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三十六章 惊喜

     律师所内,曹云看着高山杏的记录,听着高山杏悲壮的说明,心中想笑,高山杏认为自己又要责怪她乱接案子。

     这种案子当然可以接,不一定要打的赢,和孙家打官司本身就是亮点,本身就是新闻。当然必须打出亮点出来,有亮点就算输了官司也没关系。

     曹云把高山杏的记录放一边,示意高山杏落座,道:“听完你这么一说,我初步判断是孙雪衣嫁祸。”

     高山杏一愣:“是不是最近嫁祸案办多了,看什么都像嫁祸案?”

     曹云道:“不,这里有个大问题,孙雪衣说服大岛爱承认自己盗窃了商业信息,这是违反常理的,不符合孙雪衣性格一贯的传闻。我和孙雪衣接触过一次,我不认为她会有善意的为了大岛爱未来考虑,不进行立案。这种案子确实是民不告,官不理,但是在警方介入调查之后,如果孙雪衣不起诉大岛爱,不要求警方立案,还要向警方说明理由,会很浪费孙雪衣的时间。大岛爱去别墅工作不到一个月,她们怎么就有这么深的感情呢?我同意你的观点,大岛爱是被冤枉的,我初步估计是孙雪衣诬陷大岛爱,原因就不好说了,毕竟还不了解细节情况。不过我偏向这份商业信息有问题。以孙雪衣的为人,没有十倍的利益是不会浪费一倍的时间。”

     曹云道:“当然,有可能不是孙雪衣栽赃,不过从现在掌握的资料来看,我们必须告孙雪衣栽赃。因为我们没有其他证据证实有外人入侵盗窃。理由站不住,法庭不会立案。告孙雪衣栽赃,有很多突破口,比如孙雪衣对大岛爱不满意。没关系,无论什么理由,我们找一个就行。杏子,这个案子要打赢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打点意思出来,让大岛爱心里过得去就可以了。”

     高山杏慢慢点头:“只要我们让大家怀疑可能是孙雪衣栽赃,大岛爱应该不会再想不开了。”

     曹云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律师费多少?”

     高山杏愣了两秒有余,对曹云嘻嘻一笑,凑近一些小声道:“就我了解,大岛爱母亲拿不出多少钱。”

     “西镇也算是比较富裕的小镇,有房子有地,可以卖嘛。大岛爱父母既然从小就在西镇出生和长大,肯定有不少亲戚朋友,可以借嘛。他们只有大岛爱一个女儿,不会反对的。”

     高山杏侧脸对曹云:“这种言论放到网上,你会被骂死的。”

     曹云道:“对不起,我重新说明一下。本案非常复杂,需要进行大量的调查和了解工作。鉴于本案对委托人不利的因素,加之警方有委托人认罪的口供,基本没有翻案的可能。本律师所本着同情之心,会发律师信要求警方重新调查此案,谢谢,再见。”

     “喂,你有没有同情心。”

     曹云道:“喂,你知道不知道天下有多少人受冤?比大岛爱值得同情的人多了去了,我们不是慈善家,没钱就不要打官司。忍着,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

     “你不接我接。”高山杏瞪了曹云一眼,拿走桌子上记录走人。

     走出办公位外,高山杏等待十来秒,伸头进来道:“反正我不知道怎么打,我就随便打。”

     曹云哭笑不得,示意高山杏进来:“我们讲道理好不好,他们是可以拿出一笔钱的。”

     高山杏道:“是可以,如果你说是风险委托,能帮大岛爱翻案,行,我会和当事人说明价格。但是你一边没有把握打赢官司,只想打出亮点出来提高律师所声誉,一边又要人家卖地卖房到处借钱,你讲道理吗?”

     曹云道:“亮点的意思有两个,一个是提高律师所声誉,一个是让大岛爱有所慰藉,不会再自杀。如果你打这官司,大岛爱说不准还会再次被羞辱,自杀了算谁的?”

     高山杏坐下来,想了好久,问道:“不能翻案吗?”

     “难,孙雪衣是什么人?本案无论真相是怎样的,只能朝她开刀才有亮点,一旦朝她开刀,我们就要面对一二十人的律师团,全部是每小时收费超过五百美元的律师。”

     高山杏道:“这些我都知道。你昨天不在,大岛爱母亲如同我们是最后救命稻草一样,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几个人都拉不起来。”

     “对,还有这一点,我对下跪的人非常反感。”曹云补充道:“极度反感和不适。”

     “人家不是你这样没心没肺,人家心疼自己女儿。”

     曹云道:“她本来可以凑钱来说服我,但是宁愿选择下跪去说服你,你告诉我她到底有没有诚意?或者她将下跪当成一种不需要付出的代价。这是一种可以感动你,但是她却不在乎的东西。”

     高山杏许久后问:“多少钱?”

