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五十二章 别打掉孩子行不行?

警官叔叔太凶猛手机版
     身上的睡衣被他整个掀起,里面没有穿胸衣,可想而知,正好为他大开方便之门。Qb5//

     “喂……秦邵璿……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情急之下,夏天口不择言,只想到秦邵璿既然已经选择了周思琪,就不应该这样对她,况且她现在还是一个孕妇。

     哪知秦邵璿嘴角的末端勾勒出一弯好看的弧度,含笑的眼眸仿如幽深潭水,蛊惑人心,“肚子都被我搞大了,竟然质问我是不是男人,你不觉得你的问题很好笑吗?”

     “笑你个妹!”夏天气得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语来骂他。纯洁的孩子平时很少骂人,也只有秦邵璿的恶劣行径才让她有骂人冲动。

     接下来的情景却让夏天欲哭无泪:他竟把她圈锢在床上,迫不急待地去痛舐吸吮……

     无所遁逃,一股电流激窜而上,让她忍不住轻颤起来,无法思考了,妩媚娇丽的容颜上星眸半闭,迷蒙而性感。

     秦邵璿低喘着,爱恋这股美好的感觉,唇轻轻挑弄,落下无数个细吻,衣服随之一件一件脱掉。

     尽管心里不愿意,甚至反感他的邪恶的行为,可身子根本不听使唤,竟然有些陶醉他的这些可恶行为。

     “邵璿,别这样……别这样……”思绪从混沌中稍稍挣脱,转而清晰了起来。

     秦邵璿那双眼眸深邃炽烈,笑容邪魅中带着一丝性感,故意欺近她敏感的耳际小声的喃语,“别这样?!那是想要我吗?”

     感觉一个无比坚硬的东西顶着自己,夏天被刺激的浑身一颤,加大挣扎的力度,“秦邵璿,你这个禽兽……”

     秦邵璿被她的挣扎刺激的几乎把持不住,痛苦的压抑住沸腾的冲动,嘴唇重重的吮吸了夏天的颈侧一下,“别动!你再动,我可真的要失控了!”声音里带着隐忍的。

     夏天很听话的停止了挣扎,可抵着她身子的炙热坚挺又如何能忽视得了。

     自己这样的确很难受,秦邵璿深深的吁出一口气息,诱人的身体就在怀里,可是能看能摸却不能吃。

     “把手借我用用,如何?”秦邵璿宠溺的吮了吮她的耳际,隐忍的声音沙哑着。

     夏天一愣,整张脸更加通红,红得快要爆炸了,“做梦!”她当然知道这个臭流氓想要干什么。

     秦邵璿微微叹息一声,“算了,不为难你了。”放开她,起身,光着脚去了小浴室。

     可里面并没有传来开启花洒的水声,隐隐约约间,从浴室里传来某种低沉、压抑、隐忍的闷吟……

     夏天已经是个准妈妈,这声音,她不可能听不出端倪。

     出于好奇,出去很多种相互叠加在一起错综复杂的情怀,她竟然推开了没有反锁的浴室门,那一刻,她彻底愕然……

     看到的画面,跟她想象的画面一样,秦邵璿正用手解决着生理问题!

     四目对望,她不言,他亦不语。

     “没见过吧?”秦邵璿微微淡出一丝幽幽的浑厚气息后,声音很平稳,淡如静水一般,就好像自己正做着的极不纯洁的事,是多么正常,根本就不需要遮遮掩掩。

     “见过!”

     见他眼神温度骤然降低,夏天忙道,“a/片里的……”

     秦邵璿顿时笑了。

     还笑?这种用手解决生理问题的行为,对于他这个桀骜不羁的男人来说,应该是一件颜面尽失的事,他竟然还笑得出来!

     夏天对于他的厚脸皮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其实吧,她之所以冒淑女之大不韪将浴室的门推开,主要就是想看看他的狼狈样儿,可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的从容淡定。

     虽说小脸红得像烤熟的虾子,可夏天还是逼迫着自己瞪大眼睛,就这么看着他,只差搬个凳子端盘瓜子来看戏了。

     她倒要看看他如何继续下去!

