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三十四章 律理

     有一位富豪在一次真人秀中做了这么一件事,他请了八名身高、身材和皮肤差不多的女模特。他要求参加真人秀的人进行辨认,一开始让选手们坐在t台下观看长达一个小时的走秀,每位模特身上都有1-8的号码。

     一天之后,八名模特再次走秀,选手们要在一个小时之内,辨认出今天的某号是昨天的某号。第二天走秀略有区别,一个区别是模特都戴上蝴蝶面具,比不死鸟戴的要小的多。还有一个区别,所有模特剪成一个发型。

     最后结果是,没有人能全部答对,只有一位女生辨认出了其中三人。抛开仪器不说,用人力来辨认,只要遮住或者改变关键部位,就很难对号入座。曹云看手机里自己拍摄的最早拿到的不死鸟照片,这照片倒是没有蝴蝶面具,但是比较模糊,又是侧脸……

     这些问题又衍生出了哲学问题,什么是人生?人生是应该随大流的安稳到死,还是一次精彩的冒险之旅?

     稀饭好了,微波腊肉,浇上点辣椒油,品尝一块,肥而不腻,味道相当不错。

     以微见大,曹云隐约感觉鬣狗,最少是东唐的鬣狗和大联盟是有关系的。曹云纠结在曹烈到底值不值得自己冒险追下去?不可否认,冒险的生涯让曹云颇为向往,但是其中的风险又不是曹云想担当的。

     自己会因为帮助警察而遭到鬣狗的报复吗?可能性很小,但也不代表没有。不过曹云知道鬣狗如果要报复,也有问题要问自己。曹云不怕可以交流的死局,最怕难防的暗箭。

     思考之后是反思,曹云必须承认自己今天的行为超过了普通律师的职权,提供线报可以,但是跟小郭一起出警这就越职了。由于这个计划非常仓促,曹云也没想清楚自己定位,想到有机会和小郭搭档出警,顺便抓桑尼一个现场,莫名感觉兴奋。如果能给曹云两天的冷静期,他绝对不会跟着去的。

     做人要猥琐,可以告密,但是要匿名。什么大丈夫应该堂堂正正,这些都是坑人的宣传。当你需要猥琐的匿名时候,代表着你匿名对象的实力远超过你。千万不要对自己对手抱有正义、正直的侥幸。人之初,性本恶。

     曹云接下去思考的问题是桑尼。可以感觉到桑尼对自己是有一定友情存在的。自己可能看错了桑尼,一直以来自己以为桑尼是鬣狗的小boss,从今天来看,桑尼应该属于精锐。

     小boss有下属,有自己的职责,通常不越权。精锐则属于平时独来独往,当有需要的时候,可以调动各小boss资源的人。简单来说,桑尼有可能是鬣狗比较核心,甚至是核心的成员。

     桑尼是伪装的被鬣狗抛弃的人,那魏君呢?

     果然能在深渊中活下来,并且混的好的,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算了,自己还是当一个有钱途和前途的小律师好了。

     ……

     在城市另外一边的天鹅小区,林落左手臂打了绷带,静静的吃着东西。英子拿了卫星电话在一边对外联系。

     要走了,林落有点说不出来的悲伤,如果在相亲前,林落会走的没有任何拖泥带水,但是这个城市里多了一个让她惦记的人。

     想着和曹云两人之间的事也是五味杂陈。刚开始一切都朝好的方面发展,当自己为了工作利益而利用曹云的时候,自己的感觉变味了。留给自己更多是歉疚。跟随上庭的唐突转变为深刻印象印在林落脑海中。

     对于林落来说,爱上一个人比爱一个人更难,甚至一度以为自己是‘白鹤’。

     英子挂断电话:“有没有听见我打的电话?”

     “嗯?”林落回神。

     英子颇为担心,坐下来:“你现在状态不适合出任务,我和托尼以为你还是你。爱情这个buff大大降低了你的各项能力。”

     林落道:“这次是我们判断失误,谁能想到鬣狗主动杀死一名无辜的姑娘,为的要钓出我们。这根本不是鬣狗的作风。”

     英子道:“没错,家里怀疑鬣狗现在管事的人是十人营的一员,对其性格和身份现在完全不了解。只知道此人在十人营中跟的老师,可以算是二战中最大的骗子之一。即使是这条信息,只是情报分析师的分析和猜测,家里没有把握确定这条信息可靠性有多高。”

     林落点头:“有其他消息吗?”

