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七十三章 楼上声音太大?!

警官叔叔太凶猛手机版
     “怎么?没看见你继母?”见夏天没有挣脱也没有其他反映,只是低头喝了一口杯中的鸡尾酒,张慕远笑着坐到她身边,手臂依然搂着她的肩,没有一点要放手的打算。/ Q b ⑤ 、 /

     夏天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张董这样,难道不怕我继母多疑?”

     谁不知道张慕远和张蕾有着沾亲带故的关系,而且他俩有着不可告人的合作关系,要是张蕾看见张慕远这样搂着夏天,加上白天两人刚刚签了合作合同,肯定怀疑夏天要攀张慕远这高枝了。

     “或许这亲上加亲的关系,你继母高兴还来不及呢。”

     亲上加亲?不就是说他想跟她……

     哼!以为她夏天是什么?就算夏氏破产倒闭,她流落街头也不会考虑到张慕远!

     ‘即便讨厌一个人,也要喜怒不形于色。’这话是张蕾进了夏家,夏天整天与她作对时,秦老爷子曾经意味深长对夏天说过的一句话。

     “张董的好意,夏天受用不起,也高攀不起。”夏天放下酒杯,巧妙的挣脱了他搂在自己肩上的手,转过身时目光碰撞到那边忽然出现像是一只慵懒狮子一般的秦邵璿,对上他冷如寒霜的目光,她平移着转开视线。

     “如果我说,我见到夏小姐的第一眼,就一见倾心呢?”张慕远笑意万千。

     夏天又点了一杯酒,没说什么。

     “怎么?夏小姐不相信?你可知道,两年前在t市的慈善晚会上,你的拒绝让我伤心失落了好一阵子。上次在d市,若不是秦局从中阻拦,我早就向夏小姐表白了,而不至于让我失魂落魄这一阵子……”张慕远倾过身,嘴唇暧昧的几乎要扫过她的脸颊。

     夏天敏感的往旁边退了一步,蹙了蹙眉,“张董,我不认为这是很好的理由,如果张董是想利用合作做生意而有所企图的话,我想我可能让张董失望了!”

     “你……是不是拒绝的太早了?”张慕远向waiter要来一瓶龙舌兰,亲手倒了一杯递给她。

     夏天看了一眼,没有接,转过身时再次去看秦邵璿,他侧靠在贵重真皮沙发一角,和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有说有笑,心口中微微一疼,赌气般抬手去接酒杯。

     在那一刻,秦邵璿的目光若有若无的扫向她。

     夏天假装没看到他那彻冷的明显警告的眼神,接过酒杯。

     “夏小姐,我也不强迫你,或许不久之后你会主动上门来找我,来,陪我喝一杯。”

     低垂着眼看着杯里的酒,今天喝的有些多,这么一大杯龙舌兰她还真怕自己受不了。

     张慕远再次凑到她耳边,环住她的肩膀在她挣脱之前笑着低语,“我本来很好奇,夏小姐为什么这么快和秦晋阳离婚。现在我似乎找到了答案,可能是虎视眈眈的叔公亟不可待想爬上侄媳妇的床了……”

     夏天面色一僵,握着杯子的手不由的收紧。

     “怎么,我说错了吗?夏小姐?”似暧昧,似纠缠,似威胁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语,张慕远明显是想要看戏不怕台高。

     也许在这些事业逐渐成功的男人眼里,金钱不再是什么,他们喜欢看每一场好戏,特别是夏天和秦晋阳离婚后又和秦邵璿暧昧不清。

     这一刻,夏天只觉得口干舌燥!张慕远的那句‘可能是虎视眈眈的叔公亟不可待想爬上侄媳妇的床了……’他的想法将会代表绝大多数人的认知,那样一来,她和秦邵璿的所作所为将成为他人饭前茶后津津乐道的谈资,就算她和他是在继她离婚之后,可这事说得清楚吗?

