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七十五章 叫着他的名字醒来

警官叔叔太凶猛手机版
     现在,他却出现在这里,那么是不是说明他就是秦邵璿?!

     邓莹莹再次瞪大眼睛看向这个过目不忘的男人,但偏偏这个完美的男人,拥有一双犀利的眼睛,他那带着审视的目光,就像冰刀射来一样,她的心跳开始杂乱无章,她的呼吸也变得窒息,她庆幸自己是坐着的,不然,会瘫软下去。/Qb 5、

     白一腾这才意识到为什么之前秦邵璿说那些模棱两可的话,什么‘就她那也叫女人,根本就是一只鸡’,什么‘你了解她吗?’,还几次暗示他离开邓莹莹。

     可笑,真可笑!白一腾乌云滚滚的脸色愈发寒冽,目光凶狠着朝秦邵璿瞪了过来,嘶哑着声音呵斥道,“秦邵璿,请你告诉我,你女人说得是不是真的?”

     一瞬间的深邃复杂闪过丰泽年的清眸,他看了一眼濒临某个爆发点的白鳍豚,再凝视着秦老大,只深深一眼,接着就淡淡移开。

     夏天开始紧张起来,手心渗出了满把的汗!

     秦邵璿不愿去看白一腾有些骇人的愤怒,避开那道恨不得撕碎他的目光,缓缓走到夏天身边,伸手搭在她的纤瘦隐颤的肩上。

     随后,朝白一腾勾起唇角,呈现出一个生硬的弧度,“我女人有必要骗你吗?”

     秦邵璿突然感觉自己的心一痛,这样是不是对白鳍豚太残忍了些?!

     就在秦邵璿思绪纷杂且凌乱之际,“哐啷”一声,餐桌被白鳍豚狠狠掀翻,刺耳的玻璃破碎的声夹杂着女人的尖叫声。

     秦邵璿几乎是本能地将双手捂着脑袋的夏天揽起,然后一气呵成护在他身后。

     “啊!”随后,是邓莹莹尖锐的厉叫声,“腾,你别这样……你别听他们胡说八道……”言语里满溢着惊骇和恐慌。

     “我让你骗我……”

     “不要……白鳍豚……”秦邵璿猛然一惊,在白一腾一手掐着邓莹莹的脖子,一手攥紧拳头要砸向她时,冲了过去……将脸色惨白,浑身筛糠的邓莹莹拽过来,往外一推,厉声吼道,“还不快走!”

     留下来,只怕她的小命难保。

     邓莹莹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了。

     愤怒的火焰燃烧着白一腾的每一个细胞,他双眼瞪到最大,眸子里染着气急败坏的血红丝线,也蕴含着剔透的泪液,一把拽过秦邵璿的衣领,将他死死的抵在墙壁上,嘶哑着声音咆哮道,“秦邵璿,你这是在羞辱我吗?为什么?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为什么?”

     脸庞因扭曲而狰狞,泪,悄然滚落。

     夏天惊恐地抱着双臂瑟瑟发抖依靠着墙壁,她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为了女人可以这样失控癫狂。

     “白一腾,放开邵璿!”丰泽年一步步走过来。

     “我、不、放!”白一腾咬牙切齿嘶吼着,此刻,他只能,只能冲秦邵璿发泄。

     “泽年,别过来,让他发泄,发疯!”一动不动的秦邵璿不屑冷哼。

     白一腾一个吞咽的动作,将怒火攻心而咬破自己舌头所溢出的鲜血回咽,“秦邵璿,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何必大费周章让你的女人来告诉我,你知道吗?你这是在羞辱我?!”

     秦邵璿一阵狠实的哑然,他无从作答白一腾这番凄厉且痛彻心扉的话,他也曾试过想要直接说出真相,但看白鳍豚沉浸在爱情的海洋里那般畅快淋漓,他开不了口。

     夏天抿了抿唇,要为秦邵璿担当一些,“他怕伤害你,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这个主意是我出的……”

     “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白一腾嘶声呵斥道。

     “白鳍豚,你吼我可以,但不许吼我的女人!”秦邵璿神色清冷的瞪着眼,向他发出严重警告。

     “你们……”白一腾紧紧攥着拳头,隐忍着他的颤抖。俊颜因为愤怒而变得抽搐,好久才从唇间挤出一句话,“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说话间一拳砸在墙上,浅色的墙纸上瞬间崩溅上刺目的鲜红。疼痛在瞬间弥漫开来,但白一腾却丝毫感觉不到,此刻他的心远比手更痛上千万倍。

