     双手猛然合十。

     “今日,特来超度诸位施主!”

     身后明王虚像突怒喝出声,手中埋葬不知多少冤魂的巨峰颠倒,朝着这四象阁分坛所在之处,重重砸落下来,轰然爆响当中,药王谷内谷之峰,已重重砸落在此,死寂了一息之后,狂暴的气浪横扫四方。

     那青年等了许多个时辰,天色黑了又亮,方才勉强散去了药力,扶着门口出来,便看到了那巨大的山脉,坐落在了原本四象阁分坛之上,就连那小二,都已经因为惊骇震怖而倒毙在旁边。

     可自己却未曾受到丝毫伤害,脚步一软,直接坐倒在地,茫然了许久,突放声大哭。

     四象坛分坛。

     至此覆灭。

     …………………………………………

     三日之后,扶风城。

     一位高大的男子带着一位少年人走出了城门,那男子穿着灰色衣物,面容平和,却没有留下头发,而那少年则整个人都笼罩在斗篷里,身上散出药味,引得旁人侧目,虽挺得笔直,走得却很慢。

     踏出了城门,男子侧目看向旁边少年人,温和道:

     “你可以留在扶风的……”

     “真的要走了吗?”

     少年微微颔首,并未曾再看这留下了许多记忆的雄武城池,安静道:

     “嗯。”

     “我还会回来的。”

     “下一次,我不会再成为累赘。”

     微微抬眸,清晨晶莹的阳光之下,少年一双黑瞳依旧清澈,却已如百炼精钢一般,坚韧而安静。

     转身,离开。

     学宫当中。

     薛琴霜突然睁开了眸子。

     少女原本两鬓处垂落的黑发,此时却只剩下了一侧,另一侧,如同被利刃切断,便在此时,似略有所感,抬眸看向了一侧方向,微微皱眉,推门出来,却看到了地面上放着一封信笺。

     展开来看,视线扫过上面文字,少女的眸子微张,突然便笑出声来。

     虽然在笑,眼角却似乎隐有水光。

     虽有泪痕,却又足够快意。

     右手将那信笺握紧,少女嘴角挑起,第一次轻柔念出了那个名字。

     “安风……”

     (本卷完)

     `
最近更新:绝对荣誉 都市之位面旅行家 圣墟 侠行天下 史上最强师兄 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热门小说:万古神帝 乾坤剑神 极品全能学生 神藏 苍天万道 俗人回档 水浒逐鹿传 求魔 神道丹尊 神墓 凌天战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仙逆 异能小神农 将夜 最强弃少 都市奇门医圣 透视村医也疯狂 全职高手 茅山之阴阳鬼医 美食供应商 驭房有术 大主宰 武侠世界大穿越 造化之王 我欲封天 太古龙象诀 抗日之将胆传奇 永恒圣王 如意小郎君 回到明朝当暴君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移动藏经阁 邪御天娇 人皇纪 绝世武神 妖孽霸主 遮天 太古剑尊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极品透视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重生之完美未来 都市之位面旅行家 大清隐龙 超品相师 逆天邪神 永恒国度 通天武尊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小说我的师父很多版权都归作者阎ZK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