     她是个商人,那些流言蜚语对她构成不了多大的威胁,但秦邵璿就不同了,要知道他可是公安局长……

     恐惧和害怕就像一个漩涡,将她席卷,将她溺死,想到自己带给秦邵璿的负面影响,夏天感觉自己犹如进了百慕大,找不到方向……

     唯一想做的就是想让自己清醒全无,意识全无……

     盯着酒杯,低下头便要喝下去,却不知秦邵璿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伸手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杯子,在夏天惊愕的抬起脸的同时将之一饮而尽,随即伸手拽住夏天的手腕将她扯了过来脱离张慕远的手臂。

     握在她手腕上的力度有些疼,夏天蹙了蹙眉,抬起眼看向秦邵璿,见他眸色很暗,深不见底的让她清楚感到一丝怯然。

     “秦局?”张慕远一脸兴致的挑眉看向他。

     秦邵璿强硬的将一声不响的夏天拉至身后。

     “这么一杯烈性龙舌兰,恐怕她喝完就醉了。张董既然这么欣赏我秦家的人,改日我一定找个时间好好招待一下张董,如何?”

     说着,将已空的酒杯放至一旁的吧台之上,冰川般的寒眸冷扫了一眼张慕远脸上的笑,不给对方讥诮反驳的机会,毫不迟疑的拉着楚醉转身走向丰泽年。

     “夏天今晚喝了不少,送她回去。”秦邵璿将有些愣神的夏天往丰泽年那边一推,便头也不回的出了包厢。

     不远处,张蕾看了看愣住的夏天和丰泽年还有其他人,想了想,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拆散了死妮子和秦晋阳,没想到又来了个秦邵璿,只怕今后的路有些难走了。

     “夏天,走吧。”丰泽年见她矗立在那里一声不吭,便伸手拍了拍夏天的肩,示意她该走了。

     坐在车上,目光看着车窗外的夜色,夏天一直没开口说话。

     丰泽年开着车,转眸看了她一眼,“你爱他吗?”

     这个‘他’当然是指秦邵璿。

     夏天顿了顿,看向丰泽年带着薄笑的侧脸,“为什么这样问?”

     “谁都知道,你和秦晋阳是青梅竹马。”丰泽年专注的开着车,却一字一顿说着,“谁都知道,你和秦晋阳离婚是因为秦晋阳做了伤害你的事,而你现在和邵璿在一起,更多人则会认为,你是在报复秦晋阳……”

     “利用秦邵璿报复秦晋阳?”夏天算是明白丰泽年所要表达的意思了。

     “……”丰泽年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一紧,似在犹豫要不要点头,但最终还是说了,“我看得出邵璿对你很在意,也很喜欢你……但毕竟之前你是爱秦晋阳的……”

     夏天莫名的伤感,她知道丰泽年这话的意思,也许只有他最清楚她和秦邵璿发生的一切。

     她承认自己有那么片刻的委屈,十分委屈,也许,她有些醉了,“丰总,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报复秦晋阳,哪怕他曾经那样深深伤害过我,但我对他就是恨不起来,这样吧,我给你讲讲我小时候的故事。”她轻声道。

     “你说。”

     “我爸、妈离婚之后,秦家就成了我的避难所……”

     夏天窝在座位上,完全沉浸在回忆之中,根本没注意车子正驶向t市一个僻静的别墅区,故事很长,一直讲到那次她从d市回来,看见不该看见的一幕,她的声音渐渐减小,直到她说着说着,靠在车窗边竟睡着了。

     丰泽年转头看着她,眼里多了几分了然与暗暗的钦佩,没叫醒她,仅是想一会儿,便给秦邵璿打去一个电话。

     看来臭丫头真是累极了,连秦邵璿把她从车上抱下来,放在床上都不知道。

     也是,年纪轻轻,却要以高度警惕和紧绷的神经与张慕远那只老狐狸斗智斗勇,也真是难为她了。

     舍不得把她弄醒,便让她和衣而睡。

     秦邵璿洗了澡,吹干头发后,轻轻上床,不敢随意乱动,老老实实睡在她身边,最初连手脚都是老实的。

     可是渐渐的,他开始不安分,手臂环上了她的腰,腿也缠上了她的。

     “你怎么又来了?”夏天被他这样的碰触弄醒,迷迷瞪瞪中,忍不住抱怨,“我很累,你别闹了,行不行?”

