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夏天,你让我有些失望

警官叔叔太凶猛手机版
     “丫头,既然你们已经决定在一起,孩子也都有了,婚事就不能拖延了,这样吧,你让你妈妈定个时间,我们坐下来一起合计合计!”

     回到秦邵璿偏静的别墅,老爷子刚刚坐稳,还没喘一口,就发话了。全本/小说/网

     夏天听到这句话时显然一怔,她万万没有料到秦老爷子会有这种打算,也是,秦邵璿的一个谎言,他能不着急吗?这倒符合老爷子雷厉风行的性格。

     就在夏天稍一失神的功夫,腰间多了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天天,听明白老爷子的意思了吗?我们得赶在你还没出怀之前,把婚礼举行了。”

     几乎是一瞬间,夏天大梦初醒,秦邵璿说谎原来是为了尽快把他们的婚事落实!

     这混蛋,不仅骗老爷子,连她也算计!

     抓开他大手的同时,用指甲出气般死死掐他的手,可还是抬头看着老爷子,笑着说道,“爷爷,这事不急,我想等一段时间再说。”

     “就算我们能等,可你腹中的孩子不能等。”秦邵璿被她掐得有些疼了,但没有挪开,任由她情绪化发泄。

     “是啊,丫头,我建议你们还是尽快把婚礼办了。”秦老爷子这话不高不低,不软不硬,脸上却是一片威严,这让夏天有些疑惑不解,要是老爷子知道她没怀孕的话,他还会这么催促吗?记得上次在北京的时候,老爷子也没这么支持他们。

     那时,秦老爷子还顾及着周司令的感受和情绪。

     现在因为她“怀孕”了,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反而催促他们尽快把婚礼办了?

     想到这些,夏天看了眼一脸坦然的秦邵璿,又看了秦老爷子一眼道,“让我考虑考虑吧!”

     她这根本就是在敷衍,抛开夏氏的危机重重不说,抛开父亲的事情不说,她和秦晋阳离婚没多长时间,现在又……

     所以,她是如论如何也接受不了和秦邵璿尽快举行婚礼这事。

     秦老爷子似乎也听出夏天有推脱之意,看了秦邵璿一眼,“不举办婚礼也行,你们先把证办了,邵璿,帮我约一下你的丈母娘!”

     “嗯!”秦邵璿点头,他就知道只要说夏天怀了孕,老爷子比他还急。

     听见包里的手机响,夏天用力扯掉秦邵璿抱紧自己的手臂,脸上带着一抹无奈,一看来电显示是私人侦探陈先生,她需要离开接电话。

     “邵璿,上次周奎给你打电话,他怎么说?”老爷子看见夏天出去接电话,小声询问。

     “还能怎么说,三句话不离本行!”非要秦邵璿给周思琪一个交代,也就是让他娶周思琪。

     娶周思琪?

     这可能吗?

     当时秦邵璿牛脾气也上来了,他说他又没有碰过周思琪,为什么要给她一个交代?不就是救过他的命,为此而失去了生育能力,如果这也需要交代的话,那么那些为救他人而壮烈牺牲的烈士们的家属,是不是也要效仿他的行为向获救者要个交代?

     秦邵璿这番顶撞的话把周司令气得够呛,他的话还没说话,对方就怒发冲冠摔了电话。

     秦老爷子看见夏天接完电话进来,不方便再说什么。

     “爷爷,我有事,要走了!”陈先生在电话中说,有重要的东西要给她看,虽然没说是什么,但夏天听得出,应该是找到了什么证据。

     “那你路上小心点!我也累了,要去休息一下。”老爷子起身,朝着工作人员小罗已经收拾完的一楼客房走去。

     秦邵璿看了一眼老爷子离开的方向,加快步伐赶上匆匆离开的夏天,“我送你。”

     “不用,你身上的伤口还没有痊愈,需要休息!”夏天头也没回。

     但手臂即刻被有力的大手抓住,他一用力,她就被禁锢在怀里。

     “你干什么?”夏天推拒着他的胸膛,因为急于要去见陈先生,用力很大。

     感受到她的力道,秦邵璿很有自知自明,“生气了?”唇瓣凑近她的耳畔,完全不顾此时的举止有多暧昧,低沉道,字眼很沉,仿佛是在彰显他也是出于无奈。

     “放开!”夏天挣扎,生气!她当然生气了!只是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她此刻没时间和他算账。

     “天天,你知道老爷子脾气倔的很,如果当时不说你怀孕的话,根本留不住他。”秦邵璿俊脸低垂,一只大手自然的落在了她的脸上,有些怜惜的味道,轻轻的抚慰。

     夏天硬是绷紧了脸,不为所动,不要被他的话,被他的行动打动,“秦邵璿,你蒙谁呢,我又不是三岁大的孩子,你根本就是故意迟到了。”

