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二章 村中恶客[22]

     光阴者,天地之逆旅,人生者,百代之过客。

     世事如潮人如水,两年前的扶风藏书守姓名,此时竟已不为人所知,宏飞白并未表现出丝毫异状,只是行礼一礼,道:

     “在下宏飞白。”

     “王兄大恩大德,在下难以言谢,他日必有所报。”

     “少侠言重了……”

     王安风笑笑,邀宏飞白先坐回了床上,自己则是在外屋教这些孩子们练字,宏飞白在屋子里看着外头那少年一遍遍俯身,握着那些孩子的手掌,教他们怎么写字,教他们这些字的意思。

     六七岁的孩子,正是最活泼最坐不住的时候,此时却非常安静。

     而王安风也没有半点不耐。

     宏飞白看着那少年眉目,焦急不安的心境竟也逐渐安稳下来,想了想,盘腿在床,打坐行气,呼吸之间,体内的内力缓缓流动,片刻时间之后,已经在体内运转了一个周天。

     当重归于丹田的时候,他却猛地睁开双眸,面庞之上,已失了镇定。

     昨夜受伤之后,他直接昏迷在了寒冰雪夜之中,料想自身在寒气入侵之下,定然已经受了不轻内伤,可方才运行之时,却发现何止是没有内伤,就连自己原本的暗伤,都变轻了些许,行气之时,畅快了许多。

     显然是在自己昏迷时候,有名医施针,为自己行气。

     难道说,是王兄?

     宏飞白神色变换了许多,却只能够得到这一个想法。

     而在他打坐行气的时候,那些孩子们已经回了各自家中,这屋子登时间倒是宽敞了许多,王安风在火炉里生了火,上头架上了个铁锅,猪肉切成了一口可以吞下的方块,混着炒过的黄豆,已经开始小火慢慢焖煮。

     干柴在火炉中熊熊燃烧,王安风坐在个小马扎上,将旁边的干柴掰断,一点一点塞进火中,似乎发现了宏飞白已经苏醒,转头看他,笑道:

     “宏少侠,可好些了?”

     火光映照在少年面颊之上,一身布衣,黑发如墨,唯独只有安静平和的气质,与世无争,宏飞白心中方才升起的疑惑猜测在这种气质之下消去,心中暗笑自己,只觉得自己真的是被追得急了,什么都乱想。

     不过,肯定有人为自己疗过伤。

     等会儿倒是可以问一问。

     心念微转,宏飞白走下床来,才刚刚走到了外屋里头,便闻到了扑鼻的香气,眸子微亮,道:

     “好厨艺!”

     王安风笑道:

     “只是可惜,村里屠户不愿将蹄髈卖与我。”

     “否则,黄豆焖煮蹄髈,滋味要更好些的。”

     宏飞白笑道:

     “这样也已经足够。”

     “只可惜有肉无酒,真是遗憾。”

     王安风摇头,认真道:

     “你现在受伤,不能沾酒的。”

     宏飞白一滞。

     “不过,倒是有些茶。”

     ………………………………………………

     天空之上,一只飞鹰振翅而起,长唳不止。

     马蹄声音阵阵,直往这边过来。

     苍茫的大地之上,一片雪白,黑马如墨,自颇远处,朝着一处祥和的村庄,狂奔而来,乱墨舞动,马蹄阵阵,将平静的气氛捣碎。

     积雪腾起。

     为首之人左侧,是个颇为秀丽的女子,嘴中呼哨了一声,那飞鹰落在她旁边盘旋,忽又振翅,冲天而起。

     女子看向旁边身材魁伟的男子,道:

     “已经找到那人所在之处了。”

     “只在前面不远处一处村子里。”

     男子身有八丈,虽是江湖中人,却与旁人不同,连人带马都是身披重甲,用的兵器也是一柄三百来斤重的浑铁重枪,加起来几千斤的重量借助马势奔腾起来,几乎不逊色于南蛮异兽猛犸巨力,闻言微微皱眉,沉声道:

     “可能保证?”