     什么叫‘你怎么又来了?’,夏天恍恍惚惚以为这是在她妈妈家,其实,这是在秦邵璿的别墅。

     他轻轻“唔”了一声,将手臂收紧,把她整个人桎梏在怀里,“天天,我不闹,只是抱着你睡,你的身子又柔又软又香……”

     臭丫头哪怕不洗澡也是香喷喷的,真好闻!

     原来只是把她当抱枕,夏天眼皮终是抵不过倦怠的沉重,她翻了个身后,沉睡下去,而他,贴着她的背,让自己的身体和她贴得没有缝隙。

     这样的睡法于他而言,无异于煎熬。她柔软美妙的身体对他来说是个巨大的诱惑,他就像抱着一团火,体内的燥热和骚动折磨得他如焚身般的痛苦,每时每秒都想找到一个突破口,将积聚的所有能量如火山爆发一样喷薄出去,否则,他就会在下一瞬爆炸身亡。

     昨晚不是和她做了么,今晚怎么又这般渴望急切近乎于贪婪的想要。

     尽管痛苦如斯,他却仍然舍不得放开这团火,即便是爆炸或者燃烧,他都愿意化身飞蛾,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连磨蹭都不敢,她说她累,他怕吵醒了她。

     而她,却被他的火热烤得热了,无意识伸手掀开被子,身上的衣料早已散开,大半个雪肩和一抹雪胸若隐若现,黑暗中煎熬的他,眼睛适应了夜的暗,月光下,将她的娇态和妩媚,镀了一层月的光华,愈加显得勾魂夺魄的迷人。

     下腹收得铁紧,只差要流鼻血了……

     忍无可忍,终于翻身而上,“天天,乖,明天是星期六,不用起床的……”

     “秦、邵、璿……”夏天连抗拒的力气都没有了。

     呜咽被他一记凶狠的吻吞噬,身上的衣物被他一件件撕扯掉,她颤抖如同可怜的困兽。

     这是在他家,在他的床上……

     所以激烈狂野的爱浴之中,他已经无法形容此刻的感觉,巅峰的愉悦感攀上又褪去,强烈得让人无法忽视,他抱紧她,凶狠地在她颈子里吮出触目惊心的嫣红印记,她在他怀里呜咽地颤抖起来。

     拧开床头灯,秦邵璿眸子里的猩红灼热像是被放了一把燎原的大火,烧得厉害,倏然握紧她的双手,十指相扣,在她耳边哑声吐字,“天天,感觉如何?”

     夏天顿时颤开眼,迷离的水眸里透着满满的委屈,“不好,一点也不好……”

     “啊……”尖叫一声,水眸里沁出了一层晶亮的薄雾来。

     “抱歉……我又弄疼你了……”秦邵璿柔声道歉,狂热的眸子里一片怜惜,动作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夜色缭乱,缓和着力道对她进行着一次次不知餍足的索要,汗水与尖叫在狂野的激情中逐渐变得难以自制……

     楼下客厅里,没有开灯,丰泽年斜倚在沙发上抽烟,目光虚无缥缈落在某一处,薄薄的烟雾蔓延在他嘴边,然后缓缓飘散而出。

     那只白皙润泽、修长骨感的左手,在听到楼上缠绵不休的旖旎后,慢慢蜷成拳,然后缓缓摊开,最后,竟然没有一丝力气动弹。

     这一夜,楼上几乎就没怎么消停,而丰泽年也似乎在沙发上坐了一晚。

     天蒙蒙亮,他稍稍活动了一下左腿上的假肢,才摇晃的站起身,将茶几上的烟灰缸收拾干净,又打开窗子,将房间里的烟味尽数散去。

     秦老大似乎已经感觉到了什么,所以,不能再有任何的蛛丝马迹让他生疑。

     在一家五星级的大酒店里,邓莹莹静静的立在房门前,娇艳的红唇,轻轻的咬着,淡淡的蹙着眉头,要不要把房门反锁,让白一腾进不来?

     手刚刚搭上暗锁,却又缩了回来,抿了抿唇,心想,要是真反锁了,他无法进来,而和自己闹翻了怎么办?

