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六十章 你比秦晋阳更混蛋

警官叔叔太凶猛手机版
     “歹徒挟持着秦局……好像是准备驶向偏郊临江桥!”开车的警察着急了起来。w

     “跟上去!”殷苍只是简洁有力的命令着。

     话落,拉着警笛的越野警车像离弦的箭,当秦邵璿听到后面飙驰的警车声是自己的座驾时,唇角一勾,笑了出来,却是清冷凛冽,帅的迷人,之前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担心殷苍没有救出夏天,现在应该是殷苍赶上来了,说明夏天已经成功被救,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受伤?

     “你笑什么?”看着自己的第一眼爱情这个时候居然笑得出来,张慕芳真是又爱又恨,握枪的手开始紧张得冒汗。

     “我笑如果我们到了阴曹地府,张慕远肯定会冲上来二话不说扇你一个耳光!”

     这样惊悚的话说出来,张慕芳难免不大惑不解,“为什么?”她给哥哥报了仇,哥哥应该高兴,为什么会扇她耳光,她不明白秦邵璿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全身的神经愈发绷紧集中在用枪指着这个男人太阳穴的点上。

     “你哥只是做了别人的替罪羊,t市的黑老大另有其人!”

     张慕芳听了冷笑道,“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吗?”

     “你可以选择不信!”

     张慕芳听了却没有说话,但是许久之后,却是突然间开口道,“那个人是谁?”

     秦邵璿一笑,什么也没说。

     开车的歹徒听到他们的对话,不由也好奇地问道,“那个人是谁?”

     秦邵璿依然抿唇不说。

     夏天看着海飞宇被担架抬出去后,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半个肩头,自个完全忘记了恐惧和疲惫,一直追随左右。

     当疾驰的车离临江桥越来越近,张慕芳还在追问秦邵璿,她的哥哥做了谁的替罪羊,因为她知道几年前,张慕远多数时候都是从张蕾手中接些工程,充其量也只能算一个暴发户,根本不可能和国外那些黑道上的人来往,还做什么t市的黑老大,如果真有其事,只能说明一点,有人在暗中牵线搭桥!

     那么这个人会是谁?

     “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张慕芳扣着扳机的手指微微颤动,激动的她随时都有可能开枪。

     “你问他!”秦邵璿面不改色心不跳用眼神示意张慕芳问开车的恶徒。

     他?他不是哥哥的心腹吗?他怎么知道?就在张慕芳一直紧盯着秦邵璿的视线骤然移向开车的男人时,秦邵璿攥紧的右手准确无误的出击,枪响,子弹打在了车顶上。

     秦邵璿根本不给张慕芳丝毫的反应机会,凌厉地夺过她手中的枪,开车的恶徒见状,知道大势已去,方向盘一打,高速行驶的车就像脱缰的野马,一头撞上大桥上的栏杆,然后直落落冲下桥,掉入江中……

     “秦局……”紧紧跟在后面的越野警车嗖地一下,来了一个紧急刹车,空气中飘荡着轮胎摩擦地面的尖厉声。

     下一秒,殷苍打开车门,像一只猎豹冲向桥边,没有丝毫的犹豫,纵身一跳。

     临江桥上,一辆跑车呼啸而过,紧随其后又是一辆银魅色的宝马车。

     深更半夜路过临江桥的,一般都是飙车一族居多。

     半分钟后,银魅色的宝马车又退了出来,并启开顶棚,“喂,快看,好像有车冲下桥了,还有人跳下去了……”

     “有什么好看的,这个月都第三回看到了!快追前面的那辆法拉利……”

     “不是,好像有警车停在一边……!”

