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三十九章 妈妈带你去看爸爸

警官叔叔太凶猛手机版
     殷苍从酒店保安部出来后,在第一时间里给秦邵璿打电话汇报,将当时的情况进行了一番描述后,说道,“秦队,那两名男子声称见夏小姐穿着不凡,气质极佳,以为是个有钱的主,所以才见钱眼开想要去抢她的包。// q Β5、 ”

     见钱眼开?鬼才相信那两个男人的话!怒火在秦邵璿的黑眸中积聚,他们抢到夏天的包后,为什么不跑?还想执刀去捅她的腹部?秦邵璿想想那场景,心脏在泛疼。

     “你嫂子人呢?”听殷苍说她的脖子被匕首划破了,感觉那一刀就像是划在他的心尖上。

     “嫂子接了下晚自习的夏威夷,一起去了夜市……”

     关于夏天此刻的动向,不断的充斥在秦邵璿的耳畔,面容上的神色依然是十足的冷冽,仿佛找寻不到一丝一毫情感,但内心处却激起了一道道滔天波澜。

     接下自习的夏威夷,还去夜市?她究竟知不知自己才做了流产手术?

     对待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能够做到情深意切,为什么对待他们的孩子却如此冷血残忍?

     她怎么可以这样狠绝的走进手术室,躺在手术台上?难道她的心就不痛吗?

     秦邵璿紧拧眉梢,眉宇之间有化不开的烦躁和愤岔!

     该死的女人,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秦邵璿的一席之地,如果有,你为什么要决绝打掉我的孩子?如果没有,那你之前依偎在我怀里的温情软语都是假的吗?

     “秦队,嫂子已经买了明天上午回t市的机票……”殷苍还在电话那端说着,可秦邵璿腿上的手提电脑出现了一个信号,那是白一腾跟踪张慕远之后,发来的。

     他毫不犹豫挂断了电话,“我现在有事。”

     然后,一双如秃鹰般锐利的眼眸死死盯着屏幕,可,混蛋的,这也叫情况?

     简直就是赤果果的a片在线!

     “远……你好点了没有……”一位穿着极为大胆暴露的女人走进了张慕远的卧室,朝着书桌前的男人飞扑过去,看到他满身或深或浅的伤痕时,心疼得差点掉眼泪。

     倒挂在窗檐外的白一腾忍不住在心里爆粗口,妈的,那女人穿的究竟是什么玩意,一件透视装,清晰可见里面的丁字内裤,至于上面那两点,干脆更绝,根本华丽丽就没有。

     妈的,原始社会的女人还知道用两片树叶遮羞,她倒好,敢情不知道羞耻是怎么写的。

     不过,话说回来,骂归骂,鄙夷归鄙夷,白一腾不可否认自己身体的某一次已经起反应了,不知秦老大他是不是六根清净?

     张慕远淡淡的看了一眼女秘书那泪水婆娑的关切神情,冷声道,“你这深更半夜的跑过来,就不怕你老公知道了一脚踹了你!”

     原来这女人有老公?!秦邵璿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感觉这女人似乎有几分面熟,再仔细一看,却是张慕远的女秘书!

     呵!这张色鬼怎么像种猪似的,上了同父异母的妹妹张慕芳不说,连身边的女秘书也不放过。

     “即便是被他踹了,我也会来看你!”女秘书小心翼翼的脱下张慕远的睡衣,查看着他的伤势。

     张慕远身上的伤是白一腾的杰作。

     “可你会连累我!”张慕远厉声呵斥,怕这女人的男人找上门,影响不好。

     偷情这事,还是偷偷摸摸好,他张慕远怎么说也是有身份的人——张氏集团的总裁,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企业家。

     女秘书的动作猛然一僵,她深深的凝望着眼前这个冷血无情的男人。不管自己做出多大的牺牲,冒多大的危险,落入他的眼里,却是那般不屑一顾。

     “我带了些活血化瘀的进口药,效果不错,你用着吧!”

     对于张慕远的冷漠,女秘书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宁受他的冷言冷语,还是一如既往的巴结他,讨好他。

     “回去吧!我要在家休息两天,公司的事务交由副总打理,你帮我盯着点,等伤好些了……呃!”张慕远的言语,被迫暂停,胸口被一个湿滑温软的东西小心翼翼的痛舐着,他不由舒服得轻哼。

     一只柔若无骨的纤手,滑进了张慕远的睡衣里,见他那还没有反应,便有技巧的轻揉,“宝贝儿没受伤吧?”

