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四十章 作证

     南宫腾飞是东唐著名大律师,其以手段卑鄙著称。王紫拒绝其提出的协商条件后,利用王紫的朋友诬陷了王紫。令狐兰因为抓住和其对庭的一次机会,揭穿了其伪造物证的行为,让南宫腾飞失去了律师资格,也算帮王紫报了一箭之仇。

     王紫在一周前出狱,拒绝了多家律师所邀请担任顾问的聘书,目前闲赋在家。

     高山杏道:“我知道王紫,也知道王紫入狱的事,不过不知道背后还有这么多故事。”

     曹云道:“每个独立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高山杏道:“可是她既然拒绝了其他律师所的聘书,为什么不会拒绝我们?”

     曹云道:“不外乎一个是待遇,她现在不是律师,不可能再给她律师的待遇,我想聘书上多是死工资。其次,令狐兰告诉我,顾问和律师是完全不同的职业,王紫更希望能主导主管一个案子,而不是提供给需要的人律师意见。这两个条件我们都可以给,还有两个多月就要搬写字楼,目前能独当一面的律师实在太少了。”

     高山杏道:“你意思是请王紫做专职律师,再弄一个傀儡律师听她使唤?”

     “没错,好律师不好找,但是拿到证的实习律师和普通律师一抓一大把。”

     高山杏道:“可以,我抽空去拜访她。”

     曹云道:“做事就要快,就今晚。”

     “你和我一起去?”

     曹云连连摇头:“我需要休息。”

     “通宵了?”

     “恩。”

     高山杏道:“那现在就回去休息。”

     曹云道:“不,我这边先把大岛爱的案子交接给你,下午你和孙雪衣的律师去一趟西镇……另外,我下午要出庭作证。”

     高山杏看下手机:“现在是十一点多,你干脆先休息一会。”

     曹云道:“休息?你不需要我向你说明大岛爱的案子?”

     高山杏看曹云无奈一笑,上前轻轻的拥抱了下曹云:“幸苦了。”

     曹云态度很好:“不幸苦,这些本是正常的工作,只不过我昨晚通宵了,所以看起来很幸苦……我们说正题,大岛爱的案子我已经和孙雪衣达成一定谅解协议……你特别需要注意几点,其中一点,孙雪衣的律师肯定会让大岛爱签一份文件,这应该会是一份保密协议,说难听点就是顶罪协议,这份协议书自然是非法无效的,你要当作不知道。协议书也绝对不会牵扯到孙雪衣,你也不要对此提出意见。”

     高山杏问:“用钱买大岛爱顶罪?”

     曹云道:“我知道这不符合你的三观,但是从律师职业来说,这是最符合当事人利益的一个做法。孙雪衣掌握很大能量,只不过大岛爱不值得她用能量,如果你要坚持你的三观和做法,这案子就会很僵。最后双方结局肯定一点都不美好。如果你还记仇,记得律师所和孙家的恩怨,那你下午就派一航去西镇。你起草起诉书,在大岛爱联系你之前,趁委托书还有效期间,提出诉讼,我们不会有损失,但大岛爱和孙雪衣肯定会鸡毛鸭血。”

     高山杏道:“好了,我知道拉。”明知此人无罪,律师还帮助说服其顶罪,这和高山杏的三观有很大出入。但是就本案来说,大岛爱顶罪对大家都有好处,包括大岛爱本人。如果坚持正能量律师做法,说服大岛爱邪不胜正,通过法律渠道维护自己的权益,那后果将会难以预料,只知道肯定不会是好结果。

     曹云对高山杏举下手,目送高山杏离开,了解了高山杏的性格后,只要把利害关系和她分析清楚,她是知道应该怎么做的。曹云也能读出,高山杏最后说的‘我知道拉’这句话中的无奈。

     曹云看下时间,还有四十五分钟,休息一下,闭目小憩。一会,高山杏进入工作位,将一条毛毯盖在曹云身上。曹云听着高山杏蹑手蹑脚离开的声音,睁开眼睛,将毛毯拉好。

     喜欢交什么样的朋友?曹云会回答:一个好人。这个好人也许笨了点,但是她不会在你背后捅刀子,她会在你困难时候帮助你,她会关心你。这就足够了。至于同样精明和聪明的朋友,那只能称之为伙伴,合作伙伴。

