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六十三章 拜访丈母娘?!

警官叔叔太凶猛手机版
     差不多凌晨四点左右,秦邵璿才从郊区回来,本来去他的别墅比来这要近的多,但就是控制不住心中的念想。/Qb 5、

     推开房间的门,看到的画面很温馨,夏天的呼吸,平缓规律。轻轻的,浅浅的,仿佛生怕惊到其它人似的,上下起伏的胸脯,演绎着女性的窈窕美好。

     刚想走近她,却嗅到了自己身上浓郁的烟味儿,并且皮肤表层也有些凉意。虽说很不情愿,但他还是逼迫自己乖乖的进去洗手间,将自己打理干净。

     洗漱完毕之后,腰际裹上一条浴巾,或许是因为冲凉的原因,秦邵璿困意全无。他关上了灯,黑夜在瞬间将他包裹,赋予他更深沉的东西,如暗夜中的帝王一般。

     幽深的黑眸,仿佛吸纳了星辰之光,别样的深沉。在半黑的夜色中,仿佛会发光一般。

     紧贴着她躺了下来,静静的凝望着。

     臭丫头睡着的样子是百分之百的温柔可人,让他的心灵深深悸动。

     她好美,记得二十年前,他就喜欢站在她的摇床边偷偷看她睡着的样子。

     两排如蝶翼一般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般把她的水亮明瞳给遮盖住了,鼻息规律的呼吸着,发丝披泄在枕上,他凑近一嗅,发香与体香混合成一股迷人的馨香。

     看着她性感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的美好雪峰,喉头忍不住一紧,右手一个勾搂,便将她整个人拉入了怀里,让她紧紧地贴着他。

     他在她身后,一手环绕住她的轻盈柳腰,一手则放在她黑发缭绕的头顶,侧着身,弓着腰。

     睡梦中的夏天,似乎感觉到这股强势的禁锢力道,本能的扭动着身体,轻吟一声。

     他的身体,瞬间一热,某处的反应更是坚硬如铁。

     臭丫头细若无骨的身躯仿佛水做的一般,触手是娇嫩细腻,舍不得挪开。

     怀抱里,黑发缭乱,仿佛水藻一般的游动,黑沉沉的仿若魔域。一抹白皙的脖子在黑发间露了出来,闪烁着魔魅的诱惑,仿佛地狱之手,秦邵璿控制不住低下头,吮上了她的粉颈。

     睡梦中的夏天,低低地呜咽了一声,在无意识中蕴上了媚态的气息。他的眸色不可抑止染上了,忍不住嘴下用力,在她脖子上落下深深的吮痕……

     “秦、邵、璿……”夏天终于还是醒了,睡眼迷蒙的看着身侧的他。

     “乖,睡吧!”秦邵璿宠溺的低喃,他的黑眸越发亮的璀璨,仿若暗夜的星辰。

     “你这样……我怎么睡得着啊?!”夏天娇嗔的责备一声。

     “那就别睡了!”低低的声音在她耳际洋溢,透着泛滥的情潮。

     夏天侧过身去,留给他一个娇娆的后背,“别忘了,我来月经了!”真不知道他的那啥这样强,动不动就想那事。

     “……”秦邵璿一阵凝噎,随后就笑了,笑得邪气,“臭丫头,想什么呢,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你怎么尽想那事?”

     她想那事?明明就是他,好不好?

     “……”扁了扁嘴,堵着气闭着眼睛不理他。

     “天天……”秦邵璿露出一抹引人无限遐思的邪笑后,将她的睡衣缓缓褪到腰际,火热的大手在她仿若丝绸一般柔滑的肌肤,一一逡巡而过。

     不停的吮吻和轻抚,让夏天整个人晕陶陶的,“流氓!”她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他此时的邪恶行径。

     “臭丫头,知道流氓是怎么熬成的吗?!”他哑着声音问她,手指在她身上煽风点火。

     感觉他的手指似乎有电流,让她通体舒畅,无法解释也无以形容。

     “我正来着月经!”她娇斥一声,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咬了咬娇艳欲滴的红唇,羞羞答答的弱声道,“那天不是帮你……用手了吗?!”

