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六章 离开[22]

     熟悉的感觉之后,王安风眼前的视野已经自村中小屋变成了孤峰绝顶之上,风声飒飒,身着青衣的文士抱着个飞龙缠风镂空纹路的铜暖炉,坐在椅子上,懒散翻动手中书卷。

     其他三位师父则不在这里。

     王安风踏步向前,行了一礼,道:

     “先生。”

     文士看他一眼,点了点头,懒散道:

     “今日又到了时辰。”

     “你自己去罢。”

     王安风微微颔首,道了一句是,便自旁边一步轻踏,内力勾勒左右虚空,未曾显露什么异状,整个人已腾空而起,只一瞬便已经横掠出十数丈虚空,衣袂翻飞,左手负在背后,右手自腰间拂过,一道银光闪出。

     恰在此时,身形依然下坠,右脚轻轻点在了这射出暗器之上,内力沟通其中,复又回转,和自身内力相撞,身形已再度腾空而起,朝前急掠,如此连续施为,转眼之间,已经跃出了数千米之遥。

     此时月上中天,银光皎洁洒落在这山川之间,一道身影翩然而过。其虽不能如中三品武者腾空而行,可如此手段,速度竟也是丝毫不慢。

     文士放下手中书卷,看着王安风以银针飞渡,微微颔首,极吝啬地道:

     “还算是可以……”

     远空突然传来了呱噪之音,赢先生面色一寒,冷哼一声,收回了目光,只当自己沉浸在书中内容,几乎是在他收回目光的瞬间,自那天穹之上,突然升起了烈烈狂风,自九天之上,极旋而坠。

     “呦吼吼吼……哈哈哈哈,爽快!爽快!”

     不羁的大笑声音响起,一道身形在这罡风当中肆意升腾变换位置,突然急坠而下,便要在狠狠砸在这孤峰青石之上时候,却陡然归于静止,极速骤停,巨大的反差感令人心中几欲作呕,那人却显得自然而然。

     甩了甩乱糟糟的头发,鸿落羽哈哈大笑道:

     “爽快!真是爽快!”

     赢先生瞥他一眼,冷哼一声,语气神态,满是不屑。

     鸿落羽亦毫不在意,左右环顾了下,道:

     “姓赢的,小疯子呢?哈哈哈,我今日里发现一处极好玩的地方。”

     “今日恰好,华山之巅有大好云彩,若是自其上踏云直下,腾空试剑,真真贼他娘的爽快!”

     文士懒得搭理他,继续看书,只是遭不住后者那张嘴不住在叫,终究还是合上书卷,冷冷道:

     “今日月中。”

     鸿落羽微微一怔,随即颇为懊恼道:

     “这个日子啊……”

     “那便没办法了,算了,我去找老药罐儿讨些吃食去罢……”

     “走咯!”

     …………………………………………

     大秦·北。

     科勒尔大草原。

     冬日落雪。

     苍茫无限的草原覆盖了厚重的白雪,明月在上,白雪反射月光,照地四下里一片明亮,这样的冬天里,各种动物都蛰伏了自己的行迹,唯独狼群不会受到丝毫的影响,依旧如同匕首弯刀一样,摇曳在明月之下的苍茫雪原。

     它们的视线落在牧民们的棚拦里,落在那些牛羊上。

     一处部落当中。

     在塔上看着远方的牧民突然开口大叫道:

     “回来了!回来了!”

     声音在部落里头回荡着,一个个帐篷里头,呼啦啦出来了一圈儿人,每一个人眼睛都在发着光,似乎那这呼唤的名字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一般,在高处的牧民看得更远。

     自远处而来,苍茫的雪原上似乎腾起来了阵阵雪雾,在月光之下弥散。

     随即就有清脆的铃铛声音破雾而来。

     在这雪雾当中,一队十来骑奔腾而过。

     这马队上坐着精壮威武的年轻汉子们,面庞刚正而从容,如同锻好的古铜,腰间跨着弯刀,胯下骑着白马,这白马鬃毛编成了辫子,垂在一侧,挂着一个铜铃铛。

     铃铛下面还挂着个鲜红的绸布,伴随着清脆的铜铃以及骏马的起伏而不断舞动,红艳地如同火焰一样,马队如风一般从雪原上掠过,奔入了部落当中,一具具狼尸被扔在了冻土地上头,獠牙微露,引动了一阵阵的欢呼。