     可想到都几天了,他不帮着自己找夏天算账,既然对于昨晚的一夜未归,也不给个合理的解释,更恶劣的是,现在都深夜两点了,还不回来,不给他一点教训,他到上屋揭瓦了,这么想着,‘咔哒’一声,还是将暗锁给锁上了。

     可刚刚躺回床上,邓莹莹却辗转反侧的睡不着。爬了起来,又躺了下来,来来回回折腾了四、五次,咬紧牙关,还是不能把门反锁,自己在t市举目无亲,还指望白一腾那家伙替自己向夏天出恶气呢。

     连忙下床去开房门的暗锁,却又扭扭捏捏了起来。突然,邓莹莹感觉自己的行为真是好笑,自己都是久经沙场,经历的男人都不计其数,还装什么纯?

     白一腾回来时,差不多凌晨四点左右,只为要监视张慕远那一伙。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酒店房间,虽说没有开灯,但还是能够捕捉到床上邓莹莹“熟睡”的妙曼身姿,体内的元素亢奋了起来,跃跃欲试。

     其实,邓莹莹白天不敢出去,以防节外生枝在t市遇见自己的‘顾客’,便在酒店整整睡了一天,加上心里有事,晚上怎么睡得着。

     当房门响起的那一刻,她突然被一阵奇特的气味儿吸引住,美艳的脸上,呈现出得意的神色,白一腾最讨厌榴莲的味道,但为了讨好她,不得不摇尾乞怜给她买来她的最爱。

     沉住气,才能将白一腾彻底驯服,所以,邓莹莹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装睡。

     白一腾火速洗漱完毕之后,在腰际裹上一条浴巾,未擦试干爽的浴水,顺着他力量感超强的肌肉线条流下,蕴着男性的野性美。

     原本想直接欺身而上的白一腾,微顿一秒后,还是选择了循序渐进,毕竟邓莹莹还在生气之中。

     床上的睡美人侧身躺着,薄薄的绒被包裹着她那妙曼的身姿,紧依着她躺下,让白一腾满意的是,莹莹没穿文胸,他自然而然的理解成为盛情邀请。

     却不知邓莹莹在玩欲擒故纵,装睡的她在等,等白一腾渐渐入戏,等他欲火难耐的那一刻。

     白一腾将自己的唇凑上了睡美人的耳际,含住她的耳垂,狠狠吸吮……仅仅只是一个开始,邓莹莹就浑身酥麻,快要沦陷……

     “放开我!”怒意微蕴的嘶吼声后,邓莹莹狠狠推开他。

     求欢遭到拒绝,白一腾尴尬的愣着,翕动了几次唇,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下一秒,台灯被邓莹莹开启,玄白了整个大床。

     “我不是你发泄兽欲的工具!”她的脸上委屈极了。

     白一腾深深的凝望着,眼里,脸上均写满了无奈和苦闷,“莹莹,我昨晚真的只是执行任务,将一个喝了酒的女人送回家,因为担心她出事,所以才一夜未归,我真的没做对不起你的事,你就相信我!我白一腾自从有了你莹莹,从来就没有碰过其他女人,若有半句谎言,天打五雷轰。”

     邓莹莹暗自得意的笑了笑!毕竟,她和她顾客之间是一种金钱与的交易,每次都是她在极力卖弄风骚讨好他们,而白一腾不同,他是爱她的,在床事上,可谓是激情碰撞,飞沙走石,雷电交加,带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享受和畅快。

     “莹莹,我……”白一腾欲言又止。

     “腾,我相信你不会骗我,但是你知道,我心里有事,所以……”邓莹莹接过话,若有所指,什么叫‘心里有事’,当然就是指夏天拆散施楠珅与邓晓晴之事,无非就是要白一腾替她教训夏天。

     白一腾黯然的神色,一下子提亮了不少。笑意微微在他脸上荡漾开来,他抿了抿自己的唇,信心百倍,“莹莹,你就放心好了,夏天真的不会去抢施楠珅。”就算夏天想去抢施楠珅,秦老大怎么可能同意?

     邓莹莹面色一沉,唇角伤感的翕动了几下,“你让我如何相信?”

