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九章 跆拳道馆

     车窗后,露出来的一张俊逸的男生脸,带着17岁少年特有的青涩感、阳光,笑容很温和,“沈余,是你吧?这么巧啊?”

     正是三中的风云人物,高二十班的何同。他的副驾驶座上还坐着一个女生。

     正坐在藤椅上等候、闲聊的沈余三人看向路牙边的路虎车。

     一身黑西装、白衬衣的中介小陈,二十出头,容貌平平。在看到何同那张俊脸时,悄然的坐直身体。嗯,挺胸收腹。把后面两个字划掉。一辆路虎几十万,何况开车的还是个英俊的少年。

     她也只是大他三四岁而已。常年喜欢看韩剧的小陈,内心之中有某些憧憬。零四年,正是韩流肆虐时!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桥段,很流行啊!

     带着眼镜,刚刚引导、掌控着话题的柳姐,约四十岁,身材早就走形,亦不动神色的将二郎腿给放下来。无他,希望给车中的富少留一个好印象。

     柳姐给沈余带看房子,固然是态度优良。但,指望她在一个穿着校服十六七的少年面前,有谨慎、尊重的心态,那真不至于。所以,她坐着的时候,很放松。

     柳姐眼角的余光瞟了下沈余,心里摇摇头。看情况,这两个学生认识,谁高谁低,不言自明。

     按照柳姐的设想,沈余八成是要起身迎一下,走到马路边和同学说话。在御江世家别墅租房子住,一个月租金两千。和开路虎的人,能比吗?

     但是…

     …

     …

     沈余安坐在藤椅中,往路边看一眼,轻轻的点头,算是回应。他并不认识何同,但两个小时前,他刚见过此人。

     他和王紫岚在教学楼二楼的过道里闲聊时,王紫岚说话前,抬头往三楼看了一眼。就算他现在还不是修士,没有凝聚神识,但以他此时的境界,眼光掠过,就能记住其面容。

     车中,何同不以为意,笑一笑,道:“你等一会,我把车停一下。”说着,启动离开,将车停到商业街侧的停车位上。和副驾驶座下来的女生,一起走过来。

     何同穿着灰色t恤,休闲长裤,运动鞋。身量中等,约172左右。双手插在裤兜中,脸上挂着和熙的笑容。和身边背着单肩书包的女孩一起走过来。

     女孩短发、圆脸,相貌甜美、美丽。穿着浅蓝色的长裙,白色的长袖t恤,搭配着件驼色的针织衫。胸口的峰峦高耸、丰--满,颇为引人注目。

     小陈只看何同身边的女孩一眼,顿时自惭形秽,心中泄气。残酷的现实!

     柳姐见这架势,心头的一磕碜。貌似,她刚才想差了啊!好在,她只是一个旁观者。

     小陈、柳姐两人站起来,对何同、女孩礼貌的笑一笑,拿起橙汁,让开座位。

     自动的给一个不认识的富少让座,沈余并没觉得小陈、柳姐两人如何如何。

     他毕竟不是一个真正的中二少年!在都市中,有钱,往往就意味着很多东西。只要不主动献媚,通一点人情世故,是人之常情。直面生活的压力时,活着都不容易。

     这就像在修真界中:在某个聚会时,聚灵修士走过来,练气士都会起身避开。否则,遇着脾气差的修士,只怕立刻就是祸事。

     但,理解归理解。他希望,他此生永远不要有这样的时刻!不对生活妥协,不对强权谄媚!

     正所谓:固时俗之工巧兮,偭规矩而改错;背绳墨以追曲兮,竞周容以为度;余不忍为此态也!

     …

     …

     何同的目光掠过两名中介人员并未停留,走到桌前半米处,微笑道:“沈余,我是高二十班的何同。我听紫岚说起过你。我住在这里。你这是…”

     沈余言简意赅的道:“租房。”

     何同哈哈一笑,“我说呢!今天真是巧遇啊!哦,这是我的朋友舒珊珊。海棠中学的大美女,省里的富二代!”