     “正因为很美好,所以,想继续……”沙哑着声音哀求着。

     “秦邵璿,你这个臭、流、氓!”

     “即便真成了流氓,也是被你臭丫头熬成的!”炙热的唇,再次封住她的娇叫,吻得更深、更猛、更狂、更炽!

     她的矜持被他狂野激情的热吻给彻底燃烧毁灭,一双雪玉般的手臂圈住了他的脖子,身子不由自主的与他贴近、贴紧!

     结果,被这厮如愿以偿……得逞!

     日子如流水,两天过去了,彭佳美却迟迟不敢拨打秦老爷子的电话,她实在没有勇气,也害怕迈动这一步,人生如棋,而她已经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盘死棋,却不敢承认。

     秦老爷子是她最后的唯一念想,所以,她不敢去打碎,宁可自欺欺人幻想着。

     下了车,走进气派恢宏的医院,看着有人相伴的幸福妈妈,彭佳美知道自己的勇气正在被一点点消磨殆尽,感觉自己仿佛是站在悬崖峭壁中的栈道上,一边是走投无路,一边是粉身碎骨。

     因为考虑到费用问题,她没有选择私人医院,而是选择了生意红火的公立医院,孕妇们一排排的坐着,旁边皆有丈夫陪伴!

     周围的人成双结对,年轻的妈妈们,一脸的怀孕最大的幸福模样,任由老公鞍前马后,彭佳美一脸怅然,接受着医生的检查。

     躺在床上,听着医生的吩咐,感受着孩子的存在,脑海里,却是回荡着童年的画面,家庭不是很富裕,但爸妈总是尽最大的努力满足她,笑得总是那么灿烂,没有夏天的漂亮容颜和夏家的傲人财富,但她有敢作敢为的性子和远大的理想。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理想就是能拥有夏天拥有的一切,只可惜,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是她彭佳美的真实写照!

     不然何以闭上眼睛,眼底里有些酸涩的感觉。

     以为夺走夏天的初恋,就可以水到渠成拥有美好的爱情婚姻和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哪知到头来……

     彭佳美如此想着,心头犹如针扎。

     “好了!”医生发现她似乎睡着了一般,顺手在她肩头敲了敲,彭佳美睁开眼睛,眼底里有些潮湿,而那医生见状,多少有些疑惑,却是带着一抹试探的开口道,“要不要让你丈夫进来搀扶你?”

     彭佳美听了这话,神经快速的复位,表情也多了一抹自嘲的笑容来,“我丈夫出差了,我是一个人来的。”

     “哦,那你今后来孕检时,一定要有人陪伴,都六个月的身孕了,很危险,不能掉以轻心的。”

     “我知道了,谢谢!”

     医生点头道了声不客气,彭佳美收拾好自己出去,听见坐在那边长椅上的孕妈妈们正在议论纷纷,还不时偷偷打量着她。

     “我看,她肯定是一个小三。”

     “就是,就算老公不陪在身边,至少有家人吧。”

     年轻妈妈两眼八卦,但是丈夫却是责斥了一声,“你管人家那么多干嘛!”

     年轻妈妈轻哼一声,“谁管她,我是好奇,这年头,破坏人家婚姻的小三太多了,动不动就搞大肚子弄出一个私生子或者私生女来,简直就是影响社会和谐。”

     彭佳美快速的收回了理智,没有继续在这里多停留一秒,而是赶紧走出这个是非之地。

     上了一辆为了方便出行而买的二手车,心似乎还停在了某个至高点无法回旋,愣愣的看着窗外的风景,或许该是时候,作个了解了。

     电话打通的那一刻,她的心出现前所未有的紧张。

     “请问,是秦老吗?”她听见自己的声音不可抑止地颤抖着。

     对方沉默了一下,“你是?”

