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六章 好,我送你一程

     “靠,贺叔,他还挺嚣张的啊!”孔亮扭头和身边的中年人说道。对于五叶凝寒草的方位,他势在必得。那是一颗延年益寿的灵草。老头子对这事非常上心。

     贺叔笑笑,指挥着保镖队伍,停在白杨树林的边缘。

     赵三是盗墓圈子中有名的人物,人称三哥,心狠手辣,狡诈无常。在这样一个经常内讧,自相残杀的圈子中,纵横十几年不倒。嚣张一点,理所当然。

     张伟身边的几人脸上顿时露出不忿之色。

     赵三没理孔亮那帮人,转向张伟等人,阴笑道:“张队长,你追了我这么久,从落山县追到落城市,我这一口气可是不顺的很啊。想要消息是吧?陪我过几招。让我见见你这落城市第一拳师的水平。”

     落城市第一拳师?开启旁观模式的沈余看了数米开外、身材魁梧的张伟一眼。

     满脸青春痘的年轻警察郝成早就按捺不住,道:“想要和我师父过招,先过我这一关吧。”

     说话间,一个箭步滑上前,接着一个虎扑。一步三米,瞬间即到。显示出极高的技击水平。他一拳打出,直取赵三的中门。空气中一声脆响!气势无匹!

     沈余的眼力分毫不差,果然是明劲高手。

     张伟身边的两名年轻人脸上露出笑意,道:“郝师兄这一拳漂亮!”武术,并不是电影中的你来我往打半天。通常高手过招,两三招就要分出胜负。

     树林边缘,十八岁的大少孔亮借着篝火的光亮,看着这个勇猛如虎的年轻人,嘴巴微张,“靠!”这人比他身边持枪的保镖猛多了。

     赵三站在原地,轻蔑的一笑。左手以肘格挡。这是咏春拳的打法。跟着左手握拳,轰出。“吼!”拳风破空,这一次,发出的并不是脆响声,而是一声虎啸。

     “砰!”

     郝成毫无阻挡之力的倒飞出去,空中洒落一串鲜血,跌落在草地上翻滚几圈。

     形势突转!这个结果,在郝成出手时,谁想的到?张伟身边的两名年轻人脸色一边,再无轻松,赶忙抢上前查看情况,悲呼道:“郝师兄。”

     “声随手出,形意大师。”树林边缘的贺叔脸色变得严肃,斜踏一步,将孔亮遮掩在他身后,郑重的道:“孔少,麻烦了。情报有误。”武功由武艺进入道艺,可以称为大师。赵三可以打出如此精彩的拳,足可称大师。他有偌大的名头,确实很有两下子。

     “靠!”孔亮听着虎啸声,愣愣的看着一幕,震惊的情绪流露在脸上。人,怎么可以做到这种地步?这太猛了!

     暗劲高手!张伟脸色大变,拔出枪,喝道:“住手!”将赵三进击的路线封堵住。

     “咔咔--”孔亮身边的保镖们同样如临大敌般的打开保险,将枪口对着赵三。

     “哈哈!”赵三丝毫不在意,得意的大笑,“你们有枪又如何?你们开枪的速度,怎么有我躲闪的快?更何况,我这里还有一个人质。张队长,要不要试试,是你的枪快,还是我的手快?”

     赵三瞥了一眼,身侧盘膝坐在地上的沈余一眼。

     他自树林里现身,就已经想好。不管这个学生有什么古怪。他今日脱困的希望就要落在他身上。至于,刚才给钱买烤兔子,不过是试探下这小子而已。他千里求财,出生入死,怎么肯将两万块钱,就这样凭白的丢出去?

     …

     …

     随着赵三这一眼,孔亮、张伟等十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到沈余身上。

     沈余一直在旁观,却不防被赵三突然牵扯进漩涡中,瞬间成为全场的焦点!他心里轻轻的叹口气。

     在众人的眼中,安坐不动的沈余看来却像是:这名深夜来森林公园烧烤的奇葩学生仿佛是被吓呆了。

     张伟咬着牙,双手持枪,脖子上,青筋暴起。他和小郝,名为上下级,更是师徒。此刻,他的爱徒受伤,生死不知。他心中恨不得一枪崩了赵三。

     但,赵三距离三中那名学生一米,他怎么都快不过赵三。这名学生明显有问题,但是他再有问题,只有十六七岁,怎么都敌不过暗劲高手。

     一名年轻的警察蹲在地上哭着,郝师兄内脏被打伤,只怕难活,红着眼,冲沈余骂道:“玛德,你个傻逼!我师父都劝你早点走,你tm的偏不听。”

     另一人跟着怒骂道:“尼玛的自作自受,死了活该。师父,开枪!为郝师兄报仇。开枪啊!”

     场中的气氛,变得十分的紧张,焦躁!

     “玛德!”张伟愤恨的骂一句,吼道:“赵三,你别乱来。把人放了。”他是奉羽林卫的命令来追捕赵三。出事自然有羽林卫担着。但,他终究是无法违背自己的职业操守。

     赵三得意的大笑,“张队,弄一艘小船过来。我从江面走。其实,你咬住我也没用。消息,我已经告诉马家,换了十万块。你们就等着吃灰吧。哈哈!”

