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四十五章 二姐,别怕!

     沈余的家在村中段。一间陈旧的平房,旁边还有两间破败、宽敞的土屋。屋前的池塘中,雨水落下,带起阵阵涟漪。

     而此刻这间平房的堂屋中气氛紧张。沈余的父亲沈燃正在和三名同村的中年男子激烈的争吵。母亲邱蓝偶尔给丈夫帮几句腔,却给同来的两名中年妇女用话堵住。

     “小蓝,你们家这两间土屋早就不能用。扒了重建,你们家有这个钱?这眼看着我们家二子要结婚,家里都住不开,要起新房子。邻里之间,你让一让有什么?”

     旁边五房的二婶道:“嗳,你们家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占这么大的宅基地,将来还不是便宜女婿?你儿子考上市里的三中,将来是要做城里人哟。”

     沈燃,五十出头的年纪,头发花白。穿着皱巴巴的白衬衣,黑色的胶鞋上沾满着泥巴,嘴里抽着劣质的红梅烟,不满的道:“吴二婶,你怎么说的话?我家宅基地再大,那也是祖辈传下来的!”

     板凳上坐着的三兄弟,最小的一位三十多岁,不耐的道:“说了给你三千块钱补你。咋的,你还不乐意?那我明天就叫人来扒房子动工。”

     沈燃瞪眼道:“你试试?”

     “诶,老三…”五房的老大五十多岁,拦住弟弟,抽着烟,稳着道:“老四,咱们明说,这事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老二家这房子都得建。前后左右,就你这里有地儿。你说怎么办吧?”

     沈燃给人拿话压着,气的拿烟的手都在抖,道:“不给。”家里穷,没有亲兄弟,只有一个儿子,说不出硬气的话。

     五房的老二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道:“老四,给你补钱是看得起你。毕竟你儿子在外面读书。你现在顶着我是吧?我看,你田里插秧的水,莫非是不想要了!”

     “老沈…”邱蓝眼泪就流下来。活半辈子,给人欺负上门。沈家村的田是梯田。五房几家的田在上游,要是不放水,家里就没收成,一家人都得喝西北风。

     躲回到自己房间里的沈梅再也忍不住,打开房门,流着眼泪哭道:“够了!你们够了!都走,都走啊!”她十九岁的年纪,穿着村中少女们常见碎花衬衫,洗的发白,非常的寒酸。

     青色的长裤,膝盖处打着补丁。用头绳扎着黑色的秀发,美丽的脸蛋上,此刻全是委屈、绝望的泪痕。

     刘三婶沉着脸,喝骂道:“梅子,你有没有规矩,怎么跟长辈说话的?”

     吴二婶看看沈梅年轻、漂亮的脸蛋,恶毒的道:“梅子,你书都读到狗兰子里去了!难怪快二十岁还嫁不出去。怕是在县城里给有钱人玩烂,当了小婊-子吧!”

     这样恶毒的话,沈梅一个十九岁的女孩怎么受得了?哭泣的往外跑。

     邱蓝见女儿受欺负,她性子虽然软弱,但也炸毛,正要说话。门口一个少年的声音先她出口,道:“你再说一句试试?”

     沈余走在自己门口外的池塘边听到屋里的吴二婶正在恶毒的骂二姐,根本顾不得,一个闪身横跨二十米的距离,到家门口,伸手拦着往外跑的二姐沈梅,柔和力量化解她的冲势,将她搂着,“二姐,是我,别怕!”

     在这一刻,血浓于水的亲情,在他心底涌起!而这亲情有多么的浓厚,他的愤怒就有多么的炽烈!这是他的二姐!

     沈梅去年高考失利,在家中帮助务农。田地里农活的累,看不到未来的苦,让她内心中充满着深深的绝望、痛苦。而她在家被人恶毒的辱骂,更令心中的痛苦再加三分。直到此时,她被拦着,听到弟弟熟悉的声音,“二姐,别怕!”

     抬起头,看着弟弟那熟悉的面庞,感觉仿佛就像在梦中一般,满心委屈宣泄,哽咽的道:“三弟。”

     云田县中的习俗:重男轻女。女孩子吃饭不能上桌。不管田地里的农活多么忙,男孩可以不用做一件家务事、农活。但是,男孩是家里的顶梁柱,要负担起所有的责任!

     …

     …

     在沈梅喊出“三弟”时,在此时,屋中所有人才看清楚,门口站着的少年是沈余!

     “小余,你怎么回来了?邱蓝惊讶的道。沈燃同样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在家门口的儿子。今天不是学校放月假的时候!板凳上坐着的沈老大,沈老二,沈老三不以为然的扫一眼。

     吴二婶还以为谁来了,见是背着一个大旅行包的沈余,不屑的道:“沈余,你回来就回来。怎么还敢凶你二婶?”