     找老婆不要找太漂亮的,找个贤惠的,婚后生活会很舒服。找朋友不要找找太精明的,找个善良的朋友,开心时候可以和她分享,伤心的时候可以向她倾诉,你不用担心她会出卖你的痛苦为乐,也不用担心会嫉妒你的成功。

     ……

     桑尼的案件已经进入了第三次庭审,检方对桑尼提出了有组织犯罪的控告。这个罪名非常微妙。早先曹云作为桑尼律师时候,检方和曹云都没有提到鬣狗。而这次,检方先手公布桑尼鬣狗成员身份,并且请了多名警察出庭作证,其中包括李墨通过电话作证。等同是解密了鬣狗的存在。

     两种待遇的不同,表明了东唐司法的态度不同,如果说早先东唐司法对鬣狗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东唐司法要向鬣狗宣战。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警方从主观证据上表明,鬣狗不仅只是一个灰色团队,鬣狗最少参与了宫本扇的谋杀。通过谋杀一名普通人来达到团伙的目的,这就大大超越了司法的底线。

     令狐兰在接案前并不清楚鬣狗和警方的关系,她甚至不清楚桑尼是鬣狗的身份。在控方第一轮轰炸下,令狐兰当即要求休庭。第二场庭审,令狐兰承认了桑尼鬣狗身份,承认鬣狗团伙为非法社团,但是不承认桑尼有任何犯罪行为。当天出现在体育场,完全是被人所骗。检方并没有证据证明桑尼有任何犯罪行为,所以不同意控方的指控罪名。

     司马落是检察官中的新星,不过只是新星,这个案子还轮不到他出马,一名年长的检察官为本案的主控官,也是他将曹云列为控方证人。

     曹云出庭作证,检控官先问了当天晚上的情况,而后开始询问敏感问题:“曹律师,你作为被告前辩护律师,为被告辩护宫本扇遇害案,在调查和辩护案件中,是否发现有不同寻常的地方?”

     曹云回答:“是,但是没有任何证据,我不会对此说明。”作为一名律师知道在法庭上不能乱说话。

     检控官:“我理解,我不需要你陈述一个事实,询问你的主观想法是什么。在警方笔录中,你表示怀疑宫本扇遇害并非那么简单,你怀疑了什么呢?”

     这种问话有点让曹云难以招架,因为没有确定的立场性的询问。这时候需要辩护律师反对。

     果不其然,令狐兰站起来道:“法官大人,宫本扇案和本案无关,其次,即使曹律师当时有任何的想法和意见,在没有证据的证明下,都不应该在法庭上说明。检控官是有意识的引导曹律师回答某个问题。”

     法官考虑一会:“反对无效,证人,请回答问题。”

     曹云有了令狐兰的提示,于是道:“对宫本扇案件我有三个怀疑,第一个怀疑:宫本扇自杀。第二个怀疑,被告杀死宫本扇。第三个怀疑,外人杀死宫本扇嫁祸证人。无论哪个怀疑都不简单。”

     检控官道:“曹律师,当天你想办法给了被告一支有定位器的录音笔,到了晚上,你和警察根据定位器前往体育场,对吗?”

     曹云回答:“对。”

     检控官:“为什么?”

     曹云道:“如上次庭审中说明,我知道桑尼是鬣狗的成员,因为一些事被鬣狗抛弃。我一度认为宫本扇是被鬣狗杀害,嫁祸桑尼。我本人比较担心无罪释放后桑尼的安全,所以才有了跟踪桑尼的念头。”

     检控官问:“你到底怀疑什么?你怀疑桑尼被鬣狗嫌弃和栽赃,还是怀疑桑尼布置骗局,想将鬣狗敌人一网打尽?”

     曹云回答:“都有,因为两个怀疑我都没有证据。”

     虽然曹云是检控官的证人,但是曹云本次上庭持有的立场就是不偏不倚。有证据我承认,没证据我一概不认。曹云相信小郭不会将自己和其对话完全告知法庭,就算明,曹云也不会承认。

     检控官很有经验,读出了曹云的想法,说明了当时曹云和小郭进入房间时候的情况,曹云表示是正确的。检控官问:“当时有两位身穿红色晚装,红色假发的女子,疑是一个绰号叫不死鸟的杀手,对吗?”

     “疑是,另外不死鸟是不是杀手,这由警方下定论,不是我。”

     检控官问:“就当时你的立场来看,两名女子是同伙,还是敌人?”