     “呃……警车?!真的耶……”一个烟熏妆的女孩儿来了兴致,“快退回去,退回去,该不会是成龙在t市演警匪大片吧,这辈子做不了电影明星,就让我当一回群众演员,也可以过过瘾,说不定也能在网上蹿红……”

     这年头,在这人类快速进步中的大千世界中,一些少男少女做梦都想做的事就是一夜爆红。

     “喂,你说怎么没有导演和摄制组,怎么就一个警察俯在桥边看?”女孩子有些按捺不住,毕竟快是深秋的夜,有些寒意。

     就在女孩唠叨埋怨之际,只听见“吱嘎”一声紧急刹车,一辆黑色宝马的车胎与桥面摩擦出一条火线,车还没完全停稳,丰泽年就钻身出来,朝着护栏飞奔过去,一把拽住那个警察的衣领,“邵璿呢,秦邵璿呢?!”

     “掉下面去了……”警察惊魂未定指指下面奔流不息的江水。

     俨然纨绔子弟的男孩儿一听到“秦邵璿”三个字,顿时来劲了,那可是他的偶像,再一看这个西装革履的成熟男人不是丰泽年吗?原来不是在演戏,而是真真切切发生了警匪大战。

     丰泽年翕动了几下唇角,脸部一阵伤心欲绝的扭曲,什么也没有说,一个翻身,跃过护栏,直接纵身跳了下去……

     半响,烟熏妆的女孩才回过神儿来,感叹道,“嘿嘿,又跳下去一个?!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当她回过头来时,腿都打软了,越来越多的警车呼啸而来……

     与此同时,医院内,夏天的目光紧紧盯着急救室的显示灯,忽明忽灭的闪烁着,明明知道海飞宇中的不是要害位置,但她还是感到很恐惧,海飞宇流了很多的血,而手术到现在还没有结束,让人很难想象会是什么情况。

     也在这个时候,凌乱而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夏天看见一个中年妇女也就是海飞宇的阿姨和那个叫露露的表妹赶了过来。

     “都是你……”

     夏天见到这位中年妇女,心头不由一紧,还没有说多余的话,啪的一声,巴掌已经落在了脸上,安澜看着她那铁青的脸色,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痛,却是没有说话,但是中年妇女显然无以宣泄,眼看就要落下第二巴掌,却被一名警察直接拦住了。

     “请息怒,海少正在手术中,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中年妇女见状,怒目相向,但是看着警察那两眼冷然的目光,又不得发作,只得狠狠的瞪了夏天一眼。

     “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小宇,你是要害死他吗?你说,你要多少钱,我给你,我都给你,只要你放过小宇,打掉孩子,怎么都可以!”

     中年妇女这话说的白痴,人家夏氏的大小姐,夏氏集团的总裁,差钱吗?

     夏天脸上迅速起了五指山,但是看着中年妇女脸色已经气的铁青,看起来比她还要委屈万分的样子,却是抿唇什么都没有说,看了一眼急诊室,眼底里露出说不尽的愧疚来,海飞宇帮她挡了那一枪,不然现在躺在里面的人就是自己,别说她,估计孩子也会有危险,这一切和海飞宇阿姨的巴掌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

     “你就是个扫把星,害得小宇没了妈妈,现在还继续缠着他,你这样的女人,怎么不得到报应,怎么就不惩罚你呢……”

     或许是想到她那死不瞑目的姐姐,中年妇女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年轻女子露露赶紧扶住了她,也用厌恨的目光看着夏天,“海哥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夏天无话可说,也在这个时候海东平匆匆赶来,身后还有一些看起来像是随从和属下的人,显然是从某个地方突然赶过来的。

     “小宇,小宇……我的儿子……我的儿子现在怎么样?”

     跌跌撞撞的脚步和语无伦次的话语无疑不透着海父对儿子的巨大担心。

     “姐夫,是她,就是这个女人把小宇害成这个样子的!”中年妇女生怕海东平不知道似的,在第一时间向他告状,希望能群起而攻之对付夏天。

     结果却让中女妇女大失所望。

     “夏小姐,你没事吧?”海东平竟然关心起夏天来。

     这一局面让夏天既错愕,又感动,还以为海东平会像海飞宇的阿姨一样,对自己毫不客气指责和谩骂。

     “海叔叔,我没事,只是对不起,连累了海……”

     海东平抬手制止了夏天的愧疚和歉意,还理解万岁地叹息道,“作为一个男人,保护自己的女人和自己的孩子是应该的!”