     “我是彭佳美!”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是全盘皆输,还是起死回生?就取决于这个电话了。

     秦老爷子一听,倒是哦了一声之后,高深莫测说了一句,“我等彭小姐的电话很久了。”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等她的电话很久了?莫非秦老爷子翘首企盼着这个金孙?

     如此一定位之后,彭佳美脸上瞬间浮现出幸福的味道,声音也倍为柔软乖巧,“爷爷,其实我很想给您打电话,但怕打扰了您。”想必这话秦老爷子听了会舒心。

     可谁知,电话里传出,“彭小姐还是叫我秦老吧!”淡淡的声音很和蔼,就像是邻家老爷爷在跟她拉家常一般。

     只是,只是,这话似乎不对劲,叫秦老?

     不能叫爷爷?!

     这不就是一竿子把她给打死了吗?

     好一个笑里藏刀啊!

     彭佳美崩溃的咬唇,孤注一掷了,“我怀了晋阳的孩子。”

     “所以了?”秦老爷子的声音很淡,很轻,几乎要飘起来。

     彭佳美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双眼猩红,“我要秦老为我做主!”

     “谁为夏天做主?”对方根本没有犹豫,张口就道,秦老爷子的话没有怒,也没有愤,更没有指责,但那种凛然不可犯的气场,通过电话传递过来,让彭佳美顿时哑口无言。

     是她抢了夏天的青梅竹马,是她破坏了夏天的一切,现在却要秦老爷子为她做主,请问谁来为真正的受害者夏天做主?

     一语戳在彭佳美的心头啊!

     现在该怎么办?怎么办?

     纤细的手指掩着嘴,喉咙里发出绝望的呜咽声,“这么说来,我只能让社会,让媒体给我做主了。”心底,萌生出一种豁出去的勇气。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她这么说是要向媒体爆料此事,让网络,让社会来给秦家施压。

     “可以!彭小姐可以让媒体为你做主,我不仅不干涉,不阻止,还给你提供一些完整的材料。嗯,从你和张蕾合谋设计让夏天高考失利那一刻开始,然后再到你趁虚而入和秦晋阳同居,再到你不择手段怀孕,最后到你害怕被别人发现,便满世界换着地方安身,只为让孩子成型,好成为你的筹码,怎么样?材料很齐全吧,对了,包括你前两天和张蕾在星巴克咖啡厅见面的谈话录音,我都有,要不要放给你听听?彭小姐,你说,如果把我手中的材料一并给媒体,社会公众是站在你这方,还是站在夏天那方?”

     自始至终,秦老爷子说得不急不慢,一个字一个字,一句话一句话,没有抑扬顿挫,整段话说下来,都平淡的很。

     没有惊心动魄,但让彭佳美心惊肉跳!毫无疑问,秦老爷子手中的材料足足可以让她成为丧家之犬,成为千夫所指的过街老鼠!

     她傻眼了,彻底傻眼了,再也没有任何的片言,很久很久,就像一个世纪那么长,电话里传来秦老爷子幽幽的声音,“如果彭小姐无话可说,我可要挂电话了。”

     “不,就算是这样,但我肚子里怀得可是你们秦家的骨肉,难道你们一点也不在意吗?”彭佳美放声大哭,当然也是竭斯底里,“那可是一个男孩,是您的金孙啊!”

     “说了半天废话,终于说到重点了。”似乎听见电话那端的秦老子端起茶杯,慢慢喝了一口,才不徐不疾说道,“晋阳都不在意,我一个黄土都埋到脖子上的老头子会在意吗?对了,你应该去找张蕾给你做主,当初你不是上的是她那条船吗?”只差说‘贼船’了。

     完了,真的完了!

     之前的她就像是躺在重症监护室的高危病人,而此刻的一通电话,感觉自己带的呼吸机被秦老爷子毫不留情给拿走了。

     彭佳美靠在椅背上,全身乏力,体力和精力都透支到了极限,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力气把车开回去,索性,便不开了,就这样犹如没有知觉的躺着。

     下班前几分钟,夏天接到王叔叔打来的电话,让她回家吃晚饭。

     将还没有完成的工作带上,这样可以两不误,快到妈妈家的时候,却接到秦邵璿的电话。

     “在哪?要不要我来接你?”

