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四十六章 来自于前夫的邮件

警官叔叔太凶猛手机版
     王星星拧着一个保温盒,连蹦带跳推开办公室的房门,看着夏天正坐在办公桌旁,目光盯着两台连屏电脑屏幕,陆秘书站在她一边,一一记下她的指示。/Qb ⑤ 、

     “姐姐……”王星星正要开口叫他,跟在后面同样拧着食盒的杨夕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

     “嘘,姐姐在工作。”杨夕一看就知道夏天在开视频会,急忙拉着王星星的手走进里面的休息室。

     “我们可以在外面等,为什么要躲在这里?”王星星用手捂着嘴,压低声音,疑惑的询问妈妈,姐姐在工作,他可以不去打扰,但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看看总可以吧,今天星期五,他是央求了好半天,才得到妈妈的恩准,前来给姐姐送饭的。

     杨夕敲了一下他的脑门,“姐姐在和国外分公司的负责人开视频会!你要是不小心出了声,怎么办?”下班了,还在开视频会,无疑是因为时差的关系。

     “哦!”星星小朋友捂着脑门点点头。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视频会才结束,夏天又给陆秘书交代了一些事,后者才离开。

     “姐姐,吃饭!”一直在门缝偷偷看着的王星星见状,打开休息室的门,拧着食盒跑向夏天。

     “谢谢了!”夏天笑着轻抚星星的头,转头看向杨夕站在一旁若有所思的表情,“妈,在看什么?”

     “我在想,如果我的女儿做了妈妈的话,肯定是一位慈母!”夏天对王星星和夏威夷都充满了怜爱之情,到时候,对待自己的骨肉会更加疼爱。

     夏天抿唇笑了笑,想到腹中孕育的小生命,一种母爱油然而生,并充满了殷切的期盼。

     “姐姐……”星星一边帮着打开食盒,一边像个小大人似的问道,“那个大哥哥怎么没陪你呀。”

     “他很忙!”夏天知道星星指的是秦邵璿。

     “哦……”王星星似懂非懂,“大哥哥会不会来接你……”如果那个又帅又酷的大哥哥来姐姐就好了,他就可以看到他心目中的偶像了,从王大山那里打听到,秦邵璿很厉害,年纪轻轻就是公安局长。

     夏天不由的看向桌边安静躺着的手机,一整天都没有他的电话,早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他也没有打一个电话过来,

     “姐姐,我好喜欢那个大哥哥。”王星星靠在桌边,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夏天的脸,“你喜欢他吗?你会嫁给他吗?”

     “臭小子,你的屁话咋这多?”杨夕板着脸训斥儿子。

     夏天微微一笑,“姐姐当然喜欢他了。”不喜欢,怎么会想生下他的孩子?至于后面那个嫁不嫁的问题,她给避开了。

     “呃……”王星星挠了挠脑袋,“那他为什么不时常陪在姐姐身边?”已经好几次,他发现姐姐的身边都没有秦邵璿。

     “……”夏天哑口无言的低下头。

     “一边玩去!让姐姐吃饭!”杨夕绷着脸轰开了儿子。

     “妈妈重女轻男!”哪怕走到沙发一边坐下来,王星星还不服气翻着白眼哼哼着。

     其实,杨夕和儿子一样,也有一些类似这样的问题,她也有好长时间没有看见秦邵璿了,也就是说,女儿多半时间单着呢!她正怀着孕,姓秦的怎么可以不在身边多陪陪她?

     想当初,秦邵璿追天天的时候,每天的早餐都是他殷勤地准点送到家里,整个就是热脸贴冷屁股讨好她这个丈母娘。怎么,把她的女儿追到手了,就万事大吉了,就淡然了冷落了?

     杨夕越想越气,但瞥着女儿一脸幸福的模样,她也不好多嘴多舌,女儿都不在乎这个,她这个未来的丈母娘能在里面搬弄是非吗?

     只要女儿觉得幸福,杨夕可以视而不见这种“不公平”,但要是秦邵璿敢欺负天天的话,她会像杨家女将般英勇冲到他的办公室,杀他个片甲不留,管他局长不局长。

     杨夕见夏天吃完后,似乎还要继续工作的样子,就嘱咐了几句,带着王星星离开了。

     这时,一直安静着的手机传来有短信的提示音。

     以为是秦邵璿,她拿起手机翻开信息的速度有些快:想知道秦邵璿在哪儿吗?登陆邮箱便知!

