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三十章 弹尽粮绝

     很多人好奇某些职业收入。基本可以分三种,一种较高收入者,按照目前市价,陪喝酒唱歌,一场按照场所档次不同,最低三百到七百之间,正常一天一点五个场,加上一些顾客慷慨,收入平均每天八百到三千元不等,主要是看颜值和口才。一种较低收入者,包厢服务员,月薪一万五起步,根据档次不同,高的可以达到三万到四万,甚至五六万,不可避免的会被揩油或者怎么样。这两者还有酒水抽成。至于高收入者就不讨论,因为本虾不知道,甚至前两者也只是道听途说。

     我纯故我在!

     曹云见证人不说话,道:“收到钱后,你把自己儿子欠的七张信用卡都还清了……这钱是哪来的?”

     司马落没有反对,他知道反对也无效,他是知道有这么回事的。因为曹云通过搜查一课调查到,巴西一家公司通过国际银行朝死者父亲账户汇了一百三十万。这也是死者母亲蠢。一般人不会想到已经死去三年的证人丈夫账户,但是死者母亲急着还钱,一口气把儿子七张信用卡,四十五万的欠款全还上了。

     题外话,更无耻的是,因为全还了,其儿子的信用额度竟然大大提升。

     法官见证人情绪有些失控,又是哭又开始撒泼,于是道:“休庭十五分钟。”

     休庭后,法庭人员开始对证人做工作,安抚其情绪,说明法庭上的规则。司马落也告诉证人,警方已经掌握了这条线索。同时司马落认为,对方只依靠这线索是无法打掉桑尼的罪名。

     ……

     重新开庭,死者母亲作为证人承认了这件事,丈夫账户确实收到了一百三十万。

     曹云继续问:“你知道这钱是什么钱吗?”

     证人回答:“不知道。”

     曹云问:“死者生前是否给你打过电话,或者是发过信息,告诉你要查看她父亲的账户动态。”

     证人回答:“没有。”

     曹云道:“你收到这笔钱,难道就没有想点什么吗?”

     司马落站起来:“反对辩方律师引导式询问。”

     “反对有效。”

     曹云面对陪审团道:“很清楚一点,在死者死后几天,有一笔不明巨款进入死者家属账户,这很可能就是死者自杀的代价。”

     司马落:“辩方律师注意自己的言辞,目前警方还没有对这笔巨款做出定义,巴西方面也没有任何回应,依靠这点不能证明死者是为钱自杀。”

     曹云笑:“是不是,大家心中有数,我这边问题问完了。”

     法官问:“控方有没有问题询问证人?”

     “没有。”

     “证人可以退席了。”

     证人离开之后,曹云开始就案发现场进行了举证和辩论。

     “首先我就现场存在自杀可能做出解释,我的当事人凌晨一点三十分进入案发现场603房间,进入房间之后,我的当事人就去泡澡。我的当事人有两个习惯,第一个习惯,他喜欢一边泡澡一边喝酒。第二个习惯,他会用苹果做为下酒菜,现场垃圾桶留有削好的苹果皮可以证明这一点。”

     曹云:“死者在一点三十七分到达603门外,打开了603的门,拿走水果刀,藏到床下。而后她用胸口顶住水果刀的刀尖,刀柄顶在床底。我想她也犹豫了很久,所以最终死亡时间是一点五十分到两点之间。她用力朝上一顶,水果刀就刺破她的心脏,完成了这次栽赃陷害。我的当事人泡完澡,因为喝了不少,所以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一切。”

     司马落道:“既然辩方律师这么解释案发现场,那请问死者是怎么进入603房间?”