     “别玩了!不早了,回去吧!”张慕远身体往后微微一躬,想摆脱她的纠缠,但大手还不忘重重捏了一把没有任何装备的波涛汹涌……

     女秘书是做好了准备来的,怎可无功而返?

     柔软的身体在张慕远身上蹭摩,自上而下,一个拉拽,双手灵巧极了,将她想要的东西释放了出来。

     张慕远并没有过多的反应,也许是没有了衣物的庇护,只是轻轻的颤了颤。

     女秘书妖媚凝望着男人依旧淡漠的脸,纤手轻轻,凑上前去,随后张开小嘴……

     不得不说,这女人伺候男人的绝活越来越好,张慕远情不自禁的呼出一口的气息,铺天盖地在攀升,双手也不安分了……

     白一腾看着绝对难得一见的真人秀,身体某一处竟然很不争气就……

     女秘书看似很享受,脸上流露出来的,是一种亢奋的神采正飞扬的陶醉神态,嘴里不断发出偶偶啊啊的声音。

     秦邵璿看着白鳍豚偷传过来的彪悍色情画面,倒是够镇定,眼皮连眨都没眨一下,只不过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悠然的,从画面上抬头。

     缓缓站起来,拿起丰泽年之前送过来的一个水晶酒杯,给自己倒上点红酒,悠悠的轻轻摇晃着,走到窗边,晶莹剔透的杯壁,带动着红得如血的液体,在里面愉快的旋转着。

     微微扬起头,一饮而尽,温甜的酒液顺着食道流入了胃里,那道热流,带着酒精的麻醉感,灼烧着他的胸腹,感觉很舒爽。

     忽然,耳际边传来一道困兽般的爆吼声,“饭桶……饭桶……当真都是一群饭桶……”无疑,那声音是从电脑里传出来的,而且是张慕远的。

     秦邵璿“嗖”地一下,奔过去,凑到电脑前,之前和张慕远颠鸾倒凤的女秘书不见踪影,张慕远正在整理睡衣,脸上的肌肉紧绷着,满是不悦和愤怒。

     “谁让你们开枪,谁让的……”张慕远愈骂愈气,手颤抖得握成拳,眼神犀利,使得前来汇报的手下如履薄冰。

     秦邵璿知道张慕远所指的是前几天在环城路发生的车祸事件,他们警方已经顺藤摸瓜,查到了不少有价值的线索。

     “我说你,平日是怎么训练下面的人?竟然让他私藏货物不说,还让他逃到外面,用别的法子将他弄死不行吗?为什么要开枪?上次对付秦邵璿都没准用枪,不就是怕引起警方怀疑,现在倒好……”

     秦邵璿磨了磨牙,目光瞬间玄寒冷冽且杀伤性极强。

     “老大……如果不开枪,那死鬼出去一张扬,更会惹祸,我们当时也想到这点,所以才用了消音枪……”

     “混蛋,蠢猪……”张慕远气得都无法言语,还用消音枪?!这批枪正是京津从菲律宾那边亡命逃窜来这里送给他寻求庇护的,秦邵璿只要看见环城路上的那具死尸身上的那颗子弹,就会一清二楚……

     “老大,你身上有伤,别再生气了……”那位手下不单是在关心张慕远的身体状况,更担心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你也知道我身上有伤,不能生气,为什么就不争气?”

     “是,老大,从现在起,我对下面的兄弟一定严加管教!”

     “话可别只是说说而已,要长记性。”深吸了几口气,张慕远才压下满腹的怒火,坐回摇椅上,镜片后的一双利目慢慢眯起,那一副没有度数的金边眼镜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对了,将秦邵璿给老子盯紧点。”

     倒挂在窗檐外的白一腾暗自冷笑,还盯别人,老子们现在正盯着你呢。

     “是,兄弟们正盯着呢。”正欲转身,却被张慕远叫住,“你等等。”

     “老大还有什么吩咐?”