     沈余搂着哭泣的二姐,一步向前,跨过数米的距离出现在吴二婶的面前。伸手抽过去,“啪!”一记耳光。“这是为我二姐打的!”反手再一耳光,“啪!”“这是为我妈打的!”,顺手再一耳光,“啪!”,“这是为我爸打的!”

     三记耳光,将吴二婶那恶毒的话打回到肚子里去。一张脸肿的如同猪头,呆立在当场。三记耳光打的满堂屋里的人震惊,宣告沈燃的儿子回来!

     和吴二婶并列站着的刘三婶尖叫一声,“打人啦”,伸手就要去挠沈余的脸。妯娌情深的很!

     沈余没有废话,手肘横打,“咔嚓!”,刘三婶被巨大的力量打的倒飞撞到门上,一口血在半空中吐出来。肋骨断裂。

     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让从板凳上站起来的沈家三兄弟,愣在当场,不敢动,也不敢发声。

     沈余轻轻的拍拍二姐的背。看着堂屋中坐在掉漆的靠背椅子上的父亲,他五十出头,面容却显老的如同六十岁。还有,站在父亲身边一辈子善良的母亲。

     时隔万年的记忆,就这样如滔滔江河汹涌而来,清晰的如同在昨日。而这浓烈的情感,在此时,汇聚在喉咙里只几个字,“爸,妈,我回来了!”

     …

     …

     “嗯。”邱蓝擦着眼泪。沈燃却是皱着眉头。他在想:儿子打伤人,这件事如何了局。

     就在这时,被打成猪脸的吴二婶终于回过神,发出凄历的尖叫声,“啊….,沈老二,你是死人吗?你老婆被这狗杂种打了。”

     这一声喊,刺激了沈家三兄弟。“玛德!”刚才态度强横的沈老三怒骂,到门口去看媳妇的情况,目光怨毒的盯着沈余。今天非得要个说法不可。

     刚刚威胁沈燃的沈老二,阴沉着脸,质问道:“老四,这就是你教的好儿子?这这刚一回来,连长辈都打…”在这个时候,他还在强压沈余的父亲!

     沈燃没有来得及回答。

     沈余从再见父母的情绪中挣脱,松开泪眼婆娑的二姐,转过身去。眼神冷漠。

     他并没有听到这三兄弟是如何威逼、强压他父亲低头的!但是,他看到了父亲,五十出头的人,虚弱的坐在椅子中。

     他没有听到他们是如何数落、嘲讽家中,但是,他看到了善良了一辈子的母亲脸上带着泪花!

     沈余一脚将正大叫的吴二婶如同皮球般抽出家门外。跟着,往前踏出一步,白玉般的拳头径直打在沈老二的脸上,骂道:“狗东西!”一拳下去,也似开了个彩帛铺,红的、黑的、紫的都绽将出来。

     “啊…”沈老二痛苦的大叫,再无摆架子的长辈风范。

     沈余再一脚踩在门口沈老三的腿上,“咔嚓!”,将这两口子踢出门外,回过身,伸手捏住沈老大的喉咙,提起来。

     “嗬嗬…”沈老大挣扎着求饶,双腿蹬着,“小余,小余,我错了,我们错了。”

     “老梆子!”沈余毫无客气,将沈老大掷出门外。沈家这三兄弟是个什么德性,他还能不清楚?

     整个堂屋中,顿时安静下来。而沈余家门口的泥巴地里,几个人如同泥猴一般,在雨中哀嚎。

     沈余站在门口,眼神淡漠的看着这些人。若非他父母还要住在沈家村中,他一定会杀死这几个人。做人要宽容,但不能受辱。

     沈梅到底是年轻人,看着刚刚还在耀武扬威的沈家三兄弟如此下场,心中感觉极其的痛快,擦着眼角的泪水,问道:“三弟,你…”她弟弟何时变得这么厉害?

     堂屋中,邱蓝震惊于儿子的变化。心里想:不是在市里学着打架吧?

     沈燃则是心里轻叹一口气。儿子打的好,打的痛快!但接下来,该赔钱赔钱。他认了。

     这时,华薇、郝成两人从池塘边的槐树下走过来。
最近更新:绝对荣誉 都市之位面旅行家 圣墟 侠行天下 史上最强师兄 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热门小说:万古神帝 乾坤剑神 极品全能学生 神藏 苍天万道 俗人回档 水浒逐鹿传 求魔 神道丹尊 神墓 凌天战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仙逆 异能小神农 将夜 最强弃少 都市奇门医圣 透视村医也疯狂 全职高手 茅山之阴阳鬼医 美食供应商 驭房有术 大主宰 武侠世界大穿越 造化之王 我欲封天 太古龙象诀 抗日之将胆传奇 永恒圣王 如意小郎君 回到明朝当暴君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移动藏经阁 邪御天娇 人皇纪 绝世武神 妖孽霸主 遮天 太古剑尊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极品透视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重生之完美未来 都市之位面旅行家 大清隐龙 超品相师 逆天邪神 永恒国度 通天武尊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小说恰我少年时版权都归作者九悟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