     夏天贼兮兮的笑了,“不用,我回我妈家了。”反正妈妈家里有给她准备的房间,今晚可以没有某人的骚扰了。

     “是这样啊!”电话里传来隐隐的失落声。

     “挂啦!”夏天嘴里很开心,但心里有点不舍,脑海里情不自禁想到秦邵璿放下电话时落寞的样子。

     “姐姐!”刚把车停稳,在小区翘首等待的星星就跑过来。

     “星星,没有作业吗?守在这儿干嘛?”推开车门,捏了捏他的脸。

     王星星小朋友嘿嘿一笑,“作业做完了。”

     “是吗?”抬手摸摸他的头顶,“走吧。”

     “让我给你拿这个包。”王星星抢着要提夏天手中一个较沉的手提袋。

     “挺沉的,让我自己提。”里面装着加班用品。

     “我是男子汉,有力气,看,我都快赶上你的个头了。”提起手提袋后,还垫垫脚,证明自己说言不假。

     夏天笑了笑,姐弟俩一起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姐姐,你不是结婚了吗?为什么总是你一个人来,没有见到姐夫呢?”这个问题藏在王星星小朋友心里很长时间了,今天终于问了出来。

     “……”夏天一是哑口无言,走了几步后,便淡淡说道,“他很忙,每次我来这里,他正好出差。”她用说谎来维护星星心里的纯真。

     “哦!我明白了,一定是姐夫出差,你一个人在家里害怕,所以就来我们家,是不是?”

     夏天苦涩的笑笑,“对。”

     现在连妈妈和王叔叔都不知道她和秦晋阳离婚的事,夏天当然不会告诉星星。

     一进门,杨夕发现女儿脸色有些疲倦,问她怎么回事。

     “可能是刚刚接受了新的工作岗位,有些不适应,感觉有点累。”夏天敷衍了一句,就钻进浴室,泡个澡,精神就会好一些。

     要是让妈妈知道她和秦邵璿……丫的一想到这些她就想钻进地缝里死了得了。

     洗了澡,换上一套家居服,感觉神清气爽,厨房里,王叔叔正在大显身手,妈妈在书房的电脑上看赛车比赛,星星可能是受妈妈这方面的熏陶,站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

     夏天正要打开她的手提,听见有人按门铃,这个时候会是谁?

     带着疑惑从猫眼里一看,她感觉晕,真的,脑袋一片空白。

     那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面容,不是秦邵璿,还能是谁?

     他怎么可以来她的妈妈家?找抽,是不是?

     门铃声再一次响起,不行,在没有人发现他之前,把他赶走。

     咬牙切齿打开门,见到他手里竟然拧着貌似礼物的东西,怒意油然而生,咬唇,压低声音,“秦邵璿,你怎么来这里?”

     挡在门口,不让他进来,这里她的妈妈家,他怎么可以来这里?

     “你能来,我为什么来不得?”秦邵璿眼里闪过狡猾的笑。

     “这是我妈妈家,我当然要来。”她微沉着脸,可某个人接下来的话比原子弹的威力还凶猛。

     “这是我丈母娘的家,我当然也要来!”

     他居然说……丈母娘!

     夏天彻底崩溃了!

     无言的抚额。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她算是彻底见识了秦邵璿的真面目,那就是厚颜无耻,而且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咬牙吞下这口怒火,“秦邵璿,你别乱了程序,乱了分寸,在他们没发现你之前,赶快离开……”

     话没说完,王大山从厨房里出来,“天天,外面是谁呀?”