     说完,看向沈余,咧嘴一笑,充满着狡诈和残忍,“小子,看来这兔子得在船上吃了。你把书包背上,送我一程吧!”

     话音一落,赵三突然的探手去抓沈余的脖子。就如同一只长臂猿一样,手臂仿佛突然间伸长了许多,一米的距离,就像是近在咫尺。他虽然让张队去找船,但出其不意的将人质抓到手中,自是更保险。

     这个变故,兔起鹘落!没人想到,赵三狡诈如斯,突然动手,要掌握最大的主动。

     但,接下来的变故,更是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想到。

     …

     …

     “好,我送你一程。”沈余从地上站起来,根本没有躲避,也没有别的动作,右手握拳,一拳轰出!

     这一拳,和郝成,赵三刚刚打出的拳法,完全相同。平实无奇,没有一丝响声。但,这一拳,在赵三眼里,却是无比的可怕。他四周的空气仿佛都被锁定,而他就如同靶子一样,定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那只拳头由小变大。

     “修仙者。”赵三心中大骇,他知道出现眼前这如同魔术般一幕的原因:对方的速度太快!他的反应根本无法跟上。一个学生,除了修仙者这个解释外,别无其他。

     但,这三个字,他来不及说出口了。

     “嘭!”

     赵三被沈余一拳打在胸口。如同千斤巨锤砸在身上。而他并没有倒飞出去,而是完全违背物理常规,定定的站在原地。再往后倒下去。

     在此时,沈余口中说的“好,我送你一程”,刚刚说完。

     在张伟,孔亮等人眼中,就仿佛是看到沈余站起来,说了一句话,然后,刚才不可一世的赵三,往后栽倒在地!简直像神话一般:言出法随。

     谁想的到,刚才看起来要被当做人质,任人宰割的学生,竟然如此生猛?到底谁是小羊,谁是猛虎?

     全场寂静。

     江中潺潺的流水声,清晰的传到众人的耳中。

     月亮的光华,斜照在白杨林间,落在沈余青涩、清秀的脸庞上。在场所有的人都定定的在原地,看着林间草地上站立的高中生!

     刚才骂沈余骂的正凶的两名年轻警察,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凶焰嚣张的悍匪赵三,被这个学生一拳轰倒。此时,他们哪里还敢再骂?

     高手!绝对的高手!张伟心中赞叹。

     孔亮傻傻的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刚才赵三何其的牛逼,却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击倒。妖孽,妖孽啊!他今日亲眼所见。

     贺叔站着,渊渟岳峙的风度全无,神情震动。这一拳,就算他将暗劲练到胸腹处,一样挡不住。

     心中长长一叹:或许,赵三今日,错就错在,不该招惹这个学生吧!

     …

     …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沈余没再看倒下的赵三一眼,目光淡淡的扫林间众人一眼。

     其实,他一直都在旁观、看戏。赵三从树林出来,要用两万块钱买他烧烤的兔子,这笔生意当然得做!至于,后面张伟两方和赵三的争斗,他没兴趣管。

     他在修真界中,不是大魔头,但同样不是侠客。他没有兴趣管闲事。爱管闲事的人,通常死的快。然而,赵三竟然想要掠他做人质,那就对不住了。

     张伟,孔亮等人如梦初醒,忙不迭的将手里的枪都收起来。谁还敢将枪口指着沈余?

     此时,恐怕没人再觉得沈余是一个奇葩学生!深夜在森林公园里烧烤,应该叫:闲情雅致吧?

     沈余吩咐道:“张队长,人归你。要问话,抓紧时间。”现在,全场自是以他为中心。

     张伟身材魁梧,满脸横肉,看着很凶。这时,愣了一下,随即露出笑容,客气、尊敬的道:“好。我是张氏通臂拳第二十代传人。敢问这位师傅的名讳。”

     如此高手,谁敢不敬呢?同时,他起了结交之心。不仅仅是他,在场的哪个人,又不想结交呢?

     “沈余。”沈余做个手势,“你忙你的。”他对张队的印象还不错。刚才赵三威胁时,张队没有无视人质,而是选择妥协。修真界中的残酷事,他见得多了。别说不相关的路人当人质,就是妻妾、儿女,有时候都不见得有用。

     “沈师傅,那我失陪一会。”张伟向沈余赔个礼,去查看他徒弟郝成的伤势,再打几个电话,等待救护车前来。那边,孔亮和贺叔过来和张伟沟通,共享从赵三嘴里掏出的情报。

     赵三挨了沈余一拳,命不久矣。张伟,贺叔几人把他拖到一旁去问话。小刘守着重伤的郝成。那边几名保镖都撤回到轿车边。

     沈余没管他人,在篝火边蹲下来,将赵三丢在这里的大背包拿到,手腕手腕轻轻一抖,结实的帆布背包碎裂成布片。定星罗盘,指南针,洛阳铲,人民币等物悉数落在柔软的草地上。

     不久前,他还在为二十五块钱的车票犯愁。他收两万块卖兔子钱,就超额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就算他知道赵三背包里还有钱,他还是旁观。

     两万块钱,和十万块钱,对他而言,区别不大。都是溢出!并不值得他出手对付赵三。但,现在,人都杀了,自是要越货!