     呃?夏天此刻彻底呆愣,海飞宇到底给他的父亲说了一些什么,自己怎么成了海飞宇的女人,而她腹中的孩子也成了……

     “姐夫?!”中年妇女抓狂般地尖叫,“你怎么可以这样,别忘了,小宇的妈妈是怎么死的?”她几乎无法相信海东平似乎已经默认了夏天和海飞宇。

     “这是我们海家的事!”海东平一句话将中年妇女说得哑口无言,“作为一个父亲,我尊重我儿子的选择!”这愈发表示他同意海飞宇娶夏天。

     “不,不……”中年妇女大惊失色,但又无能为力,正如海东平所说,这是海家的事,但作为海夫人的亲妹妹,她又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要知道,自己的亲姐姐就是为这事活活气死的,他们不仅不引以为戒,还肆无忌惮。

     这时,急诊室的门打开了,海东平见状,赶紧走了过去,负责手术的医生,一脸严肃,“流血过多,因为子弹伤到了骨头,可能复原的稍微慢一些!目前病人还在昏迷中……”

     夏天听到这里,心头的大石不觉间松了许多,但是她放松没有两秒钟,因为中年妇女突然间转脸看过来,她不由绷紧了神经,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显得多余。

     “夏小姐,海少没有大碍,麻烦跟我们去做一个口录。”警察公事公办的要求着。

     夏天看了一眼昏迷的海飞宇,海东平善解人意道,“夏小姐,去吧,这里有我,等小宇醒来,我会给你打电话!”

     这样的海父,没有理由不让她尊敬。

     走出医院,这时她才发现,漆黑的夜色下,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雨?下雨了?

     夏天陡然想起一个人来,秦邵璿,秦邵璿他现在怎么样?

     眼前忽然被送上来一把伞,夏天微微一僵,然后转头看向给她伞的小郭。

     她很想很想问,你们秦局怎么样了?可不等她开口,一位警察走过来,让她上车后,在车上盘问着她始末。

     秦邵璿在河水里整整耗了半个多小时,才将企图逃跑的男歹徒给制服,张慕芳已经被淹死……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殷苍和丰泽年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另外几名纷纷下水的警察帮助下,将张慕芳的尸体弄上了岸。

     秦邵璿上岸后,疲惫不堪的坐在地上,张着嘴巴气喘吁吁。

     男歹徒看上去似乎死了一般,一动不动!甚至连鼻间都了没有任何的气息,双目紧紧的闭着,脸色泛着苍白和乏力。

     “她怎么样?”秦邵璿喘了一口气后,问殷苍。

     后者脸上略微一滞,瞬间明白过来,“嫂子没事,海飞宇受伤了!”

     秦邵璿听了殷苍的话后,似乎片刻间就了解了他话里的意思,高大的身躯站起来,“你负责一下这里的情况。”

     至于秦局要去哪里,殷苍觉得应该是去找他口中的她吧。

     小郭和做完口录的警察将夏天送回夏家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在离夏家老宅还有五百米左右的距离,夏天要求下车,她想一个人走一走。

     从昨晚被张慕芳所抓,到现在安然无恙,她感觉自己就像在做梦一样。

     上一秒,还是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现在却行走在清晨的大街上,呼吸着新鲜空气,将伞移开,任由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她头上,脸上,身上,冰凉的雨滴落在脸颊,尽情感受这种天壤之别的巨大落差。

     “淋雨容易感冒!”身后响起一道熟悉却又好像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的声音。

     夏天微微一愣后,慢慢转身,对上一双深邃暗沉的比过去愈加沉静的视线,脸色僵了僵,再次看了一眼浑身湿透的秦邵璿,那眼神犹如看陌生人一般,然后回身,继续朝着夏家走去。

     难得的是,她没有质问,没有大吼大叫,安静的由他跟着。

     可是这样的状况并不好,万分的不好,他特别希望她冲他发脾气,发火,甚至发怒,可什么都没有。

     秦邵璿一直在她身后三米远的距离慢慢跟随,看着她走。

     “为什么?”良久,夏天站定,并没有转身,望着无尽的前方,低哑的轻轻问了一句,“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那一刻,秦邵璿忍不住冲过去,展开手臂将她纳入怀里。