     秦邵璿看着臭丫头皱成一团的小脸,只是淡淡一笑,深邃的眼神愈加显得深远。

     “是、秦邵璿。”夏天边回答,边侧身退后,还是让这厮进来吧,现在王叔叔已经看见了,如果不让他进来,那说不过去呀。

     “叔叔,您好!”别看秦邵璿这人平时板着脸装酷,这个时候还挺讲礼貌的,王大山随即连连点头,“嗯、嗯,你好、你好。天天,招待客人,我要去炒菜了。”

     见王叔叔去了厨房,夏天发出警告,“注意你的言辞。”秦晋阳以前见了王大山叫叔叔,现在秦邵璿也叫叔叔,这简直乱套了。

     “天天,是谁呀……”杨夕在书房听见有人说话,慢慢出来。

     “阿姨,您好!”秦邵璿毕恭毕敬,一脸礼貌的微笑。

     阿姨?!夏天悲催的转过身去,不敢看妈妈的表情。

     杨夕似乎也被这个称呼给惊骇到了,但很快淡定下来,“是邵璿啊,你怎么来了?”

     “我之前应该到医院去看阿姨您的,但一时脱不开身,现在才来,请阿姨见谅。”秦邵璿说的彬彬有礼。

     背着身的夏天觉得她之前真是小看这厮了,能说会道不算,还一口一个阿姨,叫的夏天冷汗直冒。

     “太客气,坐吧!”杨夕看了一眼站在原地,似乎不知所措的女儿,“天天,给客人倒杯水去。”

     夏天便向饮水机走去,给他泡了一杯茶,端来时,发现秦邵璿的唇角浮起不易察觉的狡黠的笑。

     笑,笑你个妹!

     夏天趁妈妈不注意,狠狠瞪了他一眼。

     秦邵璿接过她手中的茶杯,只是笑,仿佛任何言语已是多余。

     “邵璿,你来的正好,都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天天的案子怎么样了?”杨夕坐下来,很严肃看着他。

     秦邵璿端着茶杯慢慢坐下,手指在倒满茶水的玻璃壁边缘轻轻划动。

     夏天刚要靠着杨夕坐下,就被她妈支开,“天天,你该干嘛就干嘛去。”

     这样也好,免得在这里提心吊胆受煎熬,她在离开时,忍不住警告地看了一眼秦邵璿。

     走进她的房间,打开电脑,才知道什么是人在曹营心在汉,她惦记着客厅里的谈话,哪有心思做别的事情。

     正坐立不安,房门被轻轻推开了一条小缝,虎头虎脑的王星星挤进来,还朝她扮着鬼脸。

     “星星,过来。”夏天小声招招手,那小男子汉便屁颠屁颠跑过去,看姐姐的样子,似乎是有事,能为姐姐效劳,是星星小朋友梦寐以求的事。

     “姐姐?”那一眨一眨的眼睛当真像夜空里的星子。

     “星星,姐姐问你,妈妈和那个、大哥哥说话的时候,脸色凶不凶,声音大不大,有没有发脾气?”一口气问了几个问题,说明她真的很担心。

     王星星睁着一双大眼睛,摇头。

     怎么摇头?急死夏天了。

     “你是不是没注意,那你出去,看清楚妈妈的脸色后,回来告诉姐姐。”夏天怂恿着王星星出去刺探军情。

     “姐姐,妈妈和那个大哥哥去书房了,我也是被妈妈赶出来的,而且我看见妈妈把房门关上了。”

     完了,完了,事情严重了!去书房谈话,那证明非同一般。

     夏天愈发焦躁不安了。

     “姐姐,那个大哥哥是谁呀?长得又帅又酷,是不是你男朋友?呀,不对不对,你都结婚了,就没有男朋友了。”

     “他是姐姐的一个朋友。”夏天索性拉着王星星的手,一起出去。

     果然正如星星所说,书房的门关得紧紧的,她在客厅占站了一会儿,去餐厅帮助叔叔准备开饭。

     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后,秦邵璿从书房里出来,夏天迅速望过去,两人的视线交汇在一起,她的心底莫名跳乱了半拍,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上搜索不到任何信息,他唇边勾起的一抹迷人弧度让夏天心情沉重起来。

     她的担心很快得到证实。

     “大哥哥,过来吃饭。”看得出来,王星星很喜欢秦邵璿,因为自始至终姐姐都没有带什么大哥哥来这里,包括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姐夫都没和姐姐一起回家。