     女子微微颔首,道:

     “我在他身上做了标记,用的乃是当年扶风江湖之中,药师谷的药理,自从两年前,药师灭派,火炼封山之后,在这扶风江湖之中,能够认得出这‘千里幻云’的,也不过寥寥几人。”

     “这只银羽飞鹰,也是偶然之下,才能够感知得到这味道。”

     声音微顿,复又迟疑道:

     “不过,我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在那人身上做出其他印记。”

     男子微微皱眉,想到了那些势力武者,却未曾说什么,只是道:

     “加速。”

     “是!”

     …………………………………………

     宏飞白捧着一杯茶,眼睛则是直勾勾看着那个铁锅。

     醇厚诱人的香味,伴随着少年不紧不慢扇动手中蒲扇,不住在他鼻子前头萦绕。

     青年深深吸了一口香气,复又抬手仰脖,把那杯茶水直接灌进肚里,可却非但未曾缓解饥饿,反倒因为茶水的清淡,更令那香气浓厚,直入了五脏庙中,勾地馋虫躁动不止。

     可旁边那少年动作依旧不紧不慢,让他实在扯不下面皮来,只好起身,拎起旁边儿的茶壶,往茶盏里倒,澄亮的茶汤贯入白瓷茶盏当中,倒也颇为喜人,宏飞白将这茶壶放在桌上,发出一声轻响,茶汤泛起了淡淡的涟漪。

     涟漪碰撞在杯沿上,缓缓平复。

     可只在此时,这茶盏中茶水突然再度泛起一丝涟漪,这丝涟漪逐渐扩大,不断震颤,宏飞白神色微怔,随即瞳孔骤然收缩。

     “不……”

     天穹之上,陡然传来一声鹰隼长唳,穿金裂石。

     随即便有仿佛夜枭般的笑声在外头响起,忽左忽右,忽前忽后,飘渺不定,宛如鬼魅,忽而笑道:

     “宏飞白,你爷爷来了,何不出来受死?”

     宏飞白的面色瞬间变得铁青一片,身体有些发冷。

     这笑声他很熟。

     或者说,整个扶风的武者,都会很熟悉。

     火炼门封山之后,整个扶风的江湖本就被意难平打破了僵局,此时又失去了定海神针,彻底变得混乱起来,原本畏惧于火炼门的门派开始肆意扩张势力,武者的交手频率越来越多。

     更多的武者死去。

     更多的武者成名。

     鬼枭剑。

     轻功之强,除去了各大门派的长老掌门,行走于江湖上的中三品高手之外,罕有人能够匹敌,配合一手阴冷过人的剑术,足以令人畏惧。

     而在同时,又有两道声音响起,道:

     “你想要抢我们的东西?”

     “抢我们的东西就会死。”

     这两道声音一男一女,可说话的语气却一般无二,没甚么语气变化,两句话整齐划一说出来,让人听不清究竟想要说些什么,只能够感觉到难言的诡异。

     “哈哈哈,原来是阴家兄妹,什么叫你们的东西,这江湖上的东西,谁拳头大不就是谁的?”

     复又有声音响起,说的话虽然粗豪地厉害,但是却能够听得到里面满满的忌惮。

     宏飞白的面色已经彻底苍白。

     这门外头说话的每一个人,最弱的那个,都能够在三十招之内取了他的性命,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动手,不过是因为彼此忌惮。

     他先前只是被另一队武者追杀,却没曾想,睡了一觉,竟然变得更多。

     宏飞白面目之上,畏惧,愤恨,悲伤连连变换,最终叹息一声,看向了旁边仍旧在扇动火炉的少年,后者面目上未曾表现出什么惊怖神色,依旧镇定。

     宏飞白心中叹服其心性定力,面临危险,依旧面不改色,竟比自己这个武者还要冷静,自嘲一笑,索性放开了心念,道:

     “王兄,这猪肉炖黄豆,可好了?”