     “这样,明天,哦,不对,都凌晨了,应该是今天晚上,我带你去见夏天,并让你看看夏天现在的男人,你就相信她没有去抢什么施楠珅。”

     “真的?”邓莹莹妩媚的眼睛眨动了几下。

     白一腾点点头,打了一个哈欠后,直落落倒在床上呼吸均匀安睡,太累了。

     和臭丫头睡觉,的确能够愉悦身心,但也会以消耗过多的体力为代价。

     精神食粮得到了充分满足后,一觉醒来的秦邵璿决定下楼补充物质食粮。

     而夏天则像只慵懒的猫咪一样,懒洋洋的蜷缩在被子里,一动也不想动,虽说她也很饿,但相对于睡眠而言,她宁可选择后者。

     秦邵璿下楼时的步伐有些慵懒,上身的衬衣,只扣上了两粒纽扣,几乎处于半敞开的状态,精健的胸部肌肉纹理隐约可见,但隐约可见的还有几条深深地抓痕,毫无疑问,那是夏天的杰作。

     而楼下的餐桌前,丰泽年正优雅的吃着午餐,这也是丰泽年第一次没等秦老大一起用餐。

     “泽年,你没走?”秦邵璿当然知道他没走,但为了活跃气氛,不至于太尴尬,有时废话也需要。

     “我走了,你吃什么?不给马儿粮食吃,马儿怎么跑?”前面一句话还挺一本正经的,可后面那句就有些轻浮,且不羁痞气得很。

     突然,秦邵璿半眯起眼,上上下下打量着丰泽年,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说道,“泽年,你……该不会偷听我的床事吧?”

     丰泽年脸色唰的一下苍白许多,言辞也跟着闪烁起来,“那……那还需要偷听吗?就算我睡在客房,关着门,你楼上的声音那么大……而且,你看看你胸口上的战绩……”

     秦邵璿不以为然的挥了挥手,“跟你开个玩笑得,你当什么真呢?同为男人,你应该想也想的到,是吧……”

     同为男人!

     丰泽年着实一怔,他愣愣的看了秦邵璿一眼,拿起空碗给盛了一碗饭,再看看餐厅外,“怎么,你的女人呢?”

     昨晚的秦邵璿得到大大的满足,愉悦的笑容便像水波一样在嘴角荡漾开来,“她太累了,让她睡会,我等下给她端上去。”

     丰泽年一听,低垂着头,眉眼染着淡淡的伤……

     “嗯!泽年,厨艺见长了,做得菜真好吃!”秦邵璿若无其事坐下来,端起那碗饭,拿起筷子,大口大口吃起来。

     看着秦老大吃饭,丰泽年觉得是一种享受,因为这家伙从不挑食,哪怕是腌菜咸菜,清水煮白菜,只要到了秦邵璿嘴里都是美味佳肴。

     男子吃饭如虎说得可能就是像秦邵璿这样的,三大碗饭很快就填进了他的胃,吃完后,他真的拿起一个空碗盛了一碗饭,再拿起一个盘子,夹了一些夏天喜欢吃的菜。

     ------题外话------

     友情提示:彭佳美咋样了?下一章有所交代,
最近更新:我的1982 天刑纪 抢救大明朝 超凡黎明 合租医仙 恶魔就在身边 妖者为王 明日之劫 手术直播间 仙子请自重 功法修改器
热门小说: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老师我吃定你了 碎玉投珠 都市花缘梦 寂寞如烟乱伦悲剧 首席医官 苍天万道 流氓老师 浪迹花都 狱锁狂龙 战恋雪 都市奇门医圣 植物崛起 娇艳异想 软饭天王 浪迹在诸天 网游之全能道士 绝品透视 神话纪元 遮天 仙子请自重 嫡女策,毒后归来 嫡女重生记 常理不存在的轮回 铁血强国 驭房有术 重生完美时代 次元法典 官气 欲成仙 完美情人 警官叔叔太凶猛 男妇科医生 采花录之花间曲 抗日之将胆传奇 都市仙官 杨家将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太古龙象诀 鉴宝秘术 龙血武帝 都市透视眼 极品家丁 麻衣鬼相 假太监混后宫 华枝春满 重生之我要做太子 官场风流 魁拔之书 邪御天娇
新书阅读:都市超级医仙 医门宗师 我的神秘老公 首席医官 官神 魔道祖师小说 官途 娇艳异想 闪婚,谈少的甜妻 三生道诀
小说警官叔叔太凶猛版权都归作者绚梦儿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