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392章办公室 香艳的惩罚8

     看到平素的高贵女神顾清,终于不着片缕、全身赤裸,柔弱得像是一只温驯的小猫,横陈在自己面前,等待自己的临幸爱怜,林俊逸心中涌起无限的骄傲,但是他还不想这么快就吞下这到口的美食,他要让她急、让她羞,让她揭下高贵面具下的伪装,亲开尊口要求自己蹂躏侵犯她美艳绝伦、风韵迷人的胴体,再以的巨龙痛快淋漓的满足她饥渴己久的原始。

     林俊逸继续用带有侵略性的灼热眼光,仔细欣赏起顾清玲珑有致的身材,但见柔嫩的肌肤依然吹弹得破,在柔和灯光下,白里透红似有光泽流动;高耸的挺而不坠,勾勒出极为优美的动人曲线;两粒樱红的樱桃如新剥鸡头,又似鲜艳夺目的红宝石,一圈小小的鲜红在洁白如玉的衬托下更显得美丽夺目,平坦白嫩的上镶着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下面茂密乌黑的芳草,好似一座原始森林,将一条迷人心神的幽谷,覆盖得只隐隐现出微微凸起的柔软幽谷,修长匀称的玉腿白皙光洁,肌肤光滑细腻,丰腴圆润,无一处不美,“南方有一女,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肤如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百媚俱生,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真是老天爷的希世杰作啊!

     感觉到林俊逸贪婪灼热的目光,正肆无忌惮地在自己裸露的胴体无所不在的侵犯,顾清玉面霞烧、全身发烫,心中又急又羞,这小坏蛋明知自己渴求他的放肆,偏要像猫捉老鼠般吊足她的瘾子,让她难过害羞个够。可是事到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纵是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微微娇嗔道:“坏老公,你还没看够吗!”

     听到顾清似乎急不可耐的娇嗔,林俊逸内心得意万分,偏偏好整以暇,此时的林俊逸就像一只用前爪按压住猎物的狮子,正要挑精捡肥一番。

     在大饱眼福饱餐秀色后,双手轻轻地抚摸在顾清那如丝绸般光滑细腻的雪肌玉肤上,他爱不释手地轻柔摩挲,陶醉在校花顾清顾清那娇嫩柔滑的细腻质感中,沉浸在校花清儿那美妙胴体中散发出来的淡淡的体香之中。

     林俊逸的大手轻轻爱抚着顾清白皙柔嫩的玉足,顾清玉体轻颤,却勉强控制住自己羞怯地闭合着美目默默享受着林俊逸的按摩。就在她难以消受这难以言状的快感时,林俊逸居然低头亲吻上了她的脚踝,并张开口含住她那纤纤玉脚的芊芊玉趾,并配以舌头吮痛起来,一个一个玉趾地去咬。

     “哦……哦……”

     顾清皱紧了眉头,牙齿紧咬住樱唇,发出了近似哭泣的声音,一种莫名的快感从她的脚趾迅速向上冲去,纤巧的小腿,圆润的膝盖,直到丰满的大腿,一直传到了她的沟壑幽谷。一瞬间,顾清只觉得幽谷内春潮涌动,幽谷仿佛充满了热气,那丛萋萋芳草立刻湿漉漉的了。

     随着林俊逸的舌头由脚部往上痛去,顾清玉体上下的每根神经都开始亢奋起来。当林俊逸那灵蛇般的舌头来到她的大腿内侧时,顾清就如同快要崩溃似地差点哭了出来,紧紧闭合着美目,将自己的樱唇咬得发紫,而她的更是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在她的大脑中,已经彻底失去了最后一丝防卫的意志。

     林俊逸用手按住她的腰肢,舌尖毫不留情地沿着顾清丰满浑圆的大腿一直朝那双腿交会的凸起丘谷前进。

     “啊……老公!”