     “今后不准叫我老大,而且我也不是你们的老大!”t市的黑老大,不是他张慕远。

     “是,老……”

     “在现在这个非常时期,想想别的法子,分散秦邵璿的注意力。”免得那小子像嗜血的苍蝇似的,盯着他不放。

     “是,d市那边已经对夏天下手了。”只是搞砸了,手下不敢将此事告诉张慕远,免得被他“万箭穿心”的辱骂。

     抢夏天包的两个男人果然与t市的黑势力有关!秦邵璿刀刻般俊美的脸庞被一团寒气笼罩着,让人不寒而栗。

     看着夏威夷走进学校,夏天多少有些不舍,这些天,她和这个同父异母妹妹相处的时间比以往所有加起来的还要多。

     直到夏威夷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她才转身,打车去了d市机场,上了飞机后在想,有殷苍在,秦邵璿一定知道她上午就可以回到t市,那么他会来接她吗?要是他问起孩子,她该怎么说?

     t市机场,人影窜动,夏天走出安检口,四处张望,并没有看见那道鹤立鸡群的伟岸身影,一米六四的她穿着秦邵璿给她买的平底鞋,在人流中,有些娇小,她情不自禁踮起脚尖,可还是没有看见他!

     那一刻,她的脸上有些失落。

     或许是他太忙了,夏天为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上次送夏威夷去d市借读,从机场出来后,她第一时间去了他的办公室,那么这次呢?

     夏天坐上计程车,告诉司机去夏氏,可中途又改变了注意,对着窗外明媚的太阳光,眯起眼,静静的看着,随后,便傻傻的笑了,宝贝乖乖,妈妈带你去看爸爸!

     计程车停在公安局门口的那一刻,夏天看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走出来,一个自然是她无比熟悉的秦邵璿,另外一个则是吊着左臂的周思琪,他们有说有笑,并肩而行,走向路边停着的一辆悍马。

     夏天一下子怔在了座位上,那道出其不意的冲击波,是如此的强烈而明显。

     司机见女顾客迟迟不下车,下意识的转头,以为她是外地人,好心提醒她,“小姐,这里就是t市公安局。”

     她知道这里是公安局,但秦邵璿不在办公室,她进去还有什么意义?还有这个必要吗?

     “我想等一下。”夏天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苍白无力。

     秦邵璿并不忙!

     不,他应该是很忙,忙着照顾他的救命恩人!而周思琪似乎很享受他的这份照顾!

     如此刺激心脏的事实,让夏天一脸殇然,攥着包包的手越来越紧。

     那辆悍马快速离开,秦邵璿和周思琪的影子,就像是昙花一现般,让人甚至怀疑那是错觉,但夏天怎么会相信这是错觉呢。

     犹如是迷失了方向的飞虫,夏天一时间茫然,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回味着和秦邵璿相处的种种,一点点排斥着秦邵璿会不要自己的可能,但是眼见为实的冲击力,又让夏天的理智失去了控制,就像是步入了一个漩涡,无法挣脱。

     司机再一次提醒她,该何去何从。

     最后,夏天咬了咬牙,“去夏氏大楼!”

     秦邵璿和周思琪在一起,一定有他的原因吧,但是是什么原因呢?是什么原因让他不去接她,反而和周思琪在一起?他这是在冷暴力她的任性“流产”吗?

     夏天拖着行李箱,面无表情走进夏氏大楼,直至电话响起来时,看到是妈妈打过来的电话,“夏天!”杨夕很少连名带姓这样叫她,一旦这样叫她,必定是形势严峻。

     “妈!”

     “你在哪儿?”

     “公司!”不想说过多的字眼,因为公安局门口那两道肩并肩有说有笑的身影,亲密而自然,就像是要刻入脑海里,心脏里一样,一刀一刀的划下了痕迹。

     十几年,他们都没有发展成为恋人,现在应该不可能,夏天前一秒这么想着,可下一秒,这种想法又摇摇欲坠。

     “夏天,你前段时间不是说要出差去国外吗?怎么忽然跑到d市做了人流?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杨夕这么说时,夏天心头不觉烦躁成一团,头有些钝钝的疼,说不出来的滋味。

     电话那端长时间的静默让杨夕着急了,已经木已成舟,一味指责女儿也于事无补,当前最要紧的还是照顾女儿的身子。

     “天天……”一声昵称,杨夕的语气轻软了许多,“下班后,你来餐馆吃饭,让王叔叔给你炖汤好好补补,哎,我们一家人也好长时间没在一起吃饭了,正好聚一下。”

     “嗯!”答应后,挂了电话,脑海里还在想着那两道身形。

     可能吗?

     没有天旋地转,只有说不出来的痛心和质疑。当时怎么就很没出息任由他们离开?