     “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我随便先听哪一个。”

     英子道:“坏消息是,家里近期会派人接管我们会来一男一女。好消息是,警方没有拿到你的血迹样本,具体信息现在还不清楚。”

     林落精神一振:“这是好消息。”

     “希望吧,不过我觉得你还是这个状态的话,离开东唐对你来说会比较好。”英子低声道:“林落,进了这个圈,拿了这个钱,就要知道一句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林落沉默一会,道:“我有点不想干了。”

     英子道:“我早就不想干了,你说桑尼,他就很想干这份工作吗?未必,就算刚开始觉得刺激,刺激过后呢?换个话题吧,你好像和曹云有一个多星期没联系,自从上次你要求听审帮他加油后,似乎就没发现你们有来往。”

     “我们再换个话题,我想在东唐买房子。”林落实在不想和别人讨论这个问题。

     “我们为什么要做一行?钱!钱的作用是什么?最值钱的是命,最不值钱的是钱。”英子道:“不过,你的小男朋友有件事让我很在意。”

     “什么事?”

     英子道:“从你的描述来看,曹云似乎很了解不死鸟,这完全不符合逻辑。”

     ……

     曹云是第二天下午才到律师所上班,本来打算今天休息一天。一来最近确实有些累,二来要犒劳自己,两个把自己当棋子的人,都被自己摁住了,内心有些小得意。三来,卢群明明说每个月休息十天……

     不过曹云还是到了律师所,原因当然是因为有案子。

     这案子就有点搞笑了,简单说,一个男子去宾馆找特殊职业者,来的是一位仙人跳妹子,妹子要求洗澡等援军,男子拒绝。等妹子援军到达时,男子已经完事了。

     老婆被人睡了,这能干吗?于是妹子的丈夫,也就是仙人跳团伙老大报警。事实清楚,检方对男子提出‘墙尖’的指控。同时也顺便把这个仙人跳团伙一网打尽。复仇的怒火让妹子丈夫鱼死网破。

     现在男子的姐姐找到律师所,咨询专业律师的意见。

     “违反妇女意愿,都算墙尖。”曹云道:“不过,这案子还是可以打的,关键是收费问题。”

     委托人问:“需要多少钱?”

     曹云道:“我和你明白说,这种案子普通律师翻不过来。诸如此类案件,我们最低风险委托收费是百万起步。如果罪名成立,分文不收。”

     委托人站起来:“再见。”

     “再见。”

     高山杏见委托人离开,道:“你开价好高。”

     曹云道:“杏子,这种案子价格肯定不能低,因为打起官司来需要非常细腻。”

     陆一航好奇问:“曹律师,按照我对法律理解,无论在哪种情况下……举例来说,就算是夫妻之间,妻子勾引,到了临门一脚时候,妻子要求结束,丈夫拒绝,在法理上都算墙尖。”

     曹云道:“所以要打的细腻,关键就在于是不是违反了妇女意愿。要推翻这一条,就要处理到非常细节的地步,用敏感问题去质询妹子和其丈夫。这里有利的一条,我虽然没看口供,但是我基本能猜到,在那几分钟时间内,妹子肯定没说自己是仙人跳。主观上并没有直接拒绝。而提出身上有汗,要洗澡之类的借口。这些借口立不住脚。一航,你可以去追下被告的姐姐,看你能不能把这案子打下来。”

     陆一航道:“我现在还在实习,不能单独上庭,而且刑事案需要大律师证。”

     曹云道:“你负责办案,杏子你负责出庭。为什么建议一航你主办这个案子。首先你要了解律师的作用是什么?正能量来说,就是维护社会正义,吧啦吧啦吧啦……实际上,法律是律师工作的基本规则。这和玩游戏没有太大区别,比如网游中杀一只怪物,5%的可能掉一把武器,这是非常简单的游戏规则。但是衍生出来东西就很多,比如拉怪技巧,游戏职业优势,多人配合,玩家们在遵守游戏规则的基础上,尽可能的提高效果,增加自身的利益。”

     “有些人就比较死板,5%爆率,没关系,一只只的杀,这种就属于被规则束缚的人。反过来,跑得快的职业拉怪,法师群杀,他们的效率肯定超过前者。法律也是这样,条文都写好了,制定法律的人是希望法律越死板越好,但是一名好的律师就是要让法律活起来,越活越好。”