     臭丫头,想跟他玩心理战术,她似乎还嫩了点。

     秦邵璿唇角撩起的笑容越发的邪魅,竟然大大咧咧的光着身体一步步逼近她。想逃,似乎已经不大可能,被他禁锢在墙壁与他之间后,下一秒,突然扣住她的右手……

     “秦邵璿,你这个臭流氓!”那只被他掌控的手根本挣脱不了。

     “我之前已经放过你了,可你却送上门……嗯……”压抑不住的闷哼,从他紧咬的牙关里溢出,他紧紧抱着她,越来越狂热……

     当粘稠的液体,沾染在了她的右手上……夏天胃里一阵不适,连忙推开依然紧贴在她身体上秦邵璿,朝着浴室冲了进去,“呕……呕……”

     他是神清气爽了,可夏天却受苦了,一阵呕吐之后,将晚上吃进去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天天……”穿着一条内裤的秦邵璿给她端进来一杯水,刚要亲手喂给她漱口,却又放在一边的洗漱台上,匆匆走了出去。

     等夏天出去时,秦邵璿已经穿好了衣服,这表示他要走了,“天天,照顾好自己!”

     夏天瞪着他,她刚刚听见他接了一个电话,应该是发生了什么恶件,但为了发泄心中的不满,她清清冷冷讥诮道,“是周思琪在查岗吗?”

     秦邵璿的唇角抽搐了一下,撩唇苦涩的笑了笑,“你想多了!”迈步走向夏天,将她拦腰抱住,俯下身,隔着睡衣吻上了夏天的小腹,“乖宝宝,跟妈妈早点休息!爸爸惹妈妈生气了,你要乖乖的……”

     言毕,吻了又吻,抚了又抚,一咬牙,还是转身离开了。

     夏天落寞地走到窗边,看着夜色下一个高大身影身手敏捷从夏家的庭院闪了出去,然后钻进不远处停着一辆车里,很快那车就像离弦的箭消失在暗夜里。

     翌日。

     “这是你这段时间的活动经费!”周思琪将一个信封在水晶桌面上推至前边,抬眸笑看着眼前的发小董小武。

     “芳芳,你真是疯了!”董小武冷睨了一眼信封,消瘦了许多的脸颊上带着几分痛心疾首,“昨晚,我已经听你的话,跟踪了秦邵璿一夜,他一直都在办公室,并没有去见夏天,难道你还不放心?还有我继续跟踪?”

     “小武,昨晚秦邵璿真的一直都在办公室?”周思琪觉得秦邵璿不可能对夏天就此放手,就像杨夕所说,他都可以爬六楼的窗户去和夏天偷情寻欢,昨晚怎么可能不会去找夏天?

     “你在质疑我的能力?”董小武不高兴了,“正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我能从北京来这里帮你,你就应该相信我!昨晚,秦邵璿和你分开后就直接去了公安局,他的办公室亮了一夜的灯,窗口不时还有人影在晃,如果你不相信,难道那人影是鬼吗?”

     “小武,你是最清楚我对邵璿的感情,这次他好不容易给了我一个机会,我不能大意失荆州,必须全力以赴。”周思琪轻笑着,“我必须知道他的一举一动,知道他有没有还和夏天来往?知道他有没有去和夏天私会?”

     “芳芳!”董小武苦闷着往椅背上一靠,烦躁地点了一只烟,“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如此的执迷不悟?那个秦邵璿就这样让你迷恋痴狂吗?其实,你应该抬头看看你身边的其他男人,比如我董小武,十几年来,我就像你爱秦邵璿一样爱着你!”

     周思琪脸色微微一滞,如秋鸿一般的明眸看着眼前一身名牌的帅气男人,“董小武,我跟你说过多少回,我们没戏,你还是去找其他女孩!别把时间浪费在我的身上。”

     董小武陡然缓缓伸出舌头,看着周思琪,痛了痛嘴唇,忽地转开头哧笑,“你倒是很会劝我,那你为什么不设身处地换位思考想想你和秦邵璿同样是没戏!”

     “我和你不一样!”周思琪不悦的看着他,“小武,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发小,我想你应该了解我的脾气,你说的这些话实在让我讨厌。”

     “是吗?”董小武将烟头弹了弹,“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我是为你好……”

     “董小武!”周思琪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轻蔑的一笑,“你这样跟我唱反调,不怕我永远和你断交?今后连看都不看你一眼?”

     “呵呵呵呵……”董小武睨着她满眼的傲然,“有钱人家的小姐就是不一样,啧啧啧啧,看你这身高气傲的样子,既然对秦邵璿爱到不可救药的地步,要我说,干脆将夏天弄死,你就可以无后顾之忧嫁给姓秦的了!”