     虽然心里憋屈的很,她还是懂事的压低声音,不想老爷子听见她的话。

     该死的秦邵璿竟然噗嗤一笑,看来她所说不假。

     夏天有些火恼起来,他不该算计她,不该将她置身于谎言之中。

     “秦邵璿……”带着怒气吼了一声之后,却发现他的唇已经贴在了她的唇角。

     “再说话,我就吻你!”事实上他确实吻了,夏天还没有回神,就被他那近乎威胁,却温柔的语气给摄取了所有的坚持,只觉得唇瓣柔软滑过,秦邵璿亲吻了她一下之后,揽着她就朝外走。

     “我不要你送我!”夏天阻止他的行为。

     “再说我就……”秦邵璿轻轻一笑,整个人看起来就好比威权尊贵的王子,优雅中透着点点的邪肆,却更为他增添了浓郁的魅惑。

     夏天想起他之前的那句‘再说话,我就吻你!’,便识时务保持沉默。

     他说送她,实际上是夏天开的车,一路上,她琢磨着,要怎样才能甩了他,这时,秦邵璿的手机响了。

     电话接通之后,那端传来的嘈杂声,似乎隐约还传来了急救车的声音,他不自觉的有些紧张起来。

     “喂,是邵璿吗?”周思琪的声音很是沙哑和疲惫。

     “我是,怎么回事?”

     “我开车……撞了人,准备去医院的路上,你能马上过来吗?”

     “哪家医院,我马上赶过去,你怎么样?”

     “中心医院,我……”电话断了,秦邵璿再打过去,竟然关机。

     短暂的沉默后,他命令带着严肃的急迫,“天天,开车去中心医院!”

     “对不起!我有事!”话落,正好前面有计程车停靠点,夏天踩住刹车,面无表情,“你自己打车过去!”

     “你……”秦邵璿俊朗的面容上噙着讶然。

     她的行为……乍一看起来,十足的让人不可思议,并且又显得万分的小家子气,活像心胸狭窄很别扭的小女人。

     “我真的有事!”父亲的事情一点眉目也没有,她现在还不想告诉他。

     秦邵璿的脸上撩起一抹深不可测的阴沉,好看的唇角微微的牵扯了扯,“夏天,你的做法……让我有些失望!”

     失望?就因为她没有在第一时间陪他去关心他的救命恩人周思琪?!

     夏天心里涌起了一些委屈,脸颊表现出来的却是异常的沉静,眼神之中透着的神色显露出不屈服,“秦邵璿,你如何关心紧张周思琪,那是你的事,希望你不要强加在我的头上。”

     或许是她多想了,只觉得周思琪并没有真正放弃秦邵璿,总觉得她来t市是心怀不轨。

     但这些想法,只能埋在心里,没有证据,别人只会数落是她小家子气!

     “夏天!”秦邵璿的脸阴沉的不像话了,深邃的眸子,在顷刻间犹如夜隼,折射出锋锐,尖利的光芒……

     夏天有些艰难的吞了吞喉,不敢继续和他对峙下去,却也没有力气开口,车内是悄无声息的安静,静得令人心慌害怕。

     算了,念及他腰上有伤,夏天拧起包包,把车留给他用,自己下车。

     正好旁边停了一辆计程车,从后座位上下来一位乘客,她直接坐上去,向司机报了一个地址。

     直到计程车走了很远,夏天忍不住回头,发现那辆白色的奥迪停在原地没动。

     以周思琪的性格,不应该开车撞人,但是夏天没有时间思考这些,因为她的电话响了,是顾副总打来的,今晚有个应酬,需要她参加。

     “嗯,你把地址和时间发给我!”

     不管接下来陈先生会说些什么,她必须担负自己肩上的责任。

     人总是要往往随着岁月的流失和年岁的增长而渐渐走向成熟,对所有事情的态度都趋于理性化与平静。

     等到夏天赶到一家星巴克咖啡厅的包厢时,陈先生正在低头看手腕上的表,说明他来了有些时间。

     “对不起,陈先生,接到你的电话时,我人在郊区,所以,让你久等了。”

     “没事!”陈先生嘴上说没事,其实心里很急,因为,他等一下还要去见另外一个客户。

     陈先生将一小瓶药水递给她,“这是从夏正其点滴里弄出来,检查药物的那边很快就会有消息,现在已经知道药物中搀杂了一些不明化学物品,我正在叫人仔细分析。”

     夏天只觉脑中嗡的一声巨响,下一秒,便仿佛有一种天崩地裂的恐惧感将她彻底包围,脸上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苍白与惶恐。

     陈先生叹了一口气,“你的预感是正确的,你的父亲夏正其应该是受到有预谋的迫害和摧残。”

     夏天没有反映,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只是握着小瓶子的手指渐渐手紧,指尖泛白。

     “接下来,你该怎么做?”陈先生接过服务生端进来的咖啡,一杯递给她,一杯自己喝了一口。

     夏天手指若有若无的抚着冰凉透明的瓶壁,目光望着陈先生,“你的分析结果要什么时候出来?”