     物品散落。沈余的目光首先被跌落在地面上的一个长方形玉盒吸引住。他打开玉盒,里面是一株细长、碧绿的药草,长有五片叶子。正是:五叶凝寒草。

     沈余微微一笑,这倒是个意外之喜。

     他当然知道五叶凝寒草只是一种伴生草。赵三被张伟等人追捕,是因为要知道延年益寿的灵草在何处。五叶凝寒草并不是目标。但是,这株五叶凝寒草于他有大用。

     没想到赵三将这株药草带在身上啊!

     他推测落山的王氏修真家族中,高手不过练气中期。所以,计划是修炼至暗劲,就出发前往落山。但,若能在去落山前,修炼至化劲,当然更好。

     修炼玄武真诀,进展很快。同样的,身体消耗很大,需要大量的精气补充。他从明劲练到暗劲,将森林公园这里的飞禽走兽,猎杀一空。要修炼至化劲,需要的精气成倍增加。

     而他知道一种秘法,可以将药草的生命精华提炼出来。这株五十年份的五叶凝寒草,可以助他冲击化劲境界。再用这十万块钱,配一剂八珍药浴汤,他有八成的把握可以突破!

     沈余合上玉盒的盖子,再将地上的八捆红彤彤的人民币捡进他的书包中。轻轻的拍拍书包,站起来。

     见沈余似乎要离开,已经审讯完的张伟、孔亮、贺叔三人从树林外走过来。

     张伟笑着道:“沈师傅,口讯我已经问完。后续的事,我会处理好。”

     虽说,刚才孔亮、赵三透漏了足够多的信息。但,他话里该瞒还是瞒一下。五叶凝寒草出土的方位,他并不想到处说。市里的顶级富豪都在关注这事。越是有钱,越怕死!

     落城市有三大富豪。

     孔家以地产为主业。马家垄断了落城市所有的酒吧、ktv、洗浴城生意,执黑道牛耳。刘家则是经营着落城市、县的手机卖场,是各大手机品牌的市级代理。

     除此这三家外,他的上级组织羽林卫亦在关注这株灵草。还有,掌控落山的王家。

     沈余心情不错,似笑非笑的看张队长一眼,没在意其隐瞒。他现在没有兴趣去争一株延年益寿的灵草。指着篝火堆、烧烤好的兔子,道:“这些手尾,你处理下。”

     那只兔子,他卖给赵三了。自是不会再要。读书人敬文字,修真者重因果。

     “好的。”张伟应下来。

     孔亮一身阿迪达斯的白色运动装,十八岁的学生,刚刚见识过江湖的残酷!对沈余伸出手,热情的道:“嗨,高手,认识一下。我是海棠中学高三的学生孔亮。我和你们学校的江明月、颜婷、何同、王紫岚都认识。你是三中哪个班的?”

     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切入点,和眼前的高手拉近关系。

     沈余没理他。

     穿着唐装的贺叔看着尴尬的孔亮,心里笑着摇头,恭敬的抱拳一礼,道:“在下韩氏八卦掌门人贺管。见过沈师傅。”执礼甚恭。

     沈余看贺叔一眼,脚步没停,拒绝道:“我非拳师,乃是修士!”拎起书包,走出白杨林,往森林公园的出口走去。

     贺叔微微错愕,看着那道背影,轻轻的叹口气。怪不得啊。修士和拳师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修真界,那是另外一个精彩的世界。他心向往,而不得其门!

     张伟,孔亮等人目送着沈余消失在夜色中。

     今晚这惊心动魄的打斗,就此落下帷幕!剩下的都是善后的事。

     然而,五叶凝寒草所引起的波澜,则并未结束。落城市的风云,围绕着其伴生灵草的归属,徐徐开启。
最近更新:绝对荣誉 都市之位面旅行家 圣墟 侠行天下 史上最强师兄 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热门小说:万古神帝 乾坤剑神 极品全能学生 神藏 苍天万道 俗人回档 水浒逐鹿传 求魔 神道丹尊 神墓 凌天战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仙逆 异能小神农 将夜 最强弃少 都市奇门医圣 透视村医也疯狂 全职高手 茅山之阴阳鬼医 美食供应商 驭房有术 大主宰 武侠世界大穿越 造化之王 我欲封天 太古龙象诀 抗日之将胆传奇 永恒圣王 如意小郎君 回到明朝当暴君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移动藏经阁 邪御天娇 人皇纪 绝世武神 妖孽霸主 遮天 太古剑尊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极品透视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重生之完美未来 都市之位面旅行家 大清隐龙 超品相师 逆天邪神 永恒国度 通天武尊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小说恰我少年时版权都归作者九悟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