     一杯红酒就这样泼到他脸上,周思琪赫然站起身,提起小包,趾高气扬的冷笑,“少说这样的屁话,我告诉你,弄死了夏天,秦邵璿一定会拼上老命查出其中的缘由,到时候,你觉得我还能嫁给他?只怕会被他活活掐死!”

     “你连这样的道理都不懂?还有什么资格说爱我?”看着董小武脸上那满是勉强的干涩笑容,周思琪话锋一转,“好好干,放心,在我梦想成真的那一天,我不会忘记你的功劳。”

     “哈哈哈哈!”董小武把玩着拇指上的戒指,忽然大笑,“到时候你要如何感谢我?”

     “除了我的身体,你随便开口!”

     “除了你的身体,我什么都不要!”

     “如果你想要女人的话,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保证你会对她的身体感性趣!”

     “你是说夏天吗?”这次,董小武变聪明了,知道周思琪所指。

     后者阴阴的一笑,就算不能弄死夏天,她也必须让秦邵璿对夏天的所有感情都消失,如果那个女人被其他男人上了,肮脏了,龌蹉了,不堪了,可怜的窝在角落里用着绝望的眼神看着他们所有人,她就不信秦邵璿还会爱她……

     夏天,你不是要跟我抢吗?

     那就看看谁更厉害。

     杨夕来到夏氏的时候,夏天刚刚在小会议接待完了一位客商。

     她慈爱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优秀的女儿,看到夏天有起身动作后,也不动声色注视着她。

     夏天苍白的脸颊,微微的有些疲倦,想必昨晚没有睡好,又因为怀孕不能用化妆品遮掩,只能这副素颜了,杨夕的心间泛起了怜爱。

     在伸手拿起桌上的文件夹时,夏天下意识的抚了抚自己的小腹,一种母爱的本能流露。

     而女儿这个柔柔的小动作,再次将杨夕的心揪得生疼,她是拥有两个孩子的母亲,现在却来逼着女儿去打掉她腹中的孩子,这种活生生的残忍,杨夕也不想,可想想秦邵璿的可恶行为,她又忍无可忍。

     “妈……”看见站在小会议门口的杨夕时,夏天心尖一痛,她知道妈妈是一个言出必行之人,几个月前的“报案”之事,她还记忆犹新,那天,也是妈妈来到公司,在楼下等她,然后以着飙车的速度带她去了公安局。

     而这次,妈妈要带她去的是医院,是要打掉她腹中的孩子。

     母女俩一言不发走进办公室,秘书给杨夕端来一杯咖啡,退了下去。

     “可以走了吗?”杨夕一大早给夏天打电话,她说有一个客商要自己亲自接待,是之前预约好了的,不能失信于人。

     “妈。”夏天弯了弯唇,抬眼看向杨夕,“我想要孩子!”这事在电话里不好说,只能和妈妈面对面说。

     “想要孩子?”杨夕苦笑,“秦邵璿都不要你了,他都和周思琪在一起了,你还要他的孩子干什么?你就这么没出息?当初别让你和他在一起,你偏不听,现在,他把你一个人置在风口浪尖上,却撒手不管了,你却还要为他生孩子。”

     夏天脸色微微一僵,“这事您别管了。”

     “你是我的女儿,我怎能不管?”

     “这孩子就当是我玩一夜情留下的,就当是我借种好了!”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现在关键是孩子的父亲是秦邵璿,想到这家伙朝三暮四的行径,我就生气。”

     “妈,让你生气的是秦邵璿,不是孩子,请您不要用打掉孩子来泄泻心中的愤愤不平。”昨晚,她在秦邵璿面前说要打掉孩子的话也是一时的气话,人在生气的时候,总是口不择言。

     一时间杨夕无话可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声说,“天天,我对秦邵璿表示不满只是一个方面,你还年轻,我担心孩子会影响你今后的婚姻。”

     “妈,想那么多干嘛?”今后的事今后再说,她现在只期望一双胞胎小生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降临。

     “天天,要是秦邵璿到时候来要孩子怎么办?毕竟周思琪没有生育能力。”这才是杨夕最担心的,她怕夏天辛辛苦苦生下孩子,被秦家抢去了。

     “放心吧,他抢不走……”

     “这样吧,天天,你听妈妈的……”杨夕俯在夏天的耳边一阵窃窃私语。

     夏天听完后,不说话,其实心里比谁都明白,妈妈其实也舍不得让她打掉孩子,妈妈担心的就是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

     可妈妈的这主意行得通吗?秦邵璿会答应吗?