     王安风道:

     “还不行,约莫还有最后一刻钟时间罢……”

     宏飞白叹息道:

     “能不能宽限下时间。”

     “早些一刻两刻的也不打紧罢?”

     “我闻了这么久的香味,好歹让我吃一口啊。”

     王安风抬眸看着眼前青年,摇头,道:

     “不成。”

     宏飞白看着王安风,叹息一声,面上笑容逐渐收敛,道:

     “王兄,多谢你救命之恩。”

     “之后无论发生了什么,还请勿要出来。”

     言罢朝着王安风深深行了一礼,转身看着木门,一门之隔,或许便是生死立判,宏飞白深深吸了一口气,心中畏惧被压下,面容变得安静。

     内力在经脉中逐渐开始奔涌不息。

     正要出去的时候,一物被塞到了他的手中,他先前奔逃,丢了兵器,本能地握住,定睛一看,方才看到这是方才少年手中扇火用的蒲扇,一时哭笑不得,而在此尚未曾反应过来的时候,王安风已一步踏出。

     姿态闲散,衣袂微扬,可速度之快,宏飞白竟只看到了一道残影。

     青年神色骤变。

     外头有三方人马,各自对峙,却看到了一位身着布衣的少年人走了出来,一道道冷厉的视线落在了王安风身上,其中一消瘦汉子冷笑两声,高声叫道:

     “怎么了,堂堂宏飞白少侠,竟然要推人出来送死不成?”

     “信不信,老子杀了这小崽子,给你扔进去。”

     另一侧,一身着紫衣的女子看了看神色安静的王安风,咯咯笑道:

     “这小哥儿长得可俊呢……杀了多可惜。”

     王安风神色平和,拱手行礼一礼,道:

     “我这里,也算是个学堂。”

     “学堂之中,教人子弟,不准动武,不准妄动刀兵。”

     院子里头似乎死寂了一瞬。

     随即便是轰然大笑声音响起,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最好笑的笑话,那穿着紫衣的女子扑倒在旁边汉子怀中,笑地不能自已,而那枯瘦汉子狂笑如鬼,突然道:

     “好胆气!我的剑便在这里,老子今天就是在这里杀人……”

     便在此时,天穹之上,鹰隼长唳之音再度彻响。

     狂暴的马蹄声音从无到有,渐趋于高昂,只是短短时间,已经响彻于四野,笔直朝着王安风的屋子里冲过来,后者近两年方才搬到了这村子里头,屋子只在边缘处。

     为首一人手持重枪,突出前来,胯下战马长嘶不止。

     马如龙,声长嘶。

     一人一马,连起来几千斤的重量以极快的速度狂袭而至,威势之大,在场极为武者神色皆变,尽数朝着左右退避,平地里突传来了一声雷霆也似的暴喝声音,道:

     “好猖狂!”

     “枪在此,有种便来接!”

     宛如轰然雷鸣爆响,一人一马,直接撞碎了王安风的院落,朝着那边身着布衣的少年冲去,马蹄将这地面上积雪掀起,形成了北地雪雾般的场景。

     长枪递出。

     肉眼可见的气浪横扫四方。
最近更新: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极品全能学生 法家高徒 俗人回档 神藏 全职高手 求魔 乾坤剑神 万古神帝 神道丹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透视村医也疯狂 白袍总管 驭房有术 大龙挂了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我欲封天 异能小神农 遮天 将夜 神墓 官术 凌天战尊 官妖 掀翻时代的男人 最强圣帝 太古龙象诀 不灭龙帝 灵域 最强弃少 仙逆 至尊剑皇 魔禁之万物冻结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红色仕途 武侠世界大穿越 造化之王 极品掠夺系统 地府朋友圈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极品透视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无限之开荒者 通天武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宇宙的边缘世界 从仙侠世界归来 乱清 一念永恒 邪御天娇
小说我的师父很多版权都归作者阎ZK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