     曹云道:“我想全家卖地卖房卖血加上借高利贷,两百万问题不大……别瞪,我就是评估一下。这样,咨询费加委托费我只要五千元,如果我能翻案,让孙雪衣向她道歉,撤销警方记录在案的口供,我要两百万。”

     高山杏疑惑问:“你说打不赢的。”

     曹云道:“对啊,但是她不知道我打不赢,她敢签这份委托书,那我就算做好人好事,收五千块向孙雪衣宣战。”

     高山杏想了一会:“万一你真打赢了?”

     曹云道:“律师基本守则:尊重契约,无论是我欠别人的契约,还是别人欠我的契约。”

     高山杏苦笑:“我为什么会祈祷你输掉官司。”

     曹云呵呵一笑:“你先联系大岛爱母亲吧,看她签还是不签。另外,我不想见跪族的人,你负责和她见面就好,反正她说出来的资料,十有八九不利别人利于己。”

     跪族的诞生并不可耻,跪拜天地,祭拜死者,或者是结拜,那时候还没有乞求的意思。统治者为了更好的统治人民,首先从庙堂开刀,原本跪坐的大臣,全部变成跪立。原本的跪坐礼变成了磕头礼。从南宋庙堂开始出现了在隆重场合下跪的先例。中华第一次灭国,元要求臣子们正式开始跪拜元朝皇帝。明朝更将这一套玩的炉火纯青。到了清朝,也就是中华第二次灭国,跪已经成为一种民族文化深入人心。即使在现代,跪官、跪老板屡见不鲜,民族的脊梁早就被打断。奴性文化受到追捧,只能依靠曲解和篡改历史以慰藉自己那颗脆弱的民族自尊心。

     龙的传人是不是玷污了龙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呢?

     ……

     接到高山杏电话后,大岛爱的母亲非常犹豫,表示要和自己丈夫商量一下。一个下午过去了,她始终没有下决心,请高山杏给她点时间考虑一下。

     既然如此,曹云就打算给林落一个惊喜。下午五点多,曹云打车到了天鹅写字楼,在附近买了一束鲜花,并且办了张月卡,请这家花店三个月内,五天工作日每天送一束鲜花给林落。虽不大富大贵,但小资情调还是有的。曹云不是一个情商很低的人。相反,一名成功的律师通常来说情商都比较高。

     永恒工作室新办公室已经装修完毕,面积不小,目测足有三百平米。和普通公司不同,工作室的接待大厅摆放的都是模特,留了一条t台出来,t台延伸到一个房间内。另外还有两个办公室,一个会议室。

     曹云推门而入,一名偏南美长相,皮肤较黑的妹子,左手放入右边的腰部,戒备上前阻止曹云,用英文道:“本工作室不欢迎访客。”

     曹云介绍自己:“我是林落的朋友。”

     “林?稍等。”妹子戒备后退几步后,走到侧面的会议室,推开一缝门,似乎有人走到门边,大概十秒左右,妹子关上会议室的门,放松了很多:“林正在开会,请稍坐。”

     稍坐只有靠马路那边的落地玻璃有一张小玻璃圆桌,两条藤椅,曹云道谢后走到一边落座。妹子从冰箱拿了矿泉水送过来,放在桌子上:“我叫玛丽,没请教?”

     曹云道:“我叫曹云。”

     玛丽一扶桌子,保持脸部微笑:“莫非是高山律师所的曹云?”

     曹云表情谦虚道:“正是本人。”伸手和玛丽握手。

     玛丽慢慢点点头,看桌子上的鲜花:“曹律师和林交往多久了?”