     将染着自己鲜血的铁拳高高抡起,凝眸注视着毫不畏惧任由他发泄的秦邵璿那张刚毅俊朗的脸庞,喉结剧烈的上下滑动,他死死咬住自己的唇,最终还是将鲜血淋漓的拳头松了开来。

     攥着秦邵璿衣领的手也缓缓的无力的垂下,随后头也不回的踉踉跄跄走出包厢。

     夏天看着满屋的狼藉,便明白秦邵璿之前为什么要带她去吃海鲜,因为他知道今晚注定没有晚餐。

     “天天!”秦邵璿牵强地扯了一下唇角,伸出双臂,将她揽在怀里,用唇轻轻触着她的额头和发丝。

     夏天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环住他精壮的腰身,将头埋在他的胸口。

     看着紧紧抱贴在一起的两人,丰泽年缓缓闭上眼,不能思考,也不想思考任何事儿,似乎只想找张床之类的东西,躺下好好的睡上一觉。

     “泽年,帮我把她送回去!”秦邵璿猛然睁开红润的双眸,想到悲痛欲绝的白鳍豚在这种状态下,无疑是脆弱到不堪一击。

     “邵璿,让我去。”丰泽年知道他是在担心白一腾。

     “我去!”他是秦老大,况且丰泽年的左腿是假肢,于情于理,秦邵璿立刻拔腿冲了出去。

     之前从西餐厅出来的邓莹莹并没有离开,她躲在暗处,看那三男一女如何收场,依她对白一腾的了解,那蠢货必定会像个疯子一般乱咬人。

     摸摸自己还在隐隐作痛的脖子,妈的,刚才要不是姓秦的出手相救,她这纤细的脖子非被白一腾拧断了不可,还有那铁拳头,一拳砸在她脸上的话,肯定破相。

     正狠狠低咒着,忽然看见从西餐厅跌跌撞撞冲出来的白一腾,那神色,悲壮而凄然。

     这样的结果,是意料之中的,也是意料之外的。

     邓莹莹心下顿时紧张惶恐,要是被他逮着,那就大祸临头了,慌忙转身在一辆停着的车子旁蹲下。

     该死的白一腾为什么不找姓秦的厮拼一番,或者将所有的恶气怨气都出在那个夏天身上,干嘛要跑出来,真tm的没用!

     听到一辆车子的怒吼声,然后,那辆悍马像一匹脱缰的野马飙驰而去……

     那家伙就这样跑了?!

     天啊,该不会是杀向酒店,找她算账去了?

     邓莹莹正担惊受怕着,看到一个矫健的身影从西餐厅飞奔出来,她还来不及蹲下躲着,那身影直接朝她这边冲过来,姓秦的发现了自己?

     秦邵璿冲到自己车边,忽然看见鬼鬼祟祟的邓莹莹,几大步跨过去,急急火火拽过她的手臂,微喘着粗气厉声问道,“白一腾呢?……你看到白一腾没有?!”

     “开车朝那边……”犹如一只惊弓之鸟的邓莹莹伸手朝一个方向指了指。

     “你。他。妈的怎么不拦住他啊!”秦邵璿嘶声咒骂了一句,推开她,风风火火跨上车。

     等夏天冲出西餐厅时,看到黑色jaguar火速飙出,冲上了柏油马路。

     “秦……邵璿……”夏天冲过去想拦截住,和他一起去找白一腾,可只能看着那车迅速消失在霓虹灯下的车流中。

     就在她招手想拦一辆出租车时,已经和西餐厅经理打过招呼的丰泽年从停车场取出了他的车,“夏天,上车……”

     等她上车后,才发现自己的身体颤抖得厉害,尤其是拨打秦邵璿手机的手,哆嗦得有些不听使唤,她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要出事儿了。

     “夏天,别打了,会影响邵璿开车。”不管什么时候,丰泽年都舍不得他的秦老大出事。

     夏天很听话把手机收好,也没有多言什么,她只希望白一腾没事,秦邵璿没事,一切都朝好的方向发展。

     然而,事与愿违……

     随着迷蒙的泪水,渐渐模糊了白一腾的视线,心如刀绞以排山倒海之势袭击着他的内心……

     他知道,一直都知道,秦邵璿那次去d市,张慕远为了测试考验秦老大,特意给安排了一位小姐,万万没想到,那位小姐竟然是他老白深爱了三年多的女友,太可笑,太讽刺,太龌龊了……

     亏自己还在秦老大面前如此张扬,在特警队里显摆,原来被自己当成心肝宝贝的女友竟然是只——鸡!