     “最迟也要明天下午!对了,结果没出来之前,你千万要沉住气,不要打草惊蛇。”陈先生似乎看得出来,夏天好像要冲到医院,去阻止谴责咆哮……

     夏天不语,目光淡看着窗外,许久,才若有若无的淡淡“嗯”了一声。

     “拿到证据后,你就可以去报警,然后……”陈先生知道眼前女人的来历,也知道这个女人的男朋友是t市公安局的秦局长,至于然后的事就不需要他说,想必那个秦局会全力以赴。

     见她缓缓垂下头去,似是有些疲惫了,陈先生敛眉静默的看着她略微苍白的脸和隐隐颤动的肩膀,想了想,蓦地眯眸低声说,“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夏天不说话,安静的坐着。

     陈先生喝了一口咖啡,转头看向窗外渐渐下落的夕阳,仿佛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不起,我不该过问。”

     她不说话,仅是静静的看着桌上那杯她没喝一口的咖啡。

     直到陈先生接了一个电话忽然急匆匆的离开,她才缓缓抬起脸,目光静静的望着包厢内素雅的墙纸。

     不到两分钟,她的电话忽然响起,夏天怔了怔,响了许久,她才缓缓拿出来,不等她开口,那边便传来陈先生一边发动车子引擎一边急急的声音,“我忘了告诉你,那个毛医生和你的继母关系很暧昧。”

     话落,那边直接挂了电话,徒留夏天在安静的包厢里发呆。

     等到秦邵璿到了中心医院后,才发现周思琪不仅撞了人,而且自己还受了伤。

     急诊室门口,她半倚在长椅上,头上流着血,手臂上也都是血,不知道是因为流血过多,还是受到了惊吓,脸色苍白一片,医生却没有给她救治。

     看着无人过问的她,秦邵璿微微皱眉,旁边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一个正在拿着对讲机在那里讲些情况,剩下的几个显得麻木而茫然的表情,却是拽拽的扣着宽厚的皮带,站在那里像是门神,还有一对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夫妻,男人脸色凝重,女的眼底里带着泪水。

     “秦局……”看见身材挺拔,身穿休闲服的男人,那几个警察瞬间肃然起敬。

     秦邵璿也仅仅是沉默不语看了他们一眼,之后看着周思琪。

     “别以为你开了一辆宝马就了不起,我孙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这老婆子拼上老命也会让你偿命!”

     突然间从一边走出来的老太太,甩开还扶着她的俩个年轻人,一脸怨恨的朝周思琪叫了起来,眼看那老太太就要过来厮打周思琪,秦邵璿高大的身形已经挡住了老太太。

     “请你们冷静一些,我们警方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秦邵璿的喉咙里发出略显寒冽的语声,那老太太似乎被他的威仪震慑,一时愣住,只见那中年男人面色阴沉的道,“交代?如果我儿子有什么不测,这个女人必须偿命!”

     “就是,如果我儿子有什么不测,一定要让这个女人偿命,居然闯红灯撞上走在人行道上……”

     那中年妇女突然间面带凶相的转过来,却是大有要将周思琪拆了似的气势。

     旁边的几名警察见状也走过来,看着周思琪向秦局长汇报,“这个女人闯红灯,撞人,还想肇事逃逸!”

     秦邵璿此时才注意到周思琪的一只手还戴着镣铐,就那样扣在了一边的长椅上。

     一种心痛和悲愤让秦邵璿近乎双眼冒火,这些人还有没有人性,这个时候不管她的死活,只想着要她负责,不让她逃逸。

     她这个样子,能逃逸吗?
最近更新:我的1982 天刑纪 抢救大明朝 超凡黎明 合租医仙 恶魔就在身边 妖者为王 明日之劫 手术直播间 仙子请自重 功法修改器
热门小说: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老师我吃定你了 碎玉投珠 都市花缘梦 寂寞如烟乱伦悲剧 首席医官 苍天万道 流氓老师 浪迹花都 狱锁狂龙 战恋雪 都市奇门医圣 植物崛起 娇艳异想 软饭天王 浪迹在诸天 网游之全能道士 绝品透视 神话纪元 遮天 仙子请自重 嫡女策,毒后归来 嫡女重生记 常理不存在的轮回 铁血强国 驭房有术 重生完美时代 次元法典 官气 欲成仙 完美情人 警官叔叔太凶猛 男妇科医生 采花录之花间曲 抗日之将胆传奇 都市仙官 杨家将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太古龙象诀 鉴宝秘术 龙血武帝 都市透视眼 极品家丁 麻衣鬼相 假太监混后宫 华枝春满 重生之我要做太子 官场风流 魁拔之书 邪御天娇
新书阅读:都市超级医仙 医门宗师 我的神秘老公 首席医官 官神 魔道祖师小说 官途 娇艳异想 闪婚,谈少的甜妻 三生道诀
小说警官叔叔太凶猛版权都归作者绚梦儿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