     曹云手一扶陆一航的脖子,头顶陆一航的鼻子,而后道:“假设刚才我的袭击让你流了鼻血,这是事实,按照法律,我必须对你赔偿,同时担负一定的责任。普通律师,就是走个过场,尽可能撇清一些责任。好一些的律师,会说明前因后果,划分责任。好律师就是要反告你用鼻子袭击我的额头。”

     “事实面前怎么打这个官司?有很多突破口,第一个突破口,你故意要诬陷我。第二个突破口,你原本要用额头撞击我的鼻子,因为一些问题,导致了你的鼻子撞到我的额头上。我可以选择平日和你有矛盾的邻居和同事出庭,他们会说明一些你的日常小事,以此来证明你是个暴躁和容易愤怒的人。比如你的室友一直用你的洗发水,你先忍,后来忍不住了。你的室友上庭就会说,你因为他借用你的一点洗发水而向他大发脾气。你是严正的指责他,他会说你是尖酸刻薄的嘲讽。两人都没撒谎,同一句话,因为所处立场的不同有不同的理解。”

     陆一航点点头,问道:“高小姐看见你主动袭击我,她愿意为我出庭作证,那官司还能打吗?”

     “当然能,目击证人很重要,我有几个办法处理此事。第一个办法,提出细节疑问,杏子只看见我用额头袭击你,但是她有没有发现其他细节,比如袭击时候她的位置是不是被遮挡,是不是亲眼看见我的额头撞击到你鼻子上?她肯定会回答是。事实上不是,杏子刚才的角度,只能看见我的后背和我靠近你,由此证明杏子自己脑部了部分画面。这样一来,就可以请求法官同意,将杏子的证词列为参考证据,不做为陈堂证据。”

     曹云:“第二个办法,对你们的关系进行渲染,只要证明你们存在很深的友谊,或者可能存在爱情,她的证词也只有参考价值。再或者平时杏子对我不好,对你不错,由此我可以让律师所的员工出庭作证说明这点,反过来告杏子歧视。”

     “第三个办法,抹黑杏子,这是最下乘,但是又最有效的办法。我要让杏子的证词不被人接受,就要拷问杏子的人品。没有一个人能让所有人满意,我不可能会让杏子的朋友出庭作证,我只会让杏子的敌人出庭作证。”

     陆一航道:“曹律师你的证人证明高小姐是坏人,高小姐也可以让她的朋友证明高小姐是好人。”

     曹云道:“没错,这就再衍生了一步,也就是说,杏子对朋友好,对于非朋友,或者普通人,甚至没有利益冲突的人,她是个坏人。你是她朋友,我不是她朋友,所以她为了维护你的利益,所以才顺着你的证词说明。律师不能从鸡蛋里挑骨头,因为会物极必反,这就是我常说的不要否认事实。但律师可以从垃圾桶找骨头,可以从鸡蛋汤里找骨头,因为垃圾桶和鸡蛋汤是有可能存在骨头的。”

     高山杏提醒:“快去吧,一会追不上。”

     陆一航点头,追委托人去了。

     高山杏道:“你说这么多,是不是因为他很帮忙?”

     “当然是。”曹云道:“另外我认为他本人对律师一行确实有兴趣。”

     高山杏问:“你还是认为他是美国人?”

     曹云点头:“我不知道自己老子是干什么的,但是我认为在我身边安插一个人没有坏处……我接个电话……喂……”
最近更新: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极品全能学生 法家高徒 俗人回档 神藏 全职高手 求魔 乾坤剑神 万古神帝 神道丹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透视村医也疯狂 白袍总管 驭房有术 大龙挂了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我欲封天 异能小神农 遮天 将夜 神墓 官术 凌天战尊 官妖 掀翻时代的男人 最强圣帝 太古龙象诀 不灭龙帝 灵域 最强弃少 仙逆 至尊剑皇 魔禁之万物冻结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红色仕途 武侠世界大穿越 造化之王 极品掠夺系统 地府朋友圈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极品透视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无限之开荒者 通天武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宇宙的边缘世界 从仙侠世界归来 乱清 一念永恒 邪御天娇
小说覆手版权都归作者虾写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