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十四十三章 司马落

     法援发案子给律师所,不需要被告阿强同意,律师所指派的律师直接成为阿强的委托人,其中签署的委托代理人合同不再是阿强和曹云,而是曹云和法援。高山杏接案子,曹云在签署自己的大名,程序就算完成了。

     有了这个程序,曹云很轻松的得到了和阿强单独会面的机会。

     这一见面才聊两句,曹云就知道阿强绝对不是一位好市民,但是了不起也就是个滑头和投机者,曹云不认为阿强有一招杀人的本事和胆量。所以话题不能从案件开始,要从南非开始。

     曹云道:“阿强,我刚才说的很清楚,我不会把你说的告诉警察,这也不符合律师行业的规定。你必须和我说实话。”

     阿强道:“曹律师,我对天发誓,我没有杀人。”

     曹云道:“先不急,我先问你几个问题。”

     “恩。”

     曹云道:“你在南非干过犯法的事吗?无论被抓住过,还是没被抓住过?”

     阿强立刻犹豫了,好一会才回答:“生病交不起医药费,跑回国算不算?”

     曹云道:“我这人做人有个原则,别人有坠楼危险,我会给他加一跟安全绳。别人要跳楼,我绝对不会劝他不要死。你如果要自己找死,我工作就会很轻松。”作为一名好律师,说话一定要白。

     阿强抿嘴低头,约莫过了半分钟才抬头看曹云:“我在南非是在‘独唱’工作,接的多是东唐和高岩人,类似客户代表。比如有人赌赢了,我会劝说他乘胜追击。有人赌输了,我会请他吃饭,鼓励他,并且可以放贷给他。高利贷还不上,自然就失去人身目田,我就以和事佬身份劝说他还债,并且告诉他,因为我们是老乡,我会想办法说服老板给他利息打个折。鉴于南非独唱是合法的,我不仅没被警察抓过,很多赌客还很感谢我。”

     曹云点头,问:“那你怎么那么穷?”

     阿强苦笑:“因为赌,我收入是不错,但是每一分钱都还给了独唱。和很多人一样,赚了钱觉得还可以再赚一些,等再赚一些就收手。输了钱,就想着一定要把本钱捞回来然后再也不赌。我跑回国目的不是躲医院的钱,主要是欠了那边老大四百多万。我把自己弄感冒,再着凉才弄出了肺炎,这才趁住院逃回国。”

     曹云问:“案发当天就是见财起意了?”

     阿强没有直接回答:“pa是什么工作阶层?一个月才多少钱?洗手池上的手表最少要四十万……可笑的是,我当时就想,这手表足够我再搏一次的,说不准我就翻身了。我当时就想混到本钱,立刻再去南非搏一把……但是我真的没杀人。”

     曹云道:“你的几次口供都不同,都是在警察拿出证据情况下你再改口供……你现在要诚实的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包括你为什么把岗位从二楼换到三楼。”

     阿强开始说明,他临时换岗位并不是为了小费,在现代无钞年代,临时收小费的难度是很大的,客房收小费是客人会事先准备好,很多人没想到准备小费给洗手间的服务人员。他换岗的目的就是看宴会厅有没有机会弄点钱。原因是他的阿姨孩子并不欢迎他住在家里。参加宴会的人,都是娱乐界的富人,穿金戴银,说不准可以找到下手机会。

     当天机会不多,他也没心情守洗手间的小费,就在距离洗手间五米的地方看宴会场内部,表面是偷看明星,实际上是观察是否有下手的目标。大概是八点快半的时候,差两三分钟,有个客人从洗手间出来,告诉他没洗手液。他就回到洗手间,拿了洗手液的空瓶子去仓库。因为他是在二楼上班,对三楼并不熟悉,好不容易找到洗手液。

     回到洗手间,他看见了洗手池上的手表和手包,一号坑位门关闭。阿强认为,有客人急着上厕所,洗手后没有收起自己东西。这很正常,很多人小便前后都会洗手。因为原本就有打算,阿强用衣服隔着捏住拉链,毫不犹豫的拉开包,拿走了现金还有手表。

     但是酒店就个规矩,上下班进出门是刷指纹的。他的下班时间是九点,九点前刷指纹下班,会被保安拦截。他已经想好,自己在休息室抽根烟再回去,丢失了东西的顾客肯定会先和领班扯皮,自己否认,说去员工休息更衣室。最后顾客会报警,这一来二去,他就可以找机会下班走人。

