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三十一章 结案

     高山律师所。

     除了魏君避嫌请假外,几名律师吃着外卖的午餐讨论案情,林落也在,她是以曹云朋友身份,为了给曹云加油听审了本案,在曹云邀请下,一起到律师所用午餐。

     这是林落非常不愿意做的事,她已经能感觉到曹云对自己这种行为的不满。不说两人还没有成为朋友,就算是结婚,妻子也不应该以加油的理由去听审,非常扣分。出庭后,自己又顺着曹云客气来律师所蹭饭。当从曹云没有让高山杏特意安排午饭就可以看出,曹云不高兴,对自己不高兴。

     林落也不想这么越界,但是本案是非公开审理,她需要第一手资料。

     云隐见曹云情绪不高,问:“那谁,怎么了?就今天庭审来看,我们最少提出的死者自杀论没有被司马落推翻,只要存在这个可能,陪审团不太可能会裁定桑尼有罪。”

     曹云轻摇头:“司马落拽了一张底牌一直不打,他今天要打出来,我会要求休庭。但是他不打让我心中没底。”

     高山杏问:“什么牌?”从学习角度来说,高山杏要求实习律师都去旁听庭审。

     曹云没有回答高山杏,转而问:“一航,你知道吧?”

     陆一航是陪同曹云出席的律师助理,道:“曹律师你说的是鬣狗身份吧?只要请搜查一课警员出庭作证,说明鬣狗是怎样的一个团队,还有他们曾经承认干过的非法的事,陪审团有可能会裁定桑尼有罪。因为在陪审团看来,桑尼是一个危险的人,宫本扇是一个普通人。无论鬣狗还是鬣狗敌人,对于陪审团来说,都很危险。”

     曹云点头:“另外,我提出的关于死者自杀论,不是司马落不能打,是还没有到逼他打的阶段。司马落可以要求死者母亲出庭,以母亲角度说明死者不可能为了钱自杀,就算自杀也会和自己联系。母亲这个东西不是职业,但是母亲这个身份很能说服人。不用表演,母亲是坚决不会相信死者自杀,只要其母亲本色表演,陪审团肯定会动摇。就目前我掌握的资源,司马落把几张牌全部打出来的话,桑尼恐怕就在劫难逃。”

     陆一航道:“我们必须找到实质性的证据,现在一个突破口是给死者父亲账户汇了一百三十万的巴西皮包公司,以常识判断,估计是走不通的。第二个突破口,一个人为了钱去死,这并不算新闻,但是怎么说服这人相信她死后,父亲账户会收到钱呢?”

     曹云点头:“第二个突破口有点意思,再回顾下死者的情况。”

     陆一航已经能背了,道:“死者是特别工作者,她喜欢的唯一户外运动是游泳,其他时间多数在自己租的房子内,偶尔也会和室友一起去逛街。她在东唐关系最好就是室友,室友是一家日店包厢的服务员,死者的生活面很窄。”

     曹云道:“也就是说她始终还是信任她母亲,但是我通过法庭上观察,我觉得她母亲坚定认为她是遇害,而不是自杀。”

     高山杏道:“有个细节,曹云你发现的游泳卡是死者挂失过的游泳卡,布局人为什么会想到用这张卡呢?”

     曹云道:“按照我的理解,这张开门的卡是必须藏起来的,藏的地方不错,但是不能保证警方就不会翻开空调查找。如果是一张普通的卡,警方一旦找到这个开门的工具,就有可能会接受我的推论,也就是自杀论。这张卡是被挂失的,那反证了桑尼预谋杀人。这是幕后人已经算计好的。”

     云隐问:“检察官认为桑尼为什么要杀人?”

     曹云道:“卧槽,你不看资料的?人家控诉书上已经写了,死者可能知道桑尼的秘密。至于为什么没在法庭上提,是因为司马落还没打算出这张牌,我也不敢去质问这点,毕竟桑尼的身份在普通人眼中并不做好。”

     陆一航若有所思道:“咦?”

     “怎么?”