     曹云手招呼一下,陆一航点头,插入u盘,曹云道:“这是603房间,大家请看视频。”

     视频中陆一航拿了一张普通会员硬卡片,锁上门,陆一航对镜头说话:“这家酒店的房门并不安全,门缝偏大,大家请看。”陆一航将卡插入门缝,上下滑动一会进入轨道,斜着一插一拉,门锁被卡顶开。

     陆一航将卡片放在镜头前,卡片有一些变形,陆一航道:“缝隙还是比较小的,肯定会损害到卡片。”

     司马落翻看自己的资料,问:“案发现场并没有找到卡片。”

     曹云道:“我找到了。”

     视频接着播放,长镜头快进后,曹云站立在桌子上,掀开空调盖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张卡片。曹云将卡片放进小塑料袋中,封口封上,签字,并且特写自己的签字。

     曹云道:“就在开庭前两个小时,警方已经证实卡片上有死者的指纹。目前正在核对我封口的笔迹和物证的笔迹是否相同。”

     再次休庭。

     ……

     搜查一课一名制服警察出庭作证,证明曹云给的证据的真实性,表明卡片上有死者的指纹,同时这卡片属于死者所有,是死者办理的一家游泳馆的会员卡。同时在空调内侧找到死者指纹,从指纹来看,死者掀开过空调外壳。

     为什么曹云要到最后才让警方介入并且鉴定呢?这是曹云的计策,他打算一口气摧毁司马落的防线。一百三十万是给司马落遐想的空间,加上卡片,自杀论,还有空调内指纹等全面轰炸司马落。

     不过,司马落比曹云想的要冷静很多,在曹云轰炸之后,司马落要求休庭,自己要核对新出现的证据。法官同意,择日再审。

     ……

     曹云没想到的是,这场战斗才刚刚开始。

     第二次庭审。

     检方第一位证人是一名明自己身份,是游泳馆的接待人员。

     司马落用照片问:“这张卡是不是你们游泳池的会员卡。”

     小姑娘回答:“是的。”

     司马落再问:“这张卡的主人名字叫宫本扇,你有印象吗?”

     小姑娘点头:“有,宫本小姐在某月某日曾经到泳池前台,称自己的会员卡丢失,问要怎么补办。我告诉她缴纳二十元的工本费,然后持有本人有效证件到前台办理就可以。”

     司马落问:“她办了吗?”

     小姑娘回答:“是的。”

     “你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

     “她和我们经理发生了争吵。”

     “为什么?”

     补办一张银行卡只需要十元的工本费,为什么我们要二十元。我经理那天态度也不是非常好,就说,按照规定游泳卡是可以给别人用的。宫本她把卡给别人,自己再补办卡,一份钱两人用,于是就生气了。最后我经理向宫本小姐道歉,宫本小姐免费补办了卡。”

     司马落面对陪审团道:“根据鉴定,辩方律师提供的卡片为旧卡,在证物中并没有新的游泳卡卡片,新卡片去哪了呢?不知道,但是我们可以知道,这张旧卡已经丢失,所以它的主人不再是死者,也就是说,死者是不可能用这张卡开603房间。”

     司马落继续道:“我认为本案是预谋杀人,被告已经想好了布局,偷走死者的游泳卡。在案发当天,他邀请死者去宾馆。死者到达603之后,被告让死者查看空调是不是有毛病。死者按照被告要求,打开了空调留下指纹。而后被被告杀害,藏尸在床底。被告伪造了整个作案过程。然后又留下突破口,让辩护律师找到突破口。辩护律师本人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在松井案中,他就被松井利用,证明松井无辜。我认为本案是被告克隆松井案,故布疑阵。”

     现在是证据部分的法庭辩论阶段。

     曹云道:“检控方这个假想非常漂亮,但是却有一个致命的漏洞。我的当事人从酒吧离开后,前往xx宾馆登记了房间,也就是603。在当时,死者还没有进入酒店大堂。我的当事人前往603房间,死者进入酒店大堂,直接前往603房间。请问,如果是预谋杀人,我的当事人是怎么通知死者自己所住的房间?死者手机已经由警方鉴定,在那期间没有收到信息和电话。”

     曹云道:“死者之所以能找到603房间,显然是有同伙告知。我不知道同伙是谁。以我的观点来看本案必然是自杀栽赃,130万是谁给的,栽赃是谁获利?获利的人引导了死者前往603房间。控方能不能回答这个问题,死者是怎么知道我的当事人入住的是603房间?”