     阿强很清楚,只要警察抓不到现金和手表,就算百分之一百万的怀疑自己,也拿自己没办法。虽然有些冒险,但是因为手表价值的缘故,所以他就铤而走险。

     他实在没想到发生了命案。

     在阿强说的时候,曹云听的很仔细,而且还用录音笔录音。阿强说完案发前后之后,曹云沉思许久,道:“有需要我会再来拜访你,记住一点,无论是警方再提审,或者是将来开庭,不要再撒谎。就这样吧,再见。”

     ……

     曹云、云隐和陆一航上了汽车,曹云问:“你们怎么看?”

     陆一航道:“我们的委托人缺乏证人,严格来说,案发前后他在洗手间,这案件从目前证据看,对委托人很不利。”

     曹云点头,问:“云隐?”

     云隐边开车边道:“牛排刀带锯齿,加之锋利和尖锐,还有比较长的手柄可施力,是一把杀人的好刀。但是从动作来说感觉很别扭。死者沈适在坑位小便,阿强一手拿刀,一手从背后捂住死者的口,将刀从死者前胸刺入到心脏……如果凶手足够专业,在背后袭击,并且能捂口,我认识更好的选择背后刺入心脏。假设凶手不专业,一刀直取性命存在太大偶然,而且凶手没有拔刀,这不符合不专业人氏的下手风格。”这两个信息是矛盾的,专业人士不会用别扭的动作刺杀,不专业的人士不会稳准狠。

     曹云道:“你们认为阿强有没有撒谎?”

     云隐回答:“不清楚,但是我认为阿强没有杀人。”他对这点还是有把握的。

     陆一航道:“要弄清楚这点,最好的办法就是弄清楚阿强在南非十年时间做了什么,是不是如同他说那样。”

     曹云道:“假设阿强是无辜的,那代表是凶杀。就现场看十有八九是仇杀。一航,你联系下寒子,尽可能的从沈冰公司去了解沈适的情况。云隐,给你一次光明正大社交的机会,你从富二代圈子内了解下沈适的情况。”

     云隐道:“喂,富二代很多的,我的圈子和沈适圈子没有交集。”

     曹云道:“多做几个人就有交集了,没问题吧?”

     云隐想了一会:“行,罗星明天有个派对,我看能不能来宾中套点消息。”正常来看,富二代比较极端的分为两种,一种是敬业型,父母需要他来继承家业,对其要求很严格,其本人能力出众。这类富二代通常没有时间用于享受。一种是享乐型,父母觉得自己的钱足够孩子挥霍一生,对孩子没有什么要求。从沈适的情况来看,他的父母是希望他能成为一线明星,但是期盼值并不高,加之沈适经常有绯闻,应该属于第二种享乐型。享乐型的仇人通常是享乐型的富二代。”

     曹云道:“前面路口停车,我要请某人吃饭。”

     ……

     请林落吃饭吗?约会每天都在约,主要是曹云的工作忙不忙,曹云没有主动约见,林落在社交软件上只和曹云聊天。社交软件很容易读出曹云忙还是不忙,如果曹云保持秒回信息表示很闲,如果几个小时才回一条消息,那表示曹云很忙。

     今天曹云约的是司马落,也不是吃饭,就是喝杯东西,地点在司马落工作大楼的附近咖啡厅。

     司马落穿着得体,白白净净,头发整理的一丝不苟,从外表就可以看出司马落是一个对自身要求很严格的人。

     “喝什么?”

     “随便。”司马落坐下揉揉太阳穴,作为大几百万人口城市的一名主控官之一,司马落是非常忙的,经常一天要出三到四次庭。工作忙还在其次,三四次庭并非同一个案件,很容易让他混淆案情,要做好一名检控官,花费的精力是相当大的。

     曹云随便给司马落点了瓶水,等服务员离开,道:“什么情况?检察官干涉法援。”

     司马落没有卖关子,开门见山道:“警方已经申请移交案件三次,我们开了最少十次的会议,内部没有形成共识。一部分检察官认为本案证据确凿,可以提出指控。另外一部分检察官认为本案存在不少疑点。发回了三次进行补充侦查。如果没有问题的话,这一两天就会对阿强提出指控,会议上我说,普通律师打不了这个官司,是不是可以让法援指定律师。”