     “我一直在想司马落的问题,死者是怎么知道桑尼住603。”陆一航打开电脑,播放宾馆大厅的监控视频:“桑尼在登记房间,知道桑尼住哪个房间的只有总台人员,还有就是他。”

     他是坐在总台附近沙发上的一名戴帽子的人,像素不高,看不清楚,从打扮来看应该是一名中年人。他一直在低头玩手机,桑尼登记了房间之后,走到电梯过道,进入电梯之后。这人就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出宾馆。

     陆一航道:“他似乎是唯一一个能对外通信的知道桑尼住603的人。”总台有两个人上班,监控视频没有发现她们有打电话,拿手机等行为,这当然不是主要的。主要是警方做笔录时候,已经观察和调查过两名总台人员,不认为她们有能力撒谎而瞒过警方。

     曹云道:“死者离开酒吧,落后桑尼大概二十米左右,过了马路,到宾馆附近。监控拍摄她是走到宾馆侧面,这个位置是监控盲区。”

     陆一航正在播放宾馆外监控视频,那男子从宾馆中走出来,恰巧是走向侧面。桑尼去酒吧喝酒,来这家宾馆休息,是桑尼很日常的一种习惯和行为。当桑尼去喝酒,别有用心的人就开始埋伏。

     曹云问:“这男子在宾馆多久?”

     陆一航拖动视频,道:“一个半小时。”

     曹云道:“在这男子离开之前的两个小时,桑尼正巧进入酒吧。发现桑尼进入酒吧,这人就开始在宾馆蹲守了。”

     高山杏问:“你们会不会想的太复杂?”

     曹云摇头:“不会,他们既然要动手,就不怕复杂,就怕有破绽。我相信我们找不到这个男人,他也许是戴了假发,也许是有意识的掩饰。就凭借摄像头的像素,不可能能找到他。我们也不需要找他,如果能弄到他和死者在宾馆外交谈的画面就可以了。最少有一点,如果是谋杀,桑尼是不会让自己帮手在宾馆坐一个半小时。”

     这时候有人敲门,一名中年男子在门口出现,见大家一起看他,问:“请问这里是不是有律师管xx号宾馆603命案?”

     陆一航惊讶:“他不就是……”看自己电脑,体形,发型都很接近在宾馆坐了一个半小时的男子。

     曹云眼光落在其胸口的牌子上,这个蓝牌是为民帮忙公司的id牌。

     “有吗?”

     大家一起看曹云,曹云却不开口,怔怔的发呆,高山杏提醒:“曹云,曹云……”

     曹云回神,看了看大家,站起来道:“我要出去抽根烟,一航,帮我接待他。”

     ……

     宫本扇遇害案继续开庭。

     这位男子也成为了辩方的证人。

     高山杏问:“证人,案发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证人回答:“我接到一个业务,有一位女士想让我做一件事。”

     高山杏问:“什么事?”

     证人回答:“她告诉我,她的丈夫可能在外面有人,她想抓现场,需要我帮忙。”

     高山杏道:“接着说。”

     证人道:“我按照她所说的要求,到xx宾馆等待,看见了她给我照片上男人进入宾馆,我听到了房间号后,按照她的要求出宾馆右拐看见了她,告诉她603。她说谢谢,就进入了宾馆。”

     高山杏问:“你是当天几点接到的业务?”

     证人回答:“是案发当天晚上十一三十五分,总部转接给我的电话。”

     高山杏问:“你几点到宾馆?”

     证人回答:“十二点左右,十二点半时,酒店值班经理问我有什么事,我回答我在等我外地朋友。”证人说明。

     高山杏举桑尼照片:“你等的人是他吗?”

     证人回答:“是的。”

     高山杏再拿宫本扇照片:“是她雇佣你的吗?”

     证人点头:“是的。”

     司马落站起来:“反对,死者的电话里没有拨打为民公司总部的电话记录。”死者雇佣男子,就代表死者别有用心,反证了曹云的自杀论。

     高山杏示意司马落坐下:“对方号码是多少?”

     证人回答,说了一个号码。

     高山杏对陪审团道:“这号码是死者室友的电话号码,我现在给大家梳理下发生了什么事。”

     高山杏道:“案发当天十一点三十分,我的当事人进入xx酒吧,有人通过某种手段通知到了死者。死者当时在xxktv,她的室友就在这家ktv当服务员。这家ktv距离xx酒吧只有七分钟的步行路程。死者使用室友的电话拨打了为民服务,因为死者知道我的当事人每次去酒吧喝酒后,都会去那家宾馆休息。”

     高山杏道:“十二点多,应该是十二点十分左右,死者到达xx酒吧,先没有和我的当事人打招呼。在酒吧转了大约二十分钟,和几名酒客聊聊天后,坐到了吧台处,开始和我的当事人聊天。并且坐的很近。我的当事人只想独饮,不过对方毕竟是自己认识的人,于是就应付和敷衍了她,请她喝一杯酒,也聊了一会。这时候死者提出自己缺钱,想做我的当事人生意,我当事人婉拒了这个要求。但是那天死者分外的黏我的当事人。我当事人最后买了一瓶酒离开了酒吧。”