     她应该拉开车门,迎上去大吼大叫,或者应该让计程车司机稍稍跟踪他们,难道不是吗?哪怕她和秦邵璿无名无份,可她肚子里怀有他的孩子,手上有他亲自戴上的戒指。

     但要是那样的话,她就不是夏天了!

     回到办公室,走进休息室,忍不住掏出手机,拨打了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但是回应她的是,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夜幕降临,夏天开车来到三姐餐馆,这个时候,餐馆的生意真是好得不得了,已经是座无虚席。

     那个诬陷栽赃的地沟油事件,就像一个广告效应,为三姐餐馆增加了不小的知名度,经常是人满为患。

     王大山想要乘胜追击开一家分店,可杨夕却不愿意,她说,钱是赚不完的,况且钱也不是万能的,她觉得有吃有喝有用一家人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就行了,人要知足,只有知足才能快乐。

     所以,开分店的事无疾而终,王大山想想也是,便乐呵呵唯妻命是从。

     “姐姐!”当夏天走进包厢,王星星喜笑颜开的站起来,急忙将身边椅子上的书包拿开,示意她坐在他身边。

     杨夕看着瘦了一大圈的女儿,心疼不已,但什么也没说。

     “天天!来了!”王大山憨憨的笑着,前段时间杨夕还让他亲自下厨,说夏天怀孕了,需要补身子,可今天,杨夕忽然说夏天流产了,需要补身子。

     都是补身子,但却有着云泥之别。

     “王叔叔……”夏天笑了笑,坐下来,朝着那些菜肴行起了注目礼。

     “吃饭!”杨夕为她舀了一大碗土鸡汤后,将黑木耳炒猪肝特意放在她面前。

     “姐姐,吃这个,这个最好吃了!”早就等不及的王星星拿起了筷子,照准早就瞄好的粉蒸肉,出手就是一大筷子,特意夹给夏天后,自己迫不及待夹了一筷子送至口中,看上去有些狼吞虎咽。

     “嗯,嗯,好吃,好吃,真好吃!”王星星小朋友喜肉食,杨夕见儿子长得有些微胖,决定对他的饮食有所控制,已经好几天没让他吃肉了,今天机会难得。他又是一大筷子,秋风扫落叶似的去了三分之一。

     夏天见到星星吃得如此酣畅淋漓,加之原本就很饿,不由得吞咽下一口口水。

     “姐姐,你怎么不吃啊?”王星星催促着,他就不明白了,饭是吃饱的,不是看饱的。

     不得不说,这粉蒸肉,色香味俱全,夏天忍不住拿起筷子,尝上了一口,入口咀嚼之后,还真的像星星所说真好吃,又糯又韧又香滑,不由得尝了第二口……

     见夏天已经开始吃饭,杨夕有些紧张起来。

     然,入口还津津有味的夏天,可吞咽入喉还没一分钟,一股强烈的恶心劲儿就从胃部疯狂的涌了上来,朝着她的喉咙口蜂拥而上。

     “嗷……唔……”夏天连忙捂住了嘴,丢下筷子,朝着洗手间快步冲了过去。

     杨夕不动声色一笑,她就知道她的女儿没那么心狠!
最近更新:我的1982 天刑纪 抢救大明朝 超凡黎明 合租医仙 恶魔就在身边 妖者为王 明日之劫 手术直播间 仙子请自重 功法修改器
热门小说: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老师我吃定你了 碎玉投珠 都市花缘梦 寂寞如烟乱伦悲剧 首席医官 苍天万道 流氓老师 浪迹花都 狱锁狂龙 战恋雪 都市奇门医圣 植物崛起 娇艳异想 软饭天王 浪迹在诸天 网游之全能道士 绝品透视 神话纪元 遮天 仙子请自重 嫡女策,毒后归来 嫡女重生记 常理不存在的轮回 铁血强国 驭房有术 重生完美时代 次元法典 官气 欲成仙 完美情人 警官叔叔太凶猛 男妇科医生 采花录之花间曲 抗日之将胆传奇 都市仙官 杨家将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太古龙象诀 鉴宝秘术 龙血武帝 都市透视眼 极品家丁 麻衣鬼相 假太监混后宫 华枝春满 重生之我要做太子 官场风流 魁拔之书 邪御天娇
新书阅读:都市超级医仙 医门宗师 我的神秘老公 首席医官 官神 魔道祖师小说 官途 娇艳异想 闪婚,谈少的甜妻 三生道诀
小说警官叔叔太凶猛版权都归作者绚梦儿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