     长嘶声中,这些骑士们自部落里转了一圈,复又扬臂勒马,立在了两旁。

     牧民们的欢呼声也按捺下来,一个个看向外面的苍茫夜色当中,神情之上,似有激动,似有期待。

     穿金裂石的鹰隼长唳声音突然响起。

     一团火光在雪夜中腾跃而起,随即便朝着这边疾奔而来,眨眼间便已经靠近了过来,火焰也能看得到真容,那是一匹赤红色的骏马,长嘶声中,奔入了部落里头。

     骏马上坐着个高大的年轻男子,面目硬朗,扬臂一扔,一只长有三四米的银狼便被扔在了地上,已经气绝,仍然有着凶残的气息弥散,令周围人的呼吸声都微微一滞。

     远处有凄凉悲伤的狼嚎声音,逐渐远去。

     显然这骑乘赤色骏马的年轻人,是为了其他的部落武者断后,等到所有人都进来了,方才在狼群的包围之下,冲杀出来。

     天空之中,飞鹰振翅而落。

     那年轻人翻身落在地上,腰间挂了个白玉牌子,以及一柄套着羊皮刀鞘的弯刀,身子魁伟,笑着和周围的牧民们打招呼,倒是颇为和善的模样。

     旁边一位面颊微红,如同苹果般的小姑娘低声道:

     “杀了狼王吗……好厉害……”

     旁边有人嬉笑回答:

     “那当然,契苾何力可是长生天的雄鹰,草原上最勇猛的武士。”

     “区区一只白狼而已。”

     “是啊,听说……族长一直想要让契苾何力大人留在咱们部落里,为他效力呢。”

     “可雄鹰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臣服呢?”

     …………………………………………

     契苾何力将这白狼送给了这里的族长,吃过了肉食,然后不顾后者多番示意,愿意将小女儿嫁给自己,转而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那只飞鹰就在帐篷之外盘旋。

     契苾何力跪在地上,神色虔诚,以家乡的语言做过了祷告之后,将腰间的玉牌放在了身前,尊敬地叩首,流光闪过,抬起头来的时候,眼前已经不是草原上的帐篷,而是一座高耸的山峰。

     戴着暗金色面具的男子负手站在前面。

     草原上孤傲的雄鹰,尊敬地俯下了身子,道:

     “属下,见过堂主。”

     ……………………………………………

     一只粗大的手掌重重拍在了桌子上,本就不大稳当的桌子晃了晃,抖落了些灰尘,身材高大的男子粗声叫道:

     “不行,那个外乡人必须走!”

     须发灰白的村长抿了抿唇,道:

     “可是他毕竟教会了孩子们学字,咱们虽然是泥地里头刨食的,可也不能恩将仇报……这,这种事情……”

     这周围坐着有十来个人,都是村子里说话挺有分量的人。

     其中一名穿着文士衣衫的中年人拈了下胡须,摇头道:

     “老哥这句话可就错啦。”

     “这人跟咱们没什么关系,凭什么便来教孩子们认字?这谁知道他肚子有没有什么坏水,再说了,要想认字,我也可以教的。”

     “还是说老哥哥看不上兄弟我的学问?”

     “我当年也是曾在城里学堂蒙过学,考过试的。”

     “岂会比那人差?”

     村长嗫嚅了下嘴唇,心道你一人便收那许多银钱,自然不会去找你学字。

     便在此时,那村中神婆接口,絮絮叨叨地道:

     “是啊,村长,我早说了你不能让这外乡人进来,现在可好?”

     “今天里面的雪,还有被撞碎了的墙,都是神仙的警告。”

     “必须要准备好猪头五牲,那村子也要改成供奉神仙的地方才能够让仙人消去了怒气……”

     “婆婆在胡扯些什么,这地分明就应该归俺家哥哥……”

     “你哥哥不在几年前便得了瘟死了?”