     司马落回答:“死者和被告在酒吧交谈了大约二十分钟,被告还给死者买了一杯酒,在这期间,他们完全可能达成一定的沟通。”

     “检察官先生,你这就是狡辩了。用暗号?或者是用什么方式?”曹云道:“根据证词,案发当天总台人员表示,我的当事人只提出一个要求,不要靠街道,车辆很吵,但是没有指定某个房间。总台人员问,603可以吗?我的当事人说可以。我的当事人是被动的选择了房间。检控官坚持我当事人预谋杀人,那请检控官先正面解释这个问题。”

     司马落回答:“辩方律师,我强调说明一点,检方没有控告被告激情杀人,而是控告被告为预谋杀人。预谋代表什么?预谋代表安排的清清楚楚。在被告预谋之下,死者按照被告的要求到达了603房间,怎么让死者去603?有无数的办法。我想辩方律师很清楚被告底细,欺骗一个普通女生再简单不过了。”

     曹云道:“怎么让死者去603房间,死者为什么去603房间,我认为是本案的重点。死者去603房间的动机代表了死者是栽赃自杀,还是他杀。如果检方无法证明这一点,我希望陪审团充分考虑我的当事人被诬陷的可能,疑罪从无,将我当事人无罪释放。”

     司马落道:“这份是我委托搜查一课心里侧写师做出报告结论。”司马落将复印件发给法官和陪审团。

     曹云反对:“这份证据没有提前提交。”

     司马落道:“这是司法补充证据,我也是开庭前刚拿到的。”司马落给了曹云一份。

     司马落道:“根据侧写师的报告,死者完全不符合自杀情况。假设死者是自杀,她肯定会在自杀到自杀前三天,给自己在乎的家人,朋友打个电话。但是没有,死者始终没有和她母亲和弟弟联系。根据死者室友的口供,死者还和她约好第二天去拉直头发,也不符合死者即将自杀的情况。根据报告,侧写师认为死者没有任何自杀倾向。”

     曹云道:“首先第一点,心理侧写师的证据一直有争议,在司法中只能作为警方调查案件的参考,不能成为法庭的证词,甚至法庭不能参考侧写师的证词。其次第二点,有人要诬陷我的当事人,用一条命去诬陷,显然做好了各种准备,不太可能会让死者和母亲联系。否则一旦我逼问其母亲,有可能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出来。”

     然后出现了罕见的一幕,原本唇枪舌战的曹云和司马落,都没有再出声,法官左右看看,问:“控方和辩方还有没有其他证据或者提议?”

     这次交手,评分秋色,双方都已经弹尽粮绝。各自向对方射击的子弹,全部被对方挡住了。庭审到这一步,不仅是控辩双方难受,法官和陪审团也非常难受,司马落和曹云都没办法咬死对方。这么一来,如果没有新的进展,就要看陪审团的态度,最后一搏也就是结案陈词,看谁能说服陪审团。依靠口才说服陪审团,是法庭不愿意看见的一幕。

     通常在这种情况,双方就要开始进行卑劣的表演,对被告、死者进行人身攻击,抹黑他们,质问他们的道德,以此将对方打造成一个不可信的人。这个局面是曹云和司马落都不愿意面对的局面。

     作为控方,现在是失了分,因为曹云提出的自杀栽赃轮存在理论可能,并且有部分证据支持。司马落必须顶住,顶不住就不可能会让陪审团一致判定桑尼有罪。

     司马落举手:“对不起法官大人,我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请求择日再审。”他不能说,我还要再去收集证据,那你之前干嘛去了?

     法官当然明白目前的僵局,道:“今日庭审就到这里,择日再审。”
最近更新: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极品全能学生 法家高徒 俗人回档 神藏 全职高手 求魔 乾坤剑神 万古神帝 神道丹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透视村医也疯狂 白袍总管 驭房有术 大龙挂了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我欲封天 异能小神农 遮天 将夜 神墓 官术 凌天战尊 官妖 掀翻时代的男人 最强圣帝 太古龙象诀 不灭龙帝 灵域 最强弃少 仙逆 至尊剑皇 魔禁之万物冻结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红色仕途 武侠世界大穿越 造化之王 极品掠夺系统 地府朋友圈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极品透视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无限之开荒者 通天武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宇宙的边缘世界 从仙侠世界归来 乱清 一念永恒 邪御天娇
小说覆手版权都归作者虾写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