     夏天没有挣扎,亦没有躲避,安静的由他抱着,却没有其他回应。

     秦邵璿不由自主将她抱紧,脸贴着她的脸,却是静默无言。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见她不再开口,秦邵璿才俯身要将她抱起来。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夏天颤着声音似乎带着隐约的哽咽与无助,沙哑着再一次低问。

     秦邵璿想要抱她的动作骤然僵住,蹙了蹙眉,抬起手想要握住她的手臂,却忽然被她重重挥开。

     “秦邵璿!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夏天忽然仰头红着双眼瞪着他,苍白的脸上粘着被雨打湿的头发,满身的狼狈和一双通红通红的眼睛,脸上的湿润不知究竟是雨水还是眼泪,满眼质问的看着他幽暗的黑眸,“为什么?为什么!”

     仿佛是整整在心里憋了一个星期之久,长久的沉默最终还是掩盖不住心里最深的痛恨,赫然扔掉早已移开的雨伞,上前揪住他的衣领哭喊着咒骂,“你这个混蛋!彻头彻尾的混蛋!你怎么能这样对我!秦邵璿!我夏天欠你什么了,你要这样对我?你真的很残忍!”

     他不动,仅是垂眸看着眼前终于将一切发泄出来的女人,安静的任由她揪着他的衣领。

     “你知不知道我当初决定和你在一起,需要多大的勇气?你知不知道你和周思琪在一起,我的心有多绝望?你知不知当别人辱骂我被秦家叔侄相继睡过,被秦家叔侄玩腻后,一脚踹开,我有多恨你?我以为你会与众不同,我以为你是这个世上的独一无二,但最终你却让我大错特错!看到你和周思琪大秀恩爱的照片,我不仅恨你,更恨我自己!”

     “秦邵璿,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把我推入不堪的境地?为什么?你既然给不了我未来,为什么当初要招惹我,为什么要碰我?!你还我清白……”夏天双手用力的砸在他身上狠狠的一下一下地砸去,“还我清白!”

     秦邵璿捞住她下滑的身体搂着她的腰将她禁锢在身前,看着她发泄,看着她打自己,不动也不挣扎,双眼牢牢的看着她眼里溢出的一颗又一颗的眼泪。

     “你不是人民警察!你是色狼!你是魔鬼,你这个骗子,大骗子……”

     “我恨你,我恨你!骗子!”

     “你就这样把我骗了!你混蛋!”她骤然双手用力在他脸上打下去,秦邵璿眉心紧锁,安静的看着她发泄,还是没有躲开。

     “我怎么会相信你这个流氓!”

     “我恨你将我置在这种不堪的境地!我恨你,恨死你了……”

     夏天一边哭喊一边双手并用连续几个巴掌在他脸上煽了下去,打到没有力气,才双手再次紧紧揪住他的衣领,双眼通红的瞪着他,死死的拽着他的衣领,“因为你,我差点死在张慕芳手里,因为你,海飞宇挨了一枪……为什么,为什么……”

     直到她精疲力尽,秦邵璿才稳稳的托住她的身体,“天天?”

     “混蛋!骗子……”她无力的瘫软在他怀里,“你这个大骗子……”

     见她身体终于吃不消,秦邵璿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冒着风雨冲向夏家,在彭妈和罗嫂一脸惊讶的神色中,一路笔直的抱着她颤抖的身体回到她的卧室,重重的关上房门,隔绝了所有人的目光,抱着她将她放到沙发里,迅速的帮她解开已经湿透的外衣,着手要将她身上的湿衣服除去,否则她这样很容易感冒。

     夏天任由他的所有动作,双眼盯着他头上还在滴着水的短发,喃喃低语,“秦邵璿,你知不知道,你比秦晋阳更混蛋!”