     “叫叔叔。”杨夕的三个字不仅让夏天的心下沉,也让秦邵璿的眉头几不可闻跳了两下。

     星星嘟了嘟嘴,抬眼小心翼翼的看着身边的姐姐。

     “没事,星星想叫大哥哥就叫大哥哥。”夏天低头摸着星星的头,她不敢去看妈妈的脸色,不知道这话说出去会引起什么样的波澜。

     站在餐厅的王大山搓搓双手,“叫什么都行,叫什么都行,来,坐下来吃饭,邵璿,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今天应该喝两杯。”

     杨夕走过来时,淡淡看了一眼夏天,什么也没说。

     夏天忍不住瞟了一眼秦邵璿,见他也在看她,眸光温和,嘴角噙着一抹轻笑。

     整个吃饭的过程,就王大山和秦邵璿在边饮边聊,夏天低头默默吃饭的同时,不忘给身边的星星夹菜。

     “大山,秦局长回去还要开车,我看这酒就别喝了。”

     秦局长?夏天手一抖,筷子差点掉在地上。之前还是邵璿,现在又成秦局长了,不知妈妈和秦邵璿在书房里谈了些什么?

     “阿姨,我一会儿可以打车回去。”秦邵璿似乎不在意杨夕那疏离的称呼,还面带微笑。

     王大山也感觉出什么来,但不知道如何开口,怕说错话。

     一顿饭吃得步步惊心,之后,秦邵璿接了一个电话就走了,夏天以为妈妈会找她谈话,可让她大惑不解的是,妈妈什么也没说。

     进来房间,反锁上房门,亟不可待给秦邵璿打电话了解情况。

     可他只是说如实禀明她和秦晋阳的一切,包括新婚之夜的事情,包括她已经离婚的事实,其他的什么也不说。

     “秦邵璿,我妈一定问你别的了……”

     “天天,我现在有事,很重要,等一下,我再打给你,好不好。”既然他这么说,夏天挂了电话。

     而他的等一下,也太长了,没等到秦邵璿的电话,自然,她也没有打给他。

     两天之后,夏氏在d市的一个施工项目出了状况,有个女的冒充她男人在里面扛钢丝,被上面掉下来的砖头砸到了!

     被砸伤的女人并不是工地里的职工,而是代替生病的丈夫,偷偷来干一天活,现在她丈夫带着一群家属已经赶了过来,闹着要赔偿,还不准工地施工,很混乱。

     那边控制不住事态的发展,打电话向集团汇报。

     顾副总挂断了电话后,转身走进总经理办公室。

     为了赶时间,夏天让陆秘书定了一张机票。

     登机的时候,已经接近五点钟,夏天看了一眼手机,上面有一个未接电话,名字取消了,但是夏天却大致记得这个号码,是秦晋阳的。

     没有理会,关机,登机。

     d市有一种宜人的风情与婉约,安澜一下了飞机之后,早有d市的工作人员,将她带到了施工工地较近的一处星级酒店。

     被砸女工的丈夫见夏氏集团的负责人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小丫头片子,愈发嚣张,甚至狮子大开口。

     尽管夏天说得口干舌燥,对方还是蛮不讲理,她也只能来硬的,“我们公司已经出于人道主义付了医疗费等等一系列的赔偿,如果先生还是不满意,硬是不讲道理的话,那么我只好在法庭上见。”

     “法庭上见就法庭见,我老婆受伤了,你们应该赔偿,我相信法律是公正,别以为你们有钱,我告诉你,法律会为我们这些弱势群体声张正义。”

     “那好,请你把你老婆的从业资格证,还有你老婆和我们公司签订的用工合同一起带上。”

     “这些我没有。”

     “没有?!你老婆连这个都没有跑到我工地上来干什么?”