     他和邓莹莹交往了三年,虽说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没想到她将自己是小姐的身份竟然能够一直隐瞒他到现在!自己竟然还傻傻的怕她在家里寂寞,只要一有机会,一有时间就给她打电话发信息解闷。

     没曾想到,她竟然是个风尘女子,她寂寞吗?她需要解闷吗?呵呵,原来她每天都过着灯红酒绿逍遥快活的奢靡生活!

     一个藏得极深的女人!

     不仅人在他面前装清纯,就连在床事上也装得那般生涩!

     他真蠢,真是一头蠢到家的猪!

     白一腾握着方向盘的手,开始慢慢颤抖起来,一波强于一波的打击和耻辱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唇角涩过一抹凄凉悲情的冷笑。

     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却被一个女人的美色迷惑的团团转……

     心,疼得麻木!

     滚滚的泪水和愤怒迷蒙住了白一腾的视线!

     突然间,他慢慢闭上双眼,他已经不需要这双眼去看路况,因为他的心间,已经没有了路!既然没有了心路,那自己这副已如行尸走肉的空皮囊要去哪里都不重要了……

     前边刚刚似乎一直在堵车,秦邵璿的车刚一驶过去,就远远的看见白一腾那辆悍马在车中急急的来回超车,似乎拼了命一样完全不顾危险与安全在急急超越每一辆车。

     “该死!他不要命了?!”秦邵璿低咒一声,猛踩油门快速超过前方的车辆,急急追着白一腾的车,一边追一边鸣笛。

     可前边的那辆悍马主人像是没了理智一样一直在拼命的往前冲,两人均将车子踩到最大的车速,一路在公路上飞驰,眼见前边的路口如果他再用这种车速的话会越来越危险,便一直按着车笛,本意是要引起白一腾的注意,可他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依然执意开车狂驰。

     骤然,秦邵璿看着前方的路段,神色一僵,只见一辆急速而来的小型货车与他们面对面驶来,那货车司机似乎没想到有这种突发性状况,一时手忙脚乱,直朝白一腾的车子开过去。

     秦邵璿心头一惊,用力拍着方向盘,一直急急往前飞驰的悍马在紧急关头忽然将车子转了一个方向,越过那辆危险的货车,却在秦邵璿略微松了口气正要追过去的刹那,那辆悍马好像失去有人操纵一般忽然撞上路边的围拦。

     因为速度太快,“砰啷”一声巨响,悍马撞上围栏后,并没有停,紧接着又狠实的擦碰上了两棵粗实的梧桐树,然后侧翻在地……

     路上车辆行人一片惊慌失措……

     “白一腾……白一腾……”大汗淋漓的秦邵璿立时将车停在路边,像是疯了一般冲了过去,眼见那车上渐渐露出白烟,因为车前身凹了进去也使得车门变形,完全打不开,他低咒一声,挥拳打碎车窗上坚固的玻璃,不顾手背上瞬间溢出的血,看见浑身是血,已经不省人世的白一腾时,心口一紧……

     当丰泽年和夏天赶到车祸现场时,浑身是血的白一腾已经移上了120急救担架,一动不动的他,似乎没有了任何活着的生命体征。

     白一腾会不会死?!是不是已经死了?!默默流着泪的夏天捂着嘴,不敢往下想,也不愿意往下想。

     秦邵璿在上救护车时,转过脸来,眼睛特别特别红,里面的狂风暴雨无数,“丰泽年,那她给我送回去!听见没有!”

     救护车呼啸而去,夏天却迟迟不肯挪动脚步,许久许久,耳边传来丰泽年空旷的声音,“我送你回去。”

     夏天茫然地摇摇头,却又点点头,最后想了想,乖乖上车。

     一路上,她目光呆滞的盯看着车窗外急速后移的景致,即不言,也不语,沉默得让人感觉到窒息。

     她没说去哪儿,丰泽年径直将车开到她妈妈楼下,也只有把她送到这里,秦老大才可以放心一些。

     客厅里,杨夕和王大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她无精打采进来,两人对视一眼,有些不解。

     “天天,怎么了?”杨夕看着她。

     “我没事!”夏天低着头,简单回答了一句,怕妈妈继续追问,将包放进她房间后,去了洗手间。

     半个小时过去了,里面没有任何声响,就算是上厕所也不用这么长时间,杨夕皱起眉头,站起身,慢慢走到洗手间的房门前,抬手想敲门,犹豫一下,直接去拧门把手。

     出乎意料,门开了。

     这孩子,上洗手间连门不落锁,说明她心里有事,到了失魂落魄的地步。

     “天天……”杨夕看见夏天居然坐在大理石地板上蜷缩着身体一手环抱着双膝,一手在地上又写又画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迎上女儿似乎没有焦距的目光,杨夕心一紧,“女儿,告诉妈妈,出了什么事?”