     高山杏:“死者跟随我的当事人一起离开,到了宾馆侧面,这时候证人得知了我的当事人开了603房间后,就离开酒店大堂,将此信息告诉了宾馆外的死者。于是死者前往603房间。这里请注意,我的当事人有一些习惯,比如只在这家酒吧喝酒,比如喝了酒之后不会开车离开,一定会去宾馆休息到第二天。还有一个习惯,睡觉前必须泡澡。”

     高山杏:“死者用游泳卡打开了603的门,进入了603,将游泳卡藏了起来,按照计划拿起水果刀……”

     司马落:“反对辩方律师进行个人主观猜测。”

     “反对有效,在没有证据情况下,辩方律师不要进行推测。”

     “对不起。”高山杏道:“我问完了。”

     ……

     第二位证人是宫本扇的室友。

     室友:“她那天说有事,不接生意,我就把包给她让她代为保管,手机在包里,她知道我手机密码。她本打算在特别职业休息区等我下班一起回家。到了十二点左右,她说今晚有事情就不回去了,还交代我回去时候小心点。”

     高山杏:“你的手机确实是拨打了为民总部热线的电话?”

     室友回答:“是,在你说明后,我就查到了。我已经把手机交给警方。”

     高山杏道:“我没有问题了。”

     法官问:“检控方有没有问题要问证人。”

     司马落走到室友前,看了室友一会,转头看向高山杏:“曹律师今天为什么没有出庭?”

     高山杏回答:“曹律师身体不舒服,所以由同律师所的我代替上庭,当事人同意了。”

     司马落看向法官:“我没有问题了。”

     ……

     “陪审团一致认为,桑尼谋杀罪名不成立。”

     ……

     法庭外,被当庭无罪释放的桑尼和高山杏握手:“谢谢高律师,曹律师没事吧?”

     “早上接电话,他一直在咳嗽。还好整个案件陆律师非常了解。”

     桑尼和陆一航握手:“谢谢陆律师。”

     陆一航道:“不客气,本份的事。”

     高山杏道:“没事我们就先告辞了。”

     桑尼点头,道:“对了,律师费我会在三天之内汇到你们律师所账户上。”

     高山杏小心问:“大概多少钱?”

     桑尼笑:“不会很多,替我问候下曹律师,谢谢他。”

     “那好,再见。”

     “再见。”

     桑尼目送两人前往停车场,准备拦出租车时候,一辆黄色的小车靠到桑尼身边,驾驶位摇下玻璃,寒子道:“请上车。”

     ……

     汽车停到海边,桑尼下车,看见曹云一个人坐在几十米外的沙滩边大石头上,正在远眺大海。寒子下车,没跟过去,靠了汽车看着桑尼走向曹云。

     桑尼走到曹云身边:“曹云,谢谢啊。听说你生病了,就不要吹海风了……怎么,担心我的安全?”

     曹云指远处道:“我从小到大就没有理由的迷恋海平线,海平线后面的东西能让我产生很多遐想。比如现在,我们看见的是美丽的大海,说不准海平线外正在发生石油泄露灾难。”

     桑尼道:“迟早在海平线内是可以看见的。”

     曹云点头:“是啊,迟早是可以看见,唯独是人心是看不见的。我应该怎么定义你呢?说你冷血的话,你给了宫本扇母亲一百三十万。说你有良知的话,你又杀死了一位无辜的女孩,即使是特殊职业者,她也是人,和我们一样的人。”

     “什么?”桑尼好久才明白,疑惑道:“我杀了人?我没杀人,法庭释放我,也是你证明我没罪。你忘了吗?”
最近更新: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重生之无限梦想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法家高徒 极品全能学生 俗人回档 全职高手 乾坤剑神 求魔 神道丹尊 透视村医也疯狂 万古神帝 神藏 白袍总管 明星潜规则之皇 大龙挂了 驭房有术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我欲封天 官术 异能小神农 将夜 官妖 灵域 不灭龙帝 掀翻时代的男人 最强弃少 太古龙象诀 魔禁之万物冻结 红色仕途 至尊剑皇 地府朋友圈 遮天 凌天战尊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武侠世界大穿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乱清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邪御天娇 造化之王 美食供应商 通天武尊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极品掠夺系统 重生之光辉人生 神墓 太古剑尊 仙逆 抗日之将胆传奇 三国之无赖兵王
小说覆手版权都归作者虾写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