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296章美艳女强人倾心4

     开花的大黑茄子再次钻入“千层雪”中,享受那极致的酥爽,在旁边留声机循环播放的《卡门》间奏曲歌剧声中以后入式在美人的大后面凶猛狂野开垦干着面前的硕臀。

     “爱情是一只自由的小鸟,……”

     “噢噢噢噢……再重点……啊啊啊啊……再重点……还要喔喔喔喔……”

     “谁也别想把它驯服。纵然是恐吓、威逼,它都无动于衷,……”

     “噼噼噼噼”“啊啊啊啊啊……要死了……痒死了……哦哦哦哦哦哦哦……”

     “甜言蜜语也一样没用。我中意的人也许心儿已被占据,……”

     “噢噢噢泄了……死了……死了啊啊啊啊……”

     “可爱情是那么任性,谁的话它也不听……”

     “哦哦哦哦哦飞了,飞了,噢噢噢”“你不爱我,我也要爱你,只要你被我看中,你可就要当心!……”

     “怎么还来啊?不要啦,快停下,求你,别……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使劲……噢噢噢又,哦哦哦哦哦……好厉害嗷嗷嗷……”

     陆葳蕤撅着肥厚绵软的硕大美臀趴在床上被年轻英俊的林俊逸从后面抓着肥腻的臀瓣一次又一次送入了极致的快美中,泄得山洪暴发死去活来,就像撒哈拉沙漠上突然下起灭世洪水一般,这极致酣畅的快慰怎么是语言所能形容得呢?陆葳蕤用行动和一次次完美诠释了她是多么快乐多么喜欢这种感觉。

     日头当空照,卧室香闺里的混合着靡气息的幽香和浓郁的雄性气息却越来越浓,风情万种媚骨天成的尤物大美人被一次次送入了天堂:在床上,陆葳蕤甩动着青丝长发双手搂着男人脖子异常狂野得坐在情人儿子盘起的大腿上转磨盘似地高速研磨旋转,磨出了一壶壶温热的豆浆;

     在床边,她趴在床沿上双手死死拽着床单,简直要把它撕碎一般,用力向后着肥厚的大,撞击迎合着强悍男人的冲击,撞得大“噼噼”逐渐连成一片;她整个人趴在林俊逸身上,高挑丰韵的洁白身躯比下面的强悍多毛男人矮一截,嘴里互相湿吻着吸吮着,舌头彼此打着结,被林俊逸拖着两个硕大的臀瓣在身上一次次抛起下落,喘息如牛。

     她累了,躺在床上,两条修长浑圆异常白皙的大长腿紧紧夹着下面的脑袋,让那个年轻英俊的头颅在自己痛吮吸舐,吸得液浪水吱吱作响,靡异常……

     一个将往日二十年饥渴一次性全被挑起爆发出来的绝世尤物更是让林俊逸责任深重,注定要花费一个相当长的时间消弭磨平这种,只是就像用油灭火一样,越浇越猛,火势熊熊,一发不可收拾……

     陆葳蕤拼命的摇荡着,禁不住舒爽,自狂喷而出。陆葳蕤最后这阵要命的挣扎,使得林俊逸有种难以形容的快感。大宝贝好像被甬道紧紧的吸住,似张开千万张小嘴在蟒头上轻咬,轻吸着。

     林俊逸以一种战胜者的姿态,闲情逸致的欣赏着陆葳蕤的细皮白肉,玩弄着陆葳蕤那胸前尖挺的,把巨蟒抵住陆葳蕤的转磨着。陆葳蕤里里深处,大蟒头每转一次,就使陆葳蕤有一阵筋痉的快感,直磨得陆葳蕤是,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猛扭玉臀去迎合,粉脸含春,眸射春情,“喔…………”

     看到陆葳蕤脸上荡的表情,林俊逸开始先来个轻抽慢送,偶而抵住陆葳蕤的转磨几下,并俯不时的亲吻着陆葳蕤嘴唇、脸颊、耳朵、颈项之间,双手也没闲着游走陆葳蕤全身上下。

     陆葳蕤全身像泥鳅似的乱摇,微张开了那双钩魂的媚眼望着他,心胸急剧的起伏着,嘴里娇喘呻吟,林俊逸知道陆葳蕤再也不能忍受了,就开始加强力道与速度,不快不慢的起来。“喔……唔……唔……”

     二十几分钟过后,陆葳蕤就有如砧上的羔羊,被林俊逸牢牢地抬压着陆葳蕤的双脚,让陆葳蕤玉臀高翘起,巨大的巨蟒尽情陆葳蕤,强烈冲击着陆葳蕤快感中的,而且比先前更加强烈,陆葳蕤分泌的不停的被带了出来,一丝丝黏黏的沿着玉臀顺流下来。“啊……喔……喔……啊!逸儿,你太强了!”

     陆葳蕤想不到,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竟然是如此的强大!