     “妈……”夏天眨了眨眼,眼眶开始泛红,“秦邵璿的一位铁杆兄弟出了车祸……”

     杨夕脸色一滞,慢慢走到她的身边蹲下,“与你有关?”不然,女儿不会情绪这般低落。

     夏天点了点头。

     杨夕抬手将她搂进怀里,“天天……”

     无声的眼泪顺着眼角落到杨夕的脖颈里,杨夕顿时心痛不已,吸了吸鼻子,抬起手轻轻拍着女儿的背,“女儿,别哭。”

     “如果不是因为我,那个邓莹莹就不会来t市,我们也就不知道她是一位风尘女子,那么白一腾也就不会出事……”夏天旁若无人的哭出了声,“都怪我,都怪我……”

     “天天……”杨夕低头,用手指擦着女儿的眼泪,“告诉妈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夏天抽噎着,开始从第一次去d市讲起……

     急救室依旧亮着红灯,时钟已接近十二点,也就是说,白一腾被送进去差不多快三多个小时了。

     突然,急救室的警示灯灭了,直挺挺杵着的秦邵璿和丰泽年不由自主迎上去。

     一分钟后,从里面走出三四个白大褂。

     “医生,里面的人……他怎么样了?”秦邵璿急切的问道,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很害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我们已经尽全力抢救了,但病人伤势太过严重,尤其是头部,经过二次碰撞!虽然暂时没扫描出有大量的颅内出血,但不代表接下来不会有意外发生。也就是说,病人暂时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如果他能度过接下来的四十八小时,才算真正脱离生命危险!但情况不容乐观,接下来,会有很严重的病发症。即便脱离生命危险,残疾的机率很大,有可能脑瘫,也可能成植物人,也可能……”

     医生说得很机械,只是没有任何感情的地陈述着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或许是因为这样的生死见识多了,让人听上去有点儿冷血无情有意味儿。

     “医生,我求求你,不要再说了……我实在听不下去了!”丰泽年扭过头,他实在听不下去了,医生的每句话,都过于残忍。

     秦邵璿紧紧攥着拳头,虽然常年经历的是血雨腥风,也看多了战友的牺牲和对手的死亡,他自己也是好几次从死神那里爬回来,但此刻想到白一腾,他的双眸已是红润一片,肩颤抖得厉害,似乎想隐忍心头某种巨大的痛苦。

     “哦……你们也不要太悲观,幸好病人的身体素质很好。否则,病人有可能当场身亡!如果病人的求生意识很强的话,他会挺过来的……”医生很职业性的安抚道。

     “那就是说,白鳍豚活下来的希望很大?!”丰泽年好像见到了一丝希望之光。

     “一切都要看接下来的四十八小时!”医生留下这句话后,径直走了。

     医生的话,秦邵璿是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他刚毅的俊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暗沉肃然着。

     紧接着,白一腾被推了出来,整个头都被白纱布包裹着,戴着氧气面罩,面色苍白,胸部微微起伏着,奄奄一息。

     曾经强悍的男人,此时却在死亡线上挣扎,原来,生命是如此脆弱。

     “白鳍豚……”丰泽年嘶喃一声,拔腿冲上前去,却被医生跟秦邵璿他们合力给拉开了。

     白一腾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禁止一切探望。

     秦邵璿能做的,就是一直站在重症监护室门口,朝着玻璃内的病床注视着。他万万没有想到,只是几个小时的时间,白鳍豚竟然会跟他到了‘阴阳相离’的地步。似乎有种液体,迷蒙了他的视线。

     听夏天哽咽地讲完前因后果,杨夕慢慢理着女儿额前的发丝,轻轻安抚她,“天天,这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就算那个叫邓莹莹现在不来找你,因为她是白一腾的女朋友,你们迟早也会见面,迟早也会知道她是一个风尘女子。要我说,这事应该还要感谢你,不然,那个白一腾只会越陷越深,到目前这种状况都承受不了,那万一他把结婚提上议程,到那时知道邓莹莹的底细,还不直接抹脖子上吊了?为了一个风尘女子,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不值得,要是我现在在医院里,一定好好骂他一顿。”