     是不是真的巧遇,这就只有何同自己知道。他中午才和王紫岚一起在三中食堂二楼吃过小炒。

     “喂…!”被何同说是大美女,舒珊珊嗔他一句,如同乖巧的女孩般,举起白嫩温润的小手冲沈余挥一挥,甜美的一笑,打个招呼,“嗨!”

     沈余点一点头。

     沈余这个做派,让舒珊珊心中微微不快,心道:“这人怎么这样啊!一点礼貌都没有。”但,她性子比较柔,没有在脸上露出来。安静的站在一旁。

     仲春午后的春风,吹动着她浅蓝色的长裙角,露出一弯雪雪的足踝。

     何同微微一笑,心中对沈余看轻几分,果然只是个武夫啊,一点都不懂交际。说道:“星期三食堂早餐时的事,吴修实在做的差了。追女生,各凭手段嘛!玩盘外招算什么?”

     沈余喝一口橙汁,看向远方蔚蓝色的天空。他没有必要去解释。何同这些人,又怎么懂他的心情?

     何同笑着道:“珊珊一直想要练习防狼术。正好就着今天下午她们班体育课的时间过来看看。御江世家别墅这里的正一道场是落城市最好的武馆。

     正一道场的宋馆主是正宗的韩国人,跆拳道黑带六段。是我们落城市里知名的拳师。听紫岚说,你是明劲高手。你房子租好了吗?一起上去看看,和他们教练交流一下?”

     何同指着不远处二楼的一个招牌。竖写的招牌上,写着韩文:正一道馆。眼底掠过一丝得意:韩文,看得懂吗?

     “在等房东的委托人过来签合同。”沈余淡淡的道。他和何同不熟,也没有兴趣和他交往,更不在意他想什么。

     至于,和拳师交流,他亦是无意。他昨晚在森林公园中,就回绝了贺管。我非拳师,乃是修士。

     何同热情的道:“嗨,那得等什么时候?反正在这坐着也是坐着,上去转一圈就下来。你以后租住在这里,就当熟悉环境。”

     沈余微微一沉吟,道:“行啊。”踩踩场也不错。当然,何同心里想什么,他大致猜得到。

     …

     …

     沈余和柳姐、小陈说了一声,留下他的手提箱,和何同、舒珊珊一起走向位于商业街二楼的正一道场。

     从宽敞,明亮的楼梯上来,便是一道六间开的自动感应玻璃门。玻璃门的侧面挂着两块亮澄的牌子:国际跆拳道联盟、韩国正一道馆。场地宽阔。

     布局上,仿佛整个二楼都只有这家跆拳道馆。

     大厅中,正对着的便是咨询台。一名身姿高挑、穿着雪白道服的漂亮女子正微笑着站在台后,盘着秀发,妆容精致。里头训练室内的呼喝声,隐隐传来。

     “汪姐,我带朋友来体验。和展教练约好。”何同和前台很熟,从裤兜里拿出自己的会员卡,笑着交谈几句,由其登记后,带着舒珊珊,沈余走进道馆中。

     从前台转过去,便是一个铺着黑白地毯巨大道场,约数百平米。十几名学员穿着白道服,系着各种颜色的腰带,正在道场中由教练带着训练。大多是白带,白黄带。

     道场左侧临窗,右侧则是一条走廊。设有一个个的沙发、茶几。走廊尽头则有休息室,练习室,男女更衣室等。

     “汪姐是落城市师范大学大二的学生。这些正在练习的学生都是师范的跆拳道爱好者。”何同介绍一句,笑呵呵的问道:“珊珊,感觉怎么样?”

     何同这时,自不会向沈余炫耀自己的财富、跆拳道段位。太肤浅。他设想的剧本不是这样的!