     “天天,你倒是说句话啊。”夏天的不言不语让杨夕急了,不由使出杀手锏,“如果你不答应,即便你不和妈妈去医院,我也有办法让你腹中的孩子流掉!”

     夏天目光沉静的看着杨夕眼里的一丝威胁,弯起唇角,“行!我听你的。”

     当杨夕带着夏天来到医院妇产科时,秦邵璿正在接丰泽年的电话。

     “邵璿,夏天已经委托房屋中介所,要求卖掉团结路的那处单身公寓。”听到这样的消息,秦邵璿并不感到意外,这倒符合夏天的性格。

     但接下来想到昨晚她说要——打、掉、孩子?

     这四个字,像一把锋利的剑,刺入他的心脏,疼得他整个人都在哆嗦,他知道自己把她伤狠了!可没想到,会伤得如此的彻底,让她心灰意冷想要打掉孩子!

     秦邵璿扬起头来,深深的吸上一口寒气,“泽年,帮我把那房子买下来,保持原样!”

     挂了电话后,打给夏天。

     接电话的是杨夕,让秦邵璿有些发憷的丈母娘。

     “阿姨,我是秦邵璿。”

     “嗯!我知道!”杨夕冷哼一声,手机屏幕上闪烁的号码不署着秦邵璿的名字,她还不接呢,等得就是你秦邵璿!

     “阿姨,夏天呢?我找她有事!”杨夕接电话的事实让秦邵璿双腿有些发软,他觉得她们应该是去了医院。

     “夏天啊,她现在已经进了人流手术室。”杨夕的分贝自然而然的扬高了,引得走廊上几位等着叫号做常规检查的准妈妈侧目看她。

     “阿姨!”秦邵璿感觉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别这样行不行?”别打掉孩子行不行?

     “你都已经抛弃了她和孩子,你还想要我们怎样?”

     “阿姨,我没有抛弃天天和孩子!真的没有!我秦邵璿对天发誓,若是像您说的那样,我出门被车撞,我天打……”

     “得、得、得……说吧,你打电话想怎样?”杨夕不耐烦打断他的话,眼里却闪过一抹诡计多端,只可惜秦大局长看不见。

     “阿姨,我知道我惹您和天天生气了,但孩子是无辜的……”

     “不错,孩子是无辜的。”杨夕像一个谈判高手,恰到好处的接过秦邵璿的话,“但谁叫孩子的父亲是秦邵璿呢?如果孩子只是夏天一个人的,那就好办多了!”

     秦邵璿有些明白,有些微怒,更多的却是无可奈何,杨夕的话外之音不就是要撇开孩子和他秦邵璿的关系?!

     行!只要能留下孩子,撇开就撇开吧!反正孩子是他秦邵璿的种,这血浓于水的血缘是能用言语撇得开的吗?

     “阿姨,只要能留下这个孩子,我秦邵璿答应您的任何要求!”

     杨夕抿唇一笑,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爽快。

     “秦邵璿,你可听好了,我们今天的谈话是经过了录音,到时候,你可别红口白牙,说了不承认。”

     电话那端的男人皱了皱眉,“放心,我秦邵璿不是出尔反尔的人!”
最近更新:我的1982 天刑纪 抢救大明朝 超凡黎明 合租医仙 恶魔就在身边 妖者为王 明日之劫 手术直播间 仙子请自重 功法修改器
热门小说: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老师我吃定你了 碎玉投珠 都市花缘梦 寂寞如烟乱伦悲剧 首席医官 苍天万道 流氓老师 浪迹花都 狱锁狂龙 战恋雪 都市奇门医圣 植物崛起 娇艳异想 软饭天王 浪迹在诸天 网游之全能道士 绝品透视 神话纪元 遮天 仙子请自重 嫡女策,毒后归来 嫡女重生记 常理不存在的轮回 铁血强国 驭房有术 重生完美时代 次元法典 官气 欲成仙 完美情人 警官叔叔太凶猛 男妇科医生 采花录之花间曲 抗日之将胆传奇 都市仙官 杨家将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太古龙象诀 鉴宝秘术 龙血武帝 都市透视眼 极品家丁 麻衣鬼相 假太监混后宫 华枝春满 重生之我要做太子 官场风流 魁拔之书 邪御天娇
新书阅读:都市超级医仙 医门宗师 我的神秘老公 首席医官 官神 魔道祖师小说 官途 娇艳异想 闪婚,谈少的甜妻 三生道诀
小说警官叔叔太凶猛版权都归作者绚梦儿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