     曹云道:“没有交往,我们现在只是普通朋友。”

     玛丽再点头:“林的工作很受我们老师的认可……”把话题转移走了。按照玛丽说,东唐所在国家人口密度非常高,人口众多,是一个非常好的市场。特意派遣她和另外一位学长到东唐工作室。

     曹云自然也夸奖了林的能干,还有对艺术的见解。

     大概二十分钟后,英子、林落,叫托尼的一位秃头中年男子从会议室出来,最后出来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白人老外。这老外挺帅,第一眼看就让曹云有些不爽。和林落不同,这个老外学长他比较注意外表,半长的头发整理的非常清楚,定制的西装让他看起来风度翩翩,很有一股成熟男子的魅力。

     “今天怎么来了?”虽然知道曹云已经来了,但是林落迎接上来还是很惊讶的问了一句。

     曹云道:“律师所恰巧没事。”

     “我介绍一下,这位是玛丽,巴西人,是我的学姐。这位是西斯,芬兰人,我的学长,也是我们团队未来的领导者。”

     “你好。”曹云用英文和西斯打招呼,和其握手。

     西斯笑容很爽朗,道:“我和林的关系不错,可也是刚刚听说她在东唐交了男朋友。现在一看,我发现林还是很有挑选男生的眼光。”

     “谢谢夸奖,不过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曹云礼貌回答。

     西斯道:“呵呵……那好吧,林,你可以先下班了。”

     林落点头,道:“我们走吧,大家再见。”

     “再见。”其他人非常和善的与林落招手。

     “稍等。”西斯叫停,若有所思,抽出笔在自己手掌画了两个汉字,问:“曹律师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曹云看西斯手掌许久,接过笔加了一点,问:“是这个吧?”

     西斯连连点头:“没错,没错。”

     林落靠到曹云身边道:“西斯问我,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走又,你加了一点我也没听说过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这叫走叉,是高岩市某县某镇的一个方言词,意思是丢人显眼,让别人看不起。”曹云道:“准确说是一句口头禅,原本叫走潮,因为方言直译的原因,所以最后称呼为走叉。”

     林落问:“这词语在高岩市很普遍使用吗?”

     曹云道:“非常生僻。我大学同学中,有一位同学恰巧是这个小镇的人,他父亲来探望他,两人在宿舍中对话,我们听到他们提起走叉这个词好几次,事后问他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甚至连网络查询都找不到这个词。”(鄂襄()樊)

     西斯追问:“是什么镇?”

     曹云回答:“西洋镇,距离高岩市区三百多公里的一个小镇。”

     “西洋镇。”西斯慢慢点头,而后道:“谢谢,谢谢。”

     如果没有林落,曹云肯定不会在得知对方意图前去回答对方的问题,但是这是林落现在的老板,曹云不仅回答了,并且没问为什么问这个问题。林落也没再提走叉这个词,就吃什么开始进行讨论。

     吃什么是男女之间可以永远讨论的话题,根本不用担心词汇量和乏味。在几次接触之后,现在两人很有默契的不再去高档餐厅吃饭,转而开始前往对方知道的好吃的地方。

     上了出租车后,林落对曹云道:“我妈说既然我决定长期在东唐工作,她意思是让我自己考虑应该不应该买房子和车子。”

     曹云道:“这是两件商品。”

     林落道:“我和我妈没多少钱,肯定要买比较偏僻的地方,没车肯定不行。”

     曹云问:“那大概有多少钱?”

     这话问的很唐突,但因为很唐突让林落读出曹云有后文,想了一会道:“一千万左右。”

     “贷款吗?”

     “可以贷。”

     曹云联系云隐:“我一个朋友想买房子,一千万左右,可以贷款,有推荐的吗?”云隐是房子和车子的专家。

     云隐道:“你这么没头脑的说我哪知道?你把要求发给我,高楼、独栋、联排,对公立学校有没有想法,对位置有没有要求,对二手房的看法。另外就是你朋友会不会迷信之类的……喂,什么朋友?”

     曹云道:“很好的朋友。”

     “行,那你一会把详细需求信息发给我。”
最近更新: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极品全能学生 法家高徒 俗人回档 神藏 全职高手 求魔 乾坤剑神 万古神帝 神道丹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透视村医也疯狂 白袍总管 驭房有术 大龙挂了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我欲封天 异能小神农 遮天 将夜 神墓 官术 凌天战尊 官妖 掀翻时代的男人 最强圣帝 太古龙象诀 不灭龙帝 灵域 最强弃少 仙逆 至尊剑皇 魔禁之万物冻结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红色仕途 武侠世界大穿越 造化之王 极品掠夺系统 地府朋友圈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极品透视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无限之开荒者 通天武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宇宙的边缘世界 从仙侠世界归来 乱清 一念永恒 邪御天娇
小说覆手版权都归作者虾写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