     之前还理直气壮的男人顿时有些垂头丧气,也答应心平气和坐下来谈。

     第二天,夏天出于同情心给了那受伤女工一笔赔偿金。

     晚上,施楠珅在这个星级酒店堵上她,并请她吃饭,“这是怎么了,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发现你魂不守舍?工地上的事不是解决了吗?怎么像只带来躯壳,灵魂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一样?”施楠珅的手在夏天眼前晃了晃。

     夏天立时回过神,瞥他一眼,只笑了笑没说什么。

     “怎么了?有心事?”施楠珅将切好的牛排放到她面前,转而将她面前没切的放到自己面前,然后一边切一边抬眸看她。

     “没什么。”夏天脸上染了一抹尴尬,用叉子叉了一小块牛排塞进嘴里,有些机械的嚼着。

     她这真念课文字的僵白的三个字倒是让施楠珅的手停了下来,认真的看了她几眼,顿了顿,放下刀叉,向后边的坐椅背上轻轻一靠,慵懒的扫着她机械的一口一口吃牛排的样子,“你不是已经和秦晋阳离婚了吗?难道是因为秦邵璿?你不方便说我当然也无权过问,只是你这魂不守舍完全敷衍的样子,让我没有心情吃东西。”

     夏天一顿,忽然放下叉子,迟疑了一下才道,“施楠珅,你上次不是说要请我帮忙吗?什么事,只要不违背道义和我的原则……”

     见她话说了一半却停在那里,施楠珅笑了笑,喝了一口咖啡道,“说下去。”

     “我不想欠别人的人情……”

     施楠珅挑眉不语,静静等她说下去。

     “只要我能帮的,我会尽力。”

     施楠珅凝眸看着她,见她说话时目光虽然看着他的方向,却在对上他的目光时总会忽闪一下的跳开,不仅眯了眯眼,“你的意思是让我们两清?”

     “对。”

     “你觉得我帮了你。”他忽然笑了。

     “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觉得秦邵璿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夏天顿了一顿,没做声,叫服务生给自己倒了杯白水,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准备做前夫的婶婶了?”他忽然笑道。

     “噗……”水刚一进喉咙里就呛进了气管,夏天连咳了数声,咳的整张脸通红眼睛里也畜满了泪水才抬起脸惊愕的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

     施楠珅递过一张纸巾给夏天,她接过时说谢谢,他才又笑,“其实,我回到d市后,也暗地调查了一些关于秦晋阳和秦邵璿的事,秦晋阳和你青梅竹马,而且应该算是娃娃亲,他在美国读书那几年还和你的一位好朋友彭佳美同居来着,是不是?但关于秦邵璿,就是他考起军校之后,就没有任何消息,而他和你应该是十年未见吧。”

     这可是他花了大价钱请人弄来的资料。

     夏天一边擦着嘴,一边不知该说些什么,无奈苦笑了一下,低头小心的又喝了一口水。

     她没想到施楠珅会去调查这些。

     “和秦晋眼离婚后,准备嫁给前夫的叔公,你的勇气可嘉!”他忽然满脸恶趣味的笑。

     “你少八卦一些会死?”夏天白了他一眼。

     施楠珅失笑,“我伤心还不行吗?你今天要和我扯平,俨然就是说我这一辈都没有希望了,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心都碎了?”

     夏天恶寒了一下,“嗯,难怪我听到了有一瓣一瓣的心在落地?”

     “真的,我真的很难受,我喜欢别人欠我人情,尤其喜欢女人欠我人情。”施楠珅咂咂嘴,横了她一眼,“这样,我就能趁火打劫。”

     “是吗?”夏天叹笑,睨他一眼。

     施楠珅摇摇头,“我就一直都感觉你这女人少一根筋,果然是真的少一根,你怎么就不想想,旁上d市的首富,搭上我这条大船,你就可以乘风破浪,根本不用担心暗礁索马里海盗什么的。”

     “……”夏天瞪了他一眼,这究竟是哪儿跟哪儿。

     施楠珅忽然笑叹着抬手抓了抓头发,“真不知道那个秦邵璿去哪里修行了十年,忽然冒出来,就把侄媳妇给霸占了,还不费吹灰之力把我这个情圣也打败了,还包括那个海飞宇。”

     夏天却是再次被牛肉卡住了喉咙,转身对着地上猛咳。

     “咳咳咳咳……”

     “你说你,才出秦晋阳那个狼窝,又落入秦邵璿那个虎口,难道这世上就秦家两个男人,难道你就不能冲出秦家,走向施家?”