     “妈,别说了,不知道白一腾现在怎么样?”夏天扁了扁嘴,软着声音低喃着。

     “打电话问问秦邵璿。”杨夕努努嘴,说完,出去了,给女儿一个自由的空间给秦邵璿打电话。

     手机那头是片刻的沉寂,随后传来秦邵璿微微吁气的声音,似乎在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又隔上几秒,才传出他嘶哑低沉的言语,“天天,怎么还没睡?”

     明明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夏天肯定睡不着,但他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语。

     夏天撇了撇嘴,眼眸里蒙上一层水雾,“白一腾……他怎么样了?”

     “嗯!”秦邵璿哑着嗓子哼应了一声,随后从齿间挤出一句话,“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为了不让夏天牵挂,他尽量往好的方面说。

     “对不起。”夏天纠结的咬了咬红唇之后,低喃道,“如果不是因为我,邓莹莹就不回来t市,事情也不会是这样……”

     “傻丫头,这事不怪你。就算邓莹莹不为她堂姐而来,白一腾这两天也会去把她弄到天籁来上班,丰泽年连邓莹莹在天籁的职位都安排好了,所以,识别出邓莹莹的本来面目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此事与你无关,你就不要自责了。”

     “是我高估了白一腾的承受能力,我以为一个将生死度外的硬汉子能够拿得起放得下……天天,放心吧,没事的,早点睡,这几天我可能有些忙,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感觉秦邵璿语气的低沉和疲倦,夏天应了一声,“那我明天来医院……”

     “不要来!”凭着多年的敏锐经验,秦邵璿感觉那个叫邓莹莹的绝对不会就此罢手,他担心那个女人对夏天不利,“天天,听我说,医院这边我会随时给你电话,你就把精力放在公司上,我知道,夏氏已经被张蕾掏的只剩下一个空架子了,你肩上的担子更重,别让我担心!”

     “噢!”夏天答应了,“那你也别太劳累了。”

     “嗯!”秦邵璿先挂了电话,而且挂的匆匆。

     这一夜,夏天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直到窗帘上印着一抹微光,提醒着,黎明即将来临。

     她才昏昏沉沉睡着,可没过多久,她突然之间呼吸急促起来,而且抓紧了身上盖着的被子。

     轻轻走进来的杨夕正好看见这一幕,心不由一紧,难道女儿做噩梦了?

     果不其然,夏天的手越抓越紧,呼吸也越来越短促,嘴里在喊着什么,“晋阳!晋阳!不——秦邵璿——秦邵璿——”

     随着最后一个秦邵璿,她惊醒过来,且一坐而起,低头,大口喘着气。

     “天天,做恶梦了?”站在床边的杨夕慢慢坐下,眼里闪着捉摸不定的光。

     惊魂未定的夏天这才看见房间还有一个人,一瞬间,她红着眼,伸手将妈妈紧紧抱住,模糊而颤抖的声音压制着,“妈……妈妈……”

     杨夕没有动,任由她抱着。

     在夏天趴在她肩上的时候,杨夕看见女儿眼里的晶莹,黎明的微光里,如启明星一样闪亮……

     “告诉妈妈,你梦见什么了?”

     夏天的头沉重地搭在她肩上,喉间压抑着哽咽,“我梦见……晋阳被车撞了,好多好多的血,全是血,口里,嘴里,鼻子里都是血……我想帮他堵住……可堵着堵着……晋阳的脸又变成了秦邵璿……也是好多好多的血,他的胸口在不断的冒血,妈妈……我好怕……”

     肩头传来一声悲泣,是夏天控制不住的哭腔。

     杨夕听完,心口有什么东西在狠狠撞击,而后,吸了口气,捧着女儿的脸,字字句句,仿佛铁钉,敲在她心口,“听妈妈的话,离秦邵璿远点,不然,他将是你一辈子的梦魇!”

     夏天怔怔的,情不自禁反问,“为什么?”

     杨夕亦是一怔,随即痛心疾首,“你们是不会有结果的!”