     “所以就应该归俺了……”

     门外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听得里面大人们在各自以各自的理由,将那位说话很温和的先生贬低地一文不值,先生还在,便已开始争夺先生的东西,牙齿不由咬紧了下唇,十指抠在木门上。

     烛火将那许多人的影子投射在了纸窗上。

     火苗儿晃动,这些人影也跟着晃动,不成人形,如同是故事里头张牙舞爪的妖魔鬼怪一样。

     这孩子暗暗咬了咬牙,准备去连夜跑出去告诉先生,才走两步,便撞到了一个肥大肚皮上,措手不及,啊呀一声,朝后跌倒,撞开了木门,跌坐在了房间里头,倒抽口气,揉着自己的头。

     突然察觉到了这屋中气氛诡异,动作一僵,缓缓放下手来,扭头去看,那烛火晃动之下,一张张熟悉的面庞安静地看着自己,不知是否是角度和烛光的问题,他只觉得其神色诡异,如同妖魔,面色不由一白。

     …………………………………………

     第二日。

     日出。

     以村中富户,神婆为首的人,气势汹汹,拎着草叉镰刀,朝着村口处的木屋走去,在心中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至于路边儿上村民厌恶的神色,只当没有看见,更有甚者,在心中嗤笑两声破落户,烂穷酸。

     到了屋子前头,一魁梧汉子大手啪啦啦拍在门上,叫道:

     “王书生?出来,出来!”

     “我有好物与你。”

     拍了半天,不见有人答应,那汉子心中略有恼怒,嘿了一声,抬脚便踹,这屋门只是寻常物什,哪里挡得住一脚,喀拉拉一声朝里面倒去,走进里面,环顾一圈,竟然空无一人,不由得哈哈大笑,并指指着这屋中,对着身后众人道:

     “算是那外乡人知道好。”

     “否则早晚让他知道我的厉害!”

     众人颔首,各自口中咕囔,欲要将这人离开的理由归功于此,一边说着,一边随意翻动这屋子里的东西,神婆突然看到了一副画轴,似乎颇为值钱,本欲偷偷拿起,却被旁人看见,争吵中间,一时跌落在地,直接打开。

     屋外头。

     昨夜里被发现的小男孩一边揉着自己发青的额头,一边看着那些大人进去了先生的屋子,恨恨踢了踢地上石子儿。

     “该死……”

     “这群不要脸皮的人……先生的门锁了,先生真的走了吗……”

     想到先生这几日言语中偶尔透露出的离去之意,他心中突然变得悲伤。

     先生还是走了。

     正在这个时候,里面突然传来了铮然鸣啸之音,这男孩只觉得身子一僵,背后汗毛炸起,而在下一刻,方才抢进门去的人狼狈逃窜而出,一个个的鬼哭狼嚎,心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一般,连鞋子都跑掉了几只。

     最是嚣张的那两个面色煞白,裤子上隐有水渍,跌跌滚滚,一边儿跑,一边颤颤巍巍大声哭号些什么东西,引得村民们指指点点。

     那男孩看着这些人的模样,先是微微一怔,随即便觉得心里面一阵畅快,忍不住笑出声来。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开心,这院子里头铁枪依旧倒插在地,翁鸣不止,门上锁头掉在一旁。

     回忆昨夜里头听到的这些村中有名望的人说的那些计较,他却只觉得可笑。

     突然想起了先生过去讲过故事里,百年前的青莲剑客留下的诗句,低声道:

     平生渭水曲,谁识此老翁

     奈何今之人,双目送飞鸿。

     言罢缄默,越想越是心中憋闷,忍不住起身朝着外面狂奔,直至胸口火辣辣地痛,方才停下来,站在路边,双手环在嘴边,大声喊叫道:

     “先生,一路小心……”

     王安风缓步徐行。

     背后背着姜守一的古琴,看着远处苍茫一片,呵出一口白气,悠然道:

     “江湖……”

     ps:第二更奉上……
最近更新: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极品全能学生 法家高徒 俗人回档 神藏 全职高手 求魔 乾坤剑神 万古神帝 神道丹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透视村医也疯狂 白袍总管 驭房有术 大龙挂了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我欲封天 异能小神农 遮天 将夜 神墓 官术 凌天战尊 官妖 掀翻时代的男人 最强圣帝 太古龙象诀 不灭龙帝 灵域 最强弃少 仙逆 至尊剑皇 魔禁之万物冻结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红色仕途 武侠世界大穿越 造化之王 极品掠夺系统 地府朋友圈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极品透视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无限之开荒者 通天武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宇宙的边缘世界 从仙侠世界归来 乱清 一念永恒 邪御天娇
小说我的师父很多版权都归作者阎ZK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