     曹云道:“一名女子手臂有伤,并且我们进入房间时候,双方持有敌对状态,我认为她们是敌对关系。”明了。

     检控官再问:“请问曹律师,你认为被告是不是隶属某一方?”

     “是的。”

     “哪一方?”

     曹云道:“就当时站位来看,受伤的红衣女子是单独一方,其他人是另外一方,包括桑尼在内。”

     检控官问:“也就是说,桑尼在无罪释放后,仍旧没有脱离某个团伙,更没有被某个团伙所追杀?”

     曹云回答:“这只能证明桑尼和某团伙有关,无法证明其他。”

     接下去是令狐兰询问,令狐兰问:“当天桑尼和其他几人是一伙的,曹律师你知道这伙人是谁吗?”

     “不清楚。”

     “是鬣狗吗?”

     曹云回答:“有可能是,有可能不是。”

     令狐兰问:“另外一方,受伤的那名女子有可能是鬣狗。”

     曹云回答:“有可能。”

     令狐兰面对法官道:“也就是说我的委托人曾经是鬣狗的成员,但是在宫本扇案中无罪释放后,我的委托人成为鬣狗要追杀的目标。所以检方控告我的委托人参与鬣狗团伙犯罪事实并不成立。”

     曹云出庭意义不大,因为他两不相帮。曹云这立场在检控官的预料之内。

     控辩双方都表示没有问题,曹云准备下庭,这时候四十来岁的法官提出了一个问题:“曹律师,能不能说明下你本人对鬣狗的看法?”

     曹云想了一会回答:“危害极大。”

     “能比较具体说明吗?”

     曹云道:“鬣狗是老板制,也就是说鬣狗的所有行为都是鬣狗老板意愿的体现。就国际鬣狗来说,也许不乏真心想维护正义的人。但是即使有这样的人,在他掌握强大武力之后,有没有可能利用这武力为自己谋私呢?就算老板是一位大公无私的人,我们都知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老板做出一个错误的决定,那也会导致鬣狗做出错误的行为。所以我认为鬣狗是缺乏监督,危害极大的一个社团。”

     这和案子无关,从这个问题可以看出司法的态度,不惜要将鬣狗的身份完全曝光在媒体之下。就曹云的认识,他之前对鬣狗说不上多少厌恶,当证实鬣狗为了阴谋杀害一名无辜的女子后,曹云自然的对鬣狗产生了厌恶感。

     桑尼回答了曹云的问题,很委婉的表示,鬣狗并非没干过相同的事,只是从来没有被抓到过而已。

     完成证人工作后,曹云离开了法庭。刚上出租车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打电话来的是虾虾保险公司的董事海洋。海洋曾经代表虾虾保险公司聘请曹云为律师,曹云也打赢了野子索赔的七千万。

     “曹老弟,我有位朋友想认识你。”

     曹云道:“海董你太客气了。”有可能海洋想介绍业务给自己。

     海洋问:“喜欢钓鱼吗?”

     曹云回答:“喜欢,但没什么时间。”

     海洋道:“明天上午,我和一位朋友想去孤岩垂钓,有没有兴趣一起来?”

     曹云道:“海董邀约,肯定有兴趣。”

     “哈哈,那好,明天上午九点,南码头游船码头,小公主号见。”

     “好的。”

     海洋虽然算不上超级大腿,但是也是很强的大腿。属于律师所或者是律师的高级客户,即使没有的利益,日常花费一些时间经营关系也是应该的。
最近更新: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重生之无限梦想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法家高徒 极品全能学生 俗人回档 全职高手 乾坤剑神 求魔 神道丹尊 透视村医也疯狂 万古神帝 神藏 白袍总管 明星潜规则之皇 大龙挂了 驭房有术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我欲封天 官术 异能小神农 将夜 官妖 灵域 不灭龙帝 掀翻时代的男人 最强弃少 太古龙象诀 魔禁之万物冻结 红色仕途 至尊剑皇 地府朋友圈 遮天 凌天战尊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武侠世界大穿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乱清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邪御天娇 造化之王 美食供应商 通天武尊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极品掠夺系统 重生之光辉人生 神墓 太古剑尊 仙逆 抗日之将胆传奇 三国之无赖兵王
小说覆手版权都归作者虾写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