     却是刹那间,秦邵璿停下所的动作,深暗的眸光看进她满是委屈与彷徨的眼底,下一秒,为她脱衣服的双手速度陡然加快,凝望着她雪白的娇躯,在灯光的照射下,泛出晶莹的光泽,美得不可思议,喉头瞬间打结了!

     转而甩掉自己身上所有的湿衣服,俯首吻住她苍白冰凉的双唇,一臂环过她的脖颈强制的让她仰起头迎上他陡然狂热的吻,胸前的饱满丰盈,抵挡住他的胸膛,有说不出的快感和冲动,无形之中加速了他的火热和……

     怀中的娇软身躯不安的扭动,他不禁颤了一下,转瞬间抱起她走向床边,俯身将她压进床里,双手紧紧抱着她的身体,却不碰触她的腹部,手指插在她湿漉的发间,狂乱的吻带着深藏的颤抖。

     夏天几乎被他吻到窒息,脑中一片空白,脸上一片咸涩,这眼泪究竟是谁的,是她的还是他的?已经不想去分辨。缠绵的吻愈加温柔,轻轻的吮咬,他忽然加快了动作,落在她身上的手掌加力的抚摸直到揉捏,仿佛早已等不及……

     她不反抗并不表示她默认可以和他做那种事,她只想看看这个男人会禽兽魔鬼到何种地步。

     可再不阻止就来不及了,“秦邵璿,你可以再禽兽不如一些!”夏天的语声里饱含了嘲讽,满腔的怒火,恨不得用刀杀了他!

     “我的禽兽不如只对你一个人。”大掌摁住她的眼眸,明显的不想看见她对自己的恨意和敌意。

     感觉那炙热如铁的怪兽就要将她吞噬。

     “秦邵璿!你这个流氓!别把你的脏东西放进我身体里!不然,我会和你势不两立,我会告你强jian,说到做到!反正我已经被你羞辱的颜面尽失……”

     不知道哪句话刺激到了他,秦邵璿忽然停住了,翻身躺在她身侧喘息的同时,扯过被子盖住她赤果的身子。

     夏天亦在喘息,不过是类似于劫后余生的庆幸,转脸嫌恶地驱逐,“滚!去和周思琪秀恩爱去!”

     秦邵璿根本就无视她的话,他深知她的脾气够呛,可是再呛也终究是呛不过他的脸皮厚,翻身起床,穿上那条湿内裤,抓来一件睡袍,掀开她的被子,用睡袍裹住她这令人血脉喷张的身体,“去泡个热水澡!”

     粗喘的声音里是化不开,驱不走的在涌动!
最近更新:我的1982 天刑纪 抢救大明朝 超凡黎明 合租医仙 恶魔就在身边 妖者为王 明日之劫 手术直播间 仙子请自重 功法修改器
热门小说: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老师我吃定你了 碎玉投珠 都市花缘梦 寂寞如烟乱伦悲剧 首席医官 苍天万道 流氓老师 浪迹花都 狱锁狂龙 战恋雪 都市奇门医圣 植物崛起 娇艳异想 软饭天王 浪迹在诸天 网游之全能道士 绝品透视 神话纪元 遮天 仙子请自重 嫡女策,毒后归来 嫡女重生记 常理不存在的轮回 铁血强国 驭房有术 重生完美时代 次元法典 官气 欲成仙 完美情人 警官叔叔太凶猛 男妇科医生 采花录之花间曲 抗日之将胆传奇 都市仙官 杨家将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太古龙象诀 鉴宝秘术 龙血武帝 都市透视眼 极品家丁 麻衣鬼相 假太监混后宫 华枝春满 重生之我要做太子 官场风流 魁拔之书 邪御天娇
新书阅读:都市超级医仙 医门宗师 我的神秘老公 首席医官 官神 魔道祖师小说 官途 娇艳异想 闪婚,谈少的甜妻 三生道诀
小说警官叔叔太凶猛版权都归作者绚梦儿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