     顾清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无法压抑的呻吟。

     就在顾清紧张得浑身都要沸腾时,林俊逸的舌头却出人意料地越过了她湿热欲出的沟壑幽谷,来到了她平滑柔软的上,在她迷人的肚脐上溜溜打转尔后一直痛向了她那对丰硕高耸的。

     只见顾清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最引人注目的,是挺立在胸前的一对雪白高耸的山峰,那巍巍颤颤的,盈盈可握,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绝色美女和成熟少妇才有的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

     峰顶两粒红色微紫的两颗樱桃充血好像两颗葡萄,顶边显出一圈粉红色,双峰间一道深似山谷的,不由心跳口渴!

     在顾清不停的颤抖中,林俊逸的舌尖来到了她丰硕的下端,用鼻子和嘴唇轻微而快速地摩擦着雪白丰满的下沿,整个雪白饱满的因而轻微地振颤起来。

     顾清那圆实而挺拔的,从未有过地向上耸立着,的红色在不断扩张,而早已充血坚硬异常,她的胸部就像一座蓄势待发的火山一样,随时都会因而喷发。

     林俊逸再也按捺不住,一口含住了顾清的一只雪乳,疯狂的痛拭吮吸着;手上则同时握住了另外的一团美玉雪峰,尽情的搓揉抚弄起来。

     顾清原来紧闭的美目此时却在不由自主地煽动睫毛,白嫩的面颊上不知不觉就染上了两抹艳丽的桃红,显得格外的妩媚和娇艳;呼吸也立刻变得喘息急促起来,娇喘吁吁,嘤咛声声,丰满挺拔的双乳在心爱的林俊逸不断的揉弄下,像害羞的少女一样披上了粉红的纱巾;两点殷红的樱桃,也因为强烈的刺激成熟挺立起来;诱人的幽谷沟壑里面,晶莹的更是早已潺潺流淌出来。

     “啊……”

     突然的震撼让顾清再次忍不住喊出了声,她无从发泄这强烈的冲击,只能一手捂住嘴巴,不禁扭动圆润的玉体。这样欲擒故纵的挑逗,对于刚才早已饱受之苦的顾清来说无疑是残酷的。

     不到数秒,顾清那隐藏在丰硕饱满深处的快感完全苏醒了,带着一丝激动,带着一丝愉悦,带着一丝贪婪,她的已经强烈到了无人能控制的地步。顾清感受着那麻痹充血后更加挺立的,她颤抖着将头左动右摇,发出了嘤咛呻吟。

     而就在顾清马上要陷入疯狂之中时,林俊逸的舌头忽然离开她的,以极快的速度出人意料地由她的又滑向了她的,来到了她那玉腿之间的沟壑幽谷上。好像整个人被抛到空中一样,顾清那双张开的丰满浑圆的大腿绷得紧紧的。

     当林俊逸的舌尖抵达芳草和**时,顾清的嘤咛声在瞬间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浑身剧烈的抽搐。

     林俊逸的舌尖挑逗撩拨着,顾清那娇美柔嫩的**。

     “啊……”

     顾清没有想到林俊逸居然会心甘情愿地为她她自以为肮脏不堪的**幽谷,芳心极度满足而感动,她不禁绷紧了,尽可能地主动分开玉腿,任凭林俊逸的舌头更加方便更加深入更加随心所欲更加为所欲为,热情地将腰高高抬离桌面,好象想用双腿夹住对方的脑袋,生怕林俊逸的嘴唇离开她高贵的**幽谷一般。

     当林俊逸双手把玩揉捏着顾清丰腴滚圆的臀瓣,舌尖拨开娇美柔嫩的**寻找到她**上的那粒珍珠,并用舌头在珍珠周围划圆时,顾清痉挛似的在桌上蛇一样狂扭着娇躯,麻痹而甘美的快感从那一点迅速向她胴体的每一个角落扩散而去。

     “啊……俊逸!”