     之前,他下车主动和沈余打招呼,热情的说话,只是前奏。这是“欲扬先抑”中的“抑”。

     把沈余忽悠上跆拳道馆中,他的计划就成功了一大半。剩下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舒珊珊打量着四周的环境,道场左侧的学员室,点点头,“嗯,挺舒适的。”

     三人正说着话,一名年轻教练从道场中走过来。他穿着白色的道服,系着黑色的道服。长的帅气,肩宽腰窄,长腿。颇有些韩国欧巴的意思。微笑着伸出手,“何少,我等你有一会了。”

     “展哥。”何同笑着和他握手,侧身介绍道:“这是我的两位朋友。舒珊珊、沈余。”

     展哥和沈余点点头,看向舒珊珊。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她胸前挺拔的峰峦上,心中就是一热。

     他外形条件不错,和常来跆拳道馆的几个美妇关系不错,尝过几次甜头。这会见到这种甜美、丰凶的高中生,立即就有些意动。隐蔽的再瞄一眼。

     成年人的思维,比校园里的学生,要恶意得多。

     “你好!我叫你珊珊吧。你可以叫我展哥。”潇洒的和舒珊珊打一个招呼,展哥伸出手,道:“这边来。我带你们先参观一下吧。边走边介绍我们跆拳道馆。”

     展哥将正一道馆介绍了一番,招呼三人在道场边的茶几处坐下来,有穿着道服的女子送来茶,他侃侃而谈,“跆拳道起源于韩国。现在是正式的奥运会项目。按照韩国国技院的标准,分为十级十段,最高的便是黑带。”

     “我们正一道馆,可不是市里面那些普通的武馆,没什么真本事。就是招收学生骗学费。不过话说回来,现在中国武术的把式基本都假。像那个什么太极呀,铁砂掌啊。真正的实战中,都是假把式。光说不练。”

     沈余微笑着拿起一次性纸杯喝茶。太极不能打?这得多无知!知道什么叫国术吗?

     展哥暼了沈余一眼,接着道:“跆拳道博大精深。珊珊要学几招防狼术,完全没有问题。这样,你们先去换道服,在道场上体验一下韩国跆拳道文化的魅力。”

     说着,再指一指沈余,“这位朋友就不要去了。有些话,咱们要说清楚。看得出来,你也是个练家子。我介绍跆拳道,你笑什么?挑事是吧?”

     一身灰色t恤,休闲长裤的何同看看沉下脸的展哥,微笑着喝茶,不去看沈余。就算沈余用眼神求他说句话,他也不会答应。他能拆自己的台吗?

     舒珊珊有些错愕于刚才还谈笑风生的展哥突然变脸。挺吓人的。小心翼翼的往沙发后缩了缩,观望着“局势”。

     …

     …

     何同所预料的场面,自不会出现。

     茶几处,沈余坐在侧面。他和展哥之间,隔着一张茶色的玻璃茶几。这时,他随意的坐着,并不在乎展哥给出来的压力,平静的道:“我笑你无知。”

     刚才,他不赞同展哥的话,只是笑一笑,并没出声反驳。人家要吃饭,吹点牛逼,可以理解。他没有义务去纠正他人的观点。他也不是太极、铁砂掌的传人。

     他的性格,向来不喜欢管闲事。但,展哥故意找茬,那没什么可说的。

     他修炼的并非地球上的拳术,而是来自海族的玄武真诀。暗劲境界的盗墓贼赵三都看不出他的深浅,展哥可以看得出来?显然,这是何同安排的。

     戏肉来了。

     展哥坐直身体,目光如鹰隼般的盯着沈余,气势散发,“朋友,你这话过份了吧?咱们按江湖规矩办来!你是个高中生,我把你打伤,传出去,说我以大欺小,名声不好听。

     我们道馆里有测力计,你和我比一比拳脚的力量。输了的话,你要向我道歉,并且,在我们道馆门口做20个小时的门童。”

     按照玄幻小说的标准斗口流程,沈余现在要反问一句,“要是我赢了呢?”但,沈余并没有问。他想要的结果,去拿就可以。展哥赖得了帐?