     司马落也被坑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三人行必有看不顺眼者。会议结束后,副检察长联系了法援,说司马落希望法援将本案发派给指定律师。司马落知道后也无能为力,因为他确实说了,并且还说到了高山律师所。目前东唐内务局正在对副检察长和他进行调查。

     曹云听完苦笑:“我不应该联系你的。”因为自己和司马落见面,司马落肯定要说实话,自己必然会被内务局请喝茶。

     “君子坦荡荡。”司马落道:“我们之间见面确实不合适,但是既然是和判定一个人是否有罪有关,我愿意接受调查。”

     曹云问:“目前我还没拿到警方补充侦查的资料,到底是什么让你们出现意见分歧?”

     “我们的看法很主观,问题就出在牛排刀上。通过南非警方的帮助,我们基本了解了阿强在南非十年的生涯和经历。严格来说阿强不是善类,同时也并非穷凶极恶的人。我们承认阿强会见财起意,承认阿强会因为钱财杀人,问题就在牛排刀。”

     曹云有些明白了:“预谋抢劫杀人和‘寄情’犯罪的争论。”携带牛排刀可以称之为预谋,临时起意就属于寄情犯罪。

     “对,一个人上洗手间是没有确定时间的,宴会厅那么多人,不排除多人上洗手间的可能。阿强呢?他准备好了牛排刀,意思是预谋抢劫杀人。他没有准备面罩,只有左手穿戴了橡胶清洁手套,穿了工作服,并且还是他的工作岗位。我们难以接受阿强会这样的环境下抢劫杀人,太明目张胆了。而且丝毫不顾虑作案期间有他人进入洗手间的可能。”司马落道:“我们属于主观派,不认为阿强有犯案的可能。另外一方是客观派,他们重证据,不考虑人的心态,证据证明阿强十有八九是凶手。综合在一起,我们谁都说服不了谁。”

     曹云道:“我有个最大的疑问,宴会有百名宾客,死者上洗手间是随机。凶手袭击死者最少需要一定时间,就没顾虑到有人在期间进入洗手间看见袭击的一幕吗?特别是有一名专职的pa阿强在洗手间工作。”

     司马落:“这就是我们要求警方补充侦查的原因。最大的麻烦是酒店的宴会厅没有监控。警方询问了近五十人,没有发现有用的线索。”之所以选择富豪大酒店宴会厅,就是因为没有监控。隐私重要性是伴随着身份地位的上升而上升。

     曹云问:“为什么是我?”

     司马落道:“你上次虽然成功帮桑尼脱罪,但是仍旧追查了下去,这让我们有些意外,也有些感动。”

     曹云笑了:“司马检察官,这是标准的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我之所以追查下去,无外乎就是不想被人利用,也不想被人当作傻瓜。意气之争而已,和道德品质没有任何关系。”

     司马落问:“对于阿强案呢?”

     曹云道:“我会努力的。”

     司马落道:“我做检察官的原因是为了公正和正义,无论你有任何利益和私人原因,只要按照规定履行自己律师的职责,我就应该认为你是好人。”

     “哈哈,你真不会夸奖人,不用这么生硬的恭维,我只说自己会努力。这案子辩护的难度还是非常高的。”

     阿强用牛排刀杀人动作确实别扭,但是别扭是不能推翻证据。只要阿强能做到,无论曹云证明这动作多可疑都没用。最致命就是手表上的血迹。曹云尝试和司马落提起细节,司马落立刻避开,并且借口自己还有很多事,水都没打开就离席告辞。
最近更新: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重生之无限梦想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法家高徒 极品全能学生 俗人回档 全职高手 乾坤剑神 求魔 神道丹尊 透视村医也疯狂 万古神帝 神藏 白袍总管 明星潜规则之皇 大龙挂了 驭房有术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我欲封天 官术 异能小神农 将夜 官妖 灵域 不灭龙帝 掀翻时代的男人 最强弃少 太古龙象诀 魔禁之万物冻结 红色仕途 至尊剑皇 地府朋友圈 遮天 凌天战尊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武侠世界大穿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乱清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邪御天娇 造化之王 美食供应商 通天武尊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极品掠夺系统 重生之光辉人生 神墓 太古剑尊 仙逆 抗日之将胆传奇 三国之无赖兵王
小说覆手版权都归作者虾写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