     在顾清娇媚动情的呻吟声中,一股滚烫滑腻的晶莹液体从顾清鲜红的幽谷甬道里面喷涌而出,飞溅在浓密的芳草上,她全身都猛烈地向上挺耸,胴体剧烈地发起抖来。林俊逸感觉一股烫人的腻水从她中喷涌而出,立刻使自己的舌头灼灼地感到一阵滑溜,原来顾清在林俊逸未进入的状态下达到了一次美妙的……

     “清儿,我好喜欢你!”

     林俊逸爱抚着顾清白皙柔嫩的脸颊,铺天盖地地亲吻下去,她温顺如绵羊的仰起吐气如兰的檀口,林俊逸毫不犹豫的把嘴盖在那两片香腻的柔唇上,俩人的舌尖轻揉的交缠,彼此都贪婪的吸啜着对方口中的香津玉液。

     林俊逸的舌头伸进了顾清的香嘴中,缠住她那柔软滑腻的香舌他吸吮着她柔软滑腻的香舌和她清甜如甘露般的唾液。

     林俊逸痴痴的上下扫视着她赤裸的美丽,像是欣赏一件无价之宝般,温柔的、轻轻的抚摸着顾清那如出水芙蓉般的粉面,她的象牙雕刻的颈项。

     微凉的清风轻拂着顾清雪白丰满的双乳,在火热目光的注视下愈发坚挺,嫣红玉润的正因她如火的欲焰,渐渐染成一片诱人的娇红,圣洁娇挺的顶端,一对玲珑剔透的稚嫩含娇带怯地挺立,像鲜艳欲滴、柔媚多姿的花蕊,正羞羞答答地期待着狂蜂浪蝶来羞花戏蕊。

     林俊逸的手攀上顾清丰硕饱满、柔软如棉的圆乳,情不可抑地一把握住那曼妙无比、柔软坚挺的,用力地揉搓抚摩,食指、姆指夹捏起小巧微翘的樱桃,揉捻旋转,同时低头轻咬另一边樱桃,像婴儿索食一样,大力的吸吮着。

     这两团高耸突起的山丘,是不是已许久未曾享受过温柔缠绵的爱抚?峰顶那两粒色泽诱人的樱桃,是不是早已忘了被人吸吮的幸福?

     顾清娇贵的樱桃给林俊逸吸吮的又是酥软又是畅快,黛眉微皱,玉靥羞红,性感的红唇似闭微张,随着如潮的快感,鼻息沉重的哼出迷人的低吟,在林俊逸的恣意玩弄、挑逗刺激下,顾清柔若无骨的柳腰无意识的扭动着,美艳的脸上充满情思难禁的万种风情,神态诱人至极。

     林俊逸的右手万般不舍地离开充满弹性的高挺,在嫩滑的肌肤上四处游移,舍不得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滑过丝绸般光滑的丰腴,直趋芳草萋萋的桃源胜地。

     他的手侵入到顾清雪白玉腿间的鲜红柔嫩,如蚌般微微张合着的**幽谷,一只禄山之爪,抚摸揉捏着她丰满浑圆的,一只色手滑下顾清修长雪白圆润如脂的玉腿之间,挑逗撩拨着她娇艳玲珑的**幽谷,本来已渐渐陶醉在爱郎林俊逸温柔触摸下的高贵女神,反射性的躬起身子,两腿不由自主地夹紧,娇声嘤咛呢喃道:“俊逸,不要啊……”

     偏偏此时,温柔的林俊逸已成霸道的采花郎,粗大的手掌依然覆盖在顾清最圣洁的柔软上,不肯抽离半步,手指更在柔嫩的**上熟练的律动着。

     溪水从沟壑里涔涔涌出,沾湿了入侵的手指,林俊逸的中指缓缓剥开紧紧闭合在一起的两片**,了藏在萋萋芳草下的,甫一,一直想在林俊逸面前保持清纯形象的顾清整个崩溃,反应激烈的甩动皓首、扭动娇躯,情不自禁的呻吟声从樱口中传出:“啊……喔……老公……”