     夏天一愣,几年前,她早已习惯了彭佳美一些无聊的信息和恼火的挑衅,邮箱里发来的无非就是她和秦晋阳在美国是如何的浪漫,如何的甜蜜,甚至是如何在床上抵死缠绵的。

     可眼前的这条信息呢?

     秦邵璿在哪儿?她还真不知道。

     难不成他会和哪个女人……

     不可能!刚有了这个狗血的念头,夏天就迅速给否认了!秦邵璿不是这样的男人!

     可是……

     犹豫了一会儿,便登陆邮箱,却忽然看见跳出一封新的邮件。

     发邮件的是一个陌生的人,邮件内容却是秦邵璿和周奎父女在一起吃饭的情景。

     视频有些模糊,但秦邵璿脸上的微笑轮廓还是一目了然,竟然还和周奎碰杯喝酒。就在夏天认为这只是很久很久以前,秦邵璿还没有来t市的视频时,她发现秦邵璿身上穿的衬衣和外套都是今天早上出门时的那两件,也就是说,此时此刻,他正和周奎父女在一起共进晚餐……

     看着周思琪不住地给秦邵璿夹菜,看着秦邵璿又亲自给周奎斟酒,看着他们像一家三口似的其乐融融……夏天觉得心里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很难受。

     看了许久,她又看了一眼手机上发信息的号码,想了想,犹豫了片刻便打去电话。

     “天天,有没有想我?嗯?”秦晋阳的声音在电话那端邪魅的响起。

     夏天一怔,赫然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许久才冷冷道,“用一个陌生的号码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你是不是发神经?”

     她没想到发信息发邮件的人是秦晋阳!

     “游戏?”秦晋阳似乎打了鸡血,整一兴奋劲儿,“呵呵!我那小叔秦邵璿可不这样认为,他可是认真的,此时此刻,在海澜大酒店的某一个包厢里,他正和他未来的岳父相谈甚欢!”

     顿然间,夏天的喉咙里好像被异物卡住一般,格外的生疼。

     这是真的吗?

     秦邵璿和周家父女在一起吃饭时为了……

     这是秦晋阳的恶作剧吗?

     夏天拿着电话的手不禁在颤抖,不知道是窗外的夜风吹进来太冷,还是对方说的事来得太突然。

     电话里的窒息沉寂让秦晋阳心情愈发大好,“怎么?天天,这个晴天霹雳是不是把你给劈焦了,不知道开口说话了?”

     “不是!我在等你把话说完。”夏天表面上故作镇定,实际上,急速跳跃的心脏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狠狠揪成了一团。

     即便此刻天崩地裂,她也不能让秦晋阳看见她的笑话!

     “天天,听到我的这个消息,看见我给你的视频,有何感想?”秦晋阳嘴角的邪恶弧度越咧越大,嚣张吧,尽情嚣张。

     “能有什么想法?”夏天机械地扯动唇角,眼角一阵酸涩,“在我眼里,这些都只是一个游戏,就像曾经彭佳美发给我的那些信息和视频一样。”她的声音带着一丝的冷嗤。

     她承认,秦晋阳确实打击到她了,真的,很痛,很无力,第一次,她不敢,也没有勇气和他据理力争,因为秦邵璿今晚的所作所为,让她的自信几近坍塌,崩溃!

     秦晋阳沉默了片刻,似乎夏天提到的那段往事令他有些为难,纠结,毕竟自己曾经那样伤害过她……一时间,他的思绪开始逐步的凌乱了。

     他有些打击嘲讽不下去了,仅是蹙了蹙眉,“你貌似心情不是很好?要不要出来喝一杯?”

     “不必,谢谢。”

     “天天,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有很多美好的回忆,不如出来一叙?”深谙的脸色上猜不出他究竟是在想什么。

     夏天握在手机上的手募地收紧,拧眉,“我还有事,没有时间陪你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天天,你还真不知好歹。我告诉你这些,就是让你趁早有个思想准备,免得被秦邵璿卖了,你还傻乎乎在为他数钱。”

     还思想准备?只怕是落井下石迫不及待看她的笑话吧!