     看着女儿紧锁的眉,纠结的眸,那样的痛苦,不是假的,杨夕深深吸了一口气,眼里有泪珠滚动,“都怪妈妈太自私了,以为可以让秦邵璿成为一枚棋子,帮你对付张蕾,夺回夏氏;以为你只是在利用他报复秦晋阳,可妈妈错了,妈妈没想到你陷进去了,连做梦都叫着他的名字。”

     “天天,咱们不要夏氏了,张蕾想怎么折腾就让她折腾去,咱们也不要依附秦家的权势,妈妈只要你平安无事,好不好?”

     夏天目瞪口呆看着杨夕,也渐渐明白之前妈妈为什么对秦邵璿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原来,妈妈是想借用秦邵璿之手扳倒张蕾!

     毫无疑问,夏天的心是痛的,为妈妈的爱女心切,为秦邵璿的心甘情愿,他那么聪明,不可能没想到。

     “妈,我为什么不能和秦邵璿在一起?”夏天觉得自己的心飘飘浮浮,怎么也着不了陆,而自己的声音,也飘渺得像天外来音。

     “至于为什么,之前的那些理由我就不重复了,总之,说一千道一万,妈妈不会同意你和秦邵璿的。你已经跌倒过一次,妈妈不允许你在同一个地方跌倒第二次。”

     秦晋阳和秦邵璿算同一个地方?!

     不等女儿开口,杨夕站起来,“王叔叔已经在做早餐了,你起来吃点东西再睡。”

     转身出去的她心潮起伏,她害怕看见女儿一脸痛苦纠结的样子,她害怕放手成全,一旦放任自流,如果秦家人不同意的话,那夏天就会重新跌入伤害的深渊。

     餐桌前,看着夏天对自己的那份早餐无动于衷,王大山禁不住微微蹙起眉头,无可奈何的勾了勾唇角,“天天,想吃什么,告诉叔叔,我给你做去。”

     “爱吃不吃,不吃拉倒。”杨夕连忙跟声反驳,“又不是我们虐待她,是她自己不愿吃。”她这样做得目的很明显,就是在秦邵璿的事情,绝不让步。

     “姐姐,快吃吧,你看你这么瘦,就是吃的太少的缘故,你看我……”王星星小朋友拍拍胸脯,“看到了吧,多壮实,就是能吃的结果。”

     夏天抿抿唇,却极快地调整了情绪,有些的尴尬闪过,而后朝他展开一个笑脸,“快吃,等一下,姐姐带你出去玩。”

     “真的?”眼睛瞪的老大,似乎不相信姐姐有此举动。

     “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夏天看着懂事的星星,抚了抚他虎头虎脑的发际,站起来,意味深长的睨了妈妈一眼,“我不吃了。”

     今天是星期天,秦晋阳却来到公司,静静坐在办公室的大班椅上。

     这段时间,他言词很少,大部分的时候,只是静静的思考着什么。

     打开抽屉,拿出一个之前还摆放在桌上的相框,静静凝望,最近几天,公司的人都在窃窃私语传着他离婚的消息,为了男人的尊严和骄傲,他将相框收了起来,当然收起来的还有那枚结婚戒指。

     但这几天的每天早晨,他都会拿出抽屉里的相框发呆。
最近更新:我的1982 天刑纪 抢救大明朝 超凡黎明 合租医仙 恶魔就在身边 妖者为王 明日之劫 手术直播间 仙子请自重 功法修改器
热门小说: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老师我吃定你了 碎玉投珠 都市花缘梦 寂寞如烟乱伦悲剧 首席医官 苍天万道 流氓老师 浪迹花都 狱锁狂龙 战恋雪 都市奇门医圣 植物崛起 娇艳异想 软饭天王 浪迹在诸天 网游之全能道士 绝品透视 神话纪元 遮天 仙子请自重 嫡女策,毒后归来 嫡女重生记 常理不存在的轮回 铁血强国 驭房有术 重生完美时代 次元法典 官气 欲成仙 完美情人 警官叔叔太凶猛 男妇科医生 采花录之花间曲 抗日之将胆传奇 都市仙官 杨家将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太古龙象诀 鉴宝秘术 龙血武帝 都市透视眼 极品家丁 麻衣鬼相 假太监混后宫 华枝春满 重生之我要做太子 官场风流 魁拔之书 邪御天娇
新书阅读:都市超级医仙 医门宗师 我的神秘老公 首席医官 官神 魔道祖师小说 官途 娇艳异想 闪婚,谈少的甜妻 三生道诀
小说警官叔叔太凶猛版权都归作者绚梦儿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