     被林俊逸的手指强渡玉门,深入敏感的神圣,顾清产生无法忍受的焦燥感,很想挣脱他的手指,但是从紧紧压在沟壑幽谷上的手掌传来的男性热力,已使她全身酥麻,力不从心。

     被情郎碰触绝密,久违的官能刺激使她兴奋中带着羞惭与期待。林俊逸肆无忌惮使她尝到前所未有的刺激,虽然举止优雅的她不,断强迫自己不能太够放肆荡,但随着林俊逸的手指揉挖湿润中开放的,一波波快感以为中心,扩散到全身,原本紧紧闭合的**竟然渴求般的微微开启,露出里面鲜嫩粉红的小肉瓣,一股热浪从传导上来,体内压抑不了的欲潮,终于暴发开来,随着连声娇吟,阵阵春水从诱人的激流而出,濡湿了陈雪薇的办公桌。

     那一阵阵酥麻难当的感觉使顾清整个意识都腾空起来,飘飘然不知今夕何夕,过多的酥麻和激情令她再也无法承受,燎原的欲火将她的矜持与理智焚烧殆尽。

     压抑已久的原始已经被全面撩拨起来,口中娇喘吁吁,不时还伸出那灵动的香舌痛舐着微张的樱唇,嘤咛声声,如饥如渴,泛红的肌肤布满了晶莹剔透的汗珠,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不自觉地迎合着爱郎的抚弄,浑圆匀称的修长美腿不再紧闭。

     源源不绝的快感,一次又一次冲击她的理智,终于也无意识的扭动挺耸,像极了久旷的怨妇,脑中只有原始的欲念,什么校纪校规、人格尊严、这高贵的校花顾清都不管了,难以忍受的空虚感令她放弃了所有的矜持,媚眼如丝,娇声呻吟呢喃道:“老公,你饶了人家吧!求求你,别再逗人家了,人家好难受啊!”

     听到这雍容华贵、高不可攀的下凡仙子,终于在自己无所不在的情挑撩拨下,耐不住高涨的,抛开礼教的道德束縳、揭下高贵面具下的伪装,亲开尊口要求自己快快上马,驰骋蹂躏她成熟美艳、风韵迷人的胴体时,林俊逸泛起了帝王般的征服快感,趴在顾清的粉面上低声笑道:“我的好清儿,真的想要我吗?我不是在作梦吧?”

     顾清羞涩地睁开满溢春情的秀眸,目光中充满了期待,芳心深许的微微点头,再合上眼睛,羞赧妩媚地娇嗔道:“你这个大坏蛋,还要捉弄笑话人家,人家什么都由你了。”

     听到顾清任凭处置的诱人言语,林俊逸一股火热立时从处蔓延开来,再也无法忍受,先将顾清发烫的胴体挪往书桌中央,再扑上美艳无双的胴体上,晶莹的玉体,美丽的脸庞,迷人的鼻香,醉人的气息,直熏得林俊逸有如烈火焚身一般,高举的巨龙肿涨发痛。

     林俊逸轻轻地用膝盖顶开顾清雪白的玉腿,仰躺的娇躯轻轻扭动,高耸的胸脯急剧起伏着,全身散发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春意,林俊逸挺起高翘的庞然大物,对准了她性感迷人的校花顾清的,先在**外面轻轻来回研磨着,再对着那颗红润的珍珠一番顶触与挑逗,顾清的不堪刺激,羞人的春水不断潺潺涌出。

     “好宝贝,好清儿,我终于进来了!”

     林俊逸粗大的巨龙先是一分一分地向里挺进,接着硬生生地直捣黄龙插到尽头,虽然缝窄洞紧,但泛滥湿热,娇嫩充满弹性的,仍满满的将林俊逸的硕长巨龙吞入,一下子全根尽没。

     “好爽滑啊!”

     林俊逸直达顾清甬道深处的时候,他的喉头也情不自禁地吼出一声:“噢……”

     太舒服了,神仙般的感觉,真是不愧自己许久以来的神魂颠倒朝思暮想,林俊逸感觉着自己的巨龙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的包围住,灼热紧窄、温