     “夏天,你是不是认为我在无中生有骗你,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海澜大酒店去看一看。”话落,那边声音渐冷,直至电话被挂断。

     夏天盯着电话发愣,昨晚海飞宇说过的一些台词不由在她耳边一一回荡:

     周思琪的父亲周奎来到了t市,据说就是为了秦邵璿和周思琪的事;

     我只知道,秦邵璿可能会答应周司令;

     我说了,这只是暂时听来的消息,好让你多为自己打算一下,当然也好有个思想准备,别到时候,哭不出来;

     天天,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的消息可信度有百分之八十!

     ……

     海澜大酒店属于海氏餐饮的产业,秦邵璿和周家父女却在那里共进晚餐,看来,海飞宇之前所说的消息并不是无根无据的道听途说。

     夏天感觉自己身体此时更是犹如置身在冰窖中……

     时至深夜,空中挂着一轮圆月,一辆玄黑的跑车,拉起阵阵劲风,在夜幕下风驰电掣。

     赶到天籁集团在郊外的地下储藏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左右。

     储藏室的门外,站着两个黑衣型男,面色拧得很沉重,见一身黑色西装的丰泽年款款而来,他们毕恭毕敬给主子打开储藏室的门。

     储藏室里关押着一个女人娜娜,也就是夜无疆的一位小姐,丰泽年参加应酬时曾经的一个女伴。

     黑暗储藏室内突然间袭来的光亮,让娜娜不适应的迷蒙起双眼。

     亚麻色的长发,凌乱的遮盖住她的大半张脸,用蓬头垢面来形容此刻的娜娜一点儿也不为过,昨晚就被关押在这里的她整整二十四小时滴水未进,额头上还有一条足有三四厘米长的血口……整个人看上去有些诡异狰狞。

     或许,这是娜娜有生以来最脏乱的一次!

     等看清来人是丰泽年后,娜娜突然间笑了,“泽年,你是来救我的吗?”昨天随一个客人出台,不明不白就被带到这里,没人搭理,没人给吃喝,嗓子都喊嘶哑了,也无人应答,手机被没收,她也无法联系外面的人。

     虽说丰泽年此时有着恨不得活活掐死她的念头,但他却耐着性子,凌厉的盯着她,犀利眼眸中,满是阴霾之色。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丰泽年的不言不语,将原本就恐怖的气氛压抑得越发的沉闷,似乎置身与其中之人,会慢慢的窒息而死!

     他将秦邵璿用心理战术攻克对方的招数学得出神入化。

     “泽年……你……”

     娜娜头皮发紧,浑身一阵哆嗦,想要扑过去的念头打消了,然后僵直地看着他,血污斑斑的脸庞依旧含着笑,看上去有些复杂化,她似乎有些明白是她的这位金主把她抓来关押在这里!

     丰泽年点上一支烟,静静的抽吸着。烟雾缭绕中的俊脸,有些缥缈且不可捉摸。

     “泽年,你为什么要把我抓来,关在这里?为什么?”二十四小时的没吃没喝几乎消耗了她所有的体力,加上长时间在储藏室竭斯底里的呼救呐喊,她的嗓子也哑了,此刻发出的声音就像是一只鸭公在喊。

     “为什么,我倒是想问你这个问题。”

     丰泽年微顿,没等娜娜开口说什么,直接单刀直入,“说吧,你在伺候海飞宇时,说了些什么?”

     “海飞宇?”娜娜一愣,“海飞宇是谁呀?”

     “你少跟我装疯卖傻!”丰泽年冷冷的哼了一声,显然,他的耐心被这个女人快要磨光了。

     娜娜想了一下,恍然大悟,“你是说海董的儿子,海飞宇吗?”

     海董?!丰泽年脸色上的冷鸷不断外泄,嘴唇不由自主勾出一抹邪冷的笑意,“看来,你伺候过海东平?”

     想那个乳臭未干的海飞宇也没这番能耐能洞察出他丰泽年的,原来是海东平在后面捣鬼!