     陆葳蕤痛快的简直快发狂了,猛烈的摇头,终于达到了最,一股热流喷向他叠头,陆葳蕤全身起了一阵抽搐,双手紧紧的抓住他手臂,玉臀直向上挺起,紧窄的甬道剧烈的收缩着,巨蟒就像是正被一个小嘴不断地吸吮着似的。

     看着陆葳蕤因第二次的后,整个人几乎在半醒半醉之间的瘫痪着,林俊逸强忍着更加兴奋的,放下陆葳蕤双脚并低,他吻着陆葳蕤的唇,用舌尖轻轻地在陆葳蕤的唇上搅动着,将陆葳蕤的舌头吸到他的嘴里,慢慢地刮着,他的手又握着陆葳蕤饱满的,轻柔的抓揉爱抚着。陆葳蕤在他温柔的爱抚中,慢慢地从虚脱中醒来,感激般的响应着他的轻吻,慢慢地他们四片嘴唇紧紧地合一起了,一阵缠绕对方热烈的长吻后,又勾起了林俊逸的欲念,开始不安分慢慢的滑动着,陆葳蕤的呼吸又开始急促着。

     他双手按在陆葳蕤,开始大起大落用力的着,一阵有如狂风骤雨的急抽狂送,这一次他可不管陆葳蕤的死活了,不断地在陆葳蕤甬道里大幅度的进出。

     陆葳蕤这次的反应特别地强烈,脸上的神情更是荡无比,白玉般的臀部更是配合着他的挺送,不断地上下摆动着,而陆葳蕤的腿更是紧紧地勾着他的腰,双眼微瞇,大声喊叫着,“……喔……喔……好……你……你……唔……”

     这样荡的呻吟对林俊逸是最大的鼓励,他当然没有让陆葳蕤失望,油门加到底,巨蟒极为快速的抽动,每次都深入,抽出时必带出大量的,并发出叭!叭的撞击声。

     “喔……好了……噢……唔……葳蕤要……丢了……啊……出……啊……来了……啊”陆葳蕤大声着。

     林俊逸突然觉得蟒头一阵酥麻,陆葳蕤的花蕊象长了爪子一样紧紧抓住巨蟒大蟒头吮吸,连忙用力顶住口。只见陆葳蕤全身一阵颤抖,急喷而出全喷打在他叠头上,陆葳蕤整个人都不停地抖动,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背,在他的背上留下了好几条抓痕!

     仿佛受到陆葳蕤的喷散在大蟒头上的鼓励,他更是狠抽猛干,大蟒头像雨点般的插着陆葳蕤的,只干得陆葳蕤粉脸如春、媚眼如丝、里的一开一合的跳动着,和不断的由陆葳蕤的和里涌出。林俊逸已经兴奋到极点,他双手捧着陆葳蕤的,开始象机关枪一样高速!陆葳蕤双手紧搂着林俊逸,大使劲挺送着,迎合着林俊逸的狠抽。

     正在顶端的陆葳蕤,感到中的大巨蟒,又涨大又粗硬又发烫地将陆葳蕤口撑得满满的,好充实又好暖和的感觉,尤其那带有肉刺的大蟒头顶在陆葳蕤的上,又酸又麻又趐的感觉不断地侵袭陆葳蕤的神经中枢,简直爽快到了极点,陆葳蕤被林俊逸泄精前最后一波猛烈的冲刺,插得三魂七魄,舒爽得都快要散了。

     两只玉手紧抓沙发,全身的浪肉都抖个不停,一夹一夹地把一股又一股热热的洒向林俊逸的大蟒头,一时之间,林俊逸感觉到他的大巨蟒被陆葳蕤里灼热的紧紧圈住,大蟒头更被陆葳蕤的口咬着不放,猛吸猛吮大蟒头,让他滋味无限美妙,感到无比的舒畅,陆葳蕤看到他的脸都舒服地变形了,“……小老公……好老公……葳蕤爱你……丢了啊……”

     再一次的快感冲袭着陆葳蕤,立即将陆葳蕤带上了第次。

     “哦……哦……哦……”

     林俊逸的巨蟒突然爆胀,紧紧地顶到陆葳蕤的口,长长的巨蟒恐怕是伸入了陆葳蕤的,滚烫的从他的身体内喷,就彷佛是岩浆喷发,好强好有劲又好烫,像子弹般的射到了陆葳蕤的避上,不停地喷发着,再一次将陆葳蕤推上了……

     “哦——我飞了……”

     连续多次的让陆葳蕤立即了,的快感让陆葳蕤全身的力气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不住地抽搐,的禁锢也突然失去,道口敞开,积蓄的液彷佛决堤的洪水,喷出来,激身前的床上,飞溅的晶莹的散发着热气的水溅落在陆葳蕤的身上,顺着沙发流淌在客厅的地上。陆葳蕤竟然被林俊逸地了!

     天啊!万种无一的!百年难得一遇的!竟然被林俊逸享受到了!林俊逸感觉自己是在是太幸福了!

     陆葳蕤,今天真是给了他太多的惊喜了!

     过后的身体彷佛失去了存在,意识飘飘忽忽地飞到了天空,抽搐的甬道再次喷射出。一阵阵抽搐的甬道彷佛要榨干林俊逸的似的,一下一下的像小嘴般的吸吮着林俊逸的巨蟒……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陆葳蕤携带阅读的一本线装版蓝皮唐诗集,横斜在书桌上诸多大部头专业书籍之间,翻开的一页正好露出李商隐的这首诗,旁边瓶中插着的那枝丹桂木樨绽放着幽香,此时也略显无力,慵懒的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