     夏天任凭他耍着嘴皮子,继续叉了一块牛排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含糊道,“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这么大的魅力。”

     “废话,我施楠珅身边的女人,哪个不是魅力四射?”施楠珅用着看白痴一样的表情看看她,然后一脸不服气的瘫坐在椅背上无奈叹气,“可惜就你冥古不化。”除了她夏天,哪个女人不往他身上粘?特别,也最令他头疼的当属那个三流女明星邓晓晴了。

     夏天擦了擦嘴,坐正身子,深呼吸一口气,才抬起眼看他,“听说你最近因为一个叫邓晓晴的女人头疼?”

     “知我者,夏天也。”施楠珅忽然叫来服务生,要了一瓶红酒。

     “来吧,虽然我的酒量甚浅,但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天我拼了。”他将两个高脚杯里倒了红酒,推给夏天一杯。

     夏天静静看着眼前的红酒,以前觉得富二代的施楠珅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没想到他不仅是个有能力的商业奇才,还颇讲义气。

     “chrees!”夏天抿了一口酒,见他仰头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目光顿了顿。

     “施楠珅,谢谢你,也祝你早点找到真爱。”她诚心诚意的说。

     他看了她一眼,又倒了杯酒在自己的杯里和她的杯里,低声问道,“你找到真爱了吗?”

     夏天想了想,无声的笑了笑,记得和彭佳美还是很好的朋友时,她问自己,“秦晋阳是你的真爱吗?”

     而她的回答则是,“我这辈子非他不嫁!”

     看来世事难料,有些话说出来为时过早,她再也不会像少女时代那样自信满满点头,哪怕她现在已经和秦邵璿上过床,成了他的女人。

     施楠珅顿时叹笑,“男人了解男人,我看得出来,那个秦邵璿对你是真心的,如果人的眼睛能杀人,那天在海澜大酒店,我直接被他万箭穿心了,而且他扔出离婚证的那一下,真是帅呆了。我想我如果请你帮忙的话,他会不会活剥了我?”

     夏天沉默了一下,“这是我跟你之间的事,他无权干涉。”再说了,她总还有私人活动空间吧,总不能做什么事都要向他咨询,向他禀报,而且那家伙不知在忙些什么,已经消失好几天了。
最近更新:我的1982 天刑纪 抢救大明朝 超凡黎明 合租医仙 恶魔就在身边 妖者为王 明日之劫 手术直播间 仙子请自重 功法修改器
热门小说: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老师我吃定你了 碎玉投珠 都市花缘梦 寂寞如烟乱伦悲剧 首席医官 苍天万道 流氓老师 浪迹花都 狱锁狂龙 战恋雪 都市奇门医圣 植物崛起 娇艳异想 软饭天王 浪迹在诸天 网游之全能道士 绝品透视 神话纪元 遮天 仙子请自重 嫡女策,毒后归来 嫡女重生记 常理不存在的轮回 铁血强国 驭房有术 重生完美时代 次元法典 官气 欲成仙 完美情人 警官叔叔太凶猛 男妇科医生 采花录之花间曲 抗日之将胆传奇 都市仙官 杨家将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太古龙象诀 鉴宝秘术 龙血武帝 都市透视眼 极品家丁 麻衣鬼相 假太监混后宫 华枝春满 重生之我要做太子 官场风流 魁拔之书 邪御天娇
新书阅读:都市超级医仙 医门宗师 我的神秘老公 首席医官 官神 魔道祖师小说 官途 娇艳异想 闪婚,谈少的甜妻 三生道诀
小说警官叔叔太凶猛版权都归作者绚梦儿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