     莫非海东平的身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丰泽年心间猛然一紧,顿住了抽烟的动作,紧接着追问道,“你究竟对海东平说了些什么?!”他的言辞是生冷的,态度也很生硬。

     “我也没说什么!”娜娜小心翼翼看了他一眼,丰总昔日那张儒雅俊逸的脸此刻阴森森,大有若她不老实交代后果不堪设想的架势,随后低下头,“丰总,你也知道,我们经常和客人说一些黄段子,那天,海董向我打听你的床上功夫,我就……那天我可能是酒喝多了,就告诉他,丰总从来没和我上过床,他不相信,执意说我在撒谎,我当时急了,为了证明我没有撒谎,就告诉他,有好几次我撩拨你的时候,用手和腿不经意触过你的那个地方,根本就没反应……当时海董很兴奋,还给了我一张支票,为了回报他的慷慨,我还告诉他,丰总的生活里根本没有女人,你如果不是性无能的话,就是性取向有问题,据我观察,丰总属于后者……”

     娜娜的话声未落,‘啪!’一记响亮的耳光,重重的抽打在了她蓬头垢面的脸颊上……

     女人的头,被这一重力的抽打,侧歪在了一边,等她缓过神正过头来看他时,嘴角已溢出艳红的鲜血!

     “看来丰总真的是gay?!哈哈哈……让我想想,你的那个男人会是谁……”

     疯狂的话还没说完,丰泽年又是一个耳光重重的抽过去!

     这一耳光也太重了,不仅让她满口是血,还打落了她的几颗牙齿!

     “丰泽年,你最好打死我,不然等我出去后,我会满世界宣传你就是一个gay……”

     面对女人歇斯底里的咆哮,丰泽年淡然的用手理了理自己的发际,平如静水般的轻言,“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出去?”

     “丰泽年,哪怕我是一个小姐,但我也是人,你如果杀了我,同样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哈哈……”

     “杀你会脏了我的手!”丰泽年的脸部肌肉跳动了几下,唇角不自控的抽搐,“你不是喜欢你的职业吗?那我送你送到泰国如何,到了那里,你就有了用武之地……”

     “不……丰泽年,你还是杀了我吧,我不去泰国,不去,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之前还嚣张不已的娜娜此刻像是被抽去了筋骨似的,趴在地上,不住的给丰泽年磕头求饶,她不是不知道,泰国的色情服务令人发指,不用想也知道丰泽年送她去的地方,肯定无法用言语描述,她曾经听她的一位同行姐妹说过,那里最低层的色情服务场所,一般都是一个女人伺候几个男人,并且二十四小时,要随时接客……

     所以,她宁愿给丰泽年磕头求饶,也不愿去那种昏暗不见天日的地方,但回答她的却是清冷漆黑的储藏室。

     丰泽年已经离开了。

     这一夜,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郊外一处偏静的别墅,柔和而灯光温暖的卧室内,秦老爷子听完秦邵璿的叙述,闭上眼睛,唇角抿紧,久久不曾说话,等到秦邵璿静默了片刻,准备转身离去时,却听得老爷子声音颤巍巍的道,“孩子是不是还在?”

     秦老爷子这么问时,声音里明显地多了一份期盼,抓住门把手的秦邵璿,身形顿住,却是一时没有回答问题。孩子还在,但接下来的事情谁也无法预料,他不想在给了父亲希望之后,到时候又残忍地让他失望。

     “是不是还在?”

     老爷子提高了声音,而得到的回答是,“对不起!”

     对不起就是不在了……

     躺在床上的秦老爷子许久没有说话,却是最后轻轻的吩咐了一声,“出去吧!”
最近更新:我的1982 天刑纪 抢救大明朝 超凡黎明 合租医仙 恶魔就在身边 妖者为王 明日之劫 手术直播间 仙子请自重 功法修改器
热门小说: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老师我吃定你了 碎玉投珠 都市花缘梦 寂寞如烟乱伦悲剧 首席医官 苍天万道 流氓老师 浪迹花都 狱锁狂龙 战恋雪 都市奇门医圣 植物崛起 娇艳异想 软饭天王 浪迹在诸天 网游之全能道士 绝品透视 神话纪元 遮天 仙子请自重 嫡女策,毒后归来 嫡女重生记 常理不存在的轮回 铁血强国 驭房有术 重生完美时代 次元法典 官气 欲成仙 完美情人 警官叔叔太凶猛 男妇科医生 采花录之花间曲 抗日之将胆传奇 都市仙官 杨家将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太古龙象诀 鉴宝秘术 龙血武帝 都市透视眼 极品家丁 麻衣鬼相 假太监混后宫 华枝春满 重生之我要做太子 官场风流 魁拔之书 邪御天娇
新书阅读:都市超级医仙 医门宗师 我的神秘老公 首席医官 官神 魔道祖师小说 官途 娇艳异想 闪婚,谈少的甜妻 三生道诀
小说警官叔叔太凶猛版权都归作者绚梦儿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