     沈余晒笑一声,道:“按江湖规矩办?好啊!”说着,起身,走向宽敞的道场中。

     展哥跟着,大踏步的走上去。

     看着这两人,舒珊珊惊讶的微微张嘴,“何同,这…”法律社会,还有江湖规矩这种事?

     何同嘴角溢出一丝笑容,“珊珊,别管他们。他们是拳师。走,我们跟着去看戏。”

     他每每看小说,都觉得那些富二代很蠢。非要去和人斗嘴啊,嘲讽啊,动手打架啊!有钱,有资源为什么不用?货币的本质是什么?一般等价物啊。

     他和吴修那个傻帽不同。

     等一会,展哥将沈余压服,展哥会恭维他。他再和沈余轻飘飘的说一声:我喜欢紫岚,该怎么做,你知道吧?

     想想沈余那时的脸色,再想想刚才在楼下沈余装腔作势的冷淡,他心里如同三伏天喝冰水一样爽!

     …

     …

     沈余穿着一身三中的校服走到道场之上,颇为引人瞩目。正在训练的十几名师范大学的学生都看过来。

     展哥招手喊了一名高大的男生过来,吩咐道:“小罗,我和这位沈师傅比试力量,你叫同学们都过来看看。学习发力技巧。”

     小罗应了一声。将正在道场中训练的落城市师范大学跆拳道社的学员都带到道场的东北角。这里有一些器械,和测力计。

     十几名师范生,有四名女生。其余都是男生。一帮穿着白色道服的学生,看着走过来的展教练、沈余,小声议论着。

     “这是谁啊?三中的学生?他和展哥比力量?自取其辱啊!”

     “小罗,上次展哥打出多少斤的力量?好像有几百斤。”

     “可能是指导对方一下吧。快看,美女!”

     沈余和展哥在测力计前没一会,何同和舒珊珊就跟着过来。

     穿着浅蓝色长裙,长相甜美的舒珊珊立即就吸引一干男生的目光。高耸、丰--满的峰峦,将白色的长袖t恤撑出美妙的弧线,为她加分无数。

     市师范学生们的议论声更大了一些。无他,唯有希望大声的议论,可以吸引到这位美少女的目光。就像孔雀开屏。

     身材高大的小罗走出来道:“展哥,我来先测一拳吧!算是抛砖引玉!好体现出展哥的实力。”目光掠过舒珊珊白皙的脸庞。再看一看她身边的何同。

     展哥心情很放松,帅气的脸上带着笑容,道:“可以!”

     一帮同学起哄,“喔--,小罗…,加油!”现场气氛忽而变得热烈起来。固然是为同学加油,但,这热烈的气氛,对沈余并不友好!

     “不用了。”沈余淡淡的开口,“我打一拳,你们看着就好。”走上前,右手握拳,平平无奇的一拳打出。“嘭!”空气中仿佛有一声闷鼓的声音!将正在起哄的声音压下去。随即,测力计的钢板上出现一个凹下去的拳印。而数值更是飙升到四位数。

     一瞬间,全场死寂!

     沈余转过身,看向帅气、肩宽腿长的展哥,道:“你要跟我按江湖规矩办事,是吧?”
最近更新: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法家高徒 极品全能学生 俗人回档 全职高手 乾坤剑神 求魔 神道丹尊 透视村医也疯狂 万古神帝 神藏 白袍总管 明星潜规则之皇 大龙挂了 驭房有术 我欲封天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异能小神农 官术 将夜 官妖 掀翻时代的男人 灵域 最强弃少 太古龙象诀 不灭龙帝 神墓 魔禁之万物冻结 遮天 红色仕途 仙逆 至尊剑皇 地府朋友圈 凌天战尊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武侠世界大穿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乱清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邪御天娇 造化之王 美食供应商 通天武尊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极品掠夺系统 重生之光辉人生 太古剑尊 抗日之将胆传奇 三国之无赖兵王
